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七十三章 普天之下(下)

想到这儿,他忍不住又幽幽地叹了口气,对着自家长子沈茂的眼睛,语重心长地说道:“乱世已经来了,咱沈家,总得找一个可以避祸的地方!否则赚再多的钱,到最后岂不还是归了别人。况且那渤泥岛,也不是一点好东西都没有。眼下方谷子大造海船给朝廷运粮,两浙的大树马上就要被他给砍光了。渤泥岛上树林根本望不到边,当地的土人性子又温和。给他们几把锯子让他们去伐树,风干了后运回来,又是一笔好买卖。并且土人们有了正经营生,跟咱们之间也好相处一些,不用动不动就打打杀杀!”
不过腹诽归腹诽,表面上,他却还是要给父亲足够的尊重。毕竟,整个沈家,都是父亲一个人扛起来的。将来家主的位置传承,也会由父亲来指定。自己的叔叔沈贵虽然慈祥,弟弟沈旺虽然恭友,但能力毕竟照着自己差一些。将来沈家的舵,只有平安交到自己手里,才会万事无忧和_图_书
天下没有不贪的官儿,也没有胃口小的皇帝。既然随便弄出条政令来,就可以将别人的如山财富据为己有,他们怎么可能忍住不下手?况且即便他们自己能忍得住,手底下那些人呢?他们的子孙和继任者呢?谁敢保证这些人也不拿刀子付账?即便是守规矩者如朱重九,在沈富看来,与沈家的合作也只是一时,待他真的能化鲤成龙,现在的很多做法,未必会坚持下去。
“那些黑皮猴子?”沈茂想了想,脸上露出几分不屑。渤泥岛上的土著,好像最擅长的就是爬树采果子和下海抓鱼,其他事情一概干不来。并且因为食物唾手可得的缘故,一个个性子懒得要命。只要抓够一顿吃的鱼,绝不多抓出下顿吃的来。哪怕鱼肚子里藏着金子,也很难驱使他们多动一动。(注1)
但是,当看到自家长子沈茂满脸委屈的模样,沈富就觉得被兜头泼了满满一大瓢冷水。自www.hetushu•com家弟弟和几个孩子虽然都是做生意的好手,但毕竟没经历过沈家事业草创的艰难阶段,一切得来的都太顺利了,根本不知道沈家能从一个小铺面走到现在,曾经多少次被人逼得差一点就人财两空,整个家族多少次差一点儿几掉进万丈深渊!总觉得只要有了钱,就能操纵一切。却不知道如果有钱却没有相应的实力,与三岁孩子抱着金砖走在街道上,根本没任何差别。
所以想要保住沈家的财富,想要让沈家子子孙孙不被官府窥探。办法只有一个,由沈家自己来做官府,化家为国!建立一个属于沈家,属于全天下所有商人的国度。凡事都由商人来决定,一切都按照商家的规矩来。那样的话,眼下的所有担忧,就立刻不复存在了。哪怕这个国度建立在一个鸟不拉屎的荒岛上,也好过苏杭两地的红尘万丈!
“方谷子这个人没什么大志,咱们沈家帮他销赃可以,跟和*图*书他做朋友也行,但想从他身上赚得更多,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刘福通这个人呢,的确勇谋兼备,就是心胸太狭窄了些,没有丝毫容忍之量,麾下的将领又个个桀骜不驯。为父估计他能打下汴梁,已经是极限了。如果地盘再扩张的话,恐怕就要变生肘腋。”有心给自家儿子开拓一下眼界,沈富继续循循善诱,“而朱屠户呢,为父至今看不明白他,也不知道他将来能走多远!所以亲自在此地坐镇,以便随时调整策略。至于蒙古朝廷那边,完蛋已经是早晚的事情了。故而咱们沈家,必须尽快从北边抽身。宁可不赚那份钱,也少吃一些挂落……”
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狗屁,老子家在海外的大岛上,四面环水,不占你朝廷一寸土,谁能说老子就必须是王臣?这是沈富活了半辈子,才看清了的最后方向。只要能拿下渤泥岛,占据上十年二十年,到最后中原无论谁做了皇帝和*图*书,沈家最多都只能是藩属,而不是臣奴。到那时再赚了钱,才完全是自己的,才不用担心权力的窥探!
为此,他沈富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包括自己的项上人头!这,才是他此番一定要亲自来扬州的原因。这,才是他刚获取了朱重九的好感,便迫不及待提出购买火炮之要求的动力所在。其他种种,不过是附属品或者障眼法尔!无论外在表现得如何奴颜婢膝,都影响不了他沈富内心豪情万丈。
肯定不是!这些年来沈富跟官府、跟义军、跟各种所谓的英雄豪杰打交道,对人性的贪婪,早已不报任何希望。
“你别看他们懒惰!”沈富笑了笑,继续努力开导,“他们懒,是因为他们除了食物之外,没见过其他任何值得拥有的东西。而那座岛上,又从来不缺食物。如果你能让他们认识到穿鞋子和衣服的好处,他们就会拿一切东西跟你换鞋子和衣服。如果你能让他们知道住房子的好处,他们就会拿和*图*书老婆孩子跟你交换房子。你让他们知道加了盐巴和调料的鱼,比白水煮出来的鱼香,下次为了换盐巴的调料,他们就可以替你卖命!把他们用得好了,就是我沈家的一大助力。远比把他们赶开,再花钱从中原招募人手强!”
“父亲大人说得有道理,我尽量一试!”沈茂想了想,很勉强的点头。内心深处,却觉得自家父亲年纪越老,越不像早年间做事干脆利落。居然还想着教导土人穿鞋穿衣,跟他们等价交换。放眼整个南洋,谁会做如此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无论满者伯夷,还是三佛齐,对土人都是能杀就杀,能赶就赶,绝不给任何好脸色。就连刚刚在岸上立足的大食人,都是将土著们一船一船地当作奴隶抓去贩卖,几曾将他们视为同类?!
注1:南洋诸岛上,曾经生活着一种黑皮肤的矮个子土著。后来因为印度人种的南侵,以及阿拉伯人的东进,当地土著被屠杀贩卖殆尽,很快就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