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七十七章 国士

对于自己记忆中所掌握的历史,朱重九现在于细节方面,早已不报太大希望了。从文武双全的胡大海、大字不识的徐达到怀才不遇的朱元璋,跟自己记忆里那些形象,基本上就没有一处是能对得上号的。更可气的是扬州知府罗本,在自己眼皮地下晃了快一整年了,若不是昨天晚上见到了施耐庵,自己居然还想不到他居然就是写了三国演义的大神罗贯中!
“他,他……”没想到自家都督对宋濂如此熟悉,胡大海也愣了愣,口齿变得有些结巴,“他,他那个人清高得很,也聪明得很。原来咱们只占据了淮安一地,他未必豁出去一家老小的性命,陪着咱们冒险。但现在,整个江南都快别搅成粥了,他躲到江宁城里头,恐怕也难独善其身。所以,还不如过来,跟着大伙一起博上一搏!”
“哈哈哈哈……”在场众人,又一次被胡大海的大实话,逗得哄堂大笑。此一时,彼一时。刚打下淮安那会儿,有几个人会看好淮安军的前程,会想到淮安大都督府能有今天?而现在,大伙要地盘有地盘,要兵马有兵马,还握有大义在手,又何愁没有谋士豪杰蜂涌来投?施耐庵、刘基和宋濂,只是第一波,今后,慕名而来人才还会更多,直到把大总管推到青云之上,遨游九霄。
“微臣会请求恩师也给他写一封信,邀他先过来看看!以刘基的为人,即便不愿意来,应该也不会对同门师兄翻脸!”罗本点了点头,爽和图书快地回应。
“清源不必客气。令师的才华,我一向佩服!”朱重九摆了摆手,笑着回应。“只是他从来没出来做过事,未必习惯。所以暂时先委屈一下,等熟悉了咱们这边的情况,再另行安排合适位置!”
“宋濂,字景濂,别号玄真子的那位。学问好,名声也极大。朝廷多次征召他出仕,都被他以母病为由给推辞了。末将跟他家是远亲,最近听闻他为了避兵祸,举家迁入了江宁城中,如果主公看中他的话,末将立刻想办法将他给弄,把他给请过来!”胡大海得意地仰起头,一幅与有荣焉的模样。
既然决定通过学校来为自己培养人才,朱重九就没打算把各地教育部门交到当地士绅手里。而见识广博,又天天怂恿读者杀官造反的施耐庵,无疑是个合适的人选。至少,他不会教出一堆王八蛋来,明明父辈们饭都吃不饱,始终都被蒙古人当作驴子看,还天天怀念大元朝的黄金时代。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以他的眼光看,自家老师的确过于书生意气了些。做个学政之类清贵官,反而能尽展其长。如果真的放到别的位置上,反而弄不好会误事,让大伙都不好交代。
“他以前做的事情,可以忽略不计!”见大伙都不因为刘伯温的过往经历而排斥此人,朱重九想了想,低声说道。“清源回去后就立刻可以写信给他。如果需要准备礼物的话,也一并斟酌着办就好了。另外,如hetushu.com果令师有出仕的心思,你不妨替我向他发出邀请。以他的本领和声望,可以先在扬州路做个学政。”
“居然还是个双手占满了义军鲜血的反动派!”闻听此言,朱重九心里忍不住打了个突。从前第一段时间扬州当地士绅们的反应上来看,自己好像也不怎么受他们的待见。贸然派人去邀请刘伯温,万一对方直接翻了脸去出首,那以后就只能用刀子打招呼了,彼此间再也没有缓和的余地。
“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四句,在几百年后的清末,还激励着很多仁人志士前仆后继。而“如蒙古、色目,虽非华夏族类,然同生天地之间,有能知礼义,愿为臣民者,与中夏之人抚养无异。”之语,更是开创了民族平等的先河,比后世某人提出来的“两少一宽”,高明了不知道有几十万倍!(注1)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咱们都督的堂主是闹着玩的,跟他们那些神棍一样!”胡大海翻了翻眼皮,大声补充。
“哼!那帮神棍里头,能找出几个好人来!”胡大海撇了撇嘴,毫不客气地说道,“怂恿着别人去造反,自己遇上危险就立刻脚底下抹油。满嘴上扯的都是大义,碰上个实诚的,就往死了骗,不害得人倾家荡产绝不罢休。不信大伙去打听打听,也就是咱们淮扬。徐、宿这一带,明教的人还收敛一些,不敢太造次。在汴梁那边,都快成一群螃蟹了。做得比蒙古人和*图*书还要过分,刘福通却不肯管上一管!”
“他当年杀明教子弟时,天下还没出现大乱的迹象。此外,明教子弟,也是良莠不齐。难免有一些作奸犯科地落在他手里,被杀了也是活该!”看出朱重九脸上的犹豫迹象,罗本赶紧出言补充。
“此人师从郑复初。文采斐然,见地也远超常人!”逯鲁曾想了想,也低声点评。“不过此人对朝廷一向忠心,当年曾经竭力反对朝廷招安方国珍。在任上时,杀起明教子弟来也毫不手软。”
“不委屈,不委屈。家师早就曾经跟微臣说过,想找个太平地方,教几个弟子,安安心心地颐养天年!”罗本立刻又躬身下去,郑重施礼。
对于这个宋濂这个名字,他可比刘基还熟悉。在另一个时空的中学语文课本里,就有此人的一篇《送东阳马生序》,朱大鹏能背出其中每一个字。但令朱重九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宋濂的另外一篇,《谕中原檄》,简直是天河泄地,气势万钧。
自己做梦都想把这个人给翻出来,哪怕是三顾茅庐也在所不惜。却没想到人家早就做了蒙元朝廷的官,几个月前才因为红巾军进攻杭州而失业!
“嘿嘿嘿……”议事厅里又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朱重九的大智堂主,虽然已经被刘福通和徐寿辉两边都确认过了。但是,淮安军里边,却没几个人真的拿堂主身份当回事。首先,明教眼下在淮扬各地,没有任何特权,朱重九自己也从不跟他们发生www.hetushu.com瓜葛。其次,眼下无论在地盘上,还是在实力上,淮安军都丝毫不比刘福通和徐寿辉两人差。放着好好的一方诸侯不做,谁有功夫去做什么明教的堂主?被头上一大堆这使那使,这尊,那尊给管着,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枷锁带么?
“刘基那边,你也尽量去请。他肯来便来,不肯来也别勉强!无论如何,要保证送信人的安全!”朱重八想了想,又将话头带回了正题。
“末将也举荐一人,学问本领不在刘伯温之下!”见罗本接连推荐了两个人,都得到了朱重九的重视。胡大海有些眼热,想了想,大声说道。
“刘伯温?你是说曾经作了《烧饼歌》的刘基刘伯温?”尽管昨天晚上已经被施耐庵和罗贯中师徒给震惊过了,有了一定的免疫力,朱重九依旧差点没把眼睛从眶子里给瞪出来!刘伯温,居然是刘伯温!英烈传里头那个手持羽扇,摇一摇就前后推算五百年的那个!妖魔鬼怪见了都得退避三舍,人世间更没对手!
今天朱重九刚刚说希望大伙举贤,他就想推荐刘基和宋濂两个。不料反应稍慢了一拍,被别人给拔了头筹。如今终于又追了上来,心中岂能不好生得意?说完了话,立刻拿眼睛偷看大伙如何反应,看听闻宋濂的名字之后,自家都督会不会像刘基一样被惊得目瞪口呆。
“通甫!”耿再成使用了个眼色,低声阻止。有道是打人别打脸,当着朱重九这弥勒教大智堂主的面儿,你说明教里边个个都和_图_书是神棍,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么?
“谁?”包括朱重九在内,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他,异口同声地追问。
果不其然,朱重九立刻又愣住了。好半晌,才喃喃地说道,“通甫,通甫跟宋濂是远亲?他,他还有个别号叫潜溪先生对不对?你居然认识他,干什么不早点把他给请过来!”
现在又冒出来了一个刘伯温,结果也是一样!居然不好好地在家里研究星相,推算真龙天子出于何处。却跑到蒙元朝廷那边做官,还不受人待见……
注1:朱元璋的各民族一视同仁政策,的确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直到明末,还有大量蒙古人与汉人一道,为保护大明而战。
正乱七八糟地想着,却又听见胡大海高声说道:“烧饼歌肯定不会是刘伯温做的,否则,蒙元朝廷那边早砍了他的脑袋。不过,这个人很有本事,人品也极为端正。当年在江西做官,秉公执法,不畏强权,被老百姓称为刘青天。后来虽然因为得罪上司被免了官职,却闯出了偌大的名头。凡是他住过的地方,士绅豪强都主动收敛。地痞流氓也不敢做得太过份。”
“谢大总管!”罗本立刻躬身下去,高高兴兴地替自家老师致谢。学政一词,出自《周礼》,在淮扬体系内,负责掌管一地府学。虽然级别只有从六品,但整个淮扬地区,在才设了淮安、高邮和扬州三个学政,实在是金贵的很。并且以后整个扬州路的学子,名义上都是学政的门生,对后代前途的影响力不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