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七十八章 跬步(上)

“也有人只是想引起大总管的关注罢了!就像大元那边的某些言官,有事没事也要闹腾一般,否则,就没法显示自己的本事!”胡大海想了想,很体谅替官吏们辩解。
朱重九这个人向来勇于纳谏,只要大伙说得事情在理,就一股脑地应承下来。有些提议未必合理,或从眼下角度看稍微着急了些,也吩咐幕僚们记录在案,以备将来需要时参考。众人见他如此,热情愈发高涨,从军政农商各个方面,凡是能想到的,都各抒己见,畅所欲言。
“那是自然!”逯鲁曾这个吏局主事,最近一段时间也被某些地方士绅们给折腾得忍无可忍。笑了笑,用力点头,“只怕真让他们走,他们又舍不得了。毕竟每个职位都对应着一大笔股本票子,只要坚持到了年底就能分红。”
……
“哼!”逯鲁曾狠狠白了他一眼,不与这武夫一般计较。
此外,在朱重九的记忆里,后世那些跨国大公司,在招募人才的时候,也喜欢优先照顾内部员工推荐来的“关系户”。一则可以更深的加强公司的凝聚力,让员工们觉得自己在公司中有份量。二来,很多统计数字也证明,通过熟人介绍来的职员,远比公开招聘来的职员更努力,对企业的忠诚度也更高。因为他们的一举一动,涉及到的已经不仅仅是自身,还影响到推荐人的利益和声誉。
“分赃,这是赤裸裸的分赃,比徐寿辉等人强不到哪去,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和-图-书!”一边笑呵呵地答应着众人的请求,朱重九一边在自己心里悄悄嘀咕。然而,这种“坐地分赃”的感觉却非常好。至少,说明了在众文武眼里,淮扬大总管府前途越来越有奔头。所以,他们才迫不及待地将各自的看好的人送来,以便日后能得到更多的利益。
“别管时下的人瞎嚷嚷,咱们尽管低头做事。千秋功过,自有后人评说!”朱重九被大伙捧得头脑发热,一张嘴,就又来了一句另一个时空的名言,“要是将来咱们败了,非但我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粗鄙屠户,连带着你等,恐怕要么是目光短浅之辈,要么是贪婪好色的无耻之徒,谁都留不下什么好名声。连带蒙古人杀人屠城的肮脏事儿,都得硬安到咱们头上。可要是咱们日后真的成了大事,眼下种种特立独行,就成了远见卓识。哪怕放过屁,也变成香飘满园了!”
“光是写在纸上没有用,做起来后,才知道其好坏。就像当初都督的练兵方略,写出来就那么几招,但做过了之后,才知道到底精妙在哪里,哪里还需要再调整,改进!”苏先生用包金拐杖在地上顿了顿,做大声做总结性发言。
朱重九听了胡大海的话,也觉得很有道理,耸耸肩,冷笑着补充,“那就请吏局好好把一下关就是!他若真心替大伙考虑,或者仅仅是喜欢发牢骚找存在感,哪怕话说得难听些,我也不在乎。可要是既没啥hetushu.com本事,又想端起碗吃饭,放下碗就骂娘,就放他归去吧!反正无论怎么着,于他们眼里,我都是个杀猪的粗胚,不值得他们放下身段辅佐!”
不愿意干就滚,滚过黄河去投大元。空出来的位置,刚好让别人顶上。
“就是,有本事他们也弄出个股本票子,点石成金!”
“呵呵,恐怕非但哭着喊着不肯走,有些家伙还会掉过头来,说大都督没容人质量!”苏先生也撇着嘴,话语对那些投机的地方士绅充满了不屑。
心里的目标高了,做事的热情自然也就多了起来。于是乎,趁着眼前的热闹劲儿,众人又纷纷开口,将最近正在做和需要做的事情,逐个梳理了个遍。有些先前已经做得差不多的,自然又将标准主动拔高了数分。一些先前没考虑到,或者没来得及考虑的,自然就从现在开始提上了日程。
只因,我曾经来过!
干就干,不干就不干。端谁得碗,就替谁卖命。这是他苏先生的做人原则。你一边拿着大总管府的好处,一边天天念叨自己多迫不得己,天天盼望着大元朝的王师快来解民倒悬。那不是有病是什么?
“可不是么,如果大总管是粗胚,天下还有几人不是白丁?!”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再度捧腹,一边笑,一边擦各自的眼角。在拿下扬州之前,大伙谁曾敢想过身后之名?能走一步看一步,战战兢兢地将眼前日子过好,不成为朝廷和其他友军的刀下之鬼hetushu.com就不错了,哪敢考虑其他?而如今,每个人心里却多了一份期盼,多了数分自信,总觉得这将来天下,未必不姓朱。自己这些人,未必不能名标凌烟!
“一切从这里开始!”望着众人擦拳磨掌的模样,朱重九有些志得意满。从现在起,淮扬三地,算是完全走上了一条与历史不同的路。至于这条路最后通向什么地方,我不知道!至少,它会比原来的历史更好。
注1:宋克,明初书法家,家中豪富。但义气任侠,交游广阔。元末时曾经试图起兵造反,败露后在金陵、会籍等地流窜。带风声平息后回家闭门读书。张士诚曾经重金礼聘他出山,但他不看好张士诚的前途,没有应募。因为性格关系,在明初入仕后,官场上也不得志。
而眼下能进入淮扬大总管府决策核心者,自然也不是平庸之辈。即便如黄老歪、苏先生这些最初资质相对差一些的,经过最近这一年半时间的高强度磨砺,也都被磨的七窍玲珑。略加思量,就明白今夜恐怕是绝无仅有的一次扩张自身势力的机会。因此,众人推荐出来的才俊,绝大多数都是货真价实。偶尔一两个带着点儿水分的,也属于嫡亲中的嫡亲,至少在忠诚方面,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众人听了,齐齐称是。然后再群策群力,将综合出来的蓝图,细分职责,重新落实到相应部门。到最后,八局一院,几乎每个关键部门,都分到了一大堆任务。有远期目标,有m.hetushu.com近期必须完成的,林林总总,足够每个人都从年初忙到年底。
“如果他们也能写出一阕沁园春来,再说此话不迟!”苏先生立刻接过话头,大声冷笑。
反正眼下淮扬大总管治下两路一府,空出来的职位甚多,来了的人不愁没有地方安排。而被推荐的人才虽然也是良莠不齐,至少在短时间内,他们的利益是与大总管府捆绑在一起的,不会像某些地方士绅一样,一边吃饭一边偷偷地砸锅。
有了罗本和胡大海两个人开了头,接下来,议事厅的气氛就愈发活跃。众淮扬系的核心人物们纷纷开口,将自己熟悉的、曾经托了关系想朝大总管幕府靠拢的,以及自己打算大力提拔的人才,都一股脑给推了出来。唯恐落在后边,让别人挤了原本自己看好的位置。
这种时候,朱重九也顾不上什么公平不公平,只要在大伙的推荐名额之内,不管他有没有名气,就先接下来,然后交给逯鲁曾所掌管的户部去酌情考虑。偶尔遇到零星一两个原本就名声在外的,如章溢、宋克等,则立刻虚位以待。(注1)
他这幅形象,倒有后世总设计师的几分神韵。让实践来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骡子是马,拉出去遛一下再说。
话音落下,看了看逯鲁曾的脸色他又赶紧补充,“夫子,我可不是说您!您当年可是做过不少实事的,和他们不一样!”
他们可不知道,朱重九当初喝醉了吟出的那阙《沁园春》,是从另外一个时空抄www.hetushu.com来的。只觉得能写成如此绝妙好词的人,肯定是满腹经纶。至于这满腹经纶从哪里来,来得是否合理,就没人考虑了。毕竟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神鬼之事,都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自家总管天命所归,被天上神佛一夜灌顶,也极有可能!
众文武立刻齐齐摇头,冷笑着附和。
“吏局在考核官吏方面,从现在起需要抓得紧一些。既然有人做官做得不开心,就早日放他们去。有道是强扭的瓜不甜,他们想隐居,就隐居好了,何必弄得双方都不痛快!”夹袋里一下子多出了七八十号人,朱重九的胆气立刻壮了不少,挥了下胳膊,大声说道。
“还有那火炮和火铳,练兵之法,谁要是能弄出一项来,黄某这就跪下给他磕头!”
“呵呵呵……”其他人被逗得哑然失笑。都觉得胡大海是真性情,爽直可爱。
除了逯鲁曾一个人是老头子之外,其他文武要么年纪轻轻,要么出身于社会底层,谁都没有过当官的经验,思路也不受传统框架束缚。因此很多奇思妙想,都相当具有开拓性。偏偏朱重九脑子里,又充满了来自另外一个时空的参照坐标,因此很容易就分辨出众人的设想里,那些目前能够适用,哪些是开历史的倒车,将其去芜存菁。说着说着,一幅全新的蓝图,就缓缓出现在大伙眼前。包含了许多另外一个时空很多工业革命初期的鲜明特色,而又根植于这个时空的历史与科技现实,从上到下,都闪烁着智慧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