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天算(二)

“如此,就叨扰朱将军了!”刘伯温和章溢、宋克三人又互相看了看,一起点头。
“怎么,三位莫非还有什么顾虑不成?”扬州知府罗本立刻察觉到事情有变,愣了愣,强笑着追问。“如果有顾虑的话,不妨明说。也许罗某还能帮上忙,或者略为解释一二!”
如此一来,倒又让刘伯温、章溢和宋克三人刮目相看。心中各自暗道:“这朱重九虽然读书少,却也豁达大度,身上颇有几分当年汉高之风。如若能一直如此,未必成不了大事。我辈先辅佐了他,再将拉他回到正途便是。总好过辅佐了个楚霸王之流,最后落个含恨而终的下场!”(注1)
宋克年纪远比章溢轻,又亲自组织过人马造大元朝的反,所以表现也远比后者爽利。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再度横下心来,大声回应道,“清源兄言重了,宋某这里哪会有什么顾虑?总之不过一条命,能为驱逐鞑虏而死,百死不悔。至于后来之事,那自有后人来管。宋某此刻,却无暇想得更多!”
朱佛子亲自登门求贤来了,放在古代,这就是标准的国士之礼。信陵君访侯赢、朱亥,不过如此。而侯、朱二人,受了信陵君如此礼遇之后,也只能将以死相报了。否则,就会沦为全天下人的笑柄。
“也是!”受到宋克的利落劲头感染,章溢笑了笑,脸上多少有了几分血色,“朱总管如此相待,章某还有什么好迟疑的?走,先去跟朱总管讨碗水酒喝再说!”
“师弟,你呢?”施耐庵虽然书生和*图*书气十足,但毕竟江湖上亡命多年,见识过许多豪杰人物。因此稍微迟了半拍,就意识到问题根子在刘基身上。笑了笑,直接找上了正主。
话虽如此,三人内心深处,还是隐隐觉得有几分失望。特别是章溢章三益,正犹豫着自己到底该不该就此留在扬州,进退两难。情急之下,考校的意思,就不知不觉间在话语里流露了出来。
正凄凉地想着,耳畔忽然传来几声关切的询问,“伯温,三益、仲温,你们三个怎么了?都疯魔了不成?大热天的,居然抱着膀子打起了哆嗦来?!”
后来虽然司马氏短暂将国家重新统一,但华夏的元气,在几十年的军阀混在中,已经丧失殆尽。然后,就是长达一百三十余年的五胡乱华。奴、鲜卑、羯、羌、氐,五个野蛮部落在华夏北方长期肆虐,杀人屠城,宛若家常便饭。华夏子孙,要么为奴隶,要么为军粮,几近亡种灭族。
“谈古论今,谈到瑟瑟发抖的时候,可不多见!”施耐庵笑着拱手还礼,然后迅速转换话题,“我家主公听闻三位驾临,亲自前来拜望你们了!此刻就等在大门外边,不知道三位有没心情,跟我家总管出去共饮一杯?”
“集贤馆里伙食颇为粗陋,此刻正值鲈鱼堪脍,三位不妨与我家主公到临近的酒家坐坐。大伙边喝边谈!”罗本与朱重九相处的时间较长,知道自家总管并不是很擅长跟陌生人说场面话,所以主动替他发出邀请。
“啊!”章溢和宋克两个和*图*书这才意识到自己此刻身在何处,齐齐转过头,向施耐庵和罗本拱手,“安公,清源,实在惭愧,刚才跟青田居士谈古论今,一不小心走神了。没看到你们回来!”
按照史书记载,汉末人口曾经高达七千余万。而到了曹操剪除了北方群雄,消灭了黄巾各部时,全国人口加起来,算上刘备和孙权治下,总数也不到了七百万。
刚才相处的时间虽然短暂,但是三人都觉察到了,朱佛子读过的书,恐怕不是很多。至于读书少为什么还能做出《沁园春》这种一代名句来,恐怕要么就是神迹,要么就是有人事先做好,让他背熟了,然后再公开出来附庸风雅的。反正眼下这么干的草莽豪杰也不止朱重九一个,大伙都心照不宣便是了。
注1:汉高,汉高祖刘邦。据说是农民出身,粗鄙无文,最后却凭着萧何张良等人的辅佐,干掉了世家贵族出身的项羽。
魏志张绣传中描述,“是时天下户口减耗,十裁一在”,而晋书所述则更为惨烈,“自初平之元,讫於建安之末,三十年中,万姓流散,死亡略尽,斯乱之极也。”
“师弟又在顺口胡说!”没等他把话说完,施耐庵抢先打断。“主公,这位就是我师弟。他有些食古不化。主公千万莫与他计较。这位,乃是龙泉章三益,这位,则是长洲宋仲温,他们三个,都是江南有名的才子!”
刘伯温和章溢、宋克三人互相看了看,举步跟上。不多时,就来到了集贤馆大门口。举目朝外望去,只m.hetushu.com见一个身材高大,肤色黝黑,脑袋剃的光光的秃子,正和学局主事禄鲲,站在门外聊天。发现大伙走出,立刻笑着迎了上来。
这番话,说得又是令人哭笑不得。遗民两个字,是指前朝留下的百姓,或者遗老遗少。而南宋亡国至今已经七十余年,哪里还有什么遗民?!况且朱重九以遗民自居,也应该是大宋遗民,怎么能用“华夏”二字。
刘伯温也不闪不避,点头点头,笑着回应,“朱总管折节相邀,刘某怎好推三阻四?走吧,大伙一起去拜见一下,这个闻名遐迩的豪杰!”
如果他们两个都是毕生只读一部论语的腐儒也就罢了,刘伯温的话对他们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偏偏这两位还都是博览群书,学富五车。都清楚的记得汉末那场长达数十年的大动荡,给华夏带来了何等的灾难。
朱重九虽然读书少,但左有施耐庵,右有罗贯中两位大神,身后还带着个两脚书橱老丈人禄鲲,倒也不至于过分露怯。几句寒暄过后,就顺利跟三个客人熟络了起来。
没有秩序。朱佛子在淮扬所推行的政令,虽然在极短时间内,就给该地区带来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繁荣。但是,却没有体现出任何秩序。旧有的长幼尊卑,贤愚贵贱、士农工商那一套,被他有意无意间,给砸了个稀巴烂。而他自己,却好像对建立起一个新的秩序根本提不起任何兴趣般,做任何事情都随性施为。
“师叔、三益先生、仲温,你们三个怎么了?怎么脸色如此苍白?”
http://m.hetushu.com已经是暮春时节,春风却冷得就像刀子一样,不停地切割人的骨髓。一时间,三个人居然全都失去了说话的勇气,呆立在凉亭里,各自想着心事,瑟瑟发抖。
换句话说,曹操所《蒿里行》所述,“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根本不是什么夸张,而是血淋淋的事实。
朱重九倒也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家主角光环不够强,不可能虎躯一震,英雄豪杰纳头便拜。于是乎,也不太在意别人试探自己深浅,凡章溢有问,就如实回应。即便有些问题一时难以作答,或者事关淮扬系的核心机密,也尽量解释一番,以免客人们觉得自己是故意怠慢。
这句话,说得比先前那句顺畅得多。章溢、宋克和刘伯温三个,也终于都缓过了口气来,上前重新跟他见礼。
但细究起来,用这两个字又没什么大错。周时,将守礼义之族人称为,“诸华,诸夏”。而不通礼仪的蛮族,则称为“四夷”。他朱重九既然造了大元朝的反,当然不会再认同蒙古人也是华夏正统。故而拿华夏遗民身份自居,亦未尝不可。
就这样过了今天没明天,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谁能保证,他哪天不会把钟给撞破了?不会把所有追随者和治下百姓,统统给带入万丈深渊?
……
“啊——!”“嘶——!”章溢和宋克二人,犹如在遭到当头一棒,踉跄了几步,差点一跤坐倒。
“久仰三位大名,只是以往军务繁忙,无法登门求教。今日得见,足慰平生!”朱重九再度拱手,按照记忆中《三国和*图*书演义》里的腔调,笑着行礼。
“这……”章溢惭愧地看了罗本一眼,好生犹豫。事到如今,反悔的话,他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但就这样把自己和全家压上朱重九的赌局,却又是非常不甘。总觉得,自己先前的决定太仓促了些,应该再缓一缓,看看还有没有另外一种选择。
好在刘伯温反应非常快,又是微微一愣后,就大笑着还礼,“将军言重了。某等乃为山野之人,偶然兴起,路过贵地。岂敢劳将军……”
“啊,是朱,朱总管么?”刘伯温还好,章溢和宋克两人又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结结巴巴地反问。
就在大伙微微一愣神间,朱重九已经走上了台阶。抢先躬下身去,长揖及地,“华夏遗民,徐州屠户,不知道贵客莅临,未曾倒履相迎,实在失礼,失礼!”
只是这句话从他朱重九嘴里说出来,简直别扭到了极点。特别是再跟后面那句徐州屠户相接,绝对是不伦不类。至于倒履相迎云云,典故的确应景。但接下来那句,就又成了大白话,让人不亲眼看到,根本无法相信是从同一个人嘴里说出来的。
“如此,几位且随我来!”施耐庵又是微微一笑,转身,带着大伙径直往外走。
“这……”刘伯温等人又是微微一愣。早听说过朱重九原本是个杀猪的屠户,也没指望此人有多文质彬彬。但凡是拜读过那首《沁园春》者,有几人心里不存着些许期待。总希望能写出如此绝妙好词的大家,是个风流倜傥的儒者。谁料想,期望与现实之间,落差居然如此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