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九十八章 毒计(中)

“臣,遵命!”陈基大喜,接过令箭,长揖及地。他和叶德新,罗本三人依靠上次科举成绩,同日进入大总管幕府。而如今罗本和叶德新都出任地方大员了,只有他还在继续于参军位置上历练,要说不着急那是打肿脸充胖子。如今终于有了可以独当一面机会,岂能不牢牢抓在手里,争取早日脱颖而出?
“末将在!”吴二十二大步上前,躬身候命。
“我一直对你放心!”朱重九点点头,笑着鼓励。然后又陆续叫过工程院主事焦玉、商局主事于常林以及一些文职幕僚,交代了一下最近需要关注的重点。然后又将目光转向去年刚投奔过来的原庐州知府张松,“内卫处的组建工作,你还得抓紧。最近一段时间,重点放在进出淮扬三地的商贩头上。我估计朝廷那边一旦战场上打不赢,就又会试图从咱们内部下手!”
“说吧,咱们这里,议事的时候,可以随心所欲地说话。但决策一出,无论支持还是反对,都必须全力去执行!”朱重九将头回过来,笑着鼓励。
“末将遵命!”吴二十二毫不犹豫地接过令箭,大声回应,“如有疏漏,末将愿提头来见!”
“都督放心,末将绝不敢辜负您的信任!”徐达快步上前,接过命令,然后与第三军副指挥使王大胖,长史李子鱼等人一道,小跑着出门做出征准备。
“是!”徐洪三大声答应着,从朱重九手中接过李喜喜的胳膊,搀扶着后者快http://www.hetushu.com步向外走去。
李喜喜踉跄着跟上,转眼间,二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议事堂之外。朱重九将目光从门口收回来,斟酌了片刻,走到帅案旁,抽出一支令箭,“水师统领朱强!”
“第三军指挥使徐天德!”朱重九目光迅速从众将脸上扫过,把第三支令箭举在手中,呼喊自己最放心的一员将领,“你立刻下去准备,携带十天的粮草辎重,准备好后,立即出发,为全军先锋,前去支援徐州。记住,如无绝对把握,不要轻举妄动!”
“我不要你的人头。但在我回来之前,你必须保证扬州城、江湾基地和海门港这三处地方,不落入外敌之手。否则,你就是死一百次,也不能赎罪!”朱重九想了想,着重强调。
“他要是敢来,末将就让他来得去不得!!”朱强立刻就有了精神,接过将令,咬牙切齿地回应。
“这?”朱强愣了愣,心中好生失望。他麾下的水师人数虽然只有三千出头,可战船却有二十多条,并且每艘船上,都配有四斤、六斤两类火炮。本以为能在即将爆发的恶战中露上一手,谁料却只捞到了一个打探消息,一个巡视扬子江水面的差事,怎么可能不大失所望?
“末将明白!”吴二十二郑重点头,接过令箭,转身退出门外。
“多谢大总管!日后大总管若有用到末将之处,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末将亦不敢辞!”李喜喜闻听,和图书心中大喜。跪下去重重地给朱重九磕头。
看看议事堂里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朱重九想了想,就准备吩咐大伙回去休息。谁料坐在陈基身后的章溢却偷偷向宋克使了个眼色,站起身,大声说道,“主公,臣有一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微臣,微臣纵使粉身碎骨,也绝不敢辜负主公信任!”苏先生站起身,红着眼睛接令。他的能力有限,已经越来越不适应长史的位置,曾经几度提出辞职,请朱重九另找贤能接任。然而朱重九却始终没有答应,将淮阳系第二号位置,始终留给他,让他的权力始终随着大总管府的发展而水涨船高。
“第一军副指挥使刘子云,第五军指挥使吴良谋,你们两个也立刻带人下去准备。待粮草辎重都装船后,立刻与我一道去支援徐州!”朱重九拿起第四支令箭,继续调兵遣将。
“能拦,就尽量拦,拦不住,就放他上岸!”朱重九对刚刚换了仿阿拉伯式三角帆船的水师,信心却不是很足。点点头,笑着给朱强减压,“放他上岸之后,你若是能断了他的粮道,比直接在江面上跟他拼命还好。去吧,立刻去着手准备,我等你的好消息!”
见李喜喜对赵君用如此忠心,朱重九非常感动。想了想,大声说道,“我给你九匹好马,你和你的侍卫,每人三匹!再给你一面腰牌,凡是我淮扬三地的关卡驿站,你只管将腰牌亮给他们看。他们见http://m.hetushu.com到之后,肯定会尽可能地给你提供帮助!”
“那是自然,多谢l老人家提醒,末将这就回去给我家主公报信!”李喜喜又给吓了一激灵,躬身大声回应。
“多谢大总管挂怀,末将以前在绿林道上混日子时,也经常骑着马逃命。连续跑上几天几夜倒也是常有的事情。只要沿途无人阻拦,可以直接睡在马鞍子上,兄弟几个轮流认路就是!”李喜喜咬了咬牙,强撑着回应。
“你别以为这任务轻松!”朱重九猜得到对方怎么想,笑了笑,板着脸补充,“张士诚和王克柔刚刚在江南立足,未必能缠得住董抟霄。而那姓董的,又处处唯脱脱马首是瞻。此番脱脱南下,他肯定会全力配合。特别是得知咱们的主力都北上迎战之后,十有八(九),会把主意打到扬州城这边。”
“是!”朱强敬了个礼,大步退下。
随即,又给朱重九施礼,请求对方能借给自己两匹快马,以便回去路上能轮换着骑乘,早地赶到徐州。朱重九见他救人心切,也不拦阻,想了想,低声说道:“好马我这边倒是还有,但你自己的身体能撑得住么?”
“第四军留守扬州,此外,整个扬州路的防御,也一并交给你。”
苏先生知道自家主公是提醒自己不要犯揽权的毛病,赶紧点头答应,“微臣记下了,都督放心,微臣自己知道自己什么斤两。”
“起来,你是个好汉子,男儿膝下有黄金!”朱重九再度上前,www.hetushu.com双手将李喜喜拉住,然后扭头朝徐洪三吩咐,“你派二十名骑术最好的弟兄,一路护送他们到淮安。把咱们淮安军的斥候长腰牌给他一面,顺便派人给胡大海传讯,让他立刻做好临战准备!”
“末将在!”朱强腾地站起身,大步上前听候调遣。
来的时候为了节省时间,他就是选择了骑马而不是乘船,整整两天一夜没怎么合眼。回去后再赶上两天一夜,即便是铁打的身子骨,也非折腾散架不可。但眼下徐州城内,都是平时一口锅内吃饭的弟兄,他实在不敢让大伙连半点儿防备都没有就去面对脱脱的数十万大军。更何况他当年跟傅友德磕头结拜时,还发过誓,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所以哪怕还剩下最后一口气,也得把脱脱南下的消息先送回去。
刘子云、吴良谋两人也接了令箭,带领各自麾下的将领快速退出。议事堂内,立刻就空了一半儿。朱重九又斟酌了片刻,陆续拔出第五,第六,第七支令箭,交给扬州知府罗本、工局主事黄老歪,学局主事禄鲲和学政施耐庵,让四人互相配合,在大军出发之后,继续进行扬州城的重建,新作坊的开发,以及本年度科考筹备等工作,尽量不要让内政运转受到战事的困扰。然后,又抓起第八支令箭,直接递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苏先生手里,“苏长史,还是老样子。我出征之后,整个淮扬的军政诸事,就全交给你。”
“派两艘最快的船,m.hetushu.com去黄河上巡逻。发现敌情,马上返回淮安示警。”朱重九举起令箭,大声吩咐。
“是!”张松接过令箭,躬身领命。他这个人性子阴柔,又久在官场打滚,最适合用来干一些“脏活”。而朱重九在去年接受了他的投奔之后,也立刻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那就是秘密成立的大总管府内卫处,专门用来对付混入淮扬地区的各方间谍,以及调查官员们的廉洁问题。
朱重九对他笑了笑,语重心长地吩咐,“你威望高,资历也重,替我留守最为合适。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地方,多跟罗本他们几个商量。须知一个人本事再大,也难免有疏漏之处。而集众人之力,却可以把事情做得更为稳妥!”
朱重九却没立刻将令箭交给他,而是想了想,继续吩咐道:“调集水师所有战船,从即日起,加强江面上的巡逻。如果发现对岸有兵马过来,能击沉的,就立刻给我击沉。如果实在阻拦不住,也就不要恋战,务必第一时间把消息送回扬州!”
“第四军指挥使吴煕宇!”朱重九立刻举起第二支令箭,大声点将。
“常副帮主那边,再送一笔钱过去!”挥手让张松离开,朱重九又对参军陈基吩咐,“等打完了这一仗,你就负责组情报处。专门负责对外刺探敌情,向回传递消息。像今天这样,敌军都打到黄河边上了,咱们却一点儿动静都不知道情况,尽量不要让他再发生第二次!”
“末将遵命!”朱强又上前半步,伸双手去接令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