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三百一十四章 黄河赋(十五)

一面面信号旗,接连在战舰上挂了起来。
整个淮安军中,没有任何人,包括焦玉在内,比他还清楚那些火炮的性能。从六斤线膛炮到四斤滑膛炮,再到刚刚设计定型的,只能发射散弹的虎蹲炮,每一种型号的数据,都了熟于胸。
淮安军的水师图穷匕见了。
“再来,再来!”李良继续兴奋地大喊大叫,如同一只狂吠疯狗。
一共六个半正字,迄今为止,不算最初没有统计的数字,战舰和岸上的火炮,至少已经厮杀了三十四个回合。
已经等了这么久,他不在乎再多等上几分钟。
“继续!”那个背负了无数期待的男人,此刻就像个雕塑一般站在旗舰的指挥舱里,眼睛对着窗外,一动不动。
压紧,装药捻,矫正炮身,瞄准,点火。
尽管如此,他们依旧摆脱不了被动挨打的局面。原本光洁的侧舷上面很快,就被砸出了数个破洞,厚布做的船帆也被打得千疮百孔。
“四号退出,其他战舰,继续战斗!”瞭望手王三迅速挂出信号旗,然后高高地举起铁皮喇叭。“四号退出,其他战舰,继续战斗!”
“弟兄们,跟着我来!杀鞑子!”第三军指挥使徐达,跳出草丛,高高地举起长枪。
在他身后,则是千余名淮安军老兵,每人的前胸上,都套着半件板甲。用带子系紧,在后背处打上死结。
又一批开花弹被快速塞进了炮膛。
士为知己者死!
水面上的战斗还在继续,连续挨了几轮齐射之后,剩余的四艘淮安战舰,明显小心了许多。每次靠近,船速提得很快,绝不在同一个位置上做任何停留。
他在等,等山上的人做出反应。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四号退,其他战舰,继续战斗!”
“不要大意!”王保保举了举手中的望远镜,笑着提醒,“那个姓徐的家伙来自淮安军,与其他红巾贼不一样。”
六门线膛炮,在岸上的炮兵阵地附近,炸出一连串深深的弹坑。
而国士之报,就不仅仅是将船上的人接上山,然后商量着如何配合突围。
整个芒砀山区的静悄悄的,丝毫不被水面上激烈的炮战所动。但是王保保相信,对手肯定藏在不远处的某一个隐秘地方http://m.hetushu.com
那是人类从十四世纪中叶到二十一世纪初,六百五十余年时间内,所总结、归纳、发明创造出来的科技知识。
“轰隆!”忽然间,就在他侧前方三步远处,一门火炮的后半截炮身高高地跳起,打着旋子在半空中翻滚,然后狠狠砸了下来,正中他的胸口。
在距离探马赤军炮阵不到五百步的山坡顶上,他穿着一件沾满了泥巴的铁甲,静静地等待。
“大哥,他们撑不下去了,马上撑不下去了!”脱因帖木儿的注意力却全都在那艘正在退出战场的大船上,拉了下王保保的衣角,兴奋地提醒。
他知道对手在等,等着一个最佳进攻机会。
更多的开花弹,被炮手们塞进炮口,接二连三发射出去,或者凌空爆炸,或者沉入水底,打了河面上雾气弥漫。
“可不是么?”指挥舱里的其他几名将领,也急得两眼冒火。
“这是打的什么鸟仗!”四号舰的舰长杨九成把头盔抓起来拍在桌案上,咬牙切齿。
“杀鞑子!杀鞑子!”千余名第三军的老兵站起来,手中长矛,高高地举成一片钢铁丛林。
自打被洪水困到芒砀山上那一刻起,他就相信,自家主公不会放弃第三军。哪怕是在芝麻李昏迷不醒,赵君用已经准备将队伍化整为零,各谋生路的时候,他依旧没放弃希望。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将领,王保保有足够的耐心。
“四号退,其他战舰,继续战斗!”
“轰!轰!轰!轰!轰!轰!”淮安军的舰炮,忽然开始加快了射击节奏。
“该死!”王保保狠狠瞪了李良的背影一眼,眉头紧锁。
“发信号,让四号舰退到北岸。其他战舰,继续对岸射击!”朱重九回头看了看他,脸上没有人任何表情。
“轰!”“轰!”两枚开花弹先后飞出炮口,在战舰附近爆炸。一艘三角帆船的主帆,被跳出水面的弹片撕开了个巨大的口子,船只晃了晃,甲板上的人慌乱地跑动。
“噗!”千夫长李良喷出一口狼心狗肺,仰面朝天栽倒。
压紧,装药捻,矫正炮身,瞄准,点火。
作为一条疯狗,他必须用以前袍泽的血,来证明自己对主子的忠和*图*书诚。
板甲表面,一样是沾满了肮脏的泥巴。
河滩上被炸得浓烟滚滚。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岸上的四斤炮,用齐射来欢送淮安军的战舰离开。刚刚由中军送过来的赏金就堆在空出来的炮弹箱子里,闪闪发亮。
而今晚,那支船队终于来了,帅舰上打着一面鲜红的战旗。
战局已经发展到现在阶段,对手其实没有太多选择。要么被困死在山上,要么豁出去牺牲,将战船上的人接回去。
“换开花弹,换开花弹!全给我换开花弹!”千夫长李良兴奋莫名,跳着脚叫嚷。
因为从徐州城下第一战时候起,那个杀猪的屠户,就没放弃过任何弟兄。
刚才在跟岸上的火炮纠缠时,已经有人在山顶,用玻璃镜子多次向船上反射阳光。而全天下能奢侈到用玻璃镜子向友临队伍发射联系信号者,只有淮安军一家。
但是他却没有躲闪,只是用手在脸上迅速抹了一把,然后举起手中杀猪刀,给木墙上的正字,又重重添上了一笔。
“嗯!”王保保笑着点头,举起望远镜,继续将目光转向水面。
一共九个正字,四十五笔。
人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
“轰!轰!”四号战舰侧舷上的两门火炮,愤怒对着岸上来了一次齐射,然后拖着倾斜的身躯,顺着水流、不甘心地漂向了北岸。
“再等!”徐达数了数身边树皮上画的正字,咬着牙吩咐。
四艘战舰,都受了轻重不同的伤。其中最运气最差的二号舰,船身已经开始朝一侧倾斜,再挨上两下,有可能就会下沉。然而,他依旧不准备做任何战术调整。
他自问不是个将才,无论斗智还斗勇,恐怕都不是王保保的对手。
作为降将,他比身后的色目人还希望建功立业。
“知道了!”脱因帖木儿兴奋地大叫一声,弯着腰,冲向岸边的树林。
他也在等,等着对手出现,然后一举擒之。
顶着岸上的炮击,高速向滩头切了过来。
舰船上两侧的火炮,可以通过调转船身的方式,循环发射,比对方多一倍的冷却时间。
“大总管,大总管在旗舰上!”副舰长刘十一却没有与众人一起发牢骚,向外看了看,和图书小声提醒。
四号舰的舰长杨九成立刻就变成了哑巴,喘着粗气将头盔抓起来,再度扣住自己光溜溜的大脑袋。他有勇气质疑常浩然的指挥能力,也有胆子偶尔跟水师统领朱强顶上几句。但是,却绝对没有任何胆量去质疑自家主公。这不仅仅出自于对权力的畏惧,还出自于内心深处的崇拜。
“是!”两名距离李良最近的炮手,兴奋地答应着。撬开一个炮弹箱子,将开花弹塞进刚刚发射完的炮口。
“之字形抵近,轮流射击!”朱重九将手中杀猪刀,狠狠地砍在了一堆正字上。九个正字零两笔,一共四十七划。
身为淮安军的指挥使,徐达知道那面红旗代表着谁。
“是!”副舰长孙德不敢违抗,躬身施礼,然后快步冲上甲板。“四号舰退出,其他战舰,继续战斗!”
但岸上的火炮,却在色目督战队的监视下,从没做过任何停歇。
大团大团的泥巴被炸起,河滩上,硝烟弥漫。
如果山上有一部分红巾军来自淮安的话,那带队的人,就必然是徐达。
四号舰是由哨船改造来的,虽然比蒙元那边的货船结实一点儿,却远比不上专门为作战而打造的仿阿拉伯式三角帆船。挨了几炮之后,船舱里已经严重进水。再一味地坚持下去,估计很快就得步五号舰的后尘。
既然敌军在此严阵以待,大伙绕到上游去,换个地方登陆便是。何必明知道打不过人家,还继续纠缠不清?
“轰!轰!轰!轰!轰!轰!”成串的炮弹,砸向水面。但是,却又有两门火炮同时炸裂,将周围的炮手连同督战者扫翻一大片。
团长路顺蹲着蹭上前,探手拨开眼前的野草,“徐将军,差不多了吧?!弟兄们都快晒晕了!”
“轰隆!”“轰隆!”最早退向北岸抢修的五号舰,也再度加入了战船。侧着身子,打出两枚炮弹。
加上先前没统计的数字,战船至少跟岸上的火炮,对射了六十轮。
“马上归队!”王保保迅速从炮阵上将目光收回来,皱着眉头命令。
不光是他,整个淮安军上下,都罕见有敢在任何方面对朱重九提出反对意见的武将。相反,这些出身于社会底层,心肠耿直的汉子们,对自家和-图-书主公有着近于盲目的信任。相信后者所做的一切,都绝对正确,大伙即便暂时看不出到底正确在哪里,也要紧跟到底,亦步亦趋。包括剃光脑袋上的头发这种惊世骇俗之举,都要不折不扣地模仿,哪怕被家中的长辈们戳着额头大骂,也绝不悔改。
“嗯?”脱因帖木儿满脸不解。
“大总管~!”副舰长孙德带着数名弟兄冲进来,急得火烧火燎。
巨额的犒赏,令来自徐州军的炮手们,暂且忘记了畏惧和负疚,动作娴熟得如同行云流水。
整支舰队中,剃了光头的不止是杨九成一个。相信自家主公必然还藏着后手的,也不止是杨九成一个。大伙一边驾驶着战舰在炮火中穿行,一边继续焦急地等待。等待后招的施展,等待那个曾经创造了无数奇迹的男人,再度带领他们去收获下一个辉煌。
那种带着捻子的开花弹,他这里也有。因为刚才打得太紧张,一时忘了用而已。既然淮安军开了头,那就别怪他还以颜色。
督战的色目刀斧手,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所有火炮,都是他亲自带着工匠们定型的。每一次改进后的验收实验,他都曾经亲自参与。
王保保冲着他的背影笑了笑,举起望远镜,仔细搜索郁郁葱葱的山坡。
“水上的人撑不下去了,山上的红巾贼,估计也差不多了!”王保保推了他一把,快速补充,“赶紧回到你的队伍里去,让弟兄们做好准备。等红巾贼从山上冲下来,立刻卡死他们的退路!”
惊慌失措的徐州炮手们,在色目督战队的逼迫下,哆哆嗦嗦地点燃药捻。
“给我打,狠狠地打!瞄着那支挂红旗的大舰打!”千夫长李良像只猴子般在火炮之间窜来窜去,两只眼睛里写满了疯狂。
哪怕是只鳞片爪,都重逾千斤。
但他心里,却装着王保保永远也不可能掌握的东西。
他相信只要徐达在山上,就会明白自己此刻到底为什么而徘徊。
为了躲避洪水,他下令丢弃了火炮,丢弃了火药,丢弃了大部分铠甲。但是,淮安将士通过艰苦训练所掌握的本事,却没有丢下。
“呯!”一枚炮弹砸在战舰附近的河面上,溅起巨大的白色水柱。朱重九的全身上下,立刻m.hetushu•com被从舷窗处溅进来的河水淋了个透湿。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山脚下,忽然响起一连串爆炸。战舰改变战术了,与对手纠缠了四十轮的舰炮,忽然把开花弹打上了河岸。
“知道,他们兵器和铠甲比别人都好许多。为将的手里还有千里眼。”脱因帖木儿自信的回应,“但咱们这是阳谋,他们即便看到,也必须想办法冲下来接应船上的人!”
总计才有三门火炮炸膛,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下一轮炸膛的,不是自己身边这门。
淮安水师在训练时,就一直强调命令和秩序。作为辅助战舰的指挥者,他们必须时刻与旗舰保持一致,不准自作主张。因此在刘十一看来,旗舰上的主将常浩然,之所以跟敌军泡起了蘑菇,肯定是受了朱总管的指示。否则,任何一个有经验的舰长,都不会做这种光挨打无法还手的蠢事。
他一向认为计谋不需要太复杂,有效便好。就像眼下这种情况,山上的红巾军恐怕明知道是圈套,也必须冲下来设法与船上的人取得联系。否则,即便想互相配合着突围,也没有实现的可能。
“轰!轰!轰!”“轰!轰!轰!”淮安军的战舰动作虽然缓慢,可打到岸上的炮弹,却好像没完没了。
“换开花弹,换开花弹!”千夫长李良受到提醒,立刻跳起来,疯狂地咆哮。
无论此人打得多卖力,此战之后,炮队的将领都必须换人。如此威力巨大的兵器,必须掌控在一个值得相信的人手里。而李某人既然能背叛赵君用,谁也保证不了还会背叛第二次。
而他们的火炮,发射节奏已经明显减慢。几乎每一回合,都只来得及发射一次,然后就加速逃离,直到下次把船头调转过来,才能用另外一侧的舰炮,进行第二次进攻。
他相信,只要自己还在芒砀山中,淮安军的战船,就一定会主动找过来。
朱重九相信前世历史中的那个名将,今世现实里头那个放牛出身,最初识字不过一百,却始终随着淮安军一道成长起来的徐达,不会丢弃部属独自去逃生。
河岸上的徐州炮手们,却丢下了火炮,撒腿就跑。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将领,徐达的耐心,丝毫不比王保保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