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三百一十五章 黄河赋(十六)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单调的铜哨子声里,长矛像上了发条般,以同样的节奏,左右摇摆。
然而,就这五分之一羽箭当中,还要有一大半射在了淮安军胸前的板甲上,“叮!”“叮!”“叮!”溅起数道火星,然后无力地坠落。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连串怪异的声响,在淮安军的头顶不断炸起。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铜哨子声,锐利如刀。
左右两侧树林里,有愤怒的号角声相应。早已急得两眼冒火的脱因帖木儿与贺宗哲,各自带着三千伏兵,呼啸而出。
已经胳膊发酸的弓箭手们,立刻换上了锐利的破甲锥。拉满角弓,将其平着射了出去。
走在前两排的淮安军将士,挨的羽箭最多,但是冷锻出来的面甲、板甲和护腿甲,却将他们遮得密不透风。
后排的袍泽立刻加快速度上前,补上了他空出来的位置。然后将长矛继续高高地竖起,伴着铜哨子声左右摇摆。
天空瞬间变得极暗,但倒映在红巾军枪锋上的夕照,却愈发地绚丽夺目。
淮安第三军的老兵们顶着箭雨继续前进,不疾不徐。三角形的大阵在漫天箭雨中就像一头睡醒的巨龙,须爪张扬,鳞光闪烁。
没有谁左顾右盼,每双眼睛都透过面甲上的缝隙,紧盯着正前方。尽管,他们当中大多数人都能清楚地看到,正前方正在仓促整队的敌军,还不到先前总兵力的三分之一。
千余杆长缨,以同样的角度竖了起来m•hetushu.com
谁也没想到当兵吃粮,还要这么麻烦,挨了收拾后难免怨声载道。但冲着每天晚上的肉汤和一天两顿管饱的干饭,大伙全都咬着牙忍了下来。
淮安军的将士随着哨音,迈动整齐的步伐,从容不迫,仿佛要去享受一顿约定已久的盛宴。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单调的铜哨子声在队伍中连绵不断,像平素训练时一样,始终伴随着大伙的脚步。
所有长枪一齐向前捅去,宛若巨龙磨亮的牙齿。
然而现在,他们却是这个时代最职业的军人。
不是第一次和红巾军交手,但像淮安第三军这样的红巾军,他却是平生第一次见到。
凌空翱翔。
他们从侧后方冲向淮安军。
但是,眼前这支铠甲上涂满了泥巴的红巾军,却依旧在徐徐前推,永远保持着同一个节奏。
他们依旧在推进,不疾,不徐。
他们留出的空缺,迅速被第二排袍泽填补。整个三角型大阵,依旧锐利如初。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吱——吱——”哨子声猛地一变,由三拍变成两拍。
箭雨继续,无止无休。
然后挺胸抬头,就慢慢成了习惯。
他们走得不是很快,但始终保持着同样的节奏。肩膀挨着肩膀,手臂贴着手臂。循着山坡下推,就像一台精密的机器。
刺耳的哨音里,王保保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在迅速下沉。他身边的兵力足足是对方的两倍半,但他却不再有任何把握,自己能挡住对手。
还有三分之二的敌军,就埋伏山坡两侧的树林中,随时都可能杀和_图_书出来,堵死大伙的退路。
然而,淮安第三军中的战旗,却突然高高起挑了起来,在迎面吹过来的河风中,猎猎挥舞。
一连串浑厚男声,机械地重复。从亲兵到旅长、团长。从团长、营长、连长再到队伍中的伙长。
一片钢铁组成的丛林,沿着山坡缓缓下推。
“吱——吱——”“吱——吱——”“吱——吱——”凄厉的铜哨子声里,原本高高竖起的长枪,像怒放的鲜花一样,层层向前绽放。
为了区分左和右,当时的教官们采取了无数办法。一只脚穿鞋,左胳膊上系绳头,用木棍戳屁股,花样百出。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探马赤军的主阵中,狼嚎般号角声猛然响起,低沉悠长,令来自河面上的北风骤然变得凛冽。
这是它的土地,它的家园。
它前方是滚滚黄河。四千余年前,轩辕氏曾经于河畔铸戈为犁,播种五谷。
他们要把这只刚刚醒来的巨龙,再度推入黑暗。
“换破甲锥,换破甲锥!”蔡子英在王保保身边,声嘶力竭地提醒。
单弱,却桀骜不驯。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铜哨子声钻透连绵的战鼓,深深地钻进弓箭手的耳朵,令他们头皮发乍,两腿发软。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号角声忽然变得苍凉,仿佛野兽在召唤失散的同伴。
他的弯刀奋力挥动,令军阵中射出去的羽箭,越来越急。
长时间的艰苦训练,已经令纪律刻进了每个人人的骨头里。
按照他以往的经验,如果是颍州红巾和图书,在如此密集的羽箭打击下,即便不崩溃,也将被压制得无法再前进半步。
天空骤然变暗,数以千计的羽箭从天空中落下来,密集如冰雹。
第三军指挥使徐达迈开大步走在队伍的正前方,左右两侧各有五名精挑细选出来的侍卫,与他一起组成整个队伍的剑锋,浑身穿着板甲,手中的长矛闪闪发光。
层层的钢铁“冰雹”砸在淮安军的身畔,溅起浓浓的烟尘。剧烈的河风吹来,将烟尘迅速托向空中,变成暗黄色的云雾。
数千年来,总有一些野蛮的强盗,试图趁着它沉睡的时候,进入这里,偷走它的财富,玷污它的精神。
“吱——”所有哨音,汇集成一声长长地龙吟。
它身左身右,是尧之都,是舜之壤,是禹之封。一代代华夏族的古圣先贤,在此开拓、守护、创造、传承。
随着距离的接近,伤亡在不断增加,但哨音的节奏,却始终不变。
即便是破甲锥在三十步内正面射击,也未必能凿穿坚固的冷锻铁甲。更何况是普普通通的雕翎羽箭?
急得像狂风暴雨。
有人因为运气不好,被破甲锥从铠甲的接缝处射了进去,痛苦地抓住矛杆,在原地缓缓转圈。
一层,两层,三层……
“竖矛!”走在最前方的徐达猛地发出一声断喝,将手中的长矛笔直地竖起。
然后直起来的腰杆,就再也弯不下去,哪怕面对的是血淋淋的屠刀。
然后大伙就慢慢发现,挺胸抬头,踩着哨子的节奏走路,其实也挺有精神的。
只要紧跟在徐达身后的那面战旗不倒,他们就会追随旗帜所指方向,直到生命中的最后一息。
然而除了一www•hetushu.com两个实在倒霉的家伙被流矢命中之外,九成九以上的弟兄,都在这一轮羽箭覆盖中,毫发无伤。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走在最前排的淮安军将士身上,不断传来刺耳的金属撞击声,火星在傍晚的霞光里,闪烁如同晨曦中的星星。
王保保身后的契丹弓箭手们,猛然觉得心里一阵发冷,以最快速度拉开角弓,将第二轮羽箭以斜向上四十度角射进前方的天空。
更多的弟兄,则按照平素训练时养成的习惯,跟在侍卫们身后逐排增加,在移动中,缓缓拉出一个完整的铁三角。
“竖矛!”“竖矛!”“竖矛!”“竖矛!”……
但是,没有人放慢脚步,左顾右盼。他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老兵,大部分训练时间都达到了八个月以上,其中一小部分甚至早在徐州时,就已经隶属于朱重九麾下。
四十步、三十步、二十步。
暗黄色的云雾背后,千余淮安将士踏着不变的步伐,向前,向前。义无反顾。
眼看着从山坡上推下来的军阵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王保保的鼻尖上,慢慢滚下数滴冷汗。
八十步、七十步、六十步、五十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高速飞来的羽箭,被竖起的长矛层层过滤,能最后落到目标区域的,还不到总数的五分之一。
那是连长的指挥哨,用来协调全连的动作。每声代表着大腿一次迈动,三声为一组节拍。不似传统的战鼓声那样振奋人心,听在让人的耳朵里,却远比战鼓声清晰。
它的身后是芒砀山。一千五百余年前,那个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陈胜,最后就埋骨于此。
和-图-书他们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机会学习任何武艺,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在一年之前,还是彻头彻尾的职业农夫。
王保保被来自对面的铜哨子声,搅得心烦意乱,冷笑着将手中的钢刀奋力挥落。
然而,每当黑暗时刻,它却总能被热血唤醒,在猎猎的寒风中,再度拍打起两只巨大的翅膀。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铜哨子的节奏始终不变,哪怕面对着的是狂风暴雨。
虽然从第四排开始,弟兄们就只有面甲和胸甲护身,大腿上不再覆盖任何防护。
倒映在枪锋上的夕照,点燃整个河滩,点燃所有人的眼睛。
“吹角,命令伏兵出击!”高高地举起弯刀,他果断地做出决定。
五百步、四百步、三百步、二百步,他们缓缓走下山坡,丝毫不做停滞。很快,与敌军之间的距离,就缩短到了一百步之内。
浓密的箭雨非但没能让淮安第三军的大阵分崩离析,忽明忽暗的天空,反倒给本来就杀气腾腾的军阵平添了几分神秘和威严。
“放平长枪!”徐达猛地将自己的长矛对准正前方,大声断喝。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单调的铜哨子声,从狼嚎声中钻出来,就像冬夜破晓前的第一丝微光。
很多老兵,不由自主地就想起自己刚刚入伍受训时的场景。
受了伤的弟兄,立刻按照训练时的要求,将长矛戳在了地上,牢牢地握住了矛杆,让自己的身体停留在了原地。
第二波羽箭掠过八十步的距离,来到淮安军头顶,呼啸着落下。
左翼承载着历史,右翼承载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