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四章 哈麻

“此外!”妥欢帖木儿即位之后,先和脱脱一道,铲除了权臣伯颜,随即又放逐了太皇太后弘吉剌·卜答失里,内斗经验可不是一般的丰富。很快,就又想起了另一处疏漏,继续低声叮嘱道:“朕不能给你任何密旨,也没任何凭据。如果在朕准备好之前,你让脱脱抓住了把柄,拿去执行军法。朕绝对救不了你,也绝对不会救你。甚至连今晚的事情,朕也绝对不会承认。雪雪,你可明白朕的意思?!”
“这,这群该死的狗贼!”妥欢帖木儿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不用问朱屠户从哪里变出来的粮食了,中书省东南那一片,夏粮刚好在五月份前后收割,再算上入库时间。红巾贼打上门去,连装粮食的袋子和牛车都不用准备,官府早已替他们准备好了。
“是,微臣一定牢记陛下叮嘱!”雪雪大声答应着,缓缓站起身,踌躇满志。
“谢陛下信任。臣即便粉身碎骨,也不敢辜负陛下所托!”雪雪立刻又跪了下去,重重叩头。
“嗯那——!”妥欢帖木儿鼻孔里喷出一股粗气,胸口上下起伏。拥兵自重,如果不懂得什么是拥兵自重,尽管去看脱脱!可叹自己将三十万精锐交给脱脱的时候,居然没想过有朝一日,此人会对自己包藏祸心!
说着话,他觉得心中凄苦,不知不觉间,眼泪就流了满脸。
解决起来风险太大,但是任由脱脱像现在这样跋扈下去,终究不是个事儿!否则等哪天此人羽翼丰满,效当年燕帖木儿m•hetushu.com故事,自己就只有束手待毙的份了!
“唉!朕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误会!”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妥欢帖木儿忽然觉得形神俱疲。
有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们几个都没什么根基,这辈子的荣华富贵,全都依赖于妥欢帖木儿的信任。一旦妥欢帖木儿被气得驾崩,他们三个,就彻底成了丧家的野狗。谁见了不顺眼,都可以狠狠踢上几脚。
权力倾轧也要讲究一定技巧,不能打击面儿太广,眉毛胡子一把抓。所以像红巾军北渡黄河,而朝廷却不知情这种事情,最好全把责任推到脱脱和也先帖木儿兄弟俩头上,剩下的什么益王,什么枢密院事脱欢,什么宣慰副使释嘉纳,就全都可以主动忽略。
“在贼军没进入中书省之前,即便打下了安东、海宁两州,也属于脱脱丞相的管辖范围。所以,可以当作是贼军的围魏救赵之计。”哈麻想了想,继续补充。
“嗯,你明白就好!”妥欢帖木儿嘉许地点头,“你也不是孤军深入虎穴,朕很快就会派月阔察儿带着另外一哨兵马前去帮助你。等月阔察儿安顿下来,朕还会继续派第三波,第四波援兵,绝不会让你们兄弟两个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好在妥欢帖木儿自幼坎坷,吃过足够多的苦头,所以心脏也足够强大。短暂的眩晕过后,就慢慢又缓过了精神。将哈麻、雪雪兄弟一一推开,他咬着牙,盯着二人的眼睛质问,“你们,你们哥俩儿m•hetushu•com,莫非也是第一天听说红巾贼打到了中书省的消息?如果不是红巾贼自己在报纸上炫耀,你们,你们哥俩还准备瞒着,瞒着朕到什么时候?”
“陛下息怒,陛下息怒!”早已恭候在外的哈麻和雪雪两兄弟,赶紧也冲进来,跟朴不花一道搀扶住妥欢帖木儿。
“不可!”没等朴不花答应,哈麻立刻紧紧抱住妥欢帖木儿的大腿,厉声劝阻,“陛下慎重。临阵换将乃是兵家之大忌。脱脱丞相与朱屠户两个激战正酣,臣带着圣旨去接替他,肯定会导致军心大乱。”
无论脱脱此番南征是胜是败,失宠已经是必然的事情。而赶走了脱脱和也先帖木儿之后,自己兄弟两个就可以分别取而代之。从此之后位极人臣,将那些曾经瞧不起自己兄弟俩的家伙统统踩在脚下!
“雪雪愿意为陛下粉身碎骨!”雪雪将手举过头顶,郑重立下誓言。
“皇上,臣素闻,打虎忌急!”哈麻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想了想,继续低声补充,“皇上如果真的下定了决心,要法办脱脱和也先帖木儿两兄弟,就只能先忍下这口恶气。然后派遣心腹,假借增援或者送粮饷辎重为名,进入平叛大军当中,摊薄脱脱的权力。然后再找一个合适理由,调脱脱回京师辅佐皇上处理朝政。只要他离开了那三十万大军,就是鱼儿到了沙滩上,皇上是炸了他也好,蒸了他也罢,皆可以随心所欲!”
“没见到告急文书?”妥欢帖木儿听了,心中的hetushu•com焦急感觉稍减。益王买奴是个老成持重的人,没向朝廷发告急文书,说明他还有把握对付得来。当然,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他的告急文书被人偷偷扣下了,满朝文武谁都没机会见到。
“嗯——!”妥欢帖木儿继续沉吟。哈麻的办法很妥当,只是需要自己先耐住性子,多等待一段时间。而在两军交战正酣的关头把脱脱换掉,也的确容易引起前线将士们的反弹。
想到这儿,他嘉许地看了哈麻一眼,笑着吩咐,“你起来说话,朕依你便是。”
“这……”哈麻迅速给雪雪使了个眼色,不准自家弟弟轻举妄动。然后又沉吟了片刻,非常坦诚地说道,“前段时间外边曾经有传言,说脱脱勾结朱屠户,准备以黄河为界平分天下。说实话,这种无稽之谈,臣是绝对不敢信的,所以也没向陛下提起。如果万一哪天流言传进了宫中,还请陛下切莫被其蒙蔽。”
“陛下息怒!”朴不花没想到自己随便捅了脱脱一刀子,居然会让妥欢帖木儿也受了重伤,赶紧扑过去,用双臂将自家主子抱紧,“陛下息怒,这都是红巾贼的瞎话,未必属实!”
“起来!”妥欢帖木儿冲他轻轻摆手,“去了那边之后,你一定要隐忍。在没得到朕的旨意之前,一切都唯脱脱马首是瞻,千万别让他看出什么端倪来!”
“多谢陛下!”哈麻赶紧又给妥欢帖木儿磕了个头,从地上爬起来,弓着身子站到了一边。
“若无陛下赏识提拔,就没有臣的http://www•hetushu.com今天!”哈麻可不是脱脱,没勇气放任妥欢帖木儿心里的疑团增大,立刻又磕了头,大声解释,“脱脱虽然骄横跋扈,但此刻从整体上来说,他还是在压着朱屠户打。臣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拿了圣旨去接替他领兵,名不正言不顺。此外,太不花、蛤蝲、贾鲁、李汉卿等,都是脱脱一手提拔起来的臂膀。万一他们结起伙来铤而走险,臣死固不足惜,可耽误了陛下之事,纵使臣到了九泉之下,也不敢合眼啊,陛下!”
果然,当听闻此事又是脱脱的责任范围,妥欢帖木儿的眼神瞬间就变得无比冰冷。的确,临出征前,他曾经给了脱脱全权处理战事的许诺。可那并不意味着脱脱就可以在前线为所欲为。更不意味着任何事情,都不用向他请示汇报。“朴不花,帮朕拟一份圣旨。召脱脱速速回京师见朕,手中大军,交给哈麻代为执掌!”
“还有!”妥欢帖木儿想了想,继续吩咐,“如果他让你去打仗,你一定要竭尽全力。朕跟他两个之间的事情,可以拖一拖再解决。但那朱屠户,却是朕的心腹大患,绝对不能任由他继续再成长下去了!”
“脱脱狼子野心,有负陛下信任,罪该万死!”哈麻、雪雪、朴不花等人唯恐前功尽弃,一起大声发出谴责。
但帝王怎么可能有朋友?汉人别的不成,词却造得极好。寡人,寡人,不就是一辈子注定要形单影只么?想到这儿,妥欢帖木儿又长长地叹气,低声说道:“仓促之间,寡人手里拿不出更多和_图_书的兵马,只能先从禁军中拨两万出来。雪雪,你回去准备一下。后天出发,带着禁军去前线增援脱脱!”
“都坐吧!”妥欢帖木儿叹了口气,缓缓坐在了床沿上。十三年前,自己跟脱脱两个,就在这所寝宫里暗中谋划,如何才能铲除权臣伯颜。没想到,今天又轮到自己和别人合谋,一道去对付脱脱了。两相比较,让人如何不唏嘘?
“谢陛下!”哈麻和雪雪一道躬身,感谢妥欢帖木儿的推心置腹。
“是,臣遵旨!”雪雪将手按在胸前弯了下腰,以蒙古人的礼节回应。
“谢陛下赐茶!”雪雪也打了个滚儿,站起身,看向自家哥哥哈麻的目光中充满了钦佩。
妥欢帖木儿做事也许不够果断,但一旦动手,却绝不后悔。疲惫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朕当然知道他罪无可恕。但是,哈麻,雪雪,你们两个觉得,如果朕多给他一点儿时间,他能替朕平了朱屠户么?”
“嗯?”妥欢帖木儿没想到哈麻居然不肯接受自己的任命,愣了愣,眼睛里涌起一团迷雾。
“雪雪,你也起来!”妥欢帖木儿笑了笑,继续吩咐。“来人,给朕烧一壶奶茶过来,朕要跟哈麻、雪雪两兄弟,品茗夜谈!”
哈麻和雪雪见状,立刻跪倒在地,放声大哭,“陛下,陛下息怒。我们兄弟,我们兄弟两个真的不知道此事,真的不知道此事啊!那边,那边是益王的领地。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有权选择是否向朝廷上报。臣,臣等,从没见到益王的奏折,也没见到过他的告急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