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十章 败军之将

“没有!”众人依旧纷纷摇头,脸色浮现了几分惋惜之色,“他被换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在了帐篷中,很少出门。平素连饭菜都是交给亲兵打回来的,冯国胜去看他,他也只是随便支应两句,就再没有任何话说了!”
“让他,请他等一等,我这就出去迎接他!”朱重九微微一愣,随即满脸欢喜地回应。受朱大鹏的思维影响,他对傅友德力竭被俘之事,始终充满了同情。总觉得身为将领,在危急关头留下来与弟兄们同生共死,比单独逃生更值得尊敬。哪怕是最后做了俘虏,也是尽了自己的职责。
与曾经投降过曹操的关羽相比,傅友德的表现要更有骨气得多。他醒来之后虽然没有自杀殉节,但至少也没做了蒙元那边的高官。如果关羽都能被视为忠义无双之典范,那傅友德岂不是更该作为忠臣而名垂青史?
“他被换回来之后都做了什么?替蒙元刺探军情了么,还是念念不忘说脱脱的好处?”
类似的话,当初朱重九在决定走船换将时,已经听大伙说过一次。没想到被自己反驳过之后,众人仍然念念不忘。当即,他心中就涌起了几分火气,竖起眼睛,沉声反问,“这是什么话?诸君莫非以为,在洪水到来之时,傅友德该自己立刻弃军而逃,而不是留下来与弟兄们同生共死么??”
“是啊!”朱重九气得摇头而笑,“王保保非我族类,所以朱某对他再好,他回去之后m•hetushu•com,都会对大元朝忠心耿耿。而傅友德是个汉人,所以他得了脱脱星点好处,就念念不忘,甚至连家人朋友也都抛在脑后。你们是不是想告诉朱某,那些异族比咱们自己更懂道理,更忠义无双,更能明辨是非?”
甭说朱重九心里一直觉得,傅友德被俘情有可原。即便他也觉得傅友德理亏,把后世网络论坛上胡搅蛮缠的功夫使出来,章溢和冯国用等人也照样招架不住。当即,众大小参谋们全都红了脸,又呼哧呼哧喘息了半晌,才憋出了一句,“臣等,臣等不是那个意思?臣等,臣等只是,只是觉得,他,他当初就不该成为敌军阶下囚!”
正难堪间,却忽然看到徐洪三大步流星走了进来,冲着朱重九行了个礼,低声请示,“都督,傅友德来了,他说想跟您见上一面。您看……”
“臣等不敢!”很少看见朱重九发火,章溢等人被吓了一跳,赶紧拱着手解释。“臣等只是,只是觉得,傅友德被俘之后,脱脱一直对他以礼相待。二人再次相遇之时,他,他难免会念一份恩情!”
“至于华夏自古以来无此先例。呵呵……”目光缓缓扫过满脸惊诧的众人,朱重九又继续补充,“我怎么记得昔日关云长做了曹操的汉寿亭侯,还替曹操诛杀了颜良文丑呢?刘备好像也没怀疑过他吧!如果按照尔等刚才的说法,那关羽早就该被处斩才对www.hetushu.com,又哪有后来的水淹七军?”
他这里自信满满,谁料话音刚落,就立刻听到了一片反对之声。“不可,主公乃万金之躯,岂能把安危系于一名懦夫之手?”
如今他手下的读书人越来越多,相应的,那种不考虑实际情况,专门袖起手来鸡蛋里挑骨头的风气也越来越严重。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借着傅友德被俘的事情,给大伙别以别苗头。以免今后自己麾下出现一群只会空谈,做起事来一塌糊涂的道德君子。以淮扬系目前的这点儿家底,也经不起道德君子们的折腾。(注2)
“这……”众人被问得瞠目结舌,犹豫了半晌,才又硬着头皮回应,“王保保,王保保非我族类。而,而傅友德,傅友德却是……”
此外,朱重九也不相信,在这个时代,还有什么冷兵器的威力,能大过线膛火绳枪。要知道,这东西的装了软铅子弹之后,有效射程可是达到了三百余步。五十步内轻松撕破双层皮甲,十步之内没有任何甲胄,包括淮安军的板甲都照样能打个对穿。
这也是他明知道王保保在历史上最后成长为大元朝的擎天一柱,仍然主动跟脱脱联络,双方交换被俘将士的原因之一。明知事不可为,依旧坚守岗位的行为应该受到鼓励,而不是歧视。否则,今后再到危难关头,大伙就干脆争抢着做逃兵算了,谁还肯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主动留下给袍泽们断后?
“他http://m•hetushu.com被俘之时,可曾血战到最后?”知道众人一时半会儿未必能接受得了自己的想法,朱重九将语气放缓了些,继续冷笑着反问。
“主公三思,傅友德贪生怕死。身手再好,也不足担此重任!”
“这,这……”众高参们说朱重九不过,咬了咬牙,开始从传统上做文章,“华夏自古以来,无重用被俘之将的先例!主公这次对傅友德既往不咎,他日再到危难关头,难免有人会效仿傅某,随便找个借口就降了对手。”
也不是朱重九小瞧了天下豪杰,自从前年八月十五稀里糊涂跟着芝麻李造反,到现在差不多已经快两年了。算起来硬仗没少打,他却从没就见到过武艺比傅友德还好的人。而那大胖子王弼,则硬是凭着每天挥刀不懈,令他自己硬生生挤尽了一流高手行列。带着这两个绝世猛男做贴身侍卫,甭说脱脱那边只有一船人马,即便人数再增加三倍,也照样被杀落花流水。
……
注2:在汉代和唐代,都有打了败仗被敌军所俘,脱身之后依旧得到其主公重用的先例。如刘弘基,徐茂功,都曾做过俘虏。当时的人并未对他们给与歧视,他们也很快用战功洗刷了自己身上的耻辱。自宋代起,世人对武将的道德标准越来越高,而武将兵败被敌军俘虏之后,如果不想立刻死掉,也只剩下投降一种选择了。
“没听说过!”众人一齐摇头,“至少,咱们这边的细作没听说过和-图-书。”
此刻虽然《三国演义》虽然还没有诞生,有关刘备、关羽和张飞等人的平话和折子戏,却已经流传甚广。其中最经典的几场里头,就包括土山三誓,斩颜良和水淹七军等。因此,众人都是耳熟能详,甚至能信口吟出一些经典段落。(注1)
“傅友德丧师辱国,苟且偷生。主公看在赵君用的面子上,没杀了他祭旗,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岂可再委以重任?”
“这,这……”众人都读了一肚子圣贤书,拉不下脸来颠倒黑白。犹豫了片刻,如实回应,“据,据跟他一道换回来的王国定说,傅友德是被水淹晕了后,才被察罕帖木儿的人捞到木筏子上去的。”
林林总总,大伙不置疑朱重九的冒险决定,却是对傅友德一百二十个不放心。理由全部加起来只有一个,几个月前红巾军在睢阳兵败,傅友德曾经做了敌人的阶下囚。这种人,武艺再高,也不值得信任。
“如果他也像傅友德这般血战到最后,朱某一样不会对他另眼相待!”朱重九摇摇头,非常坚定地说道。
“满嘴胡言!”朱重九回过头来,狠狠横了众人一眼,继续低声质问,“照这么说来,那些被朱某人放掉的蒙元将领,包括那王保保,应该领兵来投才对。怎么他们现在还没见任何动静?”
对于众参谋来说,傅友德这回来得也非常及时。当即,大伙纷纷向朱重九施礼,主动请求回避。
“末将傅友德,参见大总管。劳大总管亲自出门和-图-书来接,死罪,死罪!”
注1:土山三誓等经典三国场景,早在三国演义诞生之前,就已经广为流传。其中最著名的是三国志平话,张辽奉命前来劝降,以及关羽的回应,已经与《三国演义》当中相差不大。非常完美竖起了关羽的忠义形象。
朱重九好歹也做了这么长时间一军主帅了,岂能不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道理?笑着挥了几下胳膊,示意众人自管退下。然后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跟在徐洪三身后,大步走出了帅帐。
当即,章溢等人的脸色就变得精彩起来。红一阵儿,黑一阵儿,无论如何都解释不清楚蜀汉昭烈皇帝善待关云长的举动是否有错。更解释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对待古人和对待今人采用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标准。
“那他被俘之后,可曾答应为蒙元效力?”朱重九笑了笑,继续大声追问。
隔着老远,就看到一个落寞的身影。瘦得如同一根竹竿般,随时都可能被风吹断。而此人的脸上,也写满了灰败之气。仅仅在听到朱重九招呼声时露出了一丝亮色,但是瞬间,这点亮色就再度黯淡了下去,宛若深夜里熄灭的萤火。
除非脱脱那边真的有人练过葵花宝典,能空手接住子弹。否则,在三十杆线膛枪下,任何武林高手都是摆设。
“你看,他既不是主动投降敌军,被俘后又未曾接受脱脱的拉拢,回来之后还没说过敌军的任何好话,朱某为何就信任他不得?”朱重九迅速接过众人话茬,笑着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