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三十四章 定计

“反正都得派兵过去,烧和抢,有太大分别么?”陈基又笑了笑,脸上露出几分傲然,“不过不是据为己有,而是抢到之后,再想办法从海路运往淮安。我淮扬有上百万灾民嗷嗷待哺,这么多粮食,一把火烧了实在可惜!”
“益王前一阵子在诸城与贵部王宣将军交战,迟迟难分胜负。”看到朱重九高兴成了这般样子,耶律昭心中好生后悔。然而,此计若成,受益的也绝对不只是淮安军一个,他耶律家,也可以趁朝廷招架不暇的机会,迅速竖起反旗。
“成交!”朱重九终于失去了冷静,从帅案之后一跃而起。
换句话说,此战的胜负关键,自打他登上海船那一刻起,就已经不在黄河两岸。而是分别着落在山东道和扬州路两地。他能在这边抢先一步干掉益王买奴,胜负的天平,就会大幅度朝淮安军倾斜。而万一被董抟霄抢得了先手,等待着淮安军的,必将是比另一个时空中李自成山海关兵败www•hetushu•com,还要险恶十倍的结局!
而如果他能早一天解决掉益王买奴,脱脱就得早一天分兵回救济南。徐达在淮安那边,所面临的压力就会大幅降低,无论是想办法破敌,还是抽调弟兄去扬州给吴熙宇助阵,都要从容许多。
想到这儿,耶律昭更为吃惊。将目光迅速转向朱重九,大声劝阻,“不可!大总管千万不可如此冒险。那益王麾下有十万大军,分一半儿顶住王宣,至少还能派一半儿回夺象州。一旦其把军粮再抢回去,大总管必将前功尽弃!”
“这么少?”陈基不敢相信此人的话,皱着眉头追问。
“二十万石粮食呢!”朱重九却像个财迷般,满脸渴望,“陈参军的话没错,烧了可惜。耶律先生能从敌营中将军粮买出来牟利,想必跟释嘉纳很熟吧?不知道能否帮我引荐一下,跟他彻底结个善缘?”
“象州寨大约有多少元军?还请耶律先生明确告知!m.hetushu.com”盯着舆图粗粗看了几眼,朱重九收起脸上的喜悦,沉声追问。
等派了斥候再回来,战机早就错过去了。陈基好歹被朱重九带在身边被重点培养的一年多,这点见识还是有的。听耶律昭话里带刺,也不以为忤,笑了笑,继续低声说道,“不必了,就以先生刚才所言估算便是。请教耶律先生,眼下敌军在象州寨中存了多少军粮?先生既然能从里边买出粮食来牟利,想必跟里边掌管粮仓的人有些交情,能探听到个大概数字。”
十万大军的粮草储备,按照最低可供应两个月的标准计算,至少也得二十万石以上。如果能全部抢到手里,绝对可令眼下淮扬三地粮食紧缺的情况大幅缓解。但是,烧掉是一回事,抢到却是另外一回事。以烧粮为目的,偷袭的兵马得手之后,就可以立即原路返回胶州。而抢占的话,则至少得顶住敌军头三五天内在绝望中的反扑。
“象州?敬初,取舆图!和*图*书”朱重九闻听,心神又是一阵激荡。朝陈基用力挥了下胳膊,大声吩咐。
所以,只是犹豫了短短一瞬,耶律昭就利落地做出了决断,“而其十万大军所需粮草,皆由潍水转运。此刻全部囤积于诸城以北四十里的象州,由山东宣慰副使释嘉纳看守。那释嘉纳无勇无谋,志大才疏。大总管趁眼下胶州失守的消息尚未传开,派一员虎将率领精兵直扑象州。只要能烧掉了益王的军粮,其十万大军在数日之内,必不战自溃!”
“象州寨是大后方,在昨夜之前,谁也想不到,朱总管会亲领大军,从海上杀到胶州!”耶律昭看了他一眼,有些不高兴地解释,“不过,这是七天以前的消息。那时,草民正好去那边,从释嘉纳手里买了几船粮食。所以顺便就摸了一下其营中的实力!陈大人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再派斥候去仔细查验一番。”
下一个瞬间,他又突然将眼睛瞪得老大,指着陈基,大声反问,“你,你是想和_图_书,你是想,把粮草全部抢过来据为己有?你,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时间,他现在最缺的实就是时间。脱脱于淮安城附近陈兵三十余万,董抟霄又在方国珍的帮助下,趁机杀向了扬州。这种情况下,他在胶州这边每多耽搁一天,淮扬三地的局势就险峻一分。
此地名为象州,实际上只是极小的军寨。因为周遭地势地势平坦,又紧邻潍水,方便船只往来的缘故,才被益王买奴选做的囤积军粮之地。以眼下淮安军的战斗力,偷袭得手的机会相当高。唯一比较麻烦的是,象州寨距离胶州城稍微远了些,即便从舆图上估算,也有一百二十余里。万一买奴提前做出了防范,派去偷袭的兵马肯定会铩羽而归。
“没办法,我这回没带多少兵。只能苍鹰搏兔!”朱重九摇摇头,满脸自信,“还得劳烦先生,借百十套店铺伙计的装束来,然后带着朱某也去跟释嘉纳做上一笔买卖。事成之后,无论你耶律家想买多少火炮,我和图书淮扬商号,都敞开了供应!”
“两个月存粮是有的。济南、益都那一带,自古就是产粮区。益王买奴性子跟其麾下的人一样贪婪,能借着打仗的名义,将本该运往大都的夏粮多截留一些,自然不会手软。”耶律昭皱了下眉,沉吟着回应。
“大约一万五千上下。”既然已经决定不惜任何代价向淮安军示好,耶律昭索性好人做到底,“但其中真正的战兵肯定不足三千,剩余一万多,都是各地征调而来的驻屯军,平素只干些拉纤和装卸粮食的杂活,实力与民壮差不多。”
“不算熟,他那个人极贪。草民是给足了他好处,才能低价弄出些粮食来!”耶律昭闻听,立刻摇头。旋即,再度将眼睛瞪得老大,“你,你要亲自去,去攻打象州?你,你可是整个淮安军的大总管?”
“是!”陈基干脆利落地答应着,与麾下的参谋们一起,在墙壁上展开刚刚由情报处绘制没多久的地图。然后拿起笔,迅速在上面标出了自家主公需要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