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三十九章 夺营(中)

“老哥你放心!”耶律昭最擅长的,就是跟各类贪官打交道。见对方明显被自己的话打动,又推心置腹地补充,“我手中向来不缺赚钱的路子,缺的只是人脉和货物。只要你肯相信我,跟兄弟我一起干。我保证,你下半辈子再也不用为钱发愁!如果说话不算话,你可以随时要我的脑袋!”
“噢!”释嘉纳和周围的几个官员一起,装出非常理解模样,重重点头。
注2:右榜。元代科举,蒙古色目人考题简单,列右榜。汉人考题难,列左榜。但右榜考中即可做官,左榜却需要继续上下打点。释嘉纳以为耶律昭为蒙古人,所以恭维其可以右榜高中。
说罢,隔着老远就跪下去,恭恭敬敬地给释嘉纳叩头。
“赶巧了,赶巧了而已,现在想起来,都一身后怕!”耶律昭知道对方心中存着疑问,却故意不肯多加解释。举起袖子装模做样在头上擦了几把,然后又笑着补充,“还好,没耽误了贵人的事情。您老上次的委托,草民也顺带着给办妥当了。回信……”
塞外的诸王,连麾下侍卫都派给巴特尔了,可见对此人的重视程度。若是自己再不知道好歹的话,人家回头跟王爷面前嚼一嚼舌头根子,自己弄不好就得提前告老还乡。这笔帐哪边轻,哪边重,根本不用仔细掂量!
“原来是王府侍卫,怪不得看起来如此精干!”释嘉纳恍然大悟,愈发不敢在耶律昭面前摆什么四品宣慰副使架子。
那大伙计俞廷玉也极懂规矩,进了营地之后,立刻让身后的弟兄跟着领路的http://m•hetushu.com汉军百户下去休息,非听到掌柜召唤,不得肆意走动。自己则带着另外一个名叫路礼的小伙计,紧紧跟在了耶律昭身后,随时听候差遣。
“给贵人办事,巴特尔哪敢不竭尽全力?!”耶律昭笑着接过话头,大声表功。“像在下这种没任何本事的,如果不是诸位大人照顾着赏口饭吃,早就饿死在路边上了。当然要有多少本事就使出多少本事来,以期能回报诸位大人一二!”
但抢劫自家百姓,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百战百胜时还好,朝廷对这些行为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儿。要是吃了败仗,或在朝廷权斗中站错了队,那这些作奸犯科之举就要老账新帐一起算了。弄不好,将全家性命都得搭进去。
“主要是这次接的货,实在贵重得紧!他们是来保护货的,倒不是冲草民这个人!”耶律昭摆摆手,故作神秘状。
顷刻间,中军帐就为之一空。只剩下了几个蒙古千户,瞪着闪闪发亮的大眼睛,静待耶律昭的下文。
“嗯——!”释嘉纳皱着眉头,四下扫视。然后,又笑了笑,大声回应:“也罢,反正今天这里也没外人,你将包裹打开便是!”
“大人要不要现在就验一下回执?!大人最好抓紧时间验一下,草民这边,还有其他事情,想跟大人慢慢商量!”耶律昭却得寸进尺,笑着催促。
这句话,可是真说到阿穆尔不花心窝子里去了。令他顿时就眼眶发烫,拍着耶律昭的肩膀,唏嘘不止。
“哎,就来,就来!贵www•hetushu.com人息怒,贵人息怒!”俞廷玉闻听,立刻用纯正的上都腔蒙古话回应。随即,从战马上取下一个沉重无比的褡裢,和路礼两个一道抬进了中军大帐。
大元朝的俸禄向来划为纸钞和职田两部分。而纸钞自立国之日起,就光发不回收,贬起值来没完没了。前年脱脱更是力排众议,印造“至正交钞”。结果导致物价在新钞发行后几个月内就上涨了十倍,即便在大都这种皇帝眼皮底下的地方,一斗粟都涨到了五十贯钞以上。到了地方州县,更是钞不如纸,老百姓买米之时甚至到了需要用鸡公车推着至正中统交钞去换的地步!(注1)
“大人,属下手头还有些杂事,想跟您告个假!”从六品都事孙良诚立刻施了个礼,大声请求。
“我只是说,要你把心放到肚子里头。”耶律昭笑呵呵地跟对方套着近乎,继续大步朝中军方向走。
“大人勿怪!”耶律昭笑了笑,轻轻拱手,“草民这不是心里头着急么?所以做事儿鲁莽了些。你老原谅则个,秀一,还不把回执放下,自己滚出去!”
不一会儿,三人被领到了中军帐外。阿穆尔不花满脸歉意地摆了摆手,请客人们在门口稍带,自己则以最快速度冲进去向山东宣慰副使释嘉纳汇报详情。那山东宣慰副使释嘉纳乃正四品高官,军民兼管,发财的路子远比普通武将多。所以态度便不像阿穆尔不花那样积极,坐在里边摆足了架子,才挥挥手,命人召唤来人进帐回话。
在这种情况下,光凭着职田上和*图*书的那点儿收益,肯定已经满足不了一个从四品千户的日常开销。而武官又不比文职,既审不了案子,又干涉不了赋税,平素捞钱路子少得可怜。所以每逢出征,就走一路抢一路,不分敌我。否则,甭说当兵的鼓不起士气,为将者自己都收不回本钱来。
耶律昭常年跟他们合作,早就习惯了这些明里暗里的道道。听亲兵传令完毕,立刻清了清嗓子,小跑着向军帐内冲去。一边跑,一边高声叫喊:“鲁王门下帐房,山东道宁海商号大掌柜,草民巴特尔,拜见宣慰大人。祝宣慰大人步步高升,早日进入中书,随侍陛下左右!”
“嗯!你倒是个有心的!”释嘉纳手捋胡须,满意地点头。
“我家王爷派给草民的贴身侍卫!刚从北方过来,不懂中原规矩,还请大人见谅!”耶律昭又笑了笑,拿腔作势地回应。
他们主仆三人这个举动,可是严重违反了军营中的规矩。释嘉纳眉头一皱,就想出言训斥。然而看俞廷玉一身熟悉的蒙古人打扮,面孔上还生隐隐透着几分富贵之气,心中的怒火瞬间就降低了许多,瞪了耶律昭一眼,低声问道:“这是什么?你老哥把手下叫到我中军里头来,是什么意思?”
“大人,末将……”
注1:脱脱的变更钞法,本意是控制滥发,降低物价。但由于操作手段粗陋和执行能力不足,导致“钞法行之未久,物价腾踊,价逾十倍”,“京师料钞十锭(每锭50贯),易斗粟不可得。(元史 食货志)
“大人,末将营中还有些事情安排,也想跟您先告http://www•hetushu•com假去处理!”
“岂敢,巴特尔身上没半点儿功名,岂敢劳动宣慰大驾!”化名做巴特尔的耶律昭笑呵呵地回应。恭恭敬敬地把三个头全磕完了,才缓缓站起来,笑着退到靠近门口的地方等候。
“尽管去,尽管去。明天一早,别忘了点卯就行!”释嘉纳笑了笑,大度地挥手。
“滚过来,距离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释嘉纳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笑骂。
“他们……”释嘉纳愣了愣,警惕之心油然而生。
“这话说得,我什么时候说过不相信你来?!”阿穆尔不花闻听,立刻大声抗议。
“还不是托诸位贵人的福?”耶律昭再度双手抱拳,向北方作揖。“上次从您老这儿离开,原本是该去胶州的。谁料家里边却恰好派了人追来,让草民去潍洲那边接一批贵人们要的红货。结果,草民赶了过去,刚好躲过了一场夺命大劫。”
“哎哎!”耶律昭连声答应着,侧着身子往前挪。在距离帅案还有半丈远的位置,再度停下脚步,拱着手说道,“知道大人公务繁忙,草民原本不该冒昧前来打扰。但最近外边乱,草民怕惹大人您担心。所以处理完了手头上的货,就赶紧跑过来了报个平安!”
几个宣慰使司下属的低级六品、七品文武官员,立刻心领神会,全都站了出来,主动请求回避。
说到这儿,他突然将头转向中军帐门口,扯开嗓子喊道,“人呢,还不赶紧把大人们的回执给呈上来?都是些没眼力价的,见了真佛就拉稀,平素白养活了你们!”
释嘉纳此人,功利心极http://www.hetushu.com重。听对方说得顺耳,立刻笑着从帅案后站了起来,摇着头说道:“好你个巴特尔!几天没见,这嘴上的功夫,倒是越来越利索了。滚起来吧,我正忙着处理正事儿,没功夫下去搀扶你!”
无论对方说得是不是实话,能不早不晚单单这几天避开了胶州,都是本事。塞北一众宗王们的本事个个手眼通天,怎么提前得到的消息,无需向他这个四品芝麻官汇报。当然,他也没勇气管人家的闲事儿。
对方身后站着鲁王、广宁王、辽王等一干蒙元宗亲,还有中书右丞搠思监、御史大夫图尔不花等一干朝中大臣,实际地位并不比他这个正四品宣慰副使低多少。所以他也不敢过分难为,撑足了面子后就迅速顺坡下驴。
“大人,属下……”
路还没走一半儿,两个人已经变成了刎颈之交。就差没有立刻跪下来捻土为香,磕头拜把子了。营地内的其他各族将士见到,愈发不敢怠慢。给众伙计们的帐篷都是捡距离中军近处,怎么宽敞怎么安排。唯恐一不小心怠慢了千户大人的朋友,事后被套小鞋儿穿。
“噢,你还真是运气!”释嘉纳将信将疑,看了耶律昭几眼,笑着点评。
“嗯!”释嘉纳听着心里头舒坦,再度笑着点头。“谦虚就没必要了。你若是有心功名,不愁右榜上不能站一席之地。怎么?知道胶州的消息了?我还以为你也陷于红巾贼手里了呢?佛祖保佑,你这几天居然没在那边。”(注2)
“是!”俞廷玉恭恭敬敬地答应,将褡裢重重往地上一放。然后与路礼双双朝释嘉纳拱了下手,转身大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