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四十五章 较量(二)

“轰!”“轰!”“轰!”很快,第二,第三和第四枚弩箭也飞了过来,撞在城墙之外,将目标区域的附近的守军,震得两耳冒血,头晕眼花。
“轰!”一支弩箭撞在城墙上,猛然炸开。巨大的蘑菇状云朵,笼罩了附近半丈宽的城头。周围的元军大声咆哮,挥舞着兵器,抬着云梯,准备收获战果。硝烟被风吹走,十余名被熏得满脸漆黑的淮安勇士,从城墙后再度探出火枪,“呯呯呯呯!”
更远处,十几辆董抟霄花费重金搜罗来的火炮,偷偷地扬起炮口。猛然间,发射出一整排黑乎乎的弹丸,“轰!轰!轰!轰……”
士气可鼓不可泄,无论城墙上的淮安红巾使的是什么新式火器,还是妖术。光弄死一个小小的千夫长,没什么可怕,更左右不了战局。怕的是自家这边其他底层将校长都在心里生了畏缩之意,那仗就彻底没法打了。他董剃头再凶再恶,也不可能亲自拎着宝剑去砍人。
起风了,带着血腥味道的秋风,从极其遥远的北方刮了过来,吹散黑色的硝烟和暗红色的血雾,令人世间的杀戮景色变得愈发清晰。
“轰!”第一枚弩箭与表面抹了水泥的城墙相撞,爆炸,浓烟滚滚。
“是!”炮手们答应着,改变攻击目标,仓卒之间,却很难立刻看到效果。
“叮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不绝于耳。大部分羽箭,都被铁盔和板甲给弹飞出去,不知所踪。只有零星一、两支因为角度和位置,收到了奇效。受了伤的淮安勇士迅速将武器放下,挣扎着让开。后面的弟兄迅速堵上他留下来的空档,双手从地上捡起长枪或者火枪,对准即将扑上来的敌人。
“轰!”“轰!”“轰!”殉爆声陆续响起。装填了大量黑火药的长弩极不稳定。只要受到打击,就会在周围引发一片灾难。
“大人,再这样下去,如果今天无法破城,我军至少在数日之内,都无法恢复士气!”偏偏有人不开眼,凑上前大声打断了他的美http://www.hetushu.com梦。
一百五十步外,越来越少的弩炮,也抓住最后的机会,努力朝城头继续发射装填了火药的弩箭。
大部分弹丸都在中途落地,砸出一个个深坑。
但是他们却不肯认输,在号角声的催促下,一轮接一轮向城头发起猛攻。
机会,这是一个绝妙的机会。守军人数有限,只要他们能占据住缺口,董宣慰就能源源不断将兵马派上前,从这里杀进城内,将里边的红巾草寇一网打尽。
“轰!”一支弩炮破空而来,落上城头,将一门四斤炮炸上了半空。
“呯!呯!呯!呯!”十名的火枪兵出现在长枪兵身后,将枪管架在袍泽的肩膀上,向外射出了铅弹。
“呯呯呯呯!”
城上城下,炮弹飞来飞去,无数生命在瞬间被带走,无数鲜活的面孔,瞬间掩埋于尘埃。
“呯呯呯呯!”一排子弹飞过,将刚刚跑过浮桥的七八名元兵,被挨个放倒。
每一支弩杆的前部,都装填了大量黑火药。通过刺探、收买和反复实验等多种手段,眼下蒙元军中的火药配方,与淮安军自己配备的已经基本一致。巨大的爆炸威力,令整座江湾新城都不断颤抖,颤抖,摇摇欲坠。然而,只要城墙还未倒塌,便有一个个淮安勇士,从垛口处探出火枪,瞄准外边的敌军,发出致命一击。
“嗖!嗖!嗖!”一波箭雨从半空落下,将逃命者全部射杀于地。下一个瞬间,冰雹般的羽箭,便覆盖了整个缺口。
“我知道,谢谢程兄提醒!”没等对方把话说完,董抟霄笑呵呵地摆手打断。青灰色的面孔上,隐隐露出几分得意。“董某好歹也是领兵多年的人,当然知道添油战术乃兵家大忌。然而董某这样做,却不止是为了区区一个江湾城”
“轰!”被淮安军戏称为喷子的虎蹲炮射出数百粒弹丸,被火药推着迅速后退。
一小队毛葫芦兵举着藤牌冲上前,对准缺口的位置,组成盾墙。数名弓箭手迅速靠hetushu•com近,手中破甲锥毫不犹豫地压上了弓弦,只要一个呼吸,他们就能将强弓拉满,给缺口守卫者致命一击。忽然间,在枪阵后,出现了一个半尺粗的炮口。
“轰!”“轰!”“轰!”又一轮弩炮射来,砸在某段城墙内外,硝烟将这段城墙彻底吞没。
董抟霄命人吹响了进攻号角。当看到千夫长韩二忽然从马上坠落的瞬间,他就立刻做出了决断。
一整排身穿铁甲的淮安战兵忽然出现了他们的去路上,手中长枪排成了一组锐利的獠牙。冲在最前面的那名畲族武士收势不及,整个人撞了上去,被长枪直接捅成了筛子。跟在后边的其他几名畲族武士赶紧放缓脚步,挥舞着狗腿刀上下护住全身。斜刺里,却有数支火枪对准了他们,“呯!呯!呯!呯……”
不到五尺的距离上,新兵都不可能射失目标。畲族武士们诧异地瞪圆眼睛,张开双臂,像落叶一般从云梯上掉了下去。
“穆罕穆德,再带三十门弩炮车去。给张将军制造机会!”董抟霄想都不想,又迅速发出另外一道命令。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头顶的太阳似乎不愿意看到如此惨烈的景象,悄悄地躲进了彤云背后。
火枪的射击声,夹杂着虎蹲炮的怒吼,响彻整个战场。青灰色的江湾城墙下,蒙元士卒像潮水般涌来,又如潮水般退却。每一轮起伏,都留下数十具血淋淋的尸骸。
“这……”程明仲猜不透董抟霄的真实想法,四下看了看,满头雾水。
“呯!呯!呯!呯!”又一支火枪兵赶来,站在第一波火枪兵身后,将枪管探出了缺口。更多的蒙元士卒被射死,剩下的嘴里发出一声惨叫,掉头便逃。
如果有朝一日……恍惚中,远处的炮声都变成了欢快的锣鼓。某人跨马横刀,指点江山……
“藤牌,藤牌手过来掩护!”一名契丹百夫长举起门板厚的大刀,厉声咆哮。
“呜呜,呜http://m.hetushu.com呜,呜呜,呜呜——!”催战的号角声再度响起,不容任何拒绝。
“四斤炮,继续照顾弩车。六斤炮,全给我更换目标,先把对方的那几门火炮敲掉!”炮兵营长孙亮怒不可遏,迅速调整战术。
“轰隆!”周围的火药桶发生了殉爆,将表面铺了水泥的城墙,从内向外撕开了一条数尺长的缺口。黑色的血浆,顺着缺口汩汩而下,转眼间,就将剩下的半截城墙染得殷红一片。
然而,这一步,却永远成为了天堑。
躲闪不及的淮安士兵藏颈缩头。按照平素训练多次的应急方式,尽力用头盔边缘和前胸甲迎着羽箭下落方向。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无论今天你我能不能进城痛饮,董某的目的都已经达到!”见对方脸上露出了茫然不解的神情,董抟霄笑了笑,愈发满脸神秘。“正所谓战场如棋局,程兄,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与董某一道做那破局之人!”
然而,只要弹丸落在炮台附近,就能引发巨大的震动。将炮手和装填手们骚扰的苦不堪言。
“啊——啊——啊啊!”城墙下,借着炮火掩护靠近的蒙元士兵,嘴里发出一连串狼嚎。撒开双腿,快步朝被鲜血染红的缺口处扑将过来。
城墙上的火炮,则快速还以颜色,将更多的弩车砸烂,将弩车周围的蒙元将士,炸得筋断骨折。
“轰!”
“轰!轰!”“轰!轰!”临近城墙段,数门虎蹲炮调转方向,对准城墙缺口处的敌军轮番发射。
城墙附近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炙热状态。每一刻,都有无数人死去。而牺牲了这么多弟兄,董宣慰还说他图的不是区区一个江湾!他莫非疯了么,还是他真的还藏着什么奇招?
号角声铺天盖地,沉闷得令人窒息。来自城墙上的火炮也愈发激烈,一波接着一波,将地面炸得上下起伏。在一团团火药掀起的浓烟之间,蒙元一方的炮车和弩车开始全速向前冲刺。一辆接着一辆,宛若扑火的飞蛾。hetushu.com
“嗯?”董抟霄皱眉,扭头。刚好看见自家好友,浙东宣慰使司同知程明仲忧心忡忡的面孔。“炮火方面,我军并不占优。先前派上去的弩炮,已经损失过半。大人不断地添油上去,正犯下了兵家大忌……”
然而,数量的优势,却令半数左右的弩车,冲进了距离城墙一百五十步范围之内。瞄准距离各自最近的垛口,陆续发射出粗大的箭杆。
在不到二十步远的距离上,这种重量只有六七十斤,专门用来发射散弹的小炮,简直就是神器。每一个炮口,都能喷出数百粒手指肚大小的弹丸。四、五门虎蹲炮对准同一个目标,立刻就能将目标附近方圆半丈大的区域彻底覆盖。一轮打击过后,城墙缺口附近便再也没有任何活着的蒙元士兵。一些正着急赶来送死的,也马上停住脚步,转身逃走。
那座弹丸小城是朱屠户今年春天才刚刚建起来的,方圆不过五六里,人口不过一两万。然而,就在这座弹丸小城里,却集中着朱屠户的百工坊、火炮场、冰玉场、大匠院和讲武堂等一系列要害部门。可以说,只要捏住了这座小城,就等同于捏住了淮安军的心脏。其他的几座城池即便防御坚固,也只是在苟延残喘。
然而,如此惨烈的景色,却丝毫动摇不了将军们的决心。浙东宣慰使董抟霄皱着眉头朝战场上扫了几眼,拔出佩剑,大声命令:“张勇,该你了。你带着毛葫芦兵上!”
“啪啪啪啪啪!”手指肚儿大小的铁弹砸在藤牌上,如雨打芭蕉。转眼间,以坚韧著称的藤牌就千疮百孔。后续飞来的弹丸越过阻碍,毫不留情地砸在了蒙元射手的身上,将他们一个个打得浑身上下布满了弹孔。
“是!”身负两浙士绅们希望的毛葫芦兵副万户张勇大声答应着,领命而去。
“呯呯呯呯!”
“轰!”“轰!”“轰!”临近炮台上,加刻了膛线的六斤和四斤火炮,纷纷还以颜色。在炮团长孙亮的统一指挥下,集中火力,挨个拔除对手的弩炮。
和_图_书一百五十步的距离,令双方的准头都大为增加。当炮弹密度也增加到一定程度之后,几乎每一轮反击,都可以令一辆弩炮车被还原成零件。然而,剩下的其余弩炮车却死战不退,趁着淮安军的火炮没找到他们头上的时候,拼命地向城头倾泻弩箭。
他们不敢后退,董剃头杀伐果断,后退者一定会被处死。他们也不敢原地停留,停留得越久,就越容易成为下一轮火炮的靶子。于今之际,最安全的选择,反而是持续向前。冲。不顾一切向前冲。冲到弩车的最佳瞄准距离,以攻对攻,凭借弩的准头优势压制城墙上的火力,才有可能创造奇迹!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低沉的牛角号声,取代爆炸声的回响,在战场上空来回激荡。
“是!”色目千户穆罕穆德也大声答应着,走出队伍。点了三百余名脸色苍白的弩炮手,赶起弩车,快速冲向两军交战的一线。
两名正冲上前封堵缺口的淮安军辅兵中箭倒下,缺口显得愈发空旷。数十名抬着云梯的毛葫芦兵迅速靠近,“咚”地一声,将笨重的云梯拍在了城墙豁口处。
缺口附近的元军人数顿时就稀落了下去,四、五名叫嚣得最凶的士卒同时被子弹击中。倒在地上,血流成河。
“呯呯呯呯!”
“嗖!嗖!嗖!”几个躺在地上装死的弓箭手,也猛然跳起,将破甲锥搭上弓臂,朝着缺口处攒射。
“嗯——!”董抟霄满意地点点头。在马背上努力挺直身体,再度将目光转向远处的江湾新城。被硝烟包裹住的城墙,此刻在他眼里显得别样的诱人。
“轰!轰!轰!”。装了火药的开花弹和未装填火药的实心弹交替着落地,在弩车和炮车前进的道路上,制造出一个又一个死亡陷阱。
“啊——!”几名畲族武士大声嚎叫着跳上云梯。双腿发力,沿着倾斜成四十余度的梯身迅速前进。对于自幼攀山越岭的他们而言,这点儿坡度等同于平地。转眼间,就已经冲到了缺口处,再差一步就能踏上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