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五十二章 后路(下)

“大人,卑职覆命!”亲兵百户董泽恰巧这会儿赶了回来,走到董抟霄身后,保持五步远的距离,拱手汇报。
“来人,传令给萧万户,命他重金招募敢死之士。准备用火药车炸城!”
只要能把江湾新城和扬州城拿到手,就算平江和杭州两路都被张贼占据了又如何?凭着扬州的富庶,还愁养不起十万大军?受损的只是那些地方士绅,对他董抟霄本人来讲,不过是从银窝跳进了金窝,无论怎么算都没亏吃!
“大人,末将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见董抟霄心情好像还不错,亲兵百户董泽向前凑了凑,犹豫着询问。
“信使呢,你为什么要留下他?”董抟霄点点头,带着几分考校的意味,背对着董泽继续追问。
“你是说……”董抟霄的眉头立刻往上一跳,双目里放出两道精光。
“嗯!”董抟霄又点了下头,脸上终于露出几分笑容。到底是自家孩子用起来放心,根本不需和_图_书要自己这个做叔叔的给出太多暗示,就知道去杀人灭口。并且还能举一反三,连今后可能出现的麻烦,都提前一步掐死在了萌芽当中。
“呃,呃呃,呃呃!”程明仲奋力挣扎,然而毕竟是个书生,又刚刚被打掉了半条命。哪里敌得上四肢健全,又突然痛下黑手的董抟霄?短短几个呼吸之后,就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将头向侧面一歪,两行红色的泪水顺着眼角缓缓地淌了下来。
“他手里有上千条战船!”董泽咬了咬牙,答非所问。
“天黑之后,末将准备将他带出去,丢进江中。”董泽又轻轻吸了口气,声音压得更低,“他的船在半路上沉了。所以没有任何消息送过来。大人您可以随意决定进退!”
“除了信使本人之外,其余在押入罪囚营后,都立刻用沙袋压死了!包括当时领信使入营的那伙巡逻兵在内,一共二十三个。”董泽轻轻吸了口气,用极低的hetushu.com声音回应。
而百户董泽,也的确没辜负他的期待。想了想,再度压低了声音说道:“卑职不敢过问大人的军务,但是卑职却以为,方谷子其人鼠目寸光。大人与其日日提防着他,不若趁着他对南岸的事情一无所知情况下,先下手为强!”
对于自家晚辈,他的耐心总是多一些。这一手其实学于蒙古开国大汉忽必烈。让信任的人在身边担任亲兵,就能言传身教。无论将来是放出去独当一面儿,还是继续留在帐下出谋划策,都远比外边招募来的可靠。
直到程明仲的尸骸彻底变凉,他才终于停止了念叨。深深地吸了几下鼻子,冲着帐外吩咐,“来人,去临近的庄子寻一副上好的寿材来,厚殓程参军。他操劳军务过度,为国尽忠了!”
“说吧,你有什么鬼主意?是关于眼前战事的么,但说无妨!”董抟霄摆了摆手,非常宽容的回应。
“来人,传令给布哈千户,命http://m.hetushu.com他连夜赶制火药车。能造多少就造多少!”
“嘶——!”董抟霄轻轻倒吸冷气。自己刚才光顾着准备破釜沉舟,却把方谷子这个旁观者给忘记了。如果真的吞并了他的部众和团队,岂不是又多了一条退路?即便最后战果无法令人满意,有那批战船在,自己的老底儿也不会就此赔光。驾着大船扬帆而出,无论向南向北,谁人阻挡住?
感觉到老友的生命力一点点消散,董抟霄却依旧不肯立刻松手。继续咬牙切齿,犹如念经般低语,“杀一人,救数万,董某也没办法。与其将汝当众用军棍杖死,好歹,好歹这样汝还走得体面些。没办法,明仲,汝切莫恨我。汝的后人,董某替汝照顾便是。只要咱们,咱们将那朱屠户击败,汝至少是一省参政。你子受汝余荫,亦不失同知州府。汝尽管放心的去,有董某在,他仕途……”
按照宣慰大人在浙东定下的规矩,哪怕发生了天大的事情,和_图_书负责传递消息的信使,沿途都不得大肆张扬。只有见到了军中的主官,才能如实汇报。所以,今天程明仲不得不死。只有将他和信使,以及信使今天接触到的人全都杀掉之后,张士诚攻入浙东的警讯,才不会大面积扩散开。而警讯扩散的速度越慢,浙军的士气崩溃得也就越晚。
“都处置完了?!一共杀了几个?留了几个?”对于自己这个同族晚辈,董抟霄素来颇为器重。收起心中的千头万绪,缓缓走了几步,低声询问。
“是!”“遵命!”“是!”“是!”“……”一连串的回应声,在中军帐响了起来。负责传令的亲兵一个接一个,飞一般冲出帐门,奔向各自的目标。
想到这儿,董抟霄精神大振。不待百户董泽做更多的解释,就迅速吩咐道,“行了,为叔知道了!你,立刻带着为叔的信物,去那方谷子营中。请他明日辰时,带领亲兵到城下观战。就说董某邀他,看儿郎们如何破贼!”
“来人www.hetushu.com,去通知所有将领,整军备战。明早辰时,本宣慰亲自替他们擂鼓助威!不破江湾,誓不收兵!!”没空理会外边的亲兵如何兔死狐悲,董抟霄又深深吸了一口气,用更高的声音命令。
“来人……”
“来人……”
望着众人迅速远去的背影,董抟霄用力挥了几下拳头,脸上的青筋轻轻抽动。他是个百战宿将,深知士气崩溃的后果。仗打到这个地步,浙军早已经没有了全师而退的可能。况且隔着一条大江和七八百里路,即便他能侥幸平安退回南岸,也不可能赶在张士诚兵临城下之前返回杭州。所以,与其冒着全军溃散的风险往回跑,还不如赌一次大的,用扬州来换杭州。
“是!大人!”帐外的亲兵们低低的回应,谁也不敢流露出对死者的半分同情。
“是!”有人大声答应着,入内接过令箭,然后匆匆离去。不待他的背影消失,董抟霄抖擞精神,继续将第二,第三,第四条、第五条将令,逐一传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