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六十四章 众生(下)

谁料先前还满脸决然的雪雪,却苦笑着挥了挥手:“死什么死啊。我等留着有用之身,才能回报国恩。赶紧下去,给老子备马。咱们趁着朱贼还没反应过来,立刻从西门血战突围!待下一波援军赶到,再重夺此城,以雪前耻!”
此外,董抟霄文武双全,在浙东一带素负声望。万一他选择了投降,以朱屠户的假仁假义,保不准会允许他出钱自赎。而董抟霄再回到浙东之后,方家军的日子可就难过了。无论是他辅佐了别人,还是借助当地士绅的力量重整旗鼓,都一定会想方设法,将今天所遭受到的一切,连本带利给讨回去。
“刘,刘山长?”宋克这才发现,刘伯温居然就藏在方国珍的亲兵队伍中,愈发满头雾水。据他的印象,刘某人向来对大都督府横挑鼻子竖挑眼睛,恨不能除之而后快。怎么几天不见就转了性子,居然替朱总管谋划了起来?
“这话倒是一点儿都没错。”尽管有隶属于方家军的很多外人在侧,宋克依旧非常不谦虚地点头。
一向光明磊落的宋克,哪里知道方国珍憨厚的外表之下,居然藏着这么多花花肠子?见后者恨不得以头抢地,摇了摇头,继续低声安慰:“姓董的靠屠戮义军起家,手上血债累累。即便今天侥幸能活下来,过后也逃脱不了我淮安大总管府的审判。被方将军几句话给活活气死了,反倒是占了一个大便宜!”
“莫非是舍家举兵的宋仲温,哎呀,方某可是久仰大名。原本以为宋兄你一定是隐居于山林之中,蓄势待起。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真是三生之幸,三生之幸!”方国珍立刻又做出一幅激动的表情,连连长揖。
“他这样也算求仁得仁,方将军无须过多自责!”第四军长史宋克愣了愣,忍不住出言劝慰。
一名禁军射雕手不敢被动挨打,从城垛后探出半个身子,弯弓搭箭。还没等他将弓臂拉满,一枚开花弹已经飞和_图_书上了城墙。“轰!”地一声炸开,将射雕手和他周围的另外三名禁军士卒炸得支离破碎。
出城野战,那是不可能的。以雪雪大人的谨慎,怎么可能给朱屠户大发淫威的机会?凭险据守,获胜的希望也非常渺茫。朱屠户靠火炮和火枪的掩护,已经把掘城车送过了护城河。恐怕用不了太久,济南泉城,就要步当初淮扬各地的后尘。
刚刚抵达山东战场,就迎头遇到了朱屠户。他的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而益王买奴被打得只身逃命,更是令这一切雪上加霜。
“大帅,请速做决断!”枢密院参议刘文才冲进来,满脸烟熏火燎。“守不住了,肯定守不住了。城头的火炮,都,都被朱屠户的火炮所毁。滚木雷石也所剩无几。大帅再不做决断的话,我等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脱脱此番铩羽北返,虽然有被朝廷逼迫的成分,但其先前一举席卷淮扬的战略目标,已经彻底宣告失败。对军心,对士气,对其本人的威望,打击都非常沉重。哪怕他最后成功收复了益都、般阳和登莱各地,想再重演一次淮安之围,短时间内,恐怕也绝无可能了!
又快速踱了几步,知枢密院事,禁军达鲁花赤雪雪满脸毅然地补充,“臣雪雪,蒙陛下知遇,托以重任。引大军南下,为丞相后盾。受命以来,苦心积虑,昼夜辗转,唯恐托付不效,辜负圣恩。然天有不测风云,大军未过黄河,先遇朱贼主力。我寡敌众,孤城难守。臣不敢弃之而去,有辱陛下威名。故欲率领麾下将士,殊死抵抗,与城俱殉。以卑贱之躯,回报陛下恩遇之万一。臣,知枢密院事雪雪,再叩首。厮杀声渐进,北望大都,不知所言!”
木制的床弩,被弹丸分解成一堆原件。生铁打造的钉排,没等发挥作用,就一一落到了城外。装满粪便的金桶,被炸得四分五和图书裂。黄褐色的液体溅得到处都是,令守城者几欲窒息。禁军费劲力气从大都城带来的青铜炮,也没等建功立业,就挨个被炸毁。火药的殉爆声夹杂着蒙元将士们的哭喊,此起彼伏。
“决断?”雪雪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咬牙切齿。“尔等让我如何决断,事到如今,唯死而已!”
“轰!轰!轰!”十几门刻了线膛的六斤火炮,轮番发射,一尺挨一尺地,清除城墙上的各类防御设施。
“轰!”一枚开花弹命中敌楼,却没有立刻爆炸,冒着烟落在了二层窗外的砖地上,来回滚动。
刘伯温被宋克笑得心里发虚,红着脸,故意将话题朝别处岔,“刘某说得全是实话。刚才方将军之言,也句句属实。大总管,你家大总管,数日前偃旗息鼓,一举断了益王买奴的粮道。随即与王宣将军前后夹击,全歼了山东东西两道的元军。而后又断然挥师西进,连克般阳、莱芜,兵锋直指济南。如今,整个中书省南部风声鹤唳,蒙元朝廷已经接连给脱脱下了无数道圣旨,逼他放弃攻打淮安,回救济南。眼下淮安周围,已经再无半个元兵!”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摇摇欲坠的敌楼中,蒙元知枢密院事,禁军达鲁花赤雪雪,脸色惨白,大声咳嗽着走来走去。
这世间某些人就是喜欢自己给自己找别扭,明明两眼望着滚滚红尘,却偏偏做出避世高人状。却不知道,仗义出手这种事情,做过一次之后,难免就会做第二次。待到第三、第四次下来,恐怕某些人自己就彻底上了瘾,拿着大棒子赶都无法将其赶走。
说罢,他脸上猛然涌起一抹决然。顿顿脚,冲着刘文才大声吩咐,“你来的正好,那边就有纸笔,你替本帅上书给皇上,就说,就说……”
“军报上所写,还能有假?!”见宋克当着外人的面儿怀疑自己的话,刘伯温非常不高兴的反问。再怎么说,自己http://www.hetushu.com也是个儒林前辈。怎么可能在如此多的人之前信口雌黄?“大总管的攻城本事,你又不是不清楚?当年淮安、宝应和高邮,都是一日而下。那山东东西两道,有哪一座城池修得比这三个还结实,大败之下,怎么可能挡得住我淮安军的兵锋?!”
铁甲掘城车、空心攻城凿、旋柄攻城钻,还有火药包、封墙管儿、压水器,起砖专用杠杆……林林总总,恐怕不下三十几样。只有身居淮安军高职,才知道原来所谓的金城汤池,不过是个巨大的笑话。在层出不穷的破坏花样面前,哪怕是青石条垒就的高墙,一样会转眼间就化作断壁残桓。
“啊,此话,此话当真——?!”接二连三的喜讯,令宋克头晕目眩。被围数日,他几乎每天想的都是如何顶住董抟霄,别拖徐达的后腿。也别因为大总管贸然北上失利,而自乱阵脚。却万万没想到,自家大总管在一步跳出圈外之后,竟然又在黄河以北,创下如此奇迹!
“大帅,请早做决断!”敌楼内其他文职和武将,也满脸期盼的大声催促。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大都人,性命远比地方上的同胞高贵。死在这个远离皇宫的地方,实在是非常不值。
一篇临难绝笔,做得掷地有声。把个枢密院五品参议刘文才感动得心中一片滚烫,强忍热泪,挥毫泼墨。顷刻间,文章写罢。雪雪拿过来,迅速检查了一遍,然后命人装入竹筒封好,交给亲兵百户,命其带领三十名弟兄,火速从没有发现敌军的西门出城,送往大都皇宫。
“末将,末将愿意与大帅一道赴死!”目送着信使沿着官道离开,众将知道已经今日必无幸理,咬着牙大声表态。
况且以徐达的机敏,又怎么可能允许脱脱从容去对付自家都督?说不定,此刻胡大海等人,已经尾随着元军渡河。随时准备从背后给脱脱以致命一击。
此番与董抟霄联袂渡江,方家军一路http://www•hetushu.com上没少烧杀抢掠。万一过后被朱屠户追究,难免要付出一些代价。而董抟霄一死,麻烦就彻底解决了。所有罪行都是奉了此人的命令而为,方某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反正死人无法爬起来对质,看在方某人最后能临阵倒戈的份上,淮扬大总管府上下也不好太较真儿。
所以,董抟霄今天必须死。无论他受没受重伤,方国珍都绝不会准许他活着返回江南。至于眼下趁乱杀向杭州的张士诚和王克柔两个,说老实话,方某人还真没怎么放在眼睛里头。只要淮安军不出头拉偏架,方某人随便动动手指头,都能将张、王两个后生晚辈打得溃不成军,从此心中再也生不起东进之意……
“呯!呯!呯!”淮安军的战旗下,连绵的射击声响起,将济南城头上的守军打得死伤枕籍,苦不堪言。
宋克被他夸张的举止弄得浑身上下好不自在,避开半步,再度将右手举到耳畔。“宋某对方将军也是慕名已久。只是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还能与将军并肩而战。客套的话咱们以后再说,今日先管正事!宋某刚才听闻,脱脱已经退回黄河之北,此话可否属实?还是方将军只是为了打击董某人的嚣张气焰而自行杜撰?!”
“先生志向高远,宋某仰望莫及!”宋克愣是被刘伯温的举动给气得笑了起来,摇着头回应。
“你不知道么?”这回,终于轮到方国珍发愣了。瞪圆了眼睛,低声反问。
“江湾城被围多日,昨夜信使入城,也只送来了今天的作战部署。其他都没来得及细说!估计他也不知道!”宋克笑了笑,轻轻摇头。
周围的士兵纷纷避让,唯恐爹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下一个瞬间,爆炸声响起,浓烟遮住了整个窗口。
说罢,赶紧回过头,从人群之后揪出了满脸尴尬的刘伯温,继续大声补充,“他就是从扬州城里出来的。奉了吴指挥使的命令来与方某联络。今日破贼之计,也是出和*图*书自他老人家之手!”
“刘某只是不忍见扬州百姓再遭劫难,所以才忍不住出了一次手!”躲了半天却最终没有躲过去的刘伯温拱了拱手,讪讪地解释。“待此间事了,刘某还会继续回书院授业解惑,不会与贵军牵涉分毫!”
想到自家总管在齐鲁战场上攻城略地,势如破竹,第四军长史宋克就忍不住心驰神往。依稀间,仿佛自己已经插翅飞到了黄河以北,泰山之东,手持淮安军战旗,长驱敌阵。而敌军将士则纷纷抱头鼠窜,根本没勇气回头多看一眼!
“唉,你看,看方某这张破嘴。唉,原本只想气气他,让他消了对朝廷的妄想。唉……”明明心里酣畅淋漓,方国珍却继续低声自责。
“哦!”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方国珍心里立刻打了个哆嗦,强堆起笑容,冲着宋克轻轻拱手,“多谢将军开解!倘若真的如你所言,方某心里可就轻松多了。敢问将军怎么称呼,在淮安军中高居何职?”
按照成吉思汗时代留下来的军法,主帅死,麾下将领如果抢不回他的尸体,全都会被处以极刑,妻子连坐。雪雪既然决定留下来以殉国难,他们当中,无论文职谋士还是武将,都必须一道陪葬,谁也没办法独自离开。否则,非但自己将身败名裂,大都城内的家族,也必会受到株连。
“哎呀,看我这记性!”方国珍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脑袋,又做出一幅悔恨的表情,“怪我,怪我。是我前些日子见识糊涂,居然听从董贼调遣,切断了江湾新城与扬州之间的水道。怪我,怪我。我今天一大早,已经把弟兄们都撤下来了。刘,刘伯温先生可以给我作证。”
“第四军长史宋克,见过方将军!先前救援来迟,还请方将军勿怪!”宋克跳下战马,举手还了个标准的新式军礼,满脸自豪地回应。
“董,董大人,董大人,你,你怎么如此,如此——唉!”方国珍却懊恼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做出一幅追悔莫急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