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六十五章 关系(一)

迅速看了看身边没有战马代步的兄弟们,朱重九继续有条不紊下达命令。
“丁德兴,你带着新兵一旅,进城维持秩序。”
已经不是第一次夺取敌方城池了,虽然眼前胜利来得有些莫名其妙,他依旧能凭借过去积累下来的经验从容应付。
“这个,你真的考虑清楚了?你麾下的其他弟兄们呢,他们愿意么?”关注的焦点转换太快,朱重九的思路有些跟不上趟,愣了愣,迟疑着询问。
“报,南门,南门被守军自己打开。很多人,很多人带着细软逃走!”
“傅友德,带领骑兵旅上马,穿过济南城,追杀雪雪!”朱重九无须继续等待,目前的消息已经足够证实敌军的动向。把手中杀猪刀用力一挥,大声下达命令。
“突围?”众文武又是一愣,旋即跳起来,大声叫喊,“突围,全力突围。留得有用之身,才能报效皇恩!”
对于主动来投奔自己的各个军头,他通常都采取比较宽容的态度。宁愿做为名义上的宗主,给与对方一定支持,也不强逼着对方完全向自己效忠。如张士诚,王克柔两人,眼下在江南发展得都非常不错。即便脱离了淮安军单飞,三五年内,肯定也能称为一方诸侯。
但淮安第五军和王宣麾下的黄军,也都成了强弩之末。要不是雪雪这厮未战先退露了怯,连济南城,最初都不属于朱重九的进攻目标。这下好了,济南和*图*书一鼓而破,成了联军的又一个战利品。益都,般阳、滨州、也被尽数收入囊中。再加上最初第五军登岸的胶州,最近又被耿再成以千余兵力横扫而下的登州、莱州,整个山东半岛,已经有大半落在了义军之手。
“吴良谋,带着第五军其他各部。入城肃清残敌!”
注1:康里奴才。哈麻和雪雪两兄弟,都是康里人。而康里在宋元交替之时,本为花子模国的牧民。后被成吉思汗征服,举族沦为奴隶。随着蒙元帝国的不断壮大,才渐渐又获得了自由身份。被视为蒙古别部。但正统的蒙古人,却不认为康里人为同族。
“报,北门,北门大开,大批敌军弃城而去!”
“是!”黄军指挥使王宣和亲兵副团长俞通海双双上前接令。
没等他二人转身去执行,几匹战马风驰电掣从西南方飞奔而来。马背上的淮安军斥候一边用力挥舞着信号旗,一边大声叫嚷,“报,城西传来消息。雪雪带头出逃,西门四敞大开!”
见到如此怪异景象,担任前锋的路礼等人,当然不能再继续挖济南城的墙角。赶紧用唢呐和旗帜,将消息传到了护城河另外一侧,淮黄联军的本阵当中。正在组织队伍,准备在城墙被炸塌后给守军全力一击的朱重九闻听,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抓起望远镜接连朝城墙上看了足足有半分钟,才赶紧大声http://m.hetushu.com命令,“王宣,派你麾下的骑兵试探着追一下,小心不要上当。俞通海,你带一个连的弟兄,推着攻城梯过河。看看能不能爬上城去,把从里边把城门推开。”
“末将,末将愿意将黄军改编为淮安第六军,彻底托庇于大总管羽翼之下。请大总管恩准!”望着窗外的无边秋色想了好一会儿,王宣嘴里,忽然冒出了一句与眼前局势毫不相干的话,并且脸上的表情极为诚恳。
待将一切杂七杂八的事情忙活完毕,太阳已经缀到山尖。朱重九和黄军指挥使王宣两个,坐在金碧辉煌的济南达鲁花赤官邸内,相对着摇头苦笑。
“报,据在城西侧潜伏的斥候观察,有大股敌军正在仓惶逃命。”话音刚落,又有两匹战马疾驰而至,带来敌军的最新动向。
大胜,今天,二人又联手获取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破敌两万,夺取雄城一座,金银细软无数,兵器、铠甲、粮草辎重无数。以目前留在山东东西两道的总兵力来计算,三年之内,恐怕都不用再担心补给问题。
如果按照原计划,将已经打下来的城池尽数放弃,主动下海南返,肯定能来得及。但那样的话实在太败家,对军心和士气,难免也会有一定影响。并且王宣好不容易得偿所愿,有了一块属于他自己的落脚点。让他放弃掉,再去过先前那种完全寄托于淮安军篱下http://m.hetushu.com的日子,也的确有些强人所难。
“是!”骑兵独立旅主将傅友德大声答应,跳上从益王买奴手里缴获来的战马,带领刚刚组建起来的骑兵旅,直扑黑洞洞的城门。
乱纷纷的哭骂声中,城头守军凡是还能爬得动的,陆续逃了个干干净净。包括先前抵抗最激烈的几处城垛之后,也不再有任何羽箭射出来。一些身负重伤,无法跟着自家袍泽一道逃走的,干脆撕开了自己的里衣,根据军中广为流传的说法,将白色的布条绑在枪杆上挑出了城垛口外。被秋风一吹,呼呼啦啦上下飘舞。
“赶紧走,赶紧走,当官的都跑了。咱们还留在着瞎折腾个什么劲儿……”
“末将与麾下弟兄这一年多来,已经深刻感觉到了行伍之事的变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王宣再度拱手,“而大总管对于末将,也是推心置腹。末将即便脱离大总管自立门户,他日最多不过是个地方诸侯而已,逍遥自在的日子超不过十年。而我淮安军早晚有誓师北伐的那一天。届时,大总管肯定不准许山东道出现一个国中之国。而末将,末将则怕自己那时已经有了野心,把麾下弟兄们都带到了绝路之上。与其如此,还不如现在就做决断!”
“王宣,带领你麾下兵马,去封堵南门。普通百姓想走的,无论蒙汉,尽管让他们走。凡是当官的及其家眷,全给我留下!”
然而,二和_图_书人却都有些高兴不起来,也不知道下一步到底该如何做选择。
“是!”能在禁军中官居要职的,身背后的家族势力都不会太小。见多识广,头脑也远比地方上的将领灵活。一瞬间,便全都理解了雪雪的“良苦用心”,纷纷躬身下去,低声领命。
陆续有新的斥候返回,带来更多的惊喜。
仗打到这个份上,已经双倍完成了最初的用兵目标。脱脱成功被调回了黄河以北,蒙元的一个重要产粮区被彻底砸了个稀烂,山东东西两道,今年夏天入库的所有麦子,都成了淮安军和黄军的战利品。一粒都不会运往大都……
而王宣手中的兵马,连刚刚招募来的新兵都算上,不过两万出头。朱重九麾下的淮安嫡系更单薄,当初上船时,就只带了第五军的三千出头绝对没有夜盲症的弟兄和近卫团的一个营。这些日子放低标准接纳前来投奔的义军,加大力度收编俘虏,也不过又凑起了万把人。他们即将面对的,却是脱脱麾下二十余万大军。
“嗯!”知枢密院事,禁军达鲁花赤雪雪轻轻点头,随即,带着自己的亲兵走出敌楼,沿着马道快步而下。其他文武则分为几波,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陆续跟上。不一会儿,济南城的东侧敌楼和城墙上,就看不到任何高级军官。只要几个忠心耿耿的百户,兀自冒着被炮弹炸死的风险跑来跑去,督促麾下士卒用一切手段向城外的淮安军反击和-图-书
“……”
……
麾下的将士们,包括在上几场战斗中被俘虏,又被俞廷玉父子煽动者留下来的两旅“新兵”,也都习惯了迎接一个又一个胜利。在各级军官的指挥下,分头去执行任务。接管城防,诛杀趁火打劫的“江湖好汉”们,扑灭无端涌现的火头,安抚民众,恢复城内正常秩序……
“报,西门。敌军自己在西门吊桥上打起来了。有很多人落水!”第三波斥候转瞬又至,带来的消息愈发清晰准确。
“大总管,大总管快看!城门,城门自己开了!”最大的惊喜尾随而至,在近卫们的欢呼声中,济南城的东门,被人从里边推开。十余名满脸紧张的地方民壮,跪在了路边,谁也不敢朝朱重九的战旗下多看一眼。
淮安军在济南城外的兵马太少,根本就没能力围城。当然也无法阻止敌军果断“突围”。正用撅城车在东墙下四处打洞近卫们,忽然发现头顶上的干扰消失。紧跟着,耳畔就听到一片哭喊叫骂之声,“缺德咧,你个小丫鬟养的下贱胚子!居然告诉都没告诉一声……”
“该死的康里奴才,枉陛下对你如此器重!”(注1)
“阿斯兰,你带着新二旅,绕向北门,寻机歼敌!”
“噤声,休得泄漏消息!”雪雪立刻又皱起了眉头,低声呵斥,“突围也得讲究个秩序,免得被朱屠户太快看出端倪来。本帅带领亲兵队先去府衙,尔等随后过来商议行动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