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六十九章 关系(五)

听朱重九提起自家妻儿老小,雪雪终于再支撑不住。双手扶在石桌上,嘴里发出一连串绝望的咆哮。
“你怎么不去抢?!”雪雪用力拍打桌案,长身而起,“我的全部家产都算上,也凑不出二十万贯。并且还都在大都城中,根本不可能马上拿给你!”
这都是显而易见的事实。禁军的战斗力,已经被证明不值得一提。但禁军对朝廷的忠诚度,却不容置疑。毕竟,他们都是顶尖蒙古家族的子侄,即便是旁系,也跟朝廷休戚与共。不可能冒着全家受拖累的风险,去跟着雪雪一起造反。
“这……”雪雪额头上渗满了汗珠,却根本顾不上擦。如果可能,他不愿意让任何字面上的东西,落在朱屠户手里。因为无论纸上写得是什么,只要朱屠户将它交到朝廷手中,效果都跟投诚信没什么两样!
趴在冰冷的石桌上,后者喘息着说道:“你,你到底,到底想干什么?让,让本官跟你一道造反,那,那是,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住口!”
上赶着的买卖不值钱,雪中送碳才会被人铭记一辈子。如果对方还未沦落到雪地上打滚的地步,就干脆想办法拆了他的房子,把他按到雪堆里头去……
恨,此时此刻,他心里充满了仇恨。恨自己无能,恨命运不公,恨朱屠户太阴险,恨脱脱太霸道,太不讲理。如果手中有一把火炬,他宁愿将整个世界点燃。让所有罪恶都在烈火中灰飞烟灭,包括自己的灵魂和躯壳。
说罢,也不给雪雪继续犹豫的机会,站起身,扬长而去。
“你那点儿残兵败将,跟脱脱交手,有任何胜算么?!”朱重九也不逼他。只是满脸不屑地轻轻撇嘴,“不是朱某看不起你,即便你手里也有二十万大军,依旧会被脱脱打得落花流水。”
“噢,朱某忘了你是朝廷的高官,不能跟朱某一介反贼攀交情!”朱重九笑着拱手赔罪,“那就换一种说法吧,朱某以为,咱们俩既没有不共戴天的血仇,也没有直接利益冲突。而脱脱此刻却是咱们俩共同的敌人,除掉他,对咱们俩都有好处!”
“你……”雪雪岂肯蒙受如此奇耻大辱,双手用力往起支撑身体就想拂袖而去。然而,只在短短一瞬间之后,他就又泄www.hetushu.com了气。整个人跌坐于石凳上,瘫软如泥。
“别说了!”雪雪挣扎坐直身体,用布满了血丝丝的眼睛盯着朱重九,嘴里发出低沉的咆哮,“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济南城已经落在了你手里,某家辜负了陛下的信任。等脱脱击败了你,刚好挟大胜之威班师还朝。到那时,即便是皇上,也无法再为某家说半句好话。”
“如果是为了落井下石,朱某根本不用费这么大周章!”正痛不欲生间,雪雪耳畔却又传来了朱重九的声音,冰冷得如魔鬼在地狱深层吐息。“据朱某所知,你麾下现在全部兵马加起来都不到五千。粮食完全靠抢劫周围的百姓。打猎为生的话,弓箭好像也没几根了!”
哪怕是两万对二十万。
“不急,你可以多考虑一会儿,免得将来后悔!”朱重九却摆了摆手,非常体贴地回应。随即,又慢条斯理地喝了几口茶,继续补充,“一百万贯只是个开始,表示你我都有合作的诚意!光是把济南城重新夺回了,恐怕还不能让你脱罪吧?!至少,风头依旧压不住脱脱!”
雪雪猜不到。他只知道,一旦济南被自己成功收复,自己的罪责,就能减轻大半儿。而妥欢帖木儿交托的事情,就又可能继续下去。同样是在朱屠户手里吃了亏,脱脱也没资格弹劾自己!
“朱总管休得再挑拨离间,某家不会上你的当!”
然而,“收复”济南的巨大诱惑,却让他根本无法拒绝。名下全部家产的确凑不出一百万,但这笔钱,等回到大都城之后,可以跟哥哥,跟族人,跟下属故旧借。甚至根本不用还一百万,只要自己能将朱屠户稳住一段时间,待斗垮了脱脱之后,就可以翻脸不认账。届时,无论朱屠户拿出什么证据,自己都可以说是权宜之计。想必皇上看在自己帮他解决了脱脱的份上,也不愿意刨根究底。
“朋友?”雪雪喃喃地重复。这辈子什么都不缺,但唯独没有朋友。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友谊属于绝对的奢侈品,永远是可望不可及。
的确,朱重九是异族,脱脱才是他的同胞。但朱重九这个异族在打败了他之后,却没想过斩尽杀绝。而脱脱,一旦在政治hetushu.com倾轧中获胜,绝不会给他半点怜悯。
雪雪双手再度扶住桌案边缘,身体缓缓往下沉,心脏也缓缓往下沉。已经准备写第一张欠条了,就不该在乎第二张。而两张和三张,其实差别也不大。三张以上,任何数字恐怕都是一样!
“不管他怎么选择。咱们继续干咱们的!”朱重九用力挥了下胳膊,大声打断,“你们两个来得正好,留下给我组织人手,搬空济南。吴良谋、傅友德、俞廷玉!”
“你休想!”雪雪身体晃了几晃,却努力重新站稳。“我是蒙古人,我不会勾结外人祸害自己的同族!”
“如果我让你打败了,济南城也让你收复了呢?”朱重九又轻轻抿了口茶水,淡淡地提议。
“我没说过,自己会在济南城里傻等,其余什么事情都不做!”朱重九笑着耸肩。
“你的家小都在大都,让你造反,不是强人所难么?”知道火候已经差不多了,朱重九笑着摇头,“况且你麾下的那些将士,也都是大都城内的贵胄子弟。即便你答应跟朱某一道造反,他们也不会答应。弄不好,会直接把你的脑袋砍下来,去向朝廷邀功!”
“可您答应,让雪雪明天早晨回话!”陈基被朱重九的果断吓了一跳,在旁边小心翼翼地提醒。
“其实做生意不一定用钱,其他等价物也可以!”朱重九分明是坐在石凳上,雪雪却总感觉,他在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说出来的话与其认为是建议,不如看做是命令。“济南、般阳和益都,这三座城市算钱。你送一张欠条来,我就还你一座。其他,城池太小,算钱太麻烦。你可以拿别的东西换。比如脱脱那边的行军路线啊,营盘部署啊什么的。只要你签字画押,真的假的我都可以接受!”
“这不可能!”雪雪大叫,随即,整个人僵直在桌子旁,身体不由自主地疯狂颤抖。
不是朱屠户言语不恭,而是他跟脱脱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带着将近四万兵马固守坚城,却一天都没挺下来,就主动撒腿逃命了。而脱脱,自出道以来却未尝一败。包括这回被迫放弃淮安北返,也是受了益王买奴的拖累,非战之罪也!
“朱总管好大的手笔!”雪雪撇了撇嘴,抓起茶壶,自己给http://www.hetushu.com自己倒水解渴。这种时候,他就不用再担心朱屠户朝茶水里头下毒了。反正都是个死,怎么死没太大差别。
“你还想干什么?”雪雪立刻心生警惕,双手抱在胸前,喘息着追问。
然而,那个魔鬼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充满了诱惑,“脱脱派人炸开了黄河,杀我无辜百姓上百万。所以,本总管跟他不共戴天。但是本总管跟你雪雪,却是各为其主。战场之上当然互不留情,在战场之下,却依旧可以做个朋友!”
但是,朱屠户不是开善堂的,虽然他号称为弥勒佛转世。他一口气让出了这么多城池,所需要的赎城费,肯定也不会太少。即便他还肯像济南一样,准许自己打欠条。有朝一日,这么多张亲笔签字画押的欠条被他同时拿出来,自己也是百口莫辩!
朱重九做生意,向来不怕讨价还价。听雪雪的话语说得有气无力,又笑了笑,轻轻摆手,“说你不懂打仗,你还不服气。打胜仗,一定就要杀人么?本总管只想逼得脱脱自行退兵,不想杀他手下任何人。而只要他无法将本总管尽快打败,他的丞相之位就肯定保不住了。届时想怎么收拾他,全在于你和哈麻两个人的意思。如果你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消息传来之后,本总管不介意把欠条也一并交还给你!这笔买卖到底做不做,你自己拿主意。明天这会儿,我在济南城中等你的答复!”
“你们三个各自点起本部兵马,沿着大清河向下攻击。济阳、滨州和利津,无论这三座城池有没有敌军,三日之内,必须都掌握在咱们手里!”
哪怕仅仅是被动防守,且战且退!
虽然两辈子都是宅男,可最近这一两年来,看着逯鲁曾、赵君用等人如何给人下套子,看着陈基、叶德新等人如何运筹帷幄,还时不时地被苏先生言传身教一番,朱重九的心脏即便是块顽铁,也早被磨成绣花针了。更何况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那部分灵魂,原本就没少受过厚黑之学的熏陶?轻轻几句话抛出去后,立刻击溃了雪雪心中最后的防线。
想到这儿,雪雪咬了咬牙,用力点头,“可以,某家现在就可以写给你。不就是一百万贯么?某家去想办法凑,总能凑出来!”
“我需要三天时间和_图_书。三天时间,才能把济南城的府库搬空,从水路运到莱州。”朱重九笑了笑,缓缓回应。“这三天里,你可以厉兵秣马,装作矢志报仇模样。然后趁着我兵力空虚,在第四天早晨来收复济南!”
这是从成吉思汗时代就遗留下来的传统,杀死所有仇人,哪怕他只是一个孩子。罪不及妻孥,那是懦弱的汉人们才讲究的规矩。作为征服者,铁木真的子孙只喜欢在对手全族的尸体旁放歌。
“我出卖军情给你。你拿去打败了脱脱,不是杀了我的同族还是什么?”雪雪恨得咬牙切齿,却没勇气就此拂袖而去。收复山东西道的功劳太大,让他根本无法放下。所差的,只是无法面对自己的内心而已。
济南一破,脱脱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去调头去反扑徐达,而不继续北行了。无论雪雪肯不肯配合,自己都要直接面对他一次。
“末将在!”被点到名字的三名将领,同时出列,大声回应。
“我想跟你一起对付脱脱!”朱重九笑着重申,“般阳、益都、潍州和诸城这些地方,你要不要?要的话,价钱咱们好商量!可以一座一座单独谈!”
不可能,凭着五千残兵败将,他不可能收复济南!但关键在于一个“让”字。如果朱屠户肯“让”自己将其打败,自己怎么会有不胜的理由?让,你情我愿的让,甭说是五千残兵,就是身边只剩下五十名亲卫,他也照样能创造奇迹!
“你的战场,应该在朝堂上,而不是这儿!”继续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朱重九一边喝,一边语重心长地分析。“你娘亲是妥欢帖木儿的乳母,你跟妥欢帖木儿虽然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你跟脱脱之间的矛盾,说明白了,不过是君权和相权的冲突。妥欢帖木儿受尽了权臣的苦,不想看着脱脱继续权倾朝野。而你们兄弟两个,无疑是他最值得信任的人!”
“朱某手中兵力有限。同时防守这么多地方,肯定守不住。与其被脱脱挨个抢回去,不如便宜了自己人!”朱重九捧着茶杯,满脸微笑。看上去,就像一个俯览众生的神明。
“某家不会答应你,去一起进攻脱脱。那跟造反其实没任何区别!”虽然已经输得连内裤都脱了,雪雪的性子却非常固执。认定了宁可全家被杀也不能和图书造反的死理儿。
“你,你……他们,他们,他们……”两眼瞪着朱重九,雪雪语无伦次。对面这个人是魔鬼,自己根本就不该答应来会面。跟魔鬼做交易,凡人怎么可能赚得到任何便宜?
轰!宛若被惊雷劈中,雪雪跳起来,头晕目眩。收复济南,不够将功折罪!再加上般阳肯定就够了!如果再加上其他几座被益王买奴丢失的城池,他雪雪的功劳和风头,将无人能出其右!包括有百胜之名脱脱,此番南下,也没有光复如此至多的城池!
待回到济南城中,太阳已经又爬到了天空正中央。闻讯赶过来的章溢、冯国用等人围拢过来,非常不安地进谏,“大总管今天这个决定实在太冒险了。万一雪雪良心发现,不肯答应咱们的要求。而您又明白地告诉他,根本没打算长期占据这里。岂不是……”
这太疯狂了,简直是谁也无法相信的疯狂。这朱屠户,为了杀脱脱,居然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他,他的话是真的么?他,他除了想要脱脱的性命之外,究竟还包藏着什么祸心?
“朱总管,落井下石,非君子所为!”
“你没祸害他们啊。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最不喜欢滥杀。每次抓了俘虏,一般都会放走!即便是当官的,也只要求他们支付附合自己身份的赎金!”仿佛早就预料到他会如此反应,朱重九笑着补充。横肉纵横的脸孔上,这一刻居然洒满了圣洁的光芒。
“济南是座大城,我需要一百万贯铜钱,或者等值的战马、药材以及其他你拿得出来的东西!”朱重九不管他做如何反应,只管继续提出自己的交易条件。
“我本来就是在抢!如果不赎回济南,你家那二十万贯,早晚都归了别人。”朱重九笑着回敬了一句,然后继续补充,“不过,我也知道你有难处。这样吧,我准许你打欠条。什么都不用写,就写清楚了欠我一百万贯,签字画押即可。四天后,你从西门把欠条派人送来,我立刻放弃济南,从东门出城!”
足足颤抖了半柱香时间之后,雪雪才终于恢复正常。抓起桌案上早已冷掉的茶水,一口吞尽。喝完之后,用手在嘴巴旁抹了几把,梗着脖子询问,“说罢,你需要什么条件?!只要某家出得起,并且不会对不起皇上,某家全可以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