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十七章 千头万绪(上)

在座“聪明人”,肯定不止罗文素一个。很快,李武、崔德等平素不太被刘福通看中的将领,也纷纷开口,认定刘福通的说法过于离奇。
谁料刘福通根本没把他们的逼视当一回事儿,笑着朝杜遵道拱了下手,朗声说道,“多谢左丞相提醒!本相这里,的确想到了一个办法。少主回归,令我红巾军心大振。所以本相以为,我等先不急着拥立少主登帝位,而是先将其回归的消息,诏告天下。随即,借着少主的福荫,挥师西进。跟张良弼那贼算一算总账!一来收复洛阳和南阳等地之后,我颍州红巾必将声威大震。二来,少主之功,也能落在天下豪杰眼里。将来我等再提拥立之事,便顺理成章!”
“少主乃天命所归,哪个不服,咱老白第一个前去找他!”
“就这点儿鼠胆,还好意思来逼宫!”看到几个反对者噤若寒蝉模样,刘福通心中暗暗腹诽。“少主虽然是明王殿下的独苗,但少主这三年来,却流落在外。既未曾上阵杀过一贼,也未曾中军献过一策。刚一亮出身份,我等就拥立其为天下红巾的共主。仓促之间,恐怕会有许多人心中不服!”
他与杜遵道、盛文郁三人,最初的地位本与刘福通并列。但最近这几年,刘福通却凭着对兵权的掌控,在整个颍州红巾内部说一不二。而杜遵道这个左丞相和他这个参知政事,则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打压,几和-图-书乎成了空头牌位,存在不存在都没什么影响。
所以,从颍州红巾的整体利益出发,跟淮安红巾争夺对天下英雄的领导权,已经成了当务之急。否则,也许用不了多久,朱重九就将成为第二个徐寿辉,悍然自立,与汴梁这边分庭抗礼。
……
“那右丞相,不知有何高见?何不说出来,也给大伙吃个定心丸?”发现自己如果再沉默下去,刘福通就又重新控制住局面了。左丞相杜遵道忽然睁开了眼睛,满脸堆笑地请教。
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刘福通现在的性格,比早年间谨慎了足足十倍。安顿好了韩林儿母子之后,他立刻就命参政盛文郁替自己起草了命令,火速召颍州红巾中当年曾经见过韩林儿母子的一众红巾老兄弟回汴梁议事。
沙刘二,白不信,王士诚等武将,也纷纷跟进。唯恐晚一步落在别人后边。
“可不是么?当年无兵无将,我等还能拥立明王登位。如今怎么兵马越多,胆子反倒小了起来!”
“此外!”凛冽的目光扫过全场,刘福通继续大声补充,“当年我明教虽然没有掌控这么大的地盘和兵马,但是万众一心。教主号令一下,千万弟子无不遵从。然而现在,诸位请看,明教上下可是还如当年一样齐心?且不说远处,紧邻着汝宁的徐寿辉,他肯听到少主回归,就立刻主动放弃僭号么?他若是不肯,我等岂不是hetushu.com自取其辱?兴兵伐之,则被蒙元朝廷耻笑。继续忍气吞声,那少主等不登基,又有什么分别?!”
……
“谁敢……”白不信露胳膊挽袖子,低声咆哮。却被刘福通一个白眼,瞪得低下头去,直憋得大喘粗气。
只是刘福通对危险的警惕性,却远比杜遵道想象的敏锐。发觉几个平素议事时都没什么存在感的人,今天纷纷跳了出来,立刻韩林儿的回归,恐怕对自己不见得完全是福。于是摇头笑了笑,再度大声说道:“罗参政先不要太心急,诸位兄弟,也别先忙着下结论。且给刘某个机会,把话说完整。毕竟,这里是刘某的丞相府,不是外边的东西两市!”
“这……”罗文素、李武、崔德猛然觉得心头一寒,本能地闭上了嘴巴。有道是,听话听音儿。在小明王韩林儿没出来亲政之前,刘福通依旧手握生杀大权。如果他们逼得太急,恐怕下场绝对不会太好。
左丞相杜遵道虽然没有直接下场,但两只小眼睛,却悄悄地眯缝成了一条线。在他看来,以往不能掌握兵权,并非是因为自己能力和威望都不如刘福通,而是最初不该顾全大局,被刘福通占得了先机。而今天,显然风水有了轮流转的倾向,得到李武、崔德等人的全力支持,再多去延福宫内探望几趟,让杨氏知道自己与刘福通的观点有何不同。相信,用不了太长时间,刘福通独断http://www.hetushu.com专行的局面将被彻底改观。
“右丞相这是什么话?我明教怎地就不及当年了?”话音刚落,参知政事罗文素冷起了脸,大声抗议。
“那是自然,我等盼这一天多时了!”
“对啊?”罗文素等人立刻又精神了起来,纷纷将目光看向刘福通。“这不行,那不行,你倒是拿出个行的方案来啊?难道因为有许多顾忌,就当韩林儿没回来过么?”
所以韩林儿归来,非但对颍州红巾整体是个机会,对他罗文素和杜遵道两个,同样也是个机会。毕竟韩林儿母子初来乍到,不会对颍州红巾内部的情况了解得十分详细。而一旦韩林儿登位,刘福通的上头,就有了一个最终裁决者。杜遵道和他的话,不会向先前那样毫无份量。
而与此同时,其他各路红巾则连战皆北。南北两锁红巾先后败亡,孟海马和布王三身死名灭。天完红巾被蒙元四川行省平章答失八都鲁父子打得节节败退,几位领军大将各自困守一方,彼此不能相顾。甚至颍州红巾自己,也被张良弼、李思齐等贼逼得从河南和南阳两府主动后撤,退保汝宁和汴梁。
“正是!若无当年明王首义之功,哪来得我红巾今日之局面?是以于情于理,我等都该辅佐少主登位,以继承明王之遗志!”副万户崔德的反应也不慢,紧跟着罗文素之后大声附和。
众人得到韩林儿尚在人世的消息,又惊又喜。立和_图_书刻放下手头事务,星夜回奔。待到达了汴梁之后,又排着队,前往延福宫去探望。各种能用的试探花样几乎都用了个遍,足足折腾了小半个月,才一致认定,韩林儿母子货真价实。
“既然少主尚在,我等何不扶其早登大位,以号令天下红巾?!”参知政事罗文素的思维最为活跃,确定了韩林儿并非假冒后,立刻联想到了其中所蕴含的巨大机遇。
倒不是所有人,都图的是这拥立之功,而是眼前的局面,实在过于玄妙。原本按声望和资历,颍州红巾都是天下翘楚,理所当然要号令群雄。但最近这一两年来,颍州红巾的发展,却远远被芝麻李、朱重九两个所掌控的东路红巾甩在了后边。
然而想法归想法,具体操作起来,吃相不能如此难看。至少,红巾大元帅刘福通,此刻头脑还保持着绝对的清醒,不肯立刻采纳大伙的提议。
“这……”即便肚子里对刘福通再不服气,罗文素等人,也不得不承认,后者的话绝对有道理。天子是挟给天下诸侯看的,如果天下诸侯都对天子视而不见。那就等同于关上了大门,沐猴而冠。除了落一堆笑话之外,没任何好处!
“丞相此言过谦了。我颍州红巾如今坐拥一府一路膏腴之地,带甲之士近四十万,怎么还就不如明教当年了?!”
可以说,过去整个一年里,都是淮安军一家,在支撑着红巾军的残山剩水。若不是在最危急时刻,蒙www.hetushu.com元朝廷将察罕贴木儿和李思齐两人调去配合脱脱追杀朱重九,也许汴梁都可能重新落于元军之手。此番韩林儿母子来了之后,根本无合适地方供其安身。
实力此消彼长之下,原本从颍州红巾发往东路红巾的命令,就愈发的不灵光了。非但朱重九一个人对颍州这边的命令置若罔闻,依附于其周围的毛贵、郭子敬、张士诚、朱重八等,也有样学样,根本不拿豆包当作干粮。
“诸位兄弟莫急,拥立少主登位之事,我等自然责无旁贷!”将手臂向周围用力压了压,他大声打断周围的喧嚣,“然少主毕竟刚刚回来,名头不甚响亮。而我明教如今的情况,又远不及当年!”
特别是朱重九,去年在芝麻李、赵君用等人一路溃败的情况下,仅凭着自家之力,就硬生生抗住了脱脱和董抟霄两路官军的南北夹击。并且在关键时刻果断跨海北征,逼得脱脱不得不回师自救。随即,淮安军巧施离间计,令董抟霄和方国珍二贼反目成仇,进而全歼董家军于江湾城下。最后,则又充分利用了蒙古皇帝对脱脱的不信任,在一众敌将之间制造事端,迫使朝廷临阵换将,以庸才太不花取代脱脱。导致蒙元朝廷从北方各地辛苦抽调来的数十万精锐一哄而散,活着回到济南的尚不到最初的三成!
“以前少主不在,那徐寿辉才敢妄自尊大。如今少主被咱们找回来了,看那徐寿辉还有什么脸面,做他的天完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