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四十七章 禄公

“我不是气这件事,我是气……”逯鲁曾狠狠瞪了他一眼,愤愤地摇头,“你身为大总管府长史,居然什么事就任凭主公一意孤行。既然如此,要你这儿首辅有什么用?还不如换个唱戏的皮偶,主公拉一下绳子,你直接做个揖就行了!”
“主公莫要上他的当!”军情处主事陈基见状,赶紧出言提醒,“这地方防备得泼水不透,怎么可能有人追进来害他?他这是特地算好时间,跑过来找您帮他脱身!”
“主公明鉴!”黄老歪的脸立刻红成了紫茄子,先行了个礼,然后吞吞吐吐地辩解,“是,是微臣让他,让他最近在造枪工坊里边躲躲风头。但,但是微臣,微臣绝对没告诉他,主公今天会过来。也绝对没给他出主意,让他跑到你这里给他自己讨人情。”
“主公明鉴,他逾期不归,虽然事出有因。但军情处以为,此人已经不宜继续留在工坊重地!”军情处主事陈基板着脸,在旁边毫不留情地揭露,“微臣已经把结果通知黄主事,吏局那边也认可了微臣的判断。但黄主事却以工局最近繁忙为由,把他藏在作坊里边,不肯交吏局另行安置!”
“主公圣明!”黄老歪、焦玉,连同周围的匠师、工匠们也纷纷拱起手,大声向朱重九致谢。
“阵前招亲,你唱的哪门子戏?!”朱重九听得心头火起,竖起眉头质问。“我怎么不记得,咱们淮扬有不准阵前招亲这个规矩?!”
“这有何难?没有先例,我淮扬就创造一个先例便是!”朱重九笑了笑,毫不犹豫地说道。“反正我淮扬所做的开先河之事,已经不止是这一桩!我看那女人巾帼不让须眉,做个分舰队提督也绰绰有余!不如这样,让他们夫妻先进讲武堂熟悉淮扬军令,然后吴女侠去做分舰队提督,邹壮士副之!”
于是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机器轰鸣声,两台不同用途的锻床,都缓缓停止了运转。匠师和工匠们个个累得满头大汗,但是眼睛里头却全闪烁着兴奋的光芒http://www•hetushu•com。与他们的情况相反,在场大多数官员们却全是脸色惨白,几个身体特别单薄者,走路都开始摇摇晃晃。
他是吏局主事兼朱重九的岳祖父,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儿也在淮安军中担任要职,因此说出的话来影响力极大。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基本上已经等同宣布了最终结果。
一句话没等说完,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响。紧跟着,工局副主事蔡亮,就像个肉球一样滚了进来,“主公,主公饶命。微臣再也不敢了,真的再也不敢了!”
“主公明鉴,此事内务处一直没处理过类似先例,所以想暂缓几天,待把所有细节都核实清楚,再上报主公!”张松做事,要比陈基圆滑得多,抢在朱重九开口向自己询问之前,委婉地补充,“内务处和军情处已经联手核查过,蔡主事当晚落在吴女侠和邹壮士手中,的确没有向外吐露过咱们淮扬的任何机密。但是,当晚他急着脱身,就施展美男计,打动了吴女侠的妹妹。与对方,与对方私定终身!第二天吴女侠发现自家妹妹与蔡主事已经有了私情,所以,所以彻底才下定决心,直接把船队开了过来!”
“主公……”逯鲁曾闻听大急,本能地就想开口劝告。
“是么?”朱重九眉头轻轻一皱,迅速将头转向黄老歪。淮安军的机密作坊全都归后者管理,除非他特地安排,否则副主事蔡亮绝对不可能来得如此之巧。
“此例不可轻开。百工坊乃我淮扬核心重地,必须防微杜渐!”逯鲁曾突然从门外走入,以与陈基同样的口吻说道。
科举未必能选拔出人才,但是绝对会最大程度地将蠢货排除在外。张松身上,这个道理就是鲜明的验证。正当众人百无聊赖的时候,只见他忽然扭头朝第一座锻床处扫了几眼,然后拱拱手,笑着说道:“事先准备的铜板差不都用完了,诸位忙着,张某去跟大总管请示一下,今天是不是就到和_图_书这里!”
“行了,你干脆直说吧,他到底犯了什么事?”朱重九摆摆手,大声打断。护短是人的天性,黄老歪行为不足为怪。但当着如此多的人面儿,他不能带头置淮扬大总管府的律法于不顾。
自打回到扬州之后,他几乎每一天都度日如年。不知道大总管府最后将如何处置自己,也不知道假如自己丢官罢职,该如何面对即将过门的妻子。而今天,朱重九三言两语,就令他头顶上的雾霾一扫而空!
此外,随着脱脱被击退和各类工坊的逐步增加,新的工商产业,已经隐隐发挥出其特有的威力。照着这种发展势头,朱总管将来坐天下的机会绝对超过了六成以上。放着好好的开国元勋不做,去贪图制币过程中那点儿蝇头小利,如此蠢事,得脑袋被多少头驴踩过才干得出来?
这让他感觉非常郁闷,直到在返回扬州城的马车上,脸色依旧一片铁青。与他同车而行的苏先生怕他憋出病来,忍不住笑着劝道:“不就是一个工局副主事的安排么?值得你如此担心?那百工坊里头,很多东西你我都看不明白。外人凭着三言两语,怎么可能就把秘密给偷了去?!”
“邹壮士水战经验丰富,经讲武堂培训之后,去水师担任一个分舰队提督戳戳有余!”逯鲁曾不明白朱重九为何要将话头岔开,皱着眉头想了想,低声回应。“但吴女侠也想去指挥战舰,微臣却认为不太妥当。毕竟,自古没有让女人上船指挥男人的先例。”
内务处主事,淮扬造币作坊的新主管张松,则迅速整理了一下仪容。小跑着来到朱重九身旁,附在他耳畔低声提醒,“大总管,铜板用完了。您看……”
但苏明哲的所作所为,绝对不是个合格的丞相。据理力争时从来找不到他,曲意逢迎的动作却比谁都快。照这样下去,朱重九怎么可能做个有道明君?大伙怎么可能重现贞观之治?!
“谢主公洪恩!”话音未落,原本已经绝望的蔡亮“噗通”一声跪倒,涕泗交流和-图-书
“那就把机器停下来吧,辛苦你了!”朱重九刚好跟焦玉的讨论也告了一段落。抬头看了看,笑着吩咐。
“那你等认为,他们适合去担任什么职务?”
拜朱大鹏的记忆所赐,二十一世纪那些领导只要莅临,所有重大工程项目都“一次性”实运成功的例子,他早就了然与胸。反正前面哪怕失败的九十九次,都可以忽略不计,直接从最后这次开始统计就行了。当事双方都此都心知肚明。
这句话,可是一语道出了真正的问题所在。朱重九虽然没有正式称王,但淮扬一系红巾,早已经独立于汴梁之外。按照蒙元官制,苏先生就是一国丞相,逯鲁曾则为平章政事。二人非但要辅佐君主组织日常政务运行,而且要直言敢谏,避免君主的错误命令被各部贯彻执行。
“诸位这回应该知道了!”朱重九见状,忍不住出言教训道,“世间原本就没有容易之事,制器也不只是简单的小道。即便……”
“考察过了,履历没疑点!”张松和陈基异口同声地点头。
“微臣,微臣,知错,知错……”蔡亮红着脸,期期艾艾。
从传统意义上讲,内务处主事张松绝对是个小人。但正因为他是个小人,所以他才不耻于言利,并且将很多利益都算得清清楚楚。
“主公,主公明鉴!”黄老歪的额头上,汗珠开始大颗大颗地往下掉,“我工局原本就人才稀少,那些读书人都不愿意来,即便来了,也沉不下心去做事。蔡主事虽然是个惹祸精,但,但他毕竟跟了微臣这么多年了,一直没犯过什么大错……”
“是吏局和军情处那边的建议,内务处这边,倒是觉得蔡主事有情可原!”张松先看了黄老歪一眼,然后继续低声汇报,“再加上黄主事极力想保他,所以至今还没做出最后决定,也没有上报给主公!”
“起来说话,你到底怎么了?”朱重九正沉浸在铸币成功的喜悦当中,见到蔡亮的模样如此狼狈,忍不住满脸同情地询问。
说着话,猛地将www.hetushu.com身体站直,毕恭毕敬等候处置。
“就这么定了,此事不必再拖拉。然后让蔡主事尽快去邹家提亲,把吴女侠的妹子娶回家。这样,即便他身上还有疑点,大伙都成了我淮扬的人,也没必要深究了!”朱重九挥了挥手,大声做出决定。
“正如老大人所言,苏某这个长史,早就该让贤!”好心相劝却被骂了个狗血喷头,苏明哲也不生气,大声喘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可是禄大人,主公今天这样子,不是你一直盼望着的么?不是你一直觉得主公行事过于优柔,希望主公要乾纲独断!怎么今天落到了自己头上,就又受不了呢?所谓叶公好龙,也不外如此吧!”
“是,是微臣,微臣自作主张跑过来打扰主公的,不,不怪黄主事!”副主事蔡亮发觉朱重九神色不对,抢在黄老歪之前,主动将责任朝自己身上揽,“微臣,微臣不该阵前,阵前招亲。请,请主公责罚!”
“主公……”逯鲁曾还想再劝,却被紧跟在他身后进来的苏先生拉了一下,后半截话不得不吞回了肚子之内。
却只见朱重九笑了笑,大声向张松、陈基和逯鲁曾三人询问道,“那吴女侠和他的丈夫,吏部、军情处和内务处可曾暗中考察过了?”
“他不经舰队保护,擅自乘坐货船回淮扬,本身已经属于严重违纪。”陈基已经铁青着脸,不依不饶。“军情处的确没查出他的问题来,但同船的证人,都是吴女侠的喽啰。他们的话也未必可信!”
“美男计?”朱重九费了好大力气,也没看出来圆滚滚的蔡主事,居然还有做零零七的潜质。不过既然军情和内务两处都查清楚了,蔡主事没有泄密,剩下的家务事他也懒得去理睬。因此笑了笑,皱着眉头说道:“他既然没有泄密,你们为何还认为他不应该继续留在工局?”
“哈哈哈!”众人又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笑过之后,看向张松的目光,愈发地与过去不同。
“是么?看不出来,你黄主事还挺大公无私的!”朱重九撇撇http://www•hetushu•com嘴,根本不相信黄老歪所说的每一个字。造枪作坊与制币作坊相距如此之近,自己带着这么大一波人过来巡视,工局副主事蔡亮不可能看不见。至于趁着自己心情高兴,从刚才的铜钱试制过程推断,黄老歪和焦玉、张松三个,不知道已经预先演练了的多少回,怎么可能不是“一次性成功”?
一个是吏局主事,一个是工局主事,各自持一个建议,针锋相对。这在淮扬大总管府可是很少见到的稀罕场景。而这两个人,偏偏背景又都非常特殊。顿时,周围的其他官吏都闭上了嘴巴,一个个将眼睛瞪得老大,准备看自家主公到底如何判案。
“张大人尽管去!”除了工局自己的官吏之外,在场其他人都如蒙大赦般松了口气,冲着张松拱手还礼,以前的种种不齿,迅速抛在了脑后。
的确,淮扬大总管府严禁麾下官员贪污受惠,也不会给官员们名下的田产什么免税政策。但淮扬大总管府所控制的淮扬商号,却能日进斗金。所有官员在商号里头都有相应的职务分红,即便不贪污受贿,照样能做个富家翁,随便积攒几年,养上十七八个小老婆,盖上几亩地的院落都不成问题。
眼看着工局副主事蔡亮就要被“踢”出门外,谁料黄老歪在关键时刻,却又重新鼓起几分勇气。擦干额头上的汗,大声替自己的臂膀求情,“主公,微臣愿意身家性命,为蔡主事作保!”
虽然平素拿着不菲的工钱,大总管府也曾经多次强调过四民平等。但工局和大匠院的官吏,在其他同僚中间依旧没什么地位。而今天,朱重九却非但保下了平素很有人缘的蔡主事,并且结结实实地表达了对工局的重视。
“主公,主公明鉴!主公明鉴!”蔡亮闻听,立刻又大声喊冤,“微臣,微臣真的没有泄密。工坊的事情如此复杂,其实即便微臣说了,外行也未必能听得明白。微臣只是觉得,自己留在工局,还能替主公做一些事情。哪怕是让微臣只做一个小吏,只要能留在这儿,微臣也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