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六十五章 苦战(上)

太师邹普胜却以与其平素表现绝不相称的敏捷侧身躲入柱子后,一边绕路逃命,一边大声自辩,“不是我,不是我!此事与我无关。赶紧,他们人不多,赶紧想办法除掉他们。免得敌军趁机攻城!”
紧跟着,绑在箭杆前端的火药包轰然炸裂,将细碎的铁砂如瘟疫般向四下散发开去。
混乱迅速沿着敌楼和马脸向南北两个方向蔓延,一些在突然打击下回过神来的陈部将士,纷纷抽出兵器,扑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御林军。令后者无论参与没参与杀人放火,都不得不挺身迎战。
“啊——!”城头上,一名冲上前补位的大铳手惨叫着倒地。胸前密密麻麻布满了弹孔,血流如注。他身边的另外几名大铳手动作开始变得僵硬,仓促射出的弹丸或者没落进目标所在范围,或者与周围的其他大铳步调明显脱节。令城外的“安全点”越来越多,射上城头的弹雨也越来越密集。
“泼张,泼张,你干什么吃的!”陈友谅的脑袋上也挨了一下,虽然被精良的铁盔挡住,但铅子中残留的巨大动能,依旧令他头晕目眩。“居高临下还被人打成这熊样子,要是……”
“陈友谅反了,陈友谅反了!”有人浑水摸鱼,大声喊叫。
说着话,二人的声音就慢慢低了下去。勉强半跪起来的身体软软栽倒,转眼间气若游丝!
“掷弹兵上不来,大铳手也上不来。鞑子,鞑子这次玩真的了!”素有天完第一勇将美誉的张定边跌跌撞撞和-图-书冲上前,声嘶力竭的汇报,“弓箭手,数不清的弓箭手。弟兄们被压得根本无法露头!”
“张定边,张定边!”陈友谅心里又气又痛,抄起一面盾牌举在手里,冲着附近的自家袍泽大喊大叫,“张定边,去调掷弹兵,调掷弹兵上来对付他们。我就不信了……”
“主公小心!”站在敌楼顶层的瞭望哨及时地冲下来,大声向陈友谅示警,“蒙古人,蒙古人也上来了。他们,他们在箭杆上绑了火药包!”
他的话音,旋即被一连串爆炸声吞没。“轰!轰!轰!”“轰!轰!轰!”数以百计的火光在城头闪动,火药燃烧涌起的浓烟遮天蔽日。
“呯!”“呯!”“呯!”“呯!”“呯!”……硝烟弥漫,无数铅弹冰雹般砸上城头,打得守军浑身上下全是弹孔。于此同时,更多的倪家将士冲上来,快速支起更多的铳口。
“不想造反的,赶紧后退。陈将军,有人冒充御林军,有人冒充御林军!”张定边也如梦初醒,带着自己的一干亲信,冲上敌楼二层,居高临下,大喊大叫。
“弟兄们,反击,反击,将他们压下去!”城头上,张必先急得两眼冒火,大声催促。
毕竟都是追随倪文俊四下转战多年的精锐,城外的叛军很快就把握住了机会。更多的人冒着被轰成筛子的危险冲上前,或者将自家的大铳用铁架子支在地上,朝城头倾斜弹丸。或者用艾绒点燃先前被遗弃的大铳,令后和图书者再展神威。一时间间,城墙上,箭垛两侧,甚至敌楼中,都有数不清的弹丸四下飞舞,凡是被弹丸击中的人,轻者血流如注,重者当场气绝,下查惨不忍睹。
“主公,主公小心,别太靠近垛口。这帮,这帮王八蛋根本就是乱射,蒙上一个,蒙上一个算一个,并且箭上还抹了……”
后半句话,算是救了他一条命。已经两眼通红,准备与张定边一道将他剁成肉酱的陈友谅闻听,立刻放弃了对他的截杀。单手抄起一面盾牌,高举着佩刀翻出敌楼,“给我杀,杀光这群吃里扒外的家伙!”
话音刚落,数支拖着红星的利箭,猛地窜上了城墙。“啪”地一声钉在陈友谅身后的敌楼的横梁上,微微颤抖。
站于他所在位置放眼望去,所看到的情景惨不忍睹。被无辜砍死的大铳手和御林军将士的尸体挨着尸体,血流成河。
“是邹普胜,邹普胜带领御林军勾结外贼!”无数人扯着嗓子回应。
“不想造反的放下兵器,沿着马道向下退!”关键时刻,又是太师邹普胜率先发现了问题所在,高举着陈友谅常用的铁皮喇叭,站在敌楼窗口大声提醒,“我是邹普胜,我没造反!有人冒充御林军炸毁了火炮!大伙不要上当。陈将军,刀下留人。御林军的弟兄们,放下兵器,沿着马道向下撤退!”
“该死的色目人,养不熟的白眼狼!”陈友谅被累得筋疲力尽,手杵着钢刀,气喘如牛。
二人这种近于自杀式的悍http://m.hetushu.com勇,鼓舞了更多的倪家军兵卒。转眼间,就有数十人狂叫着冲出盾牌的保护范围,抢在城头上组织起有效反击之前,架好大铳,点燃引线。
追过来砍杀他们的陈友谅等人,却一次次被火药的爆炸所阻。迟迟无法将叛军清理干净。直到张必先带领另外几百精锐,从叛军的背后绕了过去,将那名大食人一刀枭首,才勉强结束了战斗。
“将,将军!”这两名亲兵却好像已经失去了对疼痛的感觉,咧开嘴,双双给了陈友谅一个憨厚的笑容,“没事儿,没事儿,鞑子的火药箭不顶用。都是,都是一些皮外伤。”
“叮叮当当当当当当当!”尽管被两名亲兵舍命压在了身下,陈友谅依旧听到了一阵雨打芭蕉般的声响。那是铁砂与他头盔撞击的声音,虽然力道远不如铅弹大,却胜在细密。令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像被无数杆鼓槌敲打过了一般,随时都可能炸成一个血葫芦。猛然间将嘴巴一张,“哇!”早晨和中午所吃的东西,全都从嗓子里喷了出来。
“举盾,举盾,快下去拿盾牌!”张必先的声音,在他头顶上反复回荡。随即,又是一阵“叮叮当当”声。有的来自四下飞射的铁砂,有的却来自雕翎羽箭,打得张必先等人不得不蹲身自保,半晌都无法组织起有效反击。
不是炸膛!天完帝国打造的大铳,虽然没有淮安军的火绳枪精良,但也不至于才发射了几轮就开始成批成批的炸膛。是城外,城外倪文和图书俊又丧心病狂地使出了新的杀招。将无数颗拳头大的弹丸,施展妖术抛了上来。
双方在狭窄的城墙上战做一团,彼此眼睛里都写满了仇恨。谁也无暇去辨别是非对错,更无暇去管城外越来越近的敌人。
“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硝烟弥漫,正在城下发射大铳的倪家军精锐,像割麦子般被纷纷割倒。但在弹雨的遗漏范围,却有无数支同样规格的大铳,继续朝城头攒射。将防守一方也打得死伤惨重,苦不堪言。
他麾下的弟兄们的确在反击,但是刚刚经历过一轮偷袭,大伙再也无法保持先前那种层次分明的三叠阵。只能根据各自的判断,抢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箭垛,争先恐后地朝敌军喷射弹丸。
一些被突发之变惊得不知所措的御林军将士,稀里糊涂地就做了刀下冤鬼。更多的无辜者则嘴里发出一声惨叫,拔出佩刀,拼死自保。
“啊——!”有名身穿百夫长袍服的小将惨叫着,将手中大铳尾部狠狠地戳在了地上。另外一只手,则飞快地架起了一个八字型梯子,稳稳地拖住了铳身。
“老匹夫!”张定边的第一反应,就是太师邹普胜要跟反贼倪文俊里应外合,举起钢刀,冲着后者头上猛剁。
“杀!杀光他们!”亲兵千户王溥带着百余名侍卫,紧随着陈友谅的身影冲出敌楼。见到身穿御林军服色的人,不由分说,兜头就剁。
只见这两三百名乱兵,个个臂缠白布,在一名高鼻深目的大食人指和-图-书挥下,且战且退,每路过一段城墙,必然想方设法将附近的火药箱子引燃数个。哪怕是自己人受到了波及,也在所不惜。
“他们人多,并且个个悍不畏死!”张必先拎着一个染满鲜血的盾牌,冲到陈友谅面前,大声汇报,“姓倪的这次把全部家底儿都亮出来了,带头进攻的都是他的亲兵。咱们这边刚才被内鬼杀了个措手不及,连火药都供应不上……”
城墙上的御林军原本就是被迫自保,听见敌楼中的喊声,立刻察觉事情不妙。纷纷掉转身体,或者沿着马道向下飞奔,或者沿着城墙朝南北两侧逃命。很快,留下来继续跟陈友谅拼命者,就只剩区区两三人。
紧跟在他身后的倪家军悍卒,迅速弯腰,将早已准备好的艾绒戳在了引线处。一串猩红色的火花跳跃着钻进铳管,“呯!”数十枚蚕豆大小的铅弹喷射而出,打得城头火花四溅。
然而,敌军却根本不给他鼓舞士气的机会,随着爆炸般的一通战鼓声,躲藏在盾车后的倪部将士猛然加速前冲,三步并作两步,就再度冲进了大铳的有效射程之内。
当外边的敲击声渐渐停止,陈友谅推开自己的亲兵,从一片狼藉中爬起身。两名忠心耿耿的亲兵都没有当场死去,但是手臂、脖颈、小腿等凡是没有被铠甲保护的地方,都被铁砂炸得黑一块,紫一块,惨不忍睹。几处箭伤淌出猩红色的血水,火药余烬混在一起,淅淅沥沥地顺着靴子往下淌。每挪动一寸,脚下就是一个巨大的血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