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三十五章 文明(五)

“嗯!”朱重九笑着点头。“大伙知道就好。咱们现在积聚实力的时候,其他人也在积聚实力。所以谁先乱了章法,谁就会吃大亏!行了,既然四下都无事,大伙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永淳,今天回府休息一晚,明天你返回第四军团。佑图也是,明天一早回第五军团。我既然没事了,你们俩没必要都在扬州耗着。”
“他倒是很会选择时机!”朱重九愣了愣,苦笑着摇头。
“徐寿辉上表请求内附,无论是当地方官,还是做武将,任凭安排!”
“彭和尚和赵普胜都答应了将治下矿山交给淮扬商号开采。收益半年一结,一家一半儿!”
“张士诚又派人送了十万石今年的新稻来,还有十万两藩银。说是送给大总管的汤药费。他的军队也向后撤了一百多里,与咱们靠近的几座城市里,如今剩下的守军都不到五百!”
“这……”吴永淳和吴良谋没想到自己也会被赶走,站起身,犹豫着是m•hetushu.com否立刻答应。
“到底是刘福通,这一手玩得很漂亮!”朱重九闻听,忍不住用力拍打床沿。
待第四、第五两个军团都指挥使和第二军团副指挥使伊万诺夫奉命告退,他也觉得有些倦了。点手叫过徐洪三,吩咐后者将自己放倒躺好。先闭上眼睛休息了片刻,平稳了一下心情。然后再度强打起精神来,笑了笑,冲着苏明哲询问:“说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你怎么把几个都指挥使都给召回扬州了?我记得我昏迷之前,不是吩咐过么?要徐达主持全局。他呢,怎么今天谁都没有提起他来?”
“是!”第五军都指挥使吴良谋笑了笑,大声答应。
“据军情处急报,两天前……”没等他从疼痛中缓过神来,苏先生犹豫了一下,又慢吞吞地补充道。“朱重八在郭子兴的支持下,血洗了孙德崖。如今在濠州军与和州军,已经彻底成了一家人。郭子兴名义和*图*书上是朱重八的上司,实际上大权已经尽被朱重八所掌握!!包括郭子兴的两个儿子,都被从军中踢了出去,去做了管屯田的文职!”
只要郭子兴一天没死,哪怕只能做个牌位儿,此人的行为就不算以下犯上,没有违背当年的《高邮之约》。而这个时候他还把精力放在内部大清洗上,无形中也对外界说明,突然出现在江宁的那群刺客,与和州军,与他朱重八无关。
大象走路,不会在乎蚂蚁的死活。以徐寿辉现在的实力和处境,对于手握重兵的自家主公来说,不就是一只蚂蚁么?让他好好活着,只会让外界觉得自家主公宽宏大气,一诺千金。而杀了他,反倒会有损整个淮扬的声誉。
朱重九越听越觉得无趣,撇了撇嘴,冷笑着说道:“徐寿辉,他手里还有兵马可用么?佑图,回去后麻烦你给他带个话,叫他不必担心。就凭他当年起兵抗元之功,我也不会亏待了他!”
www•hetushu.com
在另外一个时空的评书中,刘福通这个人是小富则安的典型代表人物。目光短浅,气度狭隘,并且得意之后便忘了根本。而在本时空,朱重九所看到的刘福通,却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种面目。大气、坚韧、懂得自我矫正,并且有情有义。
“届时必将跟都督一醉方休!”吴永淳、吴良谋二人无法违抗,勉强振作起精神,大声回应。
“毛贵将军来到了扬州,就住在驿馆里。这几天,每天早晚都会过来看望您一次!”
这一下扯动了伤口,又疼得他龇牙咧嘴。
聪明人肯定不止一个,很快,其他人也接连登场。谁都不想跟刺杀案扯上瓜葛,成为淮安军的重点报复对象。
“没什么可怕我。我这不是好好的么?”朱重九又摆了下手,笑呵呵地打断。“去吧!大家这几年多辛苦些,等赶走了鞑子,咱们有的是时间聚在一起痛饮!”
“去吧,去吧,别在这瞎耽误功夫了。你们两个又不是m.hetushu•com郎中!伊万,你也下去休息吧。我身边,有洪三和苏先生就足够了!”朱重九笑着挥手,将三名军团指挥使都强行从自己身边赶走。从始至终,也没有一语涉及到刺杀案的具体细节。
第三个聪明人很快就出现了,丝毫不让朱重九感觉到惊讶。这就是政治!自己活着抵达江宁时,周边几家势力都枕戈待旦。而自己遇刺受伤之后,一众红巾诸侯就赶紧自我撇清,唯恐动作慢了一步,成为淮安军的报复对象。
此人在这个节骨眼儿没有选择趁淮扬之危,而是主动向倪文俊部发起进攻。明摆着就是想告诉外界,他自己心里没鬼。而随着汴梁红巾与倪文俊部的战斗展开,淮安第五军所面临的压力顿时就大幅度下降。吴良谋这个第五军都指挥使是继续留在前线,还是返回扬州护驾,选择余地无形中也增大了许多。
“不是,不是!”吴永淳和吴良谋两个,立刻红了脸,窘迫地摆手。“我们,我们是怕……”
这个巨大和*图*书的变化,丝毫没逃过苏先生的眼睛。后者立刻拱了拱手,大声附和,“主公说得对,他要战,战就是。顶多让他们再得意两年时间,等高邮之约期限一过,咱们七个军团齐出,就不信踏不平任何地方!”
“怎么,舍不得家小啊。舍不得这回就一并接去,打仗的日子长着呢,不能总叫你们骨肉分离!”朱重九看了二人一眼,笑着补充。
从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他又看开了许多事情。无论做事还是说话,都远比先前干脆利落。
以前几天淮扬大总管府的情况,无论自己死掉,还是侥幸逃过一劫。短时间内,淮安军肯定都没精力去管别人家的“闲事”。而朱重八趁着这个机会下手干掉孙德崖,彻底架空郭子兴就不用承担任何风险。
“至于其他人,撇清不撇清无所谓。现在咱们没功夫搭理,到了高邮之约结束的时候。谁想要战,战便是!我就不信咱们淮安军会输给他们当中任何一个!”朱重九又闭上眼睛休息了片刻,笑着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