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三十六章 文明(六)

“主公若是觉得刘基被冤枉了,老臣可以立刻下令,撤去他家周围的士卒!”苏明哲急着让朱重九宽心,想了想,低声提议。
“说罢!已经都这样了,我再气,还能怎样?”朱重九心中又涌起了一股不安的暗流,把眼睛一竖,声音陡然转高。
如果不是苏明哲,他们为什么要排斥徐达,为什么不听老子的号令?!
朱元璋曾经辣手惩处衙门的编外人员,光是在苏浙一带,就将帮助官府勒索百姓的小牢子,抓了一千五百多人。
此外,按照大伙当年的约定,徐达还是大总管位置的第一继承人选。如果朱某人遇刺身亡,他将是此案的最大受益者!
“撤了,把冯参军和叶知府家附近的士卒也撤了,然后跟他们说一声,改日朱某伤好之后,会亲自登门负荆请罪!”朱重九想都不想,低声吩咐。“我就不信,他们放着各自在淮扬的大好前程不要,会去勾结几个根本成不了事情的腐儒!”
“你这老东西,如有再犯,老子就将你一撸到底!”朱重九虽然重伤未愈,头脑却很清醒。很快,就从苏明哲的表情上,猜出了几分端倪。气得咬了咬牙,大声斥责。
眼下既然自家主公醒来了,那些理由就不能再往台面上摆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主动登门道歉,快速息事宁人。
“主公,主公……”苏明哲和徐洪三两人又被吓了一大跳,扑到床前,大声叫喊。
昏迷前,他记得自己曾经吩咐了两件事,第一,徐达主持全局。第二,不准胡乱杀人。第一件事被苏明哲等人果断拒绝,第二件……又是一阵疼痛袭来,他眼前金星乱冒。
“老子早就说过,不在乎天下姓不姓朱,而是在乎能不能把鞑子赶回漠北!你以为等老子那么早安排下大总管之位的继承顺序,是为了收买人心么?老子用得着收买你们么?老子是不愿意看到,万一老子哪天死了,你们这些人自相残杀。别跟老子说你们会拥立老子的后人,你们怎么可能保证,大伙都心甘情愿听一个小毛孩子的指挥。那样,到最后,肯定又是一场陈桥兵变。老子的家人和孩子,还有你们这群蠢货,谁都得不到善终!”
“责罚个屁!万一有事,把你们两个千刀万剐都难以挽回!”朱重九扭过头,恶狠狠地瞪着二人,眼前一阵阵发黑。“你们以为你们这是对老子忠心么?狗屁!万一老子醒不过来,老子的家人,还有没出世的孩子,早晚就得死在你们这群鼠目寸光的混蛋手里!”
“是一群老儒还有他们的家www•hetushu.com丁,当时军情处和内务处,注意力全放在他们身上,所以才错过了真正的刺客。”苏明哲咧了下嘴,给出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答案。“据这些人供认,他们的主谋是郑玉。而郑玉本人则招供说,他只想叩阙死谏,没动过行刺的念头。其他人的情况也差不多,纯属有贼心没贼胆儿,凑在一起瞎咋呼。只有一个叫伯颜守中的家伙属于例外,此子的家丁,每个衣服下都藏着一把短兵。刺杀案发生后想趁乱逃走,结果却全都被城管给按在了当场!”
然而,朱重九同样无论如何,都不肯相信徐达是刺杀案的主谋。他不相信,自己手把手带出来的嫡系,掌握了一定的权力之后,就会变成一头白眼狼。更不相信,另一个时空名满天下的徐达,会笨到如此地步。选择在他自己的地盘上动手,而不懂得嫁祸给别人!
苏明哲能力有限,所以情急之下,举措失当就在所难免。逯鲁曾则属于旁观时明白,临阵肯定怯场的典型,也甭指望他在听闻自己遇刺的时候还能保持头脑冷静。唯一有可能猜出刺杀行动幕后主使者心思的,恐怕只剩下了刘伯温。但刘伯温呢,他去了哪?
“谁?别婆婆妈妈的!”
“是,老臣回头就去给他们赔罪!”苏明哲心虚地拱了拱手,低声保证。
正当整个大脑都在高速运转的时候,朱重九又看见苏明哲做了个揖,吞吞吐吐的求肯,“都督,这件事是老臣不对,不该违背您的吩咐。但是,都督,请您务必不要生气,听老臣把话说完。等您的身子骨恢复了之后,老臣愿意领任何责罚!”
但是醒来之后,主持全局者却变成了苏明哲。
“奶奶的,你该庆幸老子没死。否则,你早晚把自己玩得死无葬身之地!”朱重九又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屑数落。随即,又轻轻叹了口气,继续低声询问,“刚才说到哪了?死掉的刺客都是第三军团出来的,那活着的呢,就一个都没抓到么?”
而刺杀案发生在徐达的地盘,事情就立刻麻烦了十倍。如果朱重九倒霉死掉,他当年的遗嘱就无法得到有效执行。失去了主心骨的淮扬大总管府,很快就会陷入内乱当中。刺客的幕后主使者,则刚好能坐收渔翁之利!
“我说,我说。都督,您真的别生气,这件事还在调查当中,现在的情况,未必就是真相!”苏明哲听了,吓得连连摆手。然后硬起头皮,继续低声补充道:“那天,那天负责街道两边巡查的,是江宁hetushu.com城管局和第三军团三零二旅一团。”
那天在发觉自己中弹的瞬间,他已经做好了无法生还的准备。所以果断吩咐了两件事,第一,徐达主持全局。第二,不准胡乱杀人。
果然在故意隐瞒!朱重九心中也隐隐打了个哆嗦,眉头紧锁,低声喝问:“到底怎么回事?!无论牵扯多大,你必须给我说个清楚!”
结果朱元璋一死,建文帝立刻重用黄子澄等人,将朱元璋加在官吏身上的紧箍咒尽数废除。
刹那间,朱重九几乎魂飞天外。怪不得徐达不见了,怪不得所有人默契地不提徐达,原来他们早已沆瀣一气。除掉了徐达,窃取了淮扬总管府的大权。
莫非徐达……那又怎么可能!
“这……”朱重九又是一愣,旋即心中涌起一股凄凉。
“是,是胡三舍!”苏明哲被逼无奈,硬着头皮回应。“他招认说,有个高人给他算命,说他有帝王之相。所以他就想在江宁杀了主公,然后嫁祸给徐达。这样的话,只要徐达无法继承大总管之位,接下来,就该轮到他父亲胡大海了!主公,主公您答应老臣不生气的!主公,主公你千万不要吓唬老臣。来人啊,主公,主公又吐血了!”
苏明哲和徐洪三两个不敢还嘴,唯有连连拱手谢罪。朱重九看到此景,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随即缓缓闭上眼睛,尽力让自己平心静气地休息。
“你——!”如果还能挥得动拳头,朱重九恨不得跳下床去,亲手将苏明哲打成残废!回过头,狠狠瞪了徐洪三一眼,大声呵斥,“还不快去扶起他来!等着他跪死在老子面前么?!快去,老子不需要你来扶。老子自己撑得住!”
“还算你们干了一件人事儿!”朱重九顿时松了一口气,身体晃了晃,再也没力气支撑下去,软软地躺倒。
唯一一没跟在苏明哲身边的,乃第一军团副指挥使刘子云。偏偏此人又是徐州小牢子出身,与苏某人相交莫逆。
一瞬间,朱重九仿佛看到自己变成了传说中的大力士西西弗斯,白天时推着一块巨石上山,到了夜晚,那块石头就会自己滚下来。
苏明哲和徐洪三两个被吓得魂飞天外,赶紧扑上前,伸手扶住他的后背,“主公,主公切莫动怒。老臣,老臣真的知错了。主公!老臣愿领任何责罚!”
莫非刺客的主使者就是苏明哲!
不对,不可能是苏明哲!否则,他又何必让老子醒过来!
只要还没大开杀戒,事情就有挽回的可能。以刘伯温、冯国用等人的见识,只要自己http://m.hetushu.com补救得当,过后未必不会对此耿耿于怀。
“混蛋!你们都是一群混蛋!鼠目寸光!”没等苏明哲把话说完,朱重九已经气得拍了打着床沿坐了起来,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个接一个往下滚。古铜色的面孔,也瞬间变得一片死灰。
这才是刺杀案幕后主使者的高明之处。如果朱重九不是在江南遇刺,徐达返回扬州接管大总管府就名正言顺。淮扬大总管府就会平稳地完成一次权力交接,很难产生任何内部纷争。
他很感激苏明哲和大总管府内所有文武对自己的忠诚,却无法不为此怒火上撞。因为按照眼下苏明哲的安排,万一自己真的醒不过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默默给自己打了一会儿气,他的体力终于又恢复了一点儿。再度鼓起精神,继续向苏明哲询问:“另外一伙刺客是什么来头?你查到幕后主使者了么?”
“当天还有另外一伙刺客,事败后全部落网。其中一个,与刘伯温有过多次书信往来。”苏先生不敢隐瞒,低着头小声解释。
“老臣,老臣知罪。”苏明哲不敢分辨,立刻低头认错。
苏明哲能力差归差,理解力却不算太弱。开始还觉得自己一肚子委屈,听着听着,面孔就变成了青灰色,额头上,也有大颗大颗地汗珠成串地往下滚落。
徐洪三怕他抻动了伤骨,只好讪讪地收回手,弯腰去扶苏先生。“主公息怒,主公息怒,您旧伤未愈!”
说罢,挥动左胳膊,便将徐洪三奋力往外推。
“别瞎嚷嚷!老子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朱重九瞪二人一眼,有气无力地呵斥。“老子要死,也一定死在你们这些家伙后头。省得到了下面,还得没完没了地替你们这帮家伙操心!”
“主公先保证,听了之后一定不要生气!”苏明哲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请求自家主公先做保证。
“都督,您得先保证不生气!不能气坏了身子!”苏明哲此刻心情比他还要紧张,悄悄后退了半步,手扶着椅子背儿继续求肯。
“废话,要是没受过正规训练,怎么可能打出三段击来?!”朱重九瞪了他一眼,怒气冲冲地打断。但是骂人的语气,却明显变得柔和了许多。
而如果苏明哲转头去辅佐别人的话,充其量不过是千年老二。跟在老子手下做千年老二,又有什么区别?!
“伯温呢,你们把他给怎么样了?!”猛然想到自己倚重的智囊,朱重九头皮一紧,迅速询问。
倒是徐洪三,虽然后背上冷气嗖嗖乱冒,却保持着几分镇定。想了想,小hetushu.com心翼翼地解释道:“都督,都督息怒。请听,请听末将一言。苏,苏长史他们的确是没办法。刺客,被当场射杀的十一名刺客里头,至少六人来自第三军团。剩下的五个里头,三个还没查清来路,但另外两个,也在第三军团的辅兵旅里受过训练,随时都可以补充入战兵当中。”
“主公——!”苏明哲松开手,“噗通”一声跪在了床边。老泪顿时流了满脸。“老臣对天发誓,从没对您起过二心。老臣,老臣真的是为了都督着想啊。老臣,老臣已经竭尽全力了!”
他自己心里其实未必不明白,刘伯温和冯国用等人是被老儒们胡乱攀扯下水的。只是有些理由,却促使他故意顺水推舟。
朱元璋曾经下令将贪官剥皮实草。
但是下一个刹那,他却又猛然惊醒。
“刘知事被软禁在了他自己的府邸。我等遵照主公的命令,没敢杀任何人。”唯恐朱重九被活活气死,徐洪三第一时间做出回应。“还有冯国用大人,叶德新大人,也被查出与另外一伙刺客有来往。苏长史依照主公吩咐,没动他们。只是勒令他们留在各自的府内,等待查核!”
“我问你把他怎么样了?”朱重九急得又狠狠拍了一下床沿,大声追问。
况且苏先生从没带兵打过仗,凭什么收服老子麾下这群悍将?
所以,刺杀案发生后,徐达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无怪乎他自己要选择避嫌,而苏明哲等人也毫不客气地拒绝了朱重九昏迷之前的“乱命”。
“抓到了几个,并且顺藤摸瓜查出了一个幕后主谋。但此人却未必是真凶!”苏明哲的表情又变得很犹豫,声音细弱蚊蚋。
惯性,巨大的惯性。如果朱元璋也是穿越者的话,他将活得何等绝望!
“去你娘的!我有那么弱么?你说还是不说,不说,我喊别人进来问!我就不信,整个大总管府里的人,都肯帮你圆谎!”朱重九急得火烧火燎,瞪圆了眼睛低声咆哮。
朱元璋曾经鼓励百姓越级上访,不准沿途官吏阻拦。
“竭尽全力去帮倒忙么?你个老混蛋,赶紧给我站起来!”朱重九又是心痛,又是恼怒,抬起左手,哆哆嗦嗦地指着苏明哲,“立刻站起来,不准再嚎丧!否则,老子就跟你割袍断义!”
“老臣,老臣也不敢相信。但老臣无法说服其他人。事发后,当值的团长郭秀自杀了。徐达,徐达自己也主动拒绝了在您养伤期间,主持全局!”苏明哲又往后躲了躲,结结巴巴地补充。
果然没有瞒过去!苏明哲打了个哆嗦,赶紧站起来,大声回和图书禀,“都督息怒,老臣并非有意违背您的命令!实在,实在是此事,牵扯太多!”
但西西弗斯,最终还是没有低头。推石头上山是他的责任,只要把石头推上山顶,他的责任就尽到了,至于石头是否会滚下来,那不是后人的事情,后人自然有后人的选择。
“少绕圈子,你到底把徐达给怎么了?!”朱重九侧过脸,又狠狠瞪了苏先生一眼,强压下去心中的恐慌。
“主公息怒,末将愿领任何责罚!”
朱元璋曾经……
“奶奶的!”朱重九无可奈何地摇头。将腐儒们以谋逆罪论处,肯定绝大部分都是冤死鬼。可就这样放了他们,又实在让人恶心得慌。并且这些人去攀扯谁不好,非要把刘伯温和冯国用两个给扯了进去。简直就是故意在给真正的刺客帮忙,比他们亲自动手行刺造成的危害都大了不止十倍。
胸口处的伤很疼,更疼的,则是他的心脏。活着的时候,自己可以随心所欲,甚至一言九鼎,按照心目中的理想打造整个淮安,乃至华夏。而万一自己死后,按照目前这种态势,恐怕所有一切,都会重新回归历史的原貌。
徐达是大总管府嫡系将领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外开府建衙的。无论江宁城管局,还是第三军团的三零二旅,都是他的直接下属。所以让刺客找见机会混到车队附近,徐达无论如何都难辞其咎。
“这?!”朱重九微微一愣,脸上快速泛起一层阴云。“百密终有一疏!我不相信,徐达是咱们徐州起义时的老兄弟。我不相信他会对我下如此狠手!”
“主公……”苏明哲的哭声,瞬间吓得憋回了肚子里。泪眼婆娑地往起站,两腿却哆嗦着使不上力气,“噗通”一声,再度跌翻在地。
结果朱棣再来一次“靖难”,大明朝就已经彻底不是朱元璋建立的那个大明。谁再敢“诬告”官员,先打个半死再说!
“老臣也没敢拿徐将军怎么样!!”偷偷看了看朱重九的脸色,苏明哲继续小心翼翼地补充,“只是按照徐达将军自己的请求,让他将兵权交给了王弼。然后就带着他一道回了扬州。然后又依照三院公议,派了一个连近卫,在他府外就近,就近提供……”
“你们这些没脑子的家伙!”强忍住头部的眩晕,朱重九继续低声咆哮。“上了别人的当,还自以为得计!老子,老子真该早就把你们全部赶回老家去抱孙子!”
而第二军团副指挥使伊万诺夫,第四军团都指挥使吴二十二,第五军团都指挥使吴良谋和近卫旅长徐洪三,都跟在了苏明哲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