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五十一章 讨伐(下)

类似的手段他记忆里还有许多,今后将一一的施展出来,不会让自己再有任何顾忌。“如果结局是个天堂的话,在实现的过程中,朱某不惜跳下地狱。”目光徐徐从众人脸上扫过,他眼睛里,带着佛陀般的悲悯。
说着说着,他心中的就有了一个清晰的思路。不知不觉间,脸上也露出了一缕非常神秘的笑容。
“这是手段,为了目的而采取的必要手段。毕竟朱某的最终目的是高尚的,手段阴险些,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一边冲着大伙轻轻点头,朱重九一边在心中默默地安慰自己。
“善!此计大善”朱重九的眼睛迅速一亮,抚掌赞叹。“但不要光针对蒲家,那样太容易引发蒙元朝廷的警觉。监察院不妨将蒙元那边的恶政、暴行,从各方面,整体上全盘归纳总结成文,然后再将蒲家的罪行,重点突出一番。先挑选一部分淮扬和各地的报纸上刊发,另外一部分,交给军情处的细作,去大都城内散布!”
“启禀主公,军情处的确在大都城内安排了一些细作!”军情处主事陈基听到朱重九点自己的将,赶紧恭恭敬敬地行了礼,大声回应,“和-图-书但因为要掩饰身份,微臣在选择细作之时,不敢启用读书人。所以主公若是想在大都城内声讨蒲家的罪行,末将还需再另行派遣得力人手。”
如果突破了心中的顾忌和底限的话,类似的手段,朱大鹏的记忆里就太多了。就像二十一世纪某大国,可以一边毫不犹豫地虐待自家监狱里的囚犯,一边毫不脸红地发布全世界的人()权报告。其实他为的哪里是维护什么人()权?不过把对手身上的缺点问题全都专门挑出来放大若干倍,为军事和政治上的竞争,提供舆论上的火力支持而已。
“哈哈哈哈哈……”众文武被朱重九的粗鄙的比方,逗得哄堂大笑。笑过之后,一个个心里,却涌起了更多的钦佩。
想到这儿,朱重九嘴唇微翘,笑着补充,“不光要动用咱们自己的人手,蒙元朝廷那边,如果有合适的人手,也可以利用起来。最好内外形成一种合力,彼此唱和,才能让蒙元朝廷自乱阵脚。”
“信誉好么?”朱重九又是一愣,眼前迅速涌起另外一伙声嘶力竭的身影。
“这,你是说,监察院配合军情处www.hetushu.com,写了文章去揭蒲家的老底儿?”朱重九没想到自家老丈人的思维如此活跃,愣了愣,迟疑着询问。
“还有,朱某再补充一条。如果谁收了钱,却敢掉过头来对咱们淮扬指手画脚,军情处就立刻给我断了他的口粮!”朱重九也陪着大伙笑了一会儿,然后缓缓收起笑容,“然后不惜任何代价,让他身败名裂!”
主公到底是天授之才,别人刚刚开了个头,主公却做到了举一反三,并且连具体实施办法都想了出来。好在老子没站在主公的敌人那边,否则,被他换着花样折腾,死了之后都得臭十几条大街。
哈哈哈……冥冥中,有一只魔鬼跃上半空,振翅万里。九霄风雷,托起他背后纯白色的翅膀。
“是!”苏明哲拱了下手,佩服地领命。
“是!”众文武齐齐肃立,凛然回应。
“相当不错!以前蒙元官吏之间互相攻击,通常就是先收买他们,由他们从民间发难!微臣,微臣当年,也曾经,曾经帮人运作过类似的事情。花费不高,但效果却颇为了得!”内务处主事张松向前走了几步,非常有经验地现身说法。
和-图-书主公果然目光如炬!”禄鲲先笑着拍了一句马屁,然后施施然补充,“监察院可以先写好了文章,交给军情处到大都城内散发。军情处也可以搜集有关蒲家的不利消息,由监察院负责整理成文,再行充分利用!”
“启禀主公,监察院可以全力为陈大人提供支持!”话音未落,监察院知事禄鲲立刻起身,主动请缨。
“钱不是问题!只要他们信誉好,就不是问题!”朱重九笑着点头,然后将目光转向在旁边沉默不语的苏明哲,“回头专门做一笔账,专款专用,拨给陈主事用来扶植收买大都城内的清流。”
不过黄老歪的提议好归好,这种毁人名声的事情,大伙却谁也不方便出言附议。毕竟前一阵子自家主公就在那群腐儒身上吃了同样的亏,现在想起来师敌人之长,未免有哪壶不开提哪壶之嫌。
而亦思巴奚兵日前在泉州一带的禽兽行径,更是令人发指。知事这个时代消息流通不畅,而泉州蒲家又出动钱财肆意掩盖,才没有被世人所知而已。因此,只要抓住这两点做文章,绝对会让蒲家的支持者做起事情来瞻前顾后,畏首畏脚。
正所谓,www.hetushu.com话糙理不糙。这个提议虽然对朱重九本人不太恭敬,却具备非常强的可实施性。那泉州蒲家,当年为了荣华富贵,将大宋赵氏皇族及其支持者三千余人,不分老幼杀了个干净。即便是最大的收益者蒙元朝廷,在将中原彻底纳入掌控之后,再提起此事都觉得蒲寿庚做得过于阴狠卑鄙。
“主公英明!”这回,禄鲲才是心服口服。先恭恭敬敬地给朱重九施了个礼,然后大声回应,“据微臣所知,大都城中有一伙清流,就是专门做这种收钱骂人的勾当。微臣回头就把名单提供给陈主事,军情处自管派人去联络!只要钱给的足,他们保证鸡蛋里也能挑出骨头来!”
作为专门闻风奏事,弹劾百官的机构,在淮扬目前这种蒸蒸日上的大氛围中,他们很难找到足够的用武之地。并且禄家老爷子也再三告诫过他,监察院不能太出风头,给禄家四下树敌。所以与其尸位素餐,还不如换一种思路,到蒙元那边去寻找针对目标。反正都是口诛笔伐,伐谁不是伐呢?
“注意!”朱重九竖起四个手指头,非常仔细地补充,“有四件事情,必须注意。第一,不能一次性给钱太和_图_书多,要记得细水长流。毕竟饿的狗才叫唤得凶,你要是一次性喂饱了他,他就不叫唤了;第二,清流不必都是那些学问和名声好的,三教九流都可以找一些,什么卖假药的,卖大力丸的,甚至娼妓、粉头之类,也没关系。英雄不问出身,只要他们敢说,敢大声嚷嚷,就把他们捧成英雄;第三,收买他们可以,但是绝对不可以把他们给招揽到淮扬来。他们的特长就是挑刺和扯后腿,具体干事方面,他们不用问,肯定都是外行。第四,也是最后一条,叫咱们的人注意保护自己,不要跟他们交往过深。更甭指望他们能守口如瓶。这些人,凡是肯收钱办事的,就不可能有什么骨头。万一被蒙元官府抓了去,不用动刑,就会立刻把小时候偷看别人撒尿的事情都给供出来!”
朱重九对此,倒是不太在乎。自从昏迷中醒来之后,他心里又放下许多东西,在某种程度上,也越来越与这个时代相容。因此,发现大伙都纷纷将头转向自己,就笑了笑,先用目光征询了一下刘伯温和逯鲁曾两人的意见,然后大声询问:“敬初,眼下军情处在大都城内,能不能找到合适的人手去执行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