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六十八章 秋露(三)

而第二波冲过来的四百名牤子,黑灯瞎火中先被自家乱兵冲得东倒西歪。还没等他们稳住阵形,就又看到军中数一数二的猛将钟矮子带着数百同伙朝自己扑了过来。一时间,哪里抵挡得住?直被杀得人仰马翻,抱头鼠窜而去。
“打冤家啊,路大人答应过,当场结算,每人十贯!”钟矮子将守中铁蒺藜骨朵儿高高地举起,大声叫喊。
而正茫然不知所措的各部苗兵,则迅速找到了主心骨儿。纷纷在麻线、小锣和头人们的带领下,稳住队伍,减轻混乱。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然后轰然炸裂,将数不清的断肢碎肉送上了天空。
而打完这仗,本钱就立刻有了。不光钟土司麾下的山民们有了,钟土司本人也可以快乐逍遥一生。
“吹角,传令给冯安、洗良、秦无运,让他们三个带着兵马,迅速向我靠拢!”杨完者对老儒张昱向来倚重,慌乱间,立刻将此人的建议付诸实施。“和图书吹角,让临近山头加快速度!吹角,让杨通知,杨通泰迅速返回来护驾。吹角,告诉其他各部,严守营盘,不得轻举妄动!”
“打冤家,打冤家!”跟在钟矮子身后,则是三百多名手持各色长短兵器的山民。每个人右胳膊上都缠着一条黄缎子,遇到凡是胳膊上没系标识者,则上前一招砍翻。
旗面下,有名身穿精钢坎肩儿的将军猛地向前挥了一下手,又是数百条亮丽的弧线。
毕竟是一支战斗经验颇为丰富的老队伍,当主帅采取了正确措施之后,很快,秩序就开始恢复。一些胆大心细的小锣们,还主动派遣心腹,将距离自己相对较近的溃兵,强行拉入自家队伍。遇到不肯服从命令者,则一刀杀死,避免其将恐惧和混乱继续传播。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淮安军军情处的路主事出手大方,光订金就给了五万贯。哪怕过后另外一半儿不兑现,赏给手下人每人十贯之后,钟矮子自己也能落袋四万五http://www.hetushu•com
有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山民们这几年跟在杨完者身后四处劫掠,最后所得大部分却都被充了公,实际上落在自己手里的却没多少。而今夜,钟矮子当众就许下了十贯钱的赏格,顿时令众人士气大振。挥舞着铁剑、斧头、弯刀朝前扑去,将沿途所有阻挡都快速砸成肉饼。
在他们的齐心协力之下,钟矮子的攻势,迅速被遏制了下来。三百余名族人在重赏的刺激下呼和酣战,然而周围的苗军却越来越多,越来越多,隐隐就要构成一个包围圈。
所以山民们跟谁作战,根本无所谓!钟土司昨天跟杨完者一起喝鸡血酒,那大伙就帮着钟土司和杨完者去杀红巾贼。今天夜里钟土司忽然改口说杨完者是整个寨子的仇人了,大伙就跟着钟土司去“打冤家”。反正打谁都是打,扒光了衣服之后,死人长得其实都差不多!
他们心里,向来就没有什么朝廷概念,更不在乎谁是大军的主帅。他们唯一认的,和图书就是自家土司。数千年来,向来就是土司大人说打谁,大伙就跟着打谁,根本懒得问其中是非。
一连串命令传下去,立刻化作一阵阵抑扬顿挫的号角声,“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即便想问,也问不明白。在红巾贼起事之前,蒙古朝廷和地方官员对待山民,比对待治下的南人还要苛刻十倍。南人在蒙古达鲁花赤眼睛里头,至少还能交粮纳税。而山民们一不肯给官府缴纳税赋,二又不肯忍辱负重,动辄就结伴作乱。达鲁花赤老爷们当然更不会在乎他们的死活,每逢局势动荡,对待他们的办法向来只有一个,杀!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死守中军,以不变应万变。天明之后,贼势自败!”眼看着周围大大小小的山头都乱成了一锅粥,而紫云丘上却人影幢幢,敌我难辨。杨完者重金礼聘来的军师,老儒张昱跳起来,声嘶力竭地提醒。
雷声滚动,血肉横飞,当着m.hetushu.com四分五裂!
万万没想到被救援对象转眼变成了敌军,杨雄所部苗兵近卫们,一时间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那钟矮子却没做任何犹豫,从血泊中再度抡起六十斤重的铁蒺藜骨朵,大步向前,见一个砸一个,“噗!”“噗!”“噗!”……霎那间,红光四射。凡是挡在他身前者全都砸了个筋断骨折。
十贯淮扬铜钱,足够让弟兄们带着家小都搬出大山,换另外一种活法了!山民们不肯去平地讨生活,并非为天生懒惰,而是根本没有去平地安身立命的本钱。
就在此时,黑暗中忽然跳起数点火星。紧跟着,火星跃上了半空,拉出数条亮丽的弧线。几百枚拖着弧线的铁疙瘩,从半空中落下,狠狠地砸在了众苗军的头顶!
抱着类似的想法,山民们跟在自家土司钟矮子身后,对着昔日的袍泽狂攻乱剁,转眼间,就将杨雄所带领的两百亲兵砍翻了一大半儿。剩下的另外一小半儿群狼无首,惨叫一声,掉头就逃。
不是火炮,爆炸后的威力,却不亚于火和-图-书炮分毫。正率部努力阻挡钟矮子去路的苗军千户苏适只觉得脚下一串闷雷滚过,身边的弟兄就像被冰雹砸过的高粱般,齐齐整整地倒了下去。随即,他就看见一面猩红色的战旗,在死亡的火焰中现出了身影。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吵得人心脏恨不得从嗓子里跳出来,腹内胃肠肝肺不停地翻滚。
这一招,不可不谓对症下药。山路陡峭,无论作乱的是山民自己,还是偷偷摸上来的淮安军,其数量都不可能太多。所以最佳战术就是一个“拖”字,死守中军,让“乱兵”无法将混乱继续扩大。而只要天色一亮,敌我双方立刻就会被分得清清楚楚。届时,苗军以数万百战老兵,怎么可能奈何不了对方区区几千人?!
杀!杀!杀!杀得人头滚滚,杀得血流成河,当大山里只剩下了死尸和老弱病残,地方上自然就安静了。而如今,你蒙古达鲁花赤老爷拿红巾贼没办法了,却让曾经被你们杀得尸横满谷的山民替你们去灭火,这便宜,也赚得太简单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