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七十九章 破军(中)

“其中肯定有人靠不住。但一道见过了血,就都靠得住了!”伊万诺夫迅速朝着几个正在擦拳磨掌的降将那边扫了一眼,然后用更低的声音回应。“混蛋胡深,居然敢欺负老子读书少,把老子当傻瓜耍。老子现在总算明白过味道来了,他根本不是真心来投降。他是眼看着插翅难逃了,才果断恭迎王师了。若是刚才让他偷袭得手,他肯定掉过头就回去当他的蒙元功臣!根本不会将白旗掏出来!奶奶的,里外里,这小子无非就是想保住他手下这点儿兵马。老子偏不,老子就不信,如果淮安军有更好的出头机会,有谁还愿意继续当他胡家的私兵!”
“啊!”已经吃了一次惊的伊万诺夫,再度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了个目瞪口呆。张大嘴巴,眼神发僵,手中战刀不知道该向哪边去指。
一个个引经据典,说得摇头晃脑,唯恐自己让周围的同伴给比了下去。
好在淮安军上下都训练有素,军队结构建设又简单明了。所以经历了短暂的忙碌之后,很快就适应了新的战场情况。倒是把伊万诺夫本人,累了个汗出如浆,喘息着朝已经动起来的各路兵马扫了几眼,略作斟酌,跳下坐骑,缓步走到还在原地等候处置的降兵当中。
这个计划一环扣着一环,原本算计得颇为周密,谁料对手却不按照常理出招,挨了一顿火炮之后,居然选择了冲下来投降,甚至主动将打虎口双手献上。导致负责一线指挥作战的伊万诺夫措手不及,只能凭借着多年领兵经验,尽最大努力去调http://m.hetushu•com整部署,以免错过了从天而降的战机。
“李校尉,你挑选有力气的弟兄,把虎蹲炮全都送上去。协助都校尉防守!”
“读书?”几个胡家主支出身的义兵千户,又喜又惊,疑问的话脱口而出。
亲兵连长赵不花和战兵团长都石头先后答应,各自带领所部弟兄,急匆匆地去追赶已经跑出老远的胡深。
“许参军,你……”
“是,末将遵命!”众胡家千户们闻听,非常顺从地就接受了命令。然后一个个兴冲冲地去召集人手,准备大干一场。
按照第二军团都指挥使胡大海原来的算计,浙军上下谁都不清楚第二军团手中还有多少六斤炮的弹药。看到六斤炮的阵地过于突前,肯定就会有人不甘心一味地挨炸,主动选择铤而走险。
“诺!”
话说到一半儿,他忽然停住。抬起头,踮起脚尖,目光越过人群去追逐胡深的背影。当看到打着白旗的胡深,已经被自己的亲兵马上要送进打虎口。而打虎口上,也纷纷举起了白旗的时候,笑了笑,再度扯开了嗓门儿:“你家胡将军已经杀上打虎口了,我淮安军的一团一旅,差不多也快赶到了。你等真的想建功立业,不妨赶紧去把各自麾下的弟兄约束起来。然后跟着老子一块去支援打虎口,万一那石抹宜孙不甘心,咱们大家伙就一起上,打他个屁滚尿流!”
“站住!哎,你急什么,赶紧给我,你赶紧站住!哪个说不相信你来?赵不花,你们带着我的亲兵赶紧去追胡将www.hetushu.com军!如同他被伤到一根汗毛,老子拿你是问!”伊万诺夫见此,不敢再怀疑此人的诚意。赶紧指派自己的亲兵连长,骑着马去追赶胡深。然后又冲着身边的战兵团长都石头用力一摆指挥刀,“都校尉,你带着二零三二团去抢打虎口。拿下此口后,立刻原地驻防!我会尽快派人去支援你!”
“王旅长,你们二零五旅携带所有轻重兵器,向打虎口行军。随时准备为二零三二团提供支援。”
后几句话,他的确是有感而发。因此听起来情真意切。众胡家千户门虽然不太确信他口中的都督就是朱屠户,心里头的惶恐和不安也跟着减轻了许多。一个个再度相继施礼,纷纷陪着笑说道:“那也是因为将军您良材美质,最终得遇卞公。”
“投降!投降。”陷入重围的胡家军兵卒原本就没剩下多少士气。此刻见到自家主帅都主动向对手输诚了,更不愿意白白丢掉性命。纷纷放下兵器,大声嚷嚷。
“当然要读了,否则我淮安军的军令,你们听得明白么?”早猜到众人会有此一问,伊万诺夫将腰杆挺直,非常自豪地回答。“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担心,讲武堂不是县学、府学,不教什么四书五经。而领兵打仗的本事,多学一些总没什么坏处。况且连我这蓝眼睛的西域人都能顺利卒业,你们难道还用担心自己当一辈子学生么?!”
“处州义民胡深,躬迎王师。处州义民胡深,躬迎王师。”胡深的亲卫们扯开嗓子,大声宣告,仿佛事先排列过千百遍一般齐http://www.hetushu.com整。
不带他们走远,伊万诺夫又深吸了一口气,将临时战术调整命令,连珠炮般发了下去。
喜的是,自己投降之后,居然还有机会当官儿。无论大小,待遇终究跟身边的佃户、僮仆们有所不同。惊的则是,当一名领兵打仗的武将,居然还得去上学堂。万一因为考试挂了马尾巴而失去了晋身之机,再被赶回老家去,让自己有何面目在同族兄弟跟前抬头?
他们这些能做上千户的,都是家族中的翘楚,从小就被逼着读书识字,阅遍经史子集,所以说话时,一个个典故信手便可拈来。然而伊万诺夫的汉语,却只学懂了个皮毛。根本弄不明白谁是卞公,好好的锥子,为何非要往颖囊里边塞?眨巴着眼睛听了好半晌,最终用力一挥胳膊,“行了,你们就别拍老夫马屁了。咱们淮安军看的是真本事,不是谁更能说会道。嘴巴总会骗人,而行动……”
“遵命!”
“将军!”亲兵伙长马哈拉试图带几名弟兄跟上前保护,却被伊万诺夫用眼睛给狠狠瞪了回去。将目光再度转向身边的降卒,伊万诺夫又换上了一幅长者的笑脸,和颜悦色地说道:“大伙不要害怕,既然你家胡将军诚心来降,我淮安军就不会亏待了他。无论他此番能不能带领我军拿下打虎口,老夫都保证把他囫囵个给你们送回来。至于你们,都是本乡本土的人,想必未曾祸害过家乡父老。待打完了这一仗之后,老夫自然会放尔等回家!”
“将军何必妄自菲薄,古语云,天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www.hetushu.com苦其心志,劳其身形……”
“这,哈哈哈,哈哈……”几个义兵千户先是被逗得转忧为喜,然后纷纷向伊万诺夫施礼,“不敢,不敢,将军大人您,将军大人您是天纵之才。我等,我等岂敢跟您相比!”
伊万诺夫当然也不能只靠着这群降兵去打仗,转身走回自家队伍,又开始继续调整部署。趁着他身边没有外人,二零五旅明律长史黄子德走到近前,用极低的声音提醒,“将军,那群胡家的人靠得住么?与其让他们去打虎口上添乱,不如将他们留在这边!”
“狗屁个天纵之才,老子当年是雇佣兵!”伊万诺夫把眼睛一瞪,摇着头说道:“雇佣兵你们懂么,就是别人出钱,我负责卖命那种。要不是遇到了咱家都督,老子恐怕早就不知道埋在哪里去了,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风光?”
“昔日将军未逢其时,所以埋没于众人。而时机一到,自然若锥处颖中……”
“啊!”刹那间,胡深周围的义兵将士都愣住了。谁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胡深本人,却毫不犹豫地将白旗挑在了长枪上,迎风抖动,唯恐别人看不清楚。
说罢,猛地将马头一拨。同时继续大声补充:“此间种种,且容末将过后解释!机不可失,大人请速遣精锐跟我去接管打虎口。末将在那边留了两千心腹,淮安天兵不到。他们绝不会将打虎口交给别人!”
“事不宜迟,末将孤身带路。这些弟兄,就有劳伊万将军看顾了。”好个胡深,要么不赌,要么赌个痛快。抖了抖白色大旗,独身穿过自家军阵,和图书迳自奔打虎口而去。
说着话,他又快速将面孔转向当初跟在胡深战马两侧的几名义兵千户,毫不做伪地补充,“如果有人不想回家,想继续马上博取功名,我淮安军也欢迎之至。不过当兵的,恐怕要先接受一番训练才行。当将的,也得先进讲武堂去读上几个月的书!”
非但普通兵卒不知所措,负责指挥着两个战兵旅打埋伏的第二军团副都指挥使伊万诺夫,也花费了好大力气,才勉强接受了敌军不战而降的事实。手中长刀朝空气里虚辟了几下,策马上前断喝:“你,你们这帮家伙到底打得是什么鬼主意?要举义也该事先派人联络一下才对。怎么,怎么弄得如此鲁莽?”
他们如此识实务,反倒把四下围拢而来的淮安第二军团将士给弄了个措手不及。原本已经准备给虎蹲炮点火的艾绒,无法继续下按;原本扣在板机上的食指,也再扳不下去。一个个瞪圆了眼睛,面面相觑。
……
“大人教训的是。小可孟浪了。但那石抹宜孙爪牙遍布全军。万一走漏风声,小可死不足惜,却会耽搁了胡元帅的大事。所以,小可才不得不冒此险。”义兵万户胡深挨了质问,也不生气,又用力挥动了一下旗枪,朗声回应。
所以胡大海才于炮阵周围布下了陷阱,静待浙军入套。只要有人从打虎口冲下来试图炸炮,淮安军就立刻将其当作猎物困住。然后再派遣精锐逆冲而上,趁着浙军来不及调整战术的当口,强行夺取打虎口。
“黄长史,你速速派人给胡将军送信,告诉他,情况有变。打虎口有可能不攻而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