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九十四章 英雄(下)

顿了顿,他大声说道,“如果把握住机会,就有可能将答矢八都鲁、倪文俊二贼一并干掉。从此彻底解决家门口的大患!”
“末将来,末将家在长安,熟悉那边的地形!”
“落帆,下桨,准备抢滩!”千里之外的海上,朱重九看了看眼前不远处的陆地,大声命令。
“关将军所言甚是!”不愿意听赵君用再胡搅蛮缠下去,刘福通断然决定采纳关铎的建议。“老夫先前的格局,的确太窄了。那四川又不是咱们的囊中之物,朱重八抢与不抢,与咱们有何关系?倒是眼下……”
笑着笑着,他眼前就又浮现了那个伟岸的身影。厚重、沉稳,让他一见之后,就从此视为毕生之友,同时也是毕生之敌。
“白不信,李武、崔德,你们三人合兵一处,过河攻打解州。无论胜败,能拖住临近各地的元军,令他们无法驰援潼关就行!”
得弟子如此,自己作为老师,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凤阳小子虽然注定会辜负全天下读书人的期盼,可是,他却越来越像一个合格帝王了。气度不输于秦皇汉武,眼光比起唐宗宋祖来,也不逊多让!
“末将愿与关将军并肩而战!”沙刘二也不甘落后,紧跟着上前施礼。留守黄河南岸养精蓄锐的日子,他可是过腻了。更何况还要天天对着赵君用、罗文素这类鸟人,屁大的小事儿都要扯上几个时辰的皮?
“这,这,哪里,哪里来的机会?你,你……”赵君用面红耳赤,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将关铎驳倒,却发现,自己此时此刻,无论说什么都无济于事。自己的思维始终局限在几家红巾军的互相倾轧上,而关铎,却已经将目光放在了红巾军之外的广阔天地。
“呵呵呵,不愧也姓朱,他倒是敢想!”正当大伙感慨万千之时,先前好不容易才闭上嘴巴的赵君用,突然又开始大声冷笑。“不过天下谁都不是傻子,既然他那么着急入川,大伙帮一帮他又如何?把襄樊的弟兄们后撤五十里,我就不信http://m.hetushu.com,答矢八都鲁会容忍有人窥探他的老巢!”
“赵能,张进……”
“这……”众人原本热切的心脏上,立刻就被浇了一大瓢冰凉的井水。如果朱重八的本意不是去争夺四川,汴梁红巾一旦北撤,有可能就会永远失去染指荆襄的机会。毕竟以倪文俊一己之力,未必挡得住已经脱胎换骨的淮扬第八军团。而届时答矢八都鲁在湖广跟朱重八、赵普胜二人打生打死,也未必还有余力给倪文俊提供支援。
“恩师小心脚下!台阶上有露水,切莫走得太急!汤和,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上前搀扶一下!”朱重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带着如假包换的关切。即便不肯采纳臣子的计谋,他却依旧没有失掉应有的礼数,没有忘记做样子给其他人看。
一时间,目光穿越了延福宫内的雕梁画栋,穿越了重重暮霭,落在长江之南。那里,分别有两个豪杰,在看着他的作为。刘福通相信,自己比起这二人,不逊色分毫!
有刘邦和刘备这两个帝王珠玉在前,试问天下英雄,还有谁敢忽略掉四川?只是先前总觉得距离太远,羁绊太多,谁也没顾得上动手罢了。而今天,忽然看到了朱重八那奋不顾身的举动,才忽然发现,原来重重阻碍,真的其实都不算什么大麻烦。
退一步讲,哪怕朱重八真的如愿夺下了四川,汴梁方面如果抢先一步将陕甘握在手里,依旧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势力,依旧有希望跟两个姓朱的将天下鼎足三分!
“恩师,那个人比夫差机敏得多!!”仿佛要与朱升的解脱相印证,朱重八的声音,再度从甲板上响起,不高,但字字清晰。“我与他,也不是吴越之争。吴越相争,输赢死的不过是夫差、勾践之辈。而一旦再让蒙元得了势,恐怕河南江北,又要白骨嬴野。千载之后,你我的后人,也会自愧姓朱!!”
“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和_图_书”。当年蜀汉昭烈帝刘备,就是因为采纳了诸葛亮的谋划,才摆脱了丧家犬般四处依附状态,得以鼎足三分天下。虽然其最终也没能如愿重新振兴大汉,一统中原。但是在他和诸葛亮相继去世后,举世闻名的蠢货阿斗,却依旧能凭借父辈们的余泽,将蜀国继续维持了近三十年。
……
“自然是一决雌雄!”朱重八没有回头,望着鄱阳湖沿岸那如画江山,大笑着回应。“届时鹿死谁手,未必可知!”
有些秘密就像封在坛子里的老酒,只要不小心被打开一条缝隙,就彻底暴露无遗。
“末将觉得赵平章之言有道理!”
当年他手握重兵,坐拥归德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即便没有任何道理,谁人敢不耐着性子听上一听?而今天,区区一介武夫关铎,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当众跟他争执。如果他再忍让下去,今后在汴梁红巾军中,岂会还有立足之地?
“微臣附议!”
“呃!”朱升被自己的学生噎得无言以对,半晌,才叹息着摇了摇头,蹒跚走入船舱。
“卑职必不负丞相所托!”平章政事盛文郁整顿袍服,冲着刘福通长揖及地。
“王完者、李蛤蝲,你们两个提兵……”
“末将愿意同往!”
究极其暴露的原因,却并非汴梁诸公目光敏锐,而是千余年前,西蜀丞相诸葛亮献给刘备的对策过于有名。
“杀鸡焉需牛刀,关大人且坐,末将愿替诸位开路搭桥!”
有双大手从腋下托过来,扶住朱升颤抖的身体。温暖,有力,且坚定无比。下一个瞬间,朱升心里的遗憾迅速衰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欣然。
“关某不确定淮安军下一步会做什么?关某也不敢确定答矢八都鲁与朱重八准备干什么?”好个关铎,面对着气势汹汹的逼过来的赵君用,脸色和声音没有丝毫变化。笑了笑,淡然补充道,“但是关某却觉得,我大宋,不能总等着看别人干什么,然后自己跟着转。他朱重八都知道趁机抢夺湖广或者四http://www.hetushu.com川,我宋王嫡系,总不能对送上门的机会视而不见!”
刹那间,众人的情绪全都被调动了起来,争相向刘福通请战。其中不乏像盛文郁一样,看出了陕西对汴梁红巾的重要意义者。但是也有不少将领,纯粹是厌倦了如今汴梁城内越来越重的暮气,想要出去更自由地呼吸。
坐等别人如何行动,终究落了下乘。而主动出击,却能令前方海阔天空。关中比西蜀被称为“天府之国”的年代更早。汉高祖刘邦也是先夺下了关中,才有机会积蓄下足够的实力,跟项羽一决雌雄。
“主公,吴越相争,勾践若不是趁着吴王夫差北上会盟诸侯,果断发兵苏州。不可能东南千里之国!”江南,鄱阳湖内的一艘战舰上,和州军长史,宋庐州路同知朱升,躬着身子向朱重八苦劝。
……
朱重八千里入川的壮举,是建立在眼下答矢八都鲁和倪文俊两个,都被汴梁红巾吸引在襄樊的基础之上。如果刘福通下令前线汴梁将士果断后撤,答矢八都鲁就可以立刻腾出手来,回师救援湖广。届时,朱重八的如意算盘,恐怕立刻就成了好梦一场。
然而在一片附议声中,原本不是很擅长与人争论的关铎却忽然皱了皱眉头,哑着嗓子质问道,“如果答矢八都鲁不肯回援湖广呢?或者说,朱重八原本就没打算奔袭四川?即便他们二人的举动都如大伙先前所料,诸位又怎么可以确定,咱们撤下来后,淮安第八军团不趁机夺取荆襄?”
“呃!”朱升的身体,又踉跄了一下,多亏了汤和扶得用力,才勉强没有跌坐于地。
“你,你的话固然道理。可是,可是,若那朱屠户如愿把江浙囊括在手,你可想过如何自处?!”回头头,望着朱重八那挺拔的腰杆,他喘息着说道。
……
“末将愿带本部兵马,替丞相开路!”不待刘福通权衡清楚利弊,关铎深施一礼,大声请缨。
刘福通趁热打铁,将汴梁附近能调动的兵马,全都撒了出去。和*图*书只为迷惑蒙元方面的判断,给定西军创造战机。
“恩师不必再多言!”朱重八持矛在手,任凭猎猎秋风扫过自己的满是疲惫的面孔。“学生当然知道吴越之旧事,学生还知道,始皇二十五年,诸越俯首入秦,勾践子孙俱为臣虏!”
放在一个开国帝王身上,这些品质都必不可少。然而,作为和州军的首席智囊,半个天下读书人的目光所在,老儒朱升却渐渐发现,自己距离“君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梦想,越拉越远!
比起汴梁方面,和州军距离四川更远。单论两家实力,眼下汴梁方面也丝毫不输于和州。唯独输的,只是那股子可以舍弃一切的狠劲儿而已。毕竟朱重八眼下所占据的地盘,全加起来都凑不够两个路。而汴梁红巾却坐拥大半个河南江北行省,并且已经早早地宣布汴梁为国都!
朱重八翅膀硬了,不再是当年那个三顾茅庐,跪请自己出山,以师徒之礼相事的凤阳小子了!在得到了“礼贤下士”和“尊儒重道”的美名后,他终于慢慢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孔。多谋、善断、很辣、果决,认定了的道路便不会被任何人左右。
凤阳小子的真正目标,是天府之国!
想到彼此之间的差别,众人又相顾叹气。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朱重八家底儿薄,把和州丢了也无所谓。而汴梁红巾,明知道蜀中对未来发展的重要性,眼下也不可能舍了汴梁、洛阳、南阳、汝宁这些形胜之地,千里迢迢去争夺四川!
“末将附议!”
“也罢!”见周围群情激烈,刘福通决定因势利导。“连朱重八都知道趁机奔袭四川,本相岂能再畏首畏脚,坐失良机?!定北军都指挥使关铎、许州总管沙刘二,从今天起,你二人合兵一处。更名为安西军,分任都指挥使,副都指挥使。西出潼关,经略陕西。近卫军指挥使冯长舅,你任安西军长史,携带两个炮兵千人队随行。务必在三个月内攻破潼关天险,进入渭南。”
“末将以为,丞相还可以遣一支奇和_图_书兵,西进经略关中。此乃‘四塞之地’,自古便有‘田肥美,民殷富,战车万乘,沃野千里’之说。而此刻在蒙元朝廷,连江浙都无力去救,更甭说抽出兵马来,驰援陕甘。”受到关铎的启发,盛文郁走上前,大声提议。
“后撤,丞相,末将建议您立刻下令后撤。咱们汴梁红巾,不能总是为他人做嫁衣!”看到自己一句话就点醒了大伙,赵君用拱起手,急切地向刘福通进谏。
“是!”关铎、沙刘二、冯长舅三人大喜,齐齐躬身领命。
“我宋国将来是否能席卷天下,在此一举。诸君,请尽全力。他日驱逐了鞑子,刘某再与诸君把盏庆功!”分派完了任务,他深吸一口气,仰起头,豪情万丈地说道。
在座当中凡是多少粗通笔墨者,几乎都拜读过陈寿在三国志中对此的记述。即便没怎么读过书,平素在街头的折子戏里头,也被其中的千古名句将耳朵磨出了茧子。
陆地上,福州港像一个多情的少女,向远道而来的情人张开了怀抱!
“彭大,赵君用,你二人集合所部兵马,前往陈留。做出不日北进之态,威胁对岸元军,令其无法判断我方真正意图!”
“微臣以为……”
话音落地,在场众文武如梦方醒。对啊?如今蒙元气数将尽,群雄竞相逐鹿,身为其中力量数一数二的汴梁红巾,凭什么要跟着别人的步伐走?!大伙先前总想着别人做这儿做那,然后才出招应对。原本就落了下乘。
刘福通冲着三人点点头,然后用威严的目光迅速扫过全场,“盛文郁,你负责坐镇汴梁,替安西军督办粮草辎重。各级衙门若有人敢拖延耽搁,先给我杀了再说!”
转眼间,彭大、罗文素、沙刘二等人就迅速跟上,一起劝说刘福通早做决断。
“你怎么又确定那淮贼,那王克柔会带着第八军团趁势出击?那朱重九哪来的胆子,两线作战?”唯独不肯服气的依然是赵君用,瞪起通红的眼睛看着关铎,低声咆哮。
“嘶——!啊!”众人闻听,齐齐倒吸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