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三十七章 年关(四)

“那是自然!”沙喇班眉头往上一跳,随即拍着自己的胸脯表态。“汉卿兄放心,今后某家这条命,就归你用了。只要能给丞相报得了仇,甭说肚子里藏几句话,你就是现在让某把舌头割了,某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还有一些老兄弟当日被调到了禁军任职,某家借着过年的机会,去找他们喝酒!”
这些人当中,六成以上,是纯粹抱着玩闹的心态,想给朱屠户添点儿堵。还有三成,则属于李汉卿事先预料到的同类,想在乱世中大捞一票,所以巴不得全天下都打成一锅粥。剩下的那一成,则属于龚伯遂、沙喇班以及其他有心人故意派出来的“火媒”了。非常懂得把握时机,并且行踪飘忽,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
“此外,还有几件事,需要劳烦二位兄弟!”见二人肯为自己所用,李汉卿心情非常愉快。想了想,继续低声吩咐,“第一,就是协助李某掌控好这支奇兵。平素多到下面走一走,让大伙觉得,咱们跟他们都是一条心,不是想要利用他们!你们看朱屠户那边,终日说什么官兵平等,其实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让底下弟兄心甘情愿地去拼命而已。但几年坚持下来,其效果就是非同一般。当年丞相麾下的百战精锐,也受不了三成以上的战损。而朱屠户那边,随便一支队伍拉出来,都能做到死伤近半而不旋踵!”
“两位兄台若是不看好此策,可以先找几名亲信去试试。用不了太久,二位就能看到成果!李某不是把天下人当傻子,但有句俗话却说,乱世出英雄。如今这大都城内外,期盼着浑水摸鱼的,可也不只是咱们兄弟!”猜到对方在想什么,李汉卿笑着说道。满脸的皱纹当中,写得全是恶毒。
“保密肯定是第一位的。君不密失其臣,臣不密失其身,几事不密则成害!”李汉卿先掉了几句书包,然后继续补充,“两位少东阅历浅,所以李某这番心思,也不敢现在就让他们知晓。”
hetushu.com他们嘴里编出来的谎话,也最为精彩。只要在某地“不经意间”大声讲述一遍,就能吸引许多听众,进而对他们的凄凉身世撒一把同情泪,对倒行逆施的淮扬大总管府,咬牙切齿!
敌人往往是最好的老师,只要你肯放下身段去学。按照他们二人的记忆,淮安军在战场上的韧性的确非同一般。当年其羽翼未丰,就能在淮安城下死死顶住脱脱的三十万大军。所凭的可不止是火炮犀利和地形险要。那些主动率队发起反击的都头、百户,那些抱着手雷与元军同归于尽的底层士卒,都给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他李汉卿要做的,是让淮安军即便能打下大都,也站不稳脚跟。让黄河以北各地烽烟处处,逼着淮安军四处救火,焦头烂额。让淮扬大总管府每新打下一块地盘来,都多背上一个沉重的负担,却得不到任何实际收益。而一旦朱屠户这些年在淮扬所积攒的财力、物力消耗一空,军队又被分摊成片,自然会有英雄看准机会,给朱屠户致命一击。
“理当如此!”
茶馆酒楼,街头巷尾,每逢人多的地方,大侠小侠,江湖豪杰,以及怀才不遇的在野遗贤们,都开始有意无意地传播各种谣言。痛骂那个让大伙连年都过不好的朱屠户,同时煽动周围的人对淮扬的仇恨。
“不成了,咱们得想办法自保了。皇上要是靠不住了,咱们就得靠自己手里的刀子。到时候,拼一个够本,拼俩赚一个!”
“知道咱们的日子为啥过得越来越穷么,全是朱屠户闹的。他把钱全拿走了,大伙自然就没了好日子过!”
他的话,立刻吸引了周围许多目光。这淮扬富庶是天下闻了名的,而种田、养蚕织布,又是百姓们最熟悉的活计,所以大伙听起来就格外有亲近感。
“知道么,朱屠户一来,就要先抄了大伙的家。什么值钱的,好用的东西,先拿去给淮安军分。淮安军分剩下了,则是那些城外的穷和-图-书骨头,然后,才会还给大伙!”
周围酒客们听了,顿时又心有戚戚。都是普通人家,夫妻和睦,家业兴旺,谁人不期盼?只有败家子儿,才乐意天天喝酒赌钱骂婆娘,糟蹋完别人糟蹋自己。
“对!咱们过不上好日子,也别让淮贼好过!”
当然,他这番心思,不能跟龚伯遂和沙喇班两人明说。只是以给朱屠户制造麻烦为借口,请二人协助自己去煽动仇恨,散布流言。龚伯遂和沙喇班两个人也不好驳了他的颜面,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各自挑了一些心腹去照方抓药。结果谁料想,效果居然比在护国军中还好上数倍。就在年前的这短短十几天功夫,大都城内外,已经是人声鼎沸。许多百姓提起朱屠户来,都恨不得剥其皮,食其肉。
“甭看朱屠户现在得意。当年黄巢如何,还打进过长安呢,还不是转眼就身败名裂?”
大元朝走了背运,朱屠户据说马上就要打过来了。如果事情真的像传言中那样,他只为吃不饱饭的流民和乞丐说话,见了谁家日子过得稍好一些就巧取豪夺,大伙可怎么办啊?除了拼了性命之外,恐怕根本没其他选择了!
“记得有一年夏天俺在树上吃桑葚,吃饱了往下一看。乖乖,可不得了。俺家院子前后的桑树,居然是个巨大的福字。俺赶紧爬下树问俺爷爷。俺爷爷说,那都是俺爹在刚刚娶俺娘的时候种下的。他知道俺娘喜欢桑树,又盼着家里兴旺,所以种桑树时,就故意摆了个福字!”
“这?”龚伯遂和沙喇班再度愣了一下神儿,眼睛里流露出了几分迟疑。
乱世意味着秩序的消失,法律的废驰,杀人放火将很难再受到追究。但只要你豁得出去,黑的下心肠,就有很多机会不劳而获。
“那您怎么到北方来了?”偏偏有人喜欢刨根究底儿,看看胎记脸身上的打扮和面前的简陋吃食,皱着眉头询问。
“龚某此番出山,完全是为了两位少东!”龚伯遂的反应稍微迟缓了和-图-书些,叹息着说道。“唉,既然朝廷到现在还对我等不放心,龚某又何必做那末世孤忠?汉卿兄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龚某唯你马首是瞻!龚某的心思与沙喇班将军一样,只要能给丞相报得了仇,能保全两位少东家平安就好!”
所以,自两汉以来,坊间巷里,山坡田头,就有许多人都巴不得乱世的出现。特别是那些识得一些字,半瓶子不满一瓶子的落魄文人,更是将乱世视为自己人生的最高梦想。却丝毫无暇去考虑,一旦大动荡时代来临,就凭他那半瓶子醋本领,是成为诸葛亮王猛的机会多一些,还是成为街边饿殍的可能性更大?
“俺那苦命的爹娘啊——!”从手指缝中偷偷想四下看了看,胎记脸继续哭着控诉,“想俺毫州庄家,几代忠孝传家,男的老实,女的勤快,怎么就遭此横祸了咧?!俺不服,俺来大都找皇上告御状,哪知道皇上也管不了这姓朱的恶人啊!俺,俺老庄家找谁惹谁了啊,老天爷啊,你怎么不开眼啊。你赶紧睁开眼睛看看吧——!”
“只要咱们大伙齐心,那朱屠户就是第二个黄巢!”
“姓朱的说,他要杀光北方的姓董的,姓张的,还有那些汉军世家,给赵宋皇帝报仇。”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那朱屠户不敢来大都则已,敢来,咱们老少爷们绝对不能让他落得了好!”
李汉卿先前行的那些煽动仇恨的手段,老实说,他们两个并不怎么感兴趣。但护国军中已经发生的事实却证明,这种手段虽然卑鄙无耻了些,效果却非常可观。前后不过是短短一两个月时间,整个忠义护国军上下,几乎每个人都把朱屠户恨到了骨子里。当他们在战场上真的与淮安军遭遇之后,自然会同仇敌忾,给对方制造一个巨大的“惊喜”!
“第二,需要两位兄长帮忙的,就是暗中串连昔日丞相的故旧,让他们也知道,咱们至今没忘记丞相的仇!让他们尽可能地,给护国军行方便!”李汉卿的话继m.hetushu.com续从耳畔传来,隐隐已经带上了命令的味道。
胎记脸等得就是这句话,立刻又拍了下桌案,低声长叹。“唉!这不是老天爷不长眼睛么?忽然及蹦出个朱屠户来,带着一群土匪强盗分田分地,愣把俺爷爷和俺爹两代人才积攒起来的家业给夺了!俺爷爷和俺奶奶一口气没上来,当天晚上就过去了。俺爹娘拿着地契去找他们说理,结果那朱屠户的人毫不客气地端起火枪,呯呯,唉,俺那苦命的爹娘啊——”
“厉害,令尊大人真是懂得惜福之人!”
乱世出英雄。
说着话,嚎啕大哭。周围的酒客们听了,顿时想起自家那几亩薄田,几间草屋,也一个个红了眼睛,咬牙切齿。
“令尊大人是个有心的!”
……
“龚某明白!”沙喇班和龚伯遂互相看了看,相继点头。
“俺爷爷当年在毫州,凭着赤手空拳,开荒种地。白天给别人种,晚上给自家忙活,每天只睡两个时辰,只吃一顿饭,起早贪黑,口挪肚攒,辛苦了大半辈子才终于赚够了五十亩水田,算是站位了脚跟。到了俺爹这辈子儿,赶上朝政清明,各位大人勤政爱民,又二十年下来,五十亩就变成了两百亩,还盘下了一栋三进三出的院子。那可都是一等一的水田呢,一年能种一季麦子,一茬子萝卜。田埂和宅院周围还全是桑树,每年春天,桑叶就收海了去了。俺娘,俺姑姑,俺婶子,四五个人养蚕缫丝,都忙不过来!那日子啊,可是甜出蜜来喽!”
龚伯遂和沙喇班却丝毫不觉得冒犯,答应得极为痛快。
“好,这件事包在龚某身上!”
“的确如此,李兄不说,我等差点就忽略了!!”沙喇班和龚伯遂二人的眉毛皱成疙瘩,反复品味李汉卿的话,然后缓缓点头。
至于这个英雄是谁,李汉卿不在乎。是蒙古人还是汉人,对他来说也无所谓。他恨的只是朱重九和淮扬,只要能让朱重九像黄巢那样身败名裂,他的心愿就满足了一大半儿。而历史上黄巢和-图-书之后,就是五代十国,后梁、后唐、后晋、后汉与后周相继登场。后唐皇帝姓朱,姓朱的过后的天下恰巧就姓李。
众酒客越听,心里越堵得难受,越听,越是物伤其类。真恨不得立刻回到家去,舍了大半家业买几把刀子回来,随时准备以死相拼。
而李汉卿如今想要利用的,就是某些人的这种期盼浑水摸鱼的心思。在他看来,即便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现在就幡然悔悟,带着察罕帖木儿等人立刻就赶来大都,跟妥欢帖木儿父子联手。以眼下大元朝的军力,恐怕也无法阻挡淮安军直捣黄龙。所以,他李汉卿绝对不会再寄希望与大元,绝对不会带着忠义护国军去为大元朝这条必然沉没的烂船殉葬。那样做,除了平白制造一群冤鬼之外,没有其他任何效果。
李汉卿心中又是一喜,拱了下手,继续补充,“第三么,也是李某正在做的事情。就是追忆大元朝的好处,煽动对朱屠户的仇恨。这件事,不光要在护国军里头做。大都城内城外,也得派些人手下去。区别是不必像军中做得这么明显,找些由头潜移默化即可。要相信不是所有人都记性好,把谎话变着法子多说几次,自然就三人成虎!”
就在群情汹涌时候,酒馆掌柜忽然从案台后钻了出来。三步两步走到胎记脸面前,抬脚就踹,“滚你个庄一块,哭坟头也不仔细挑个地方?滚几个良田百亩,滚你个男耕女织。你他娘的从小就蹲在南门洞子那要饭,连自己爹姓啥都不知道,姓名完全靠脸上那块胎记。哪来的爷爷奶奶?!还朱屠户抢了你家的田产呢,你这辈子他娘的能吃饱饭的时间总计不会超过三个月,又哪来拉田产?!整天到晚厚着脸皮装大户,莫说装得不像,即便别人都信了,你嘴巴里头吹出来的那些东西,就能变成真的么?!滚,赶紧给我滚。爱哪疯去哪疯去,别在老子酒馆里头恶心人!”
操着似模似样的淮扬口音,一个脸上长者块巨大胎记的汉子,在酒馆里拍案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