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四十九章 先锋(上)

“要不怎么常哥都当上掌柜了,咱们还在下面跑腿呢?光这份见识,就甩了咱们不知道多少里地去了!”
……
淮扬大总管府做出决策后,向来没有拖延的习惯。哪怕是春节在即,各部门也依旧保持着平时的运转高速。短短几天之内,对蒙元进行“经济战”的各项方略以及相应的执行工作,已经悄然在黄河以北展开。
“船帮这两年可真红火,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忙不完的生意!”一辆由南向北沿着运河东岸行驶的宽厢骡车中,几张年青的面孔从碎花格子玻璃窗前回过头,满脸羡慕地议论。
众大小伙计们纷纷点头,也不管自己到底听得听不懂。
常富贵是他们这一行人的头目,今后大伙的考绩和年终花红,都在此人手里捏着。所以大伙居然已经硬着头皮往北方走了,就没必要得罪他这个顶头上司。
“我知道大伙心里都不踏实,要打仗了么,明眼人谁看不出来啊,淮安军都把人马和大炮拉到徐州了,开了春儿之后能消停和*图*书么?”稍微扫视了一下众人,常富贵又喷着白烟补充。
“可不是么?钱都被船帮赚了,咱们这些土生土长的扬州商号,却要跟在他们后边!”
“那,那倒是!”
“是!常掌柜!”众大小伙计们吐了下舌头,怏怏地回应。
车厢里温度有点儿低,所以他每一次张嘴,都会有白雾随着呼吸从嗓子眼处冒出来,在半空中盈盈绕绕。但大伙的心脏,却很快就被他的话给温暖了起来,脸上也渐渐出现了几丝真实的笑容。
“行了,都闭上点儿嘴,没人把你们当哑巴!”车厢后排正中间位置,斜倚在背靠上的汉源总号新任二掌柜常富贵,忽然睁开眼睛,低声呵斥。“该赚什么钱,做什么生意,是你们能决定的么?按照规矩努力做事便好,别瞎操心!杜掌柜和东家那边,自然有他们的道理!”
“嘿嘿,嘿嘿。也倒是,咱们瀚源商行虽然不做那些红货,但这柴米油盐的日常杂货,哪家比咱们做得更精?!”
“不是hetushu.com我看得透彻,是东家和杜掌柜他们眼光准!”常富贵笑了笑,非常谦虚地摆手。“眼下这当口,别人都争抢着去江南开分号,唯独咱们瀚源和少数三两家,才把目光盯住了北方。南边风险是小,可架不住开铺子容易,谁都能插一脚啊。大伙竞相压价抬价,那利钱,能高得了么?倒是北方,谁也不敢来开分号时,咱们抢先了一步。等别人明白过味道来,咱们已经在陵州扎下了根,跟地方上的那些座商称兄道弟了。他们怎么可能赶得上咱们?!而有开疆拓土之功握在手里,瀚源商行日后东家再需要用人之时,怎么可能忘了咱们?”
“可不是么,蛇钻窟窿鼠打洞,各有各的道行!”
“人家船帮,非但在咱们这边熟人多,在大都城里结交的也都是达官显贵。从扬州拿了正身镜、走盘珠,和冰魄八宝琉璃夜壶之类,也不怕砸在手里。而咱们瀚源商行,做的都是小门小户的买卖,最大结识的人物不过是一州知府,m.hetushu.com怎么可能跟船帮比?”知道大伙心里不痛快,常富贵又想了想,放缓了语气补充。
“常掌柜不说,咱们差点就忘了!”
临近年关忽然被外派到黄河以北开拓商路,大伙心里多少都有些不舒坦。虽然总号子的杜掌柜在出发前已经答应,凡是肯去北方者,薪水比在扬州时加倍,一旦遇到危险回不来,还会给家人一大笔抚恤。可这年月,有谁还缺那点卖命钱啊?只要能写会算,眼睛和手脚再机灵些的,在淮扬各地的哪家商号眼里,大伙不是香饽饽?留着小命蹲在家门口赚一辈子安稳钱不是挺好么?何必眼瞅着马上要打起来了,还非要往北方跑?弄得自己像军汉一样,每天都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嘿,听常哥一说,咱们还真该来。”
“那是,咱们也多历练历练,过两年商号再往北方走,说不定咱们也能跟常哥一样,外出独当一面!”
这几句话,可是说到了众人的心窝子里头,让大小伙计们纷纷红着脸讪笑。“嘿嘿,和-图-书嘿嘿!常哥,您就是看得透彻!这下我可踏实多了!”
众人听得心头火热,一个个摇头晃脑。整个旅途,也立刻不再显得烦躁。几乎每个人眼睛里,都闪烁着期冀的光芒。
……
“可仗一打起来,什么东西不涨价啊?咱们东家不趁着这机会大赚一笔,还等什么时候去?况且咱们又不是当兵的,需要拎着脑袋去冲锋。咱们是做正经生意,从北方大户手里买猪买牛买羊,然后真金白银付账。外边打得再凶,也伤不到咱们分毫!毕竟时局越乱,真金白银越是稀缺。陵州当地那些大户,除非脑袋被驴踢了,才会把咱们和淮安军往一块了混!”
“可不是,这外来的和尚,就是好……”
受天气的影响,此刻黄河还没有解封。运河各段,大部分也处于冰冻状态。所以南来北往的商旅,都不能再用船,只能花高价利用骡车或者牛车来运送货物。偶尔有挽马拖着冰撬从光滑如镜的河面上呼啸而过,则会引得的运河两岸的一片“啧啧”羡慕声。那是船帮委和_图_书托淮扬巧匠专门为他们打造的运货利器,不算挽马,每一辆价格也都在两百贯以上。而冰撬上所装的货物,“身份”更是金贵。寻常一点儿的针头线脑儿,根本没资格放上冰撬,也不可能赚回运输的成本来!
“那当然了,他们手眼通着天呢!水师,还有各大军团,多少当官儿的都是船帮出来的。说是买卖公平,可很多货物,咱们这些扬州人都拿不到,却总能优先提供给他们船帮!”
“也不知道杜掌柜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放着红利最厚的生意自己不赚。大冬天的,却非要派咱们下来赚那猪崽羊羔身上的三瓜俩枣?!”
“对不住了兄弟们!”看到大伙满脸憧憬的模样,常富贵在心里悄然道歉。此行不是没有任何风险,而是两脚都踏在刀山上,稍有差池,就会万劫不复。但是,他却必须冒这个险。因为这涉及到大总管府的声誉,以及北方上百万条人命。所以,如能战事早点儿结束,哪怕牺牲再大,也都值得!
“就是啊。吃屎他们都吃不上热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