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沁园春

第五十七章 奇谋(上)

除了国号与历史上已经发生的事情对不上之外,其他,基本没太多差别,一样是天子被囚禁于深宫,一样是丞相独揽大权,百官平素只需要听从丞相命令,眼里根本看不到天子正在蒙受耻辱和苦难!
在他始终睁着的那一只眼睛里,韩林儿已经看到了,天下即将一分为三。朱重九早在很久之前,就被刘福通以他韩林儿的名义,越俎代庖加封为吴王。朱重八席卷湖南之后,少不得就会图谋西蜀。剩下的那一只鼎足,当就是还打着正朔旗号的大宋。
那把椅子坐上去之后,便如同坐在了全天下人头顶,出口成宪,莫敢不从。
对此,刘福通似乎也不打算多加干涉。在他眼里,无论如何韩林儿都是老搭档韩山童的唯一儿子,无论如何都是大家伙名义上的共主。先前虽然曾经在杜遵道的怂恿下,做过一些错事。但毕竟其年纪尚幼,尚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如果他肯静下心来,仔细琢磨世间风云变幻,而不是不懂装懂胡乱发号施令的话,和*图*书也并非一件坏事。至少,将来万一真的需要他出来充充场面,他不至于太茫然无措。
那把椅子……
他今天准备跟提笔刘福通探讨的,是开春之后的时局。因为从没有任何一年,外边的变化会如此之快,如此之令人目不暇给。
再加上此人去年拿下的龙、瑞、元、吉数州,即便按照出兵前的承诺,分出一部分土地给赵普胜做酬劳,韩林儿经过计算之后也可以得知,如今朱重八在江南的地盘,已经远远超过了江北。
自打杜遵道葬身火海之后,他就再也没过问过大宋国的任何军务和政务。也很少外出走动,给留守汴梁的文武官员增添麻烦。然而,这并不妨碍外边的各种消息,通过明里暗里的途径,快速传进延福宫里来。并且被他非常仔细地汇总、归纳,分门别类,或书写于纸张,或标记于地图。
眼下舆图上标记,已经清晰地证明了这一切。与淮安军、和州军两家的辉煌战绩相比,刘福通老http://m.hetushu.com贼所掌控的汴梁军,最近的表现就非常乏善可陈。开春后,除了他刘福通自己又率部拿下了归州和巴东,小有斩获之外,其他各路大军,居然都没能建立尺寸之功。
天气转暖之后,非但朱重九一家在黄河北岸攻城略地,势如破竹,打得沿途蒙元兵马溃不成军。与此同时,被困在藩篱中多年的朱重八也终于一飞冲霄,借着答矢八都鲁父子图谋割据四川,无暇分身的当口,猛地来了一个大掉头,挥师横插湖广。如今,湖广行省中最为富庶的湖南道,半数州县已经落入其手,广西两江道各地,也有无数地方豪强举起义旗,与其遥相呼应。
舆图上,南北各有一条粗大的红线,耀眼夺目。
汴梁,延福宫,宋王韩林儿倒背着手站在屋子的北墙下,对着一张巨大的舆图沉吟不已。
安西军所付出的代价,也非常惨重。出征时的十万大军,如今已经不足九万。因为长期频繁使用,而又没有足够的工匠在阵前维和*图*书护,火炮也损失了上百门。此外,弹药、粮草、羽箭、各类兵器的消耗,更是如同一座大山般,压在汴梁城那原本就不十分充裕的国库上。令留守汴梁,负责替各路大军督办粮草辎重的盛文郁,几乎一夜白头。
那把椅子坐上去之后,便可以追封三代,让死去的亲人和活着的亲人都风光无两,满脸欢欣。让所有仇家和曾经白眼相看的人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
从大都直到永昌,这一刻,不光李思齐一个人心动。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经历了幼年时的东躲西藏,又亲眼目睹了杜遵道如何被图谋刘福通,如何被后者辣手血洗的韩林儿,才不会天真地认为朱屠户和朱乞丐两个,会将各自舍命才打下来的地盘拱手送给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共主。那是白日做梦,而他韩林儿在夜里睡觉时,也早已习惯始终睁着一只眼。
于是乎,韩林儿的两脚不出门,亦能了解关心天下大事。知道外边正在,和已经发生了什么。并且心里每每会形www.hetushu.com成自己独到的见解。这些见解他不时地会乖巧地拿出一部分来,写成书信,汇报给远在秭归指挥作战的刘福通看。就像晚辈向长辈虚心求教一般,恳请刘福通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给与指点。有些想法,他却非常仔细地藏在了内心深处,如同睡莲种子一般,让他们在黑暗中偷偷地生根,发芽,成长,壮大。
据眼下汴梁城内暗中传播的消息,就在正月初十到正月底这短短二十天内,安西军就斩杀了敌军三万四千余人。被击溃、打伤的敌军,还要两倍于这个数字。而敌军却依旧舍生忘死地冲过来,仿佛要拿人血,将安西军活活吞没。古语云,杀敌三千自损八百……
特别是当初被老贼寄予厚望的安西军,总计超过十万余精锐士卒,还携带着上百门火炮,顺利拿下了天险潼关,却在距离长安近在咫尺的渭南陷入“泥沼”,寸步难行。张良弼、李贴木儿、拜贴木儿,还有许多以前大伙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蒙元将领,一个个都变得忠勇无比,如同发了疯的和_图_书野狗般,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围着关铎和沙刘二两人统帅的安西军猛扑狠咬。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在淮安军打到大都之前,朱重八将彻底拿下了湖南和广西两江。而到那时,他就彻底在江南站稳的脚跟。哪怕把留在江北的老巢尽数丢给淮杨或者汴梁,也照旧能跟另外两家鼎足而三。
那把椅子坐上去之后,便富有四海,全天下的女人都争相投怀送抱。后宫里头哪怕已经有佳丽三千,还会有第三千零一个女人哭着喊着想进来,哭着喊着想要争床……
“不对,还有实力和地盘!”猛然间咧了一下嘴,韩林儿的笑容好生酣畅。历史上奸相曹操,所掌控的实力始终高出刘备和孙权一大截。所以蜀国和吴国联合起来,也只能保证不被曹操荡平,却没什么实力打着“解救天子”旗号,向曹贼发起进攻。而这个时代,情况却略有不同。淮扬的实力,远在汴梁之上。朱重八的本钱,也与刘福通那老贼难分伯仲!甚至,还力压此人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