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章

“对不住了,是我考虑不周,我这就把老三叫过来。”壮汉抱歉地双手合十,弯着腰退出了房间。
何之洲点点头,不冷不淡还算有礼貌,正巧他放在床上的手机响了,他拿上手机直接走在露台接接听电话。沈熹想到宿舍还暗恋着何之洲的夏维叶,轻声问林煜堂:“高冷男有女朋友吗?”
什么有几个月了!?中年男人脸瞬间变得通红无比,他瞪着沈熹都结巴了:“你……你……”
何之洲心一横,还是走了过去。
壮汉身边有张然,只是简单表示了自己从小都把时间都花在了学习上,所以才能考上了S大,他从小到大都活的十分不容易。
林煜堂的房间就在她隔壁,他和何之洲住一个房间。沈熹敲门进去,东张西望后发现房间里没有何之洲,心情不由畅快了一下,她兴致很高,跟林煜堂说了一件前两天的糗事,糗事还没有说完,自己先笑得直不起腰。
张然鼓励了她一番,沈熹觉得房间气压低,洗了一个澡,换上了一套简单的碎花衬衫和短裤,就去找林煜堂了。
周辰就是壮汉的大名,名字十分文质彬彬,有着说不出的俊逸闲雅,但真人真有点大只……
夜里的空气有点潮湿,带着海上的腥咸。海风扑面,回绕在耳畔,有着微微的凉意。最后大家玩累了,大家坐在沙滩椅上数星星吹大牛。
林煜堂应该在二楼的卧室,沈熹走上去,她穿着柔软的皮质拖鞋,脚踏在实木螺旋式踏板上,声音轻得只有她自己听见。
“我们么?”林煜堂笑了下,正要开口,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手机号码,站起来到里面接听电话去了。
张然问她,这个学期是否要考六级。
二楼客房的门虚掩着,她正要推门进去,被林煜堂一道的声音收住了脚http://m.hetushu.com步。“好,有什么想吃的回来我给你做。”
沈熹将她和林煜堂的故事总结了一遍,就是一部女追男的辛酸史。不过结果是她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追上。
沈熹回到酒店躺了一阵子,喝了几口林煜堂送来的浓茶,然后爬起来洗漱,最后浑浑噩噩躺回床上,整个晚上,她都是稀里糊涂的。第二天早上,她还在床上抱着枕头睡觉,壮汉已经在门外叫门了。
海上的夜星群满天,远处的沙滩上有人围绕着跳舞,篝火炎炎。猴子加快了脚步,直接挤了进去,沈熹看着心动,正巧一位身穿黑色衣服的男人邀请她跳舞,沈熹没犹豫就接受了邀请。
他最后收回视线时,再次扫了沈熹一眼,而她还正跳得忘我中。何之洲接触沈熹不久,沈熹除了漂亮这个优点,他已经可以罗列她一堆缺点:恃美行凶、张扬、自恋、脸皮厚、笨、人来疯……
下午,沈熹在游艇二楼的露台阳台吹着风、晒着太阳,张然邀请她一块儿自拍,沈熹笑眯眯地把脸凑过去,然后剪刀手贴在脸颊上,“咔嚓”一声,两张笑脸定格在手机大屏幕里,之后她和张然又交换了各种网络社交号。
何之洲对女性的要求一直很明白简单——优点不用很张扬,缺点也不必太突兀了。
“你……蛇……精病!”
张然默了下:“他吊着你?”
沈熹感觉自己泡在微醺的暖风里,有点醉人有点心痒,脚踩在沙子上,脚步有点发软,但她跳了十几年的舞蹈,跳舞对她来说就像吃饭一样简单,即使她感觉自己醉醺醺的,依旧能跟着音乐跳舞。
何之洲:“……”过来一会,他轻轻扯了下嘴巴,目光在猴子脸上一转:“你真会想。”
林煜堂剥了一个www•hetushu•com橘子给沈熹,沈熹甜甜地吃了起来。猴子发问她家堂堂:“老三,说说你跟你家沈美人的爱情故事呗?”
她想起了小时候,放学回家的路上,她在路边一蹦一跳,然后转过头问林煜堂:“堂堂,长大后我嫁给你好不好?”
沈熹又拍了一下,鼻子呼出一些酒气,十分真诚地问:“既然是你的……你告诉我有几个月了……”
沈熹揉着发疼的手背,故意将它揉得通红通红,正巧猴子过来,瞧沈熹手背一片红,询问缘由,沈熹瞥了眼林煜堂:“堂堂打的。”
猴子壮汉听得那个津津有味。
“我靠,你追老三追了七年?!”猴子问。
晚饭之前办理了酒店入住手续,地点是湛山大路附近的一家花园式的酒店,因为在网上提早预订的房间,所以在黄金节假日,大家也没有出现酒店房间不够用的情况。
结果猴子偏偏要带上他跟自己“同流合污”,他推推何之洲的肩膀:“老大,我感觉你最近挺针对人家沈姑娘的,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看上人家,所以反道而行,玩小学生那套,喜欢你就要欺负你……”
掀开衣服露出肚子吹风的是一位彪壮的中年男人,他看向拍在自己肚子上的芊芊玉手,整个人又惊又恐,声音轻颤着回答:“当然……”
什么女追男,什么十年如一日,什么海枯石烂!他真见过哪有女的会这样子给自己添加光环的。
沈熹继续洗脸,张然笑眯眯地来到沈熹身边,打探地问:“你跟林煜堂怎么在一块的?”
年轻真好。
沈熹眼波迷离,打算仔细研究一番。
波光灯影伴朗月。远处很静寂,近处很喧闹,大家聊天说话喝酒还划拳,不小心就容易嗨了。沈熹根本不拿啤酒当酒,不知不觉就喝了不少。她和-图-书起来去卫生间,林煜堂不放心,拜托张然一块儿陪同。
何之洲一声嗤笑,轻轻落落了两声,以一种非常欠揍的方式出卖了壮汉。
沈熹和短发小美女一个房间,小美女叫张然,娃娃脸齐刘海,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显小,不过她问了下年纪,发现与自己是同岁,都是大二的学生。跟她不一样的是,张然属于学霸类型,出门旅行还带了一本六级词汇本,行李一放下,就坐在小沙发上背起了单词。
沈熹仰着头看抓自己人,整个人清明了些,她想说点什么,已经被何之洲毫不留情地拎到了林煜堂的跟前。
晚上,一伙人在海边的大排档吃海鲜,夜色降临,店老板给每张桌子点上一盏小橘灯,四周悬挂着的小霓虹灯也次第亮了起来,五光十色一闪一闪很是惹眼。
壮汉损了猴子一句:“所以你才没节操啊。”
沈熹托着下巴,点点头:“其实不止七年。”
沈熹叹了口气回答:“我追的他,至于我们俩的关系,你瞧着像什么就什么了。”
沈熹在林煜堂跟前还没有笑够,酒店房间卫生间的门突然打开,何之洲从里面走了出来。沈熹笑得眼角挂泪,她收了收嘴角,与何之洲打声招呼。
林煜堂瞧着沈熹这招打的模样,狠狠地打了一下她的手背:“给我回自己的房间里去!”
猴子拿着单反拍了几张沈美人照片,对身旁的何之洲感慨说:“老子真羡慕老三啊,我怎么就没有那么漂亮青梅竹马呢?”
这是有醋味么?沈熹挽上林煜堂的手:“有啊,哥哥帮忙介绍一下?”
何之洲淡淡地望了沈熹,没发表意见。
白天,大家在游艇钓鱼,烧烤,打牌……晚上举办了小型的party,就在游艇的主甲板上。
林煜堂当时一张脸微微泛红:“熹熹和图书,长大后再说好吗?”
沈熹哈哈大笑。
猴子说自己幼儿园就有女生亲自己,不过当时他把那女生揍了一顿,现在想想十分可惜。
大家聊正兴头时,游艇上的厨师做了一个蛋糕送上来,8寸的水果蛋糕做得漂亮又可口。沈熹一声呼叫,兴奋地从沙滩椅跳下来,飞快地去找林煜堂了。她找堂堂回来吃蛋糕。
猴子亲哥的私人游艇不算大,但里面东西应有尽有,卧室、浴室、KTV房……游艇上有摩托艇,随时可以到海上拉风去。
相邻不到五米的地方,还有露天KTV,有鬼哭狼嚎的,也有清婉动人的。
另一边何之洲正路过,不小心就瞧到了不远处有个正在发疯的女人,他打算假装不认识她继续路过,他往前走了几步,还是忍不住转过头,结果这位姓沈的女人还要往男人的肚子上凑,中年男人吓得白了脸,神经病三个字从嘴里冒出来都不够利索。
男主角走了,女主角也没有娇羞脸红,反而代替男主角说起了故事,绘声绘色,仿佛在讲爱情小说里的情节。
沈熹来到木板的栅栏边吹风,她旁边是一位露着大肚子的人,圆滚滚的肚子还白乎乎的,十分可爱。她一脑热,伸手拍了拍“她”的肚子问道:“这是你的肚子吗?”
沈熹走出卫生间,对壮汉说:“周辰,你以后过来献殷勤的时候,能把林煜堂一块儿叫上么,你作为室友,拜托带动一下他的积极性,好吗?”
张然低头一笑:“我开玩笑呢。”
同时,沈熹又戳了戳圆滚滚的肚子,还要说什么,她的手已经被抓住了,随后一道略沉的年轻声音对中年男子道歉:“抱歉,她有点醉了。”说完,她已经被强行带走了。
沈熹“啊”了一声:“不会吧,那么贱!我只听过女人吊男的,没有听过有男的吊m.hetushu.com着女的。”
“老三不是人啊!”猴子拍拍自己的胸膛,“你来追我,七秒就够了!”
猴子怜香惜玉,对林煜堂道:“老三,过了啊。”
沈熹看得那个目瞪口呆,张然抬起头解释了两句:“快考六级了,我单词还只背了一半呢,我本来都说不来了,周辰非要我来……”
林煜堂在打电话,他声线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他还在笑,虽然只是短促的两下。
今天出海,阳光灿烂。沈熹想到了小学作文本常写的两句话“蓝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青岛的蓝天要比S市更清透,湛蓝得仿佛过滤了一切杂色。
大家结束晚餐,打算先在沙滩走一走,夜晚的海滩美得喧闹又宁静,沈熹酒醒的差不多,不过走路还是有点晃荡,林煜堂走在她身边,时不时扶她一下。沈熹整个人犹如踩在棉花之上,软绵绵的,她有点想跳舞了。
两人关系微妙地好了起来。
结果不过沈熹从卫生间走出来,已经找不到张然了。
沈熹的笑点一向不高,老掉牙的笑话都能乐呵好久。
沈熹眨眨眼,都有点不好意思开口,她上个学期四级都还没有过呢。不过她还是实诚交代了:“我还在奋斗四级。”
高冷男……林煜堂扫了眼沈熹,反问她:“怎么,有兴趣?”
面对猴子的好奇,何之洲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语气,不过因为这个话题太不可思议,清隽内敛不常表露想法的他,都在言语中透出了一丝不爽。
何之洲轻轻吐出一口郁气,海上的夜空深邃浩瀚,但是头顶的星星仿佛近在咫尺,清晰又明亮。他觉得自己真有点无聊了,刚刚居然用心地听沈熹在瞎扯。
沈熹到卫生间穿衣,张然过去开了门,壮汉正在追张然,每个人跟热情得不得了,他是特意来询问张然想吃什么早餐,他好去餐厅给她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