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章

结果“咔嚓”声还未响起,她的手已经被何之洲嫌弃地拿开了。
沈熹放下筷子,林煜堂询问她有没有报考四级,她有点沮丧地低下头:“报了,不过我觉得考不上。”
何之洲明显不想跟猴子同流合污,虽然不说话,整个人俨然如同一朵高岭之花,迈着一双长腿已经走到了前头去了。
何之洲今天被一顿饭弄得心情不舒服,结果回来还闹了一个乌龙,心情更是有点莫名其妙得不爽,他对林煜堂说:“一女的托我带给你的。”
早功课结束,陈寒面色就有点不愉快了,沈熹也觉得没趣,溜出来去S大吃凉粉了。她在S大,自然打电话给林煜堂,正巧林煜堂在美食居附近。沈熹招呼林煜堂坐下来的时候,发现一块儿过来的不止是林煜堂,还有他的两个室友们,猴子和壮汉。
沈熹扯笑,就在这时,猴子清了清口吻,笑眯眯地看着她说:“五一记得跟煜堂一块儿来青岛玩啊。”
美人已亭亭,无忧亦无惧也!
沈熹做了两个转体,温老师拍了拍她的后背,依旧没好话,不过对比陈寒已经好多了:“行,还凑活,沈熹沈熹啊,如果你有陈寒这份劲儿,我对你就没其他要求了。”接着她又对陈寒说:“你们俩同个宿舍的,要相互学习,知道吗?”
夏维叶看着还在收拾东西的沈熹,见她往行李箱放了一套泳衣,好奇问:“沈熹,你也是去海边啊?”
第二天,沈熹倒是看到了夏维叶趴着书桌吃凉粉,她闻着味道还是S大美食居买来的。沈熹的馋虫有点被勾出来,趴在床头眼巴巴地望着夏维叶的背影,但她跟夏维叶的关系不好,又不能在她这里蹭吃。
沈熹托着腮,对夏维叶说:“嗨,那个……我的生日礼物放你桌和图书上了。”
“我晚饭跟她一块吃的。”何之洲直接交代说,随即笑看着林煜堂。
“根本没有去唱歌。”豆豆摊手说,“维叶和陈寒两人逛街去了,我觉得无聊就回来了。”
猴子借着搭讪的名义找了一位美女旅客帮他们一帮人拍张集体照留作纪念。沈熹自然立在林煜堂的身边,而她另一边,是离她最近的何之洲。
他们都没有没吃早饭,分别点了吃的。沈熹的凉粉上来了,她往凉粉里加了一勺辣椒,林煜堂看了一眼,说了她一句:“少吃点辣。”
何之洲摊了摊手,然后拍了下林煜堂的肩膀,脑子里却冒出那道亲切的“之洲——”,心头一麻。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走到宿舍外面的露台,掏出口袋里的打火机点上,纯黑色框子发出一道清脆的“咔”声,一道火焰闪过,何之洲低头吸了一口,随后缭绕的白烟从他鼻、嘴里逸出来,连带几缕烟雾飘渺在他修长的指尖……
烟草甘洌,夹着一种缓和神经的尼古丁气味,何之洲放松地靠在围栏上,随后围栏上多了两个人,手里都叼着一支烟,其中一人对何之洲感慨:“这烟不错。”
沈熹有点不明白,壮士跟她解释:猴子的哥哥新买了一艘游艇,现在正停在青岛,然后猴子死皮赖脸拿到了借用两天的权利,他们宿舍已经说好五一的时候一块儿去青岛。
大家手挽手,腰搂着腰,沈熹不是拘泥细节的人,左手搂着林煜堂的腰,右手很自然搂过何之洲的腰,对着镜头巧笑嫣然。
猴子认真地看着壮汉:“六级吊车尾过了的人,我觉得你还挺得意啊。”
其实沈熹嘴上这样说,但是她也不知道跟林煜堂是什么关系。她和他一块儿长大,然后是她主动和_图_书喜欢的他,也是她主动表的白,但他好像只是接受她存在他的世界,以不欢迎也不抗拒的姿态。
大家吃的差不多时,何之洲过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个餐盘走了过来,然后施施然坐下来,气场格外强大,一下子就冷场了一桌子人。
大家都是好伙伴——茄子!
“就得意,羡慕死你。”壮汉“风骚”一笑,扭头对何之洲说,“老大,沈熹你还不认识吧,你们认识认识?”
沈熹笑了笑。有时候她真觉得温老师比自己还不会说话。
当时可羡慕坏宿舍那三位了。
何之洲扫了眼抱怨的这两只,两只又双双转过头,继续若无其事地看片儿,评“胸”论“腿”。
沈熹瞅着林煜堂,语气软了几分:“那你有什么安排啊?”
不过陈寒也是最用心的,现在她已经能将高踢腿转体180°已经做得相当漂亮了。不过指导的温老师还是有点不满意,沈熹被叫过去给陈寒演示两遍。
“沈熹,你到底去哪儿啊?”夏维叶又追问了一遍。
沈熹站直身体,气吐幽兰地吸气吐气,然后扔掉脸上的面膜。她要转过身的时候,豆豆已经干净利索地将胸衣从里面掏出来扔到床上,大呼一声“爽”。
何之洲回到宿舍,将一杯青柠红茶放在室友林煜堂的眼前时,另外两位室友猴子和壮汉纷纷提出抗议:“老大,你居然只给老三买了!”
林煜堂又岂会相信何之洲的话,大概就猜出了缘由,他问道:“你今天去参加的生日会就是沈熹那室友的?”
猴子冲着沈熹笑啊笑,话却是问林煜堂的:“那啥,你们俩到底什么关系啊?”
沈熹感觉心里美滋滋的,仿佛有一道春风吹到她心里去了,暖烘烘的。虽然林煜堂有点不冷不热和_图_书,但他对她还是不错的。比如小时候他会把自己的零花钱给她花,她被男生拦着不能回家是他冲过来解救;大学第一天的床也是他帮忙铺的……
林煜堂没说话,沈熹慢悠悠回答:“我们俩啥关系,你看不出来啊。”
“对啊。”沈熹拿了两件长裙让豆豆选择,豆豆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考虑你是跟林煜堂一块儿去呢,我觉得左边比较好,因为露得多。”
林煜堂挫败地看了沈熹一眼,声音依旧清冽如同泉水:“明天周五就出发,另外晚上我要上实验室,晚饭不能陪你吃了,明天你需要带什么东西,我发短信给你。”
沈熹心情有点好起来,愉快地起床了。她身上只穿着背心短裤,一头头发乱糟糟地贴在额头,她捋了捋头发走进卫生间洗漱了。宿舍里陈寒不在,沈熹在早功室了看到她,她正在进行柔韧性训练。宿舍四人,陈寒的柔韧性的确最糟糕的。
猴子对还在里面的林煜堂说:“林煜堂,你也来一根吧。”
林煜堂立在沈熹的对面,眼里有一丝无奈的笑:“因为我五一的安排里,根本没有跟他们一块儿去青岛,你倒先答应下来了。”
壮汉:“居心不良!”
林煜堂将从水果超市买过来的一袋水果递到沈熹手中:“你上次不是说要去敦煌么?”
林煜堂看了眼青柠红茶,就知道是谁送的,他嘴角蓦地翘了一下又放下,他看向何之洲:“沈熹认识你?”
“原来你想咱们两个啊?”沈熹明白过来了,笑得很愉悦。
猴子和壮汉又感慨出声:“羡慕啊。”
作为准女友,她要原谅不善表达的准男友。
因为周五就五一放假,晚上宿舍都谈起了五一去哪儿玩,豆豆是跟父母一块儿游名山,夏维叶约了www.hetushu.com朋友去厦门。夏维叶问陈寒去哪儿时,陈寒声音有点淡:“我大概呆在宿舍吧。”
林煜堂挑眉,轻轻“嗯”了一声:“可惜你不是答应跟猴子他们一块了么?”
夏维叶莫名其妙地转过头,然后才注意到桌上放着一瓶自己一直想买的粉底液。夏维叶手心有点发烫,哼哼了半天:“你钱多啊。”
S市飞青岛全程一个多小时,下午五点的航班,抵达青岛的才六点半不到。一帮人走出机场,青岛头顶的霞光云彩,将整个海滨城市染成了绯红,折射出道道光芒,美得壮观又大气。
“言之有理。”沈熹虽然这样说,可没有听豆豆的,选了右边的放进旅行箱。
这话说的……全宿舍烟瘾最厉害就是何之洲了。
壮汉插嘴:“你还好意思说,全宿舍就你没过六级。”
猴子是一个富二代,沈熹是知道的,不过她听完壮士的解说,还是问了一句:“你们都去?”
夏维叶一下子沉默下来,过了很久才说话:“是跟何之洲那宿舍一起对吧,我知道的,我跟猴子挺熟的,上次他还托我帮他找几个女孩一块儿去热闹,不过我拒绝了,如果出了事谁负责啊。”
沈熹有点懊恼上了,愉快的笑容立马没了,不过下一秒她又开心上了,眼底微光浮动,她挽着林煜堂的手说:“其实我不介意在你的室友面前跟你秀恩爱啊。”
“这有什么的,到时候哥哥帮你补补。”猴子见沈熹那么沮丧,拍着胸脯说。
何之洲抬头,扫了眼坐在一块的沈熹和林煜堂,直接说:“我们昨天认识过了。”
“青岛。”沈熹回答说,继续整理防晒的东西。
沈熹回到宿舍,一边压腿一边看无聊的肥皂剧,脸上还做着面膜,首先回来的是豆豆,沈熹柔软地下了一个和-图-书腰,倒过来看着豆豆:“这么早?”
沈熹回自己学院的路上还有点不开心,走路的时候就是不跟林煜堂说话,最后不甘心又不开心地开口了:“林煜堂,你是不是不想跟我一块儿玩啊?”
“当然,一个也没办法少,一来欢迎咱们的老大终于重回祖国怀抱,二来正巧假期,大家也一块儿放松放松。”猴子勾了上何之洲的肩膀。何之洲沉默不说话,并不否认这次出海的活动。
猴子直点头:“懂的懂的。”
好歹她也长得不错,他就不能欣喜一点么?
第二天,所有的课一结束,沈熹就去跟林煜堂汇合了。林煜堂那边一共只有五个人,宿舍四人另外多个短发美女,是壮汉微信里摇到的小美女。沈熹走在林煜堂的身边,猴子酸酸地来一句:“就我跟老大没有女朋友,可怜呐。”说完,还要扯上何之洲。
豆豆脱完自己的,一双魔爪来到沈熹前面,沈熹受惊跳了起来,两人嬉闹了一下,直到熄灯入睡,夏维叶和陈寒还没有回来。
这人真是,傲什么啊!沈熹将手从何之洲腰后拿开,不轻不重地在何之洲肩头拍了一下,继续不以为然地挂在他肩膀。
全宿舍不会吸烟就只有林煜堂了,林煜堂笑笑拒绝了。何之洲懒散地勾着猴子的肩膀说:“烟不是好东西,别带坏老三。”
大家吃吃喝喝,沈熹跟林煜堂的室友们一直处得很愉快,不过何之洲这个人她真没怎么接触过,她刚来这个大学城读书时,何之洲刚作为交换生去了美国。
沈熹和豆豆对视一眼,不搭理夏维叶的话,然后继续按照林煜堂的发来的短信内容收拾行李。
猴子:“偏心!”
沈熹认真地想了想猴子提出来的青岛游玩计划,然后她发现一个问题,林煜堂怎么不跟她说这件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