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八章

以前他面对沈熹,心情都是柔软,甚至回忆她的时候,心里面也是柔软而潮湿,带着青涩岁月里的美好。只是为什么最近,他对沈熹有一种……深深地无力感和排斥感。
沈熹往后退了一小步,她现在真怕林煜堂打她啊,她要怎么办?
沈熹瞧着林煜堂滚滚的愤怒,她刚冒出来的气势又弱下来了,因为她怕林煜堂真的会打她……
林煜堂还想说点什么,何之洲已经站起来,贵胄地玉立在石阶上,虽然顶着一张女人的脸,身上依旧有一种西山明月般的气场。
种种猜测,林煜堂的心越来越沉重。
清早,他和凌潮汐一块儿回来,之后带她逛了一圈S大,直到下午,他打起精神去实验室做了一个实验……
一派喧闹。
林煜堂缓缓地在书桌前坐下来,整个人再度清醒过来,他仔细想想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昨天他陪凌潮汐找了一家宾馆,开好了房间之后,凌潮汐说无聊,然后她把在S市读书的同学全部叫了出来。
同时,她移动着脚步,一方面减弱被攻击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她也可以随时进攻。
最操蛋的是,谁能告诉她男人要怎么干架啊啊啊!!!!
吻你……
为什么他突然有一种打不下去的无力感……
“妈呀!”没有任何防备的沈熹轻易就被林煜堂拎下了椅子。幸好她是何之洲的身体,她稍微使点力气,林煜堂也拖不走她。
林煜堂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又是这首《好心分手》。更为过分的是,猴子开了低重音的音响,唱嗨的壮汉还捧着吉他,边唱边跳。
校园的路灯清蓝幽和*图*书静,他想起沈熹刚考来这所师范学院的时候。那几天她每天都在军训,穿着宽大的军装,他提着她要的冰镇西瓜过来看她。路灯连绵的校园路上,她突然开口对他说:“堂堂,等走到下一盏路灯,你吻我吧。”
何之洲蹙起了眉头。
还有一种改变,虽然他不想承认,但的确事实。
猴子就是:“回头望伴你走,从来未曾幸福过。”
林煜堂看着半米外不断出拳的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猴子就立马接了下去:“从头努力也坎坷,通通不要好过……”
林煜堂觉得自己是熟悉沈熹的,熟悉到他以前能在一片迷彩里一眼就找到了沈熹。最近,他有点陌生沈熹了。比如她已经站在他面前,他都要认好久,不止是她头发剪了,更重要是气质的改变。
林煜堂赶紧制止住自己的“情变”,他望向沈熹,开口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沈熹连忙吐出嘴里的苹果,快速扎了一个马步,双手分别握拳,左勾拳,右勾拳,防御着林煜堂的攻击。
“……”
如果壮汉是:“曾给你驯服到就像绵羊,何解会反咬你一下你知吗?”
他无奈地看着林煜堂,声音也有点不耐:“短信你收到了吧,就是那个意思。”
“听说你找我?”一道熟悉的女声在他耳边响起来,是沈熹的,却让他熟悉又陌生。
操蛋啊!
林煜堂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小心翼翼地给沈熹回复说——“是不是支付宝没钱了?”
沈熹话音未落,她又被林煜堂拎了一下。
他遇上了温老师。温老师告诉他:“沈熹和图书已经好几天没有练舞了,上次她给我开了一张病历单呢,说是尾椎突出了。”
求饶么?好像太没有出息了!
发生什么事了?何之洲平静地林煜堂身边坐下来,他最讨厌处理令人生腻的感情问题,而且还是顶着女人的身份。以前他一直不谈恋爱,是他看到周围这些男女谈恋爱谈得都像小孩过家家似的,一下就断了他的念想。
“什么?”林煜堂有点不可思。
左勾拳……
躲在壮汉后面?貌似这有损何大神的形象啊……
沈熹在921宿舍放了太久的《好心分手》,导致猴子和壮汉两人在不停重复的旋律里中了毒,不知不觉都一块哼起了这首歌。
林煜堂的满怀柔情一点点散尽,只剩下满肚子的苦楚。
面前是一排排别具一格的路灯,幽蓝沉静的灯光迷离地散落了一地,道路中间有大学生陆陆续续走过。
卧槽!老大好较真啊!猴子和壮汉一块儿沉默下来,他俩看着老大摆的POSE,又默默转过头看向林煜堂,心情都燃起来了,就看老三如何接招了。
何之洲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看都不看林煜堂,一副要有多无情就有多无情的样子。
林煜堂刚发完短信,“嘀嗒”一声,宿舍里立马有短信铃声响起来。他转过头看向自己的上铺,是“何之洲”的短信进来了。
他有点郁闷。
来到下一盏路灯了,他却还不敢吻她。
另一边猴子拦着林煜堂:“老三,你又怎么了?”
她吃得那么无辜,还是惹恼了今晚这个被分手的男人。
一眨眼的功夫,林煜堂就收到了沈熹的回复,当hetushu.com然也只有一个字——“滚”。
林煜堂看向坐在椅子上啃苹果的人,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就拎住了“他”的衣领,怒气冲冲地喊道:“何之洲,你是不是对沈熹说了什么!你做人还有没有底线啊!沈熹是我的女朋友,你惦记个什么劲儿啊!!!”
如果壮汉是:“好心一早放开我。”
还是……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什么心知肚明……”林煜堂吼着,声音更大。
林煜堂即将冲过来了。好吧,她只能迎战了!
林煜堂不说话,他用力剥开猴子的手,依然愤怒地冲过去打人。
他甚至有点……不想对她好了。
出门之前,他先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要刷牙的时候,发现牙刷又找不到了。
吻你……
吃吃喝喝,一宿未眠。
凌潮汐在市中心的KTV包了一个房间,黄金段加包夜并不便宜。他知道凌潮汐家里的经济情况,想把包房的钱结了,凌潮汐跟他抢着付钱,他就留下来给大家买宵夜。
其实林煜堂的短信还真发到了沈熹这里,因为沈熹暂时从何之洲那里拿回来了自己的手机。这一天,她一直在等林煜堂的短信,然而她也想不到林煜堂会这个时候发短信过来了。所以她只能偷偷转过身,背对着林煜堂看短信。
林煜堂想起去年的场景,心情复杂又难受。他视前方,看向五米外的第一盏路灯。他脸颊有点烧,转过头开口:“熹熹,走到下一盏路灯,我就吻你。”
林煜堂慢慢转过身,看着已经离去的背影,心里升起的又是那种深深的无力感。
凌潮汐以前在班里就很有号召力,和*图*书她一个个打电话过去,没有不过来的老同学,所以昨晚就成了变相的同学聚会。
何之洲因为林煜堂这句话,整个人变得凛然无比,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装逼样。另外为了避免走到下一盏路灯,他直接转过身,走了反方向回宿舍,绝情寡义得天理难容。
他刚按了发送,“嘀嗒”一声,上铺又响起了短信铃声,几乎是同步时间。林煜堂只觉得自己被梦魇了。他真的不能在这个房间呆下去了,不然他都要以为自己是在和何之洲发短信。
林煜堂是真的想揍何之洲一顿,他红着眼睛就要挥出拳头。幸好壮汉反应快,连忙把老大抱开了。
林煜堂连忙抬起头,果然沈熹就立在了他跟前。
结果短信内容让她气血都上来,真是鸡同鸭讲,她气呼呼地用脚敲了下床板,给林煜堂发了一个“滚”。
What a fucking Day!
林煜堂站起来扣上了衬衫扣,他现在就去找沈熹。
林煜堂对着短信苦苦凝神,他回复说:“你在哪?我过来找你。”
猴子和壮汉一边劝架,一边脑补出了兄弟间撬墙角的戏码,心里都在纠结万分,又有点小兴奋。
林煜堂面无神色地想:等下,沈熹是不是要恭喜他了——恭喜他终于恢复单身?
林煜堂:“沈熹!”
沈熹手臂被林煜堂拽着生疼,心里的火蹭蹭蹭地上来了,因为林煜堂刚刚那句“沈熹是我的女朋友”,她对林煜堂吼道:“林煜堂,沈熹什么时候成你女朋友了?你承认过她么,你根本就没有!你算哪门子男朋友啊,真是好笑,你他妈说沈熹是你女朋友,还www.hetushu.com不如是凌潮汐是你女朋友呢,你昨晚彻夜未归做什么事大家心知肚明,你还有脸冲我发火!你……”
然后又是下一盏路灯……
沈熹坐在何之洲的书桌前,正在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苹果,希望能排出失恋的忧伤,她一边吃一边吐苹果皮,就像一只小仓鼠。
林煜堂来到了沈熹的宿舍楼下,他给沈熹打电话,沈熹根本不接。之后他又去了图书馆、教学楼,甚至是练舞室。
林煜堂火了。他很少在室友面前表现情绪,在这一次,他没办法忍了,他走进宿舍,一脚就踢掉了椅子,愤怒道:“够了!”
何之洲步伐沉稳地走下石阶,林煜堂跟了上前,何之洲往左走一点,林煜堂也往左靠近一点,何之洲加快脚步,林煜堂也加快脚步。
沈熹宿舍楼下的篮球场旁有两排石阶,林煜堂就坐在那里继续等着,后面是郁郁苍苍的梧桐树,偶尔有鸟儿扑翅的声音。
林煜堂心想,他真是太过分了。沈熹尾椎突兀了,他居然还是从她老师那里知道的。但她为什么不告诉他呢?她不再相信他了?
动作快得林煜堂根本反应不过来。
林煜堂看到“沈熹”蹙起了眉头,蓦然发现自己根本不会哄女孩子开心。
最后来到最后的一盏路灯下,是她踮着脚尖在他脸留下一个飞吻。他心跳漏了半拍,她双手挥舞,甩着长长的迷彩服袖子,眉眼带着憨憨的笑意,她说:“堂堂,恭喜你终于有女朋友了喽!”
吻你……
林煜堂又回到6号宿舍楼下等沈熹,夜色降临,校园里的路灯次第亮了下来,增加了一份温情和静寂。
壮汉和猴子莫名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