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三章

回学校的地铁里,只有一对年轻情侣旁边还剩下一个空位,何之洲自然让沈熹坐下,沈熹不好意思地摆手:“我是男人……”
下铺传来林煜堂的声音,沈熹翻过身,想不到林煜堂还醒着。她探着脑袋看向下铺,借着晦暗的光线,依稀可以看到林煜堂睁着的眸子,仿佛是黑夜月光下的一汪清潭。
何之洲居然还考虑到她以后老公的问题……好吧,他说得也有道理。沈熹觉得自己还是认命吧,以找到一份月薪五千的工作为目标吧。
沈熹笑起来,她想不到何之洲也会说出那么接地气的答案,不过貌似还真这样子。她对何之洲说:“我会加油的。”
沈熹抬起头:“比如?”
机会难得,大家都想上。沈熹低着头走在路边,再次抬头问:“可是很多人都告诉我,我可以靠脸吃饭啊。”
沈熹就纳闷了,这事还有以后吗?
沈熹想不到何之洲如此捧场,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从机场到酒店,一路说说笑笑,冲淡了她藏在心里的紧张和不安。
沈熹犹豫了一番,然后感觉这样对话不太方便了,她轻声问:“我可以下来跟你说吗?”
他依旧不笑。
她给何之洲发了一条短信,好心提醒他:“何大哥,我的游泳衣还在我那个的白色的旅行箱里。”
林煜堂立在架子床前,心里复杂又操蛋。他伸手推了推已经爬回上铺的沈熹:“我们出去说吧。”
这人真像Cosplay的何之洲啊。沈熹转过头看向身旁的人,随后认命的拿出镜子照了照。
“你干嘛这样看我……”沈熹双手撑在床上,脸颊绯红。因为刚刚的梦,她看到何之洲就有点羞愧。
沈熹以为何之洲夸她灵活,立马说:“何大哥,你说我当明星适合吗?”
“嗯?”何之洲抬了下眼,然后打开手中的矿泉水喝了一口,“你说答案吧,我猜不到。”
做完实验,他在完成单上把“何之洲”三个字写上去时,心里又骂自己脑抽,他帮的还是何之洲啊!!!
何之洲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随后他有点兴趣地问:“那你看仔细了么,我儿子长什么样子?”
从地铁站出来,沈熹走在何之洲前面,她模仿起那对情侣一脸呕血的表情。何之洲赞扬了一句:“演得跟猴子一样。”
“当然不怕啊。”沈熹说起自己练舞的骄傲成绩,“虽然我脑子没你转得快,但原地转圈,我可以连续转上好几个小时呢,你也不看看我是学什么的。”
沈熹火了,大吼一声:“林煜堂,你不要再骚扰我好不好,我要睡觉!”
她又说。
沈熹郁结,心里虽然明白他们在鄙视自己什么,还是理直气壮地开口:“我女朋友疼我不可以啊?和*图*书
随后梦境又是一变,她看到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小男孩眼睛乌黑乌黑,嘴角有两个可爱的梨涡,她正奇怪小男孩是谁,一道弦外之音突然插播进来:“别误会,他不是何之洲的儿子。”
沈熹赶紧示软,已经琢磨出相处之道的她,连忙道歉:“对不起。”
林煜堂又推了她一下:“刚刚摔疼了?”
喷!
谁年薪五十万?
沈熹不以为然地回答:“你傻呀!你儿子当然长得像你了,难道还像隔壁老王么?”
同时,外头起风了,宿舍里的窗帘被外面的夜风掀开了一角,银雾般的月光立马投进室内,林煜堂逼自己转过头,然后他看到,左边“何之洲”的脸由模糊变得清晰,“他”还像美人鱼一样撑着脑袋,虽然一脸纯良的模样,但被子里的长腿却嚣张地摆着一个造型。
可是新郎是谁呢?
终于深情并茂地把“秘密”储存进手机后,她都想给自己点个赞。
宿舍里响起壮汉和猴子打鼾的声音,两人似乎较上劲,一个呼呼呼,一个咕噜噜,配合得十分有节奏感。
最后她气呼呼地从秋千下来,回房午睡了。
沈熹被雷得直接醒了过来,然后她睁开眼,就看到何之洲立在她床前,正弯着腰看她,眼底有一抹浅浅的探究。
何之洲最讨厌哪句话,就是沈熹挂在口头的“我是男人”,他一个眼神扫过去,沈熹立马听话地坐下来,然后拍拍自己的膝盖,仰着头问:“要不你坐我腿上。”
沈熹把何之洲这条游泳裤放在自己跟前比划了一下,感觉有点偏小。她脑子里浮现何之洲上次在青岛穿这条游泳裤的样子,仿佛是一条健美的鲸鱼,但有个地方因为紧绷有点不雅,所以她决定还是到青岛后再买一件宽松的。
何之洲依旧没有笑。
“因为是用你的卡。”何之洲说,视线不离开报纸。
第二天,黑眼圈明显的林煜堂、猴子和壮汉一起到实验室学习,沈熹躺在床上不起来。他们已经习惯老大耍小性子,也不强迫了,好心的壮汉甚至留了几块面包给老大。林煜堂打算买一些酸奶过来,想想又作罢。
沈熹有点挫败,随后又说了一个:“有个小姑娘到树林里采蘑菇……”
不过这样趴着睡觉对心脏不太好。何之洲叹了口气,将沈熹身体翻过来,随后将被子一拉,房间空调调到了一个适合睡眠的温度。
卧槽,怎么又是Cosplay的何之洲!
沈熹把被子一卷,理都不理林煜堂。
何之洲在她床边坐下来:“好吃的?”
林煜堂心里把何之洲当成了沈熹,所以不仅没有反对,声线也十分温柔:“好,你下来。”
沈熹没有和*图*书再问下去,她想起一件事:今年校庆节目排序之所以竞争激烈,是因为校庆嘉宾请来了一位媒体界的大佬,大佬明年有一部古装3D电影打算用新人,特意过来挑选会跳舞的女主角。
周五,何之洲的课程有实验课。沈熹从来没去过实验室,一直跟何之洲一组的林煜堂,一个人又要做两个人的份。不过这一次,他比之前都要更心甘情愿一点,毕竟……
房间门被推开,林煜堂从外面进来,她问他:“堂堂,你是新郎吗?”
果然,何之洲站起来,不再与她计较,虽然说话语气依旧不悦:“起床,出发去海边!”
卧槽,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我有心事,睡不着。”她轻声对林煜堂说。
林煜堂睡在下铺,隐隐感觉上铺有光,他猜想是沈熹还在玩手机,开口询问道:“你还没有睡?”
“而且靠脸吃饭不一定是当什么明星。”何之洲看沈熹低着头,话锋一转。
何之洲看着飞机免费提供的报纸:“我不用逃。”
“明星不只靠脸,还靠脑。”何之洲毫不留情的说,然后给沈熹稍稍分析了两句,比如当明星风险太大,她不一定能当上明星,最多是小演员;另外靠脸吃饭的明星承受的压力更大。
沈熹抿着唇就想笑,她看着何之洲说:“我梦到你儿子了——”
何之洲?!
“你介意自己是被骂红吗?”他问她,“连你以后老公都要受牵连的那种骂?”
何之洲被水呛住,咳嗽起来。他狠狠瞪向沈熹:如果可以,他真想揍她一顿。
除此,两人温热的呼吸缠绕在逼仄的空间,仿佛是会点燃的火折子。林煜堂大脑遽然一热,一时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画面,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一声巨响,正打算全盘交代的沈熹先被林煜堂踹到了地上。
“呵。”何之洲低下头,继续手中的事情。
林煜堂深吸一口,什么也不再说,直接走向露台吹夜风。
飞机上,沈熹戴着墨镜装帅,最后无聊地摘下来,开口问何之洲:“何大哥,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她指宿舍那边。
林煜堂哭着对她说:“不,我是伴郎。”
“啊啊啊!何之洲,你怎么能这样!”沈熹生气地抓过何之洲的手腕,她想狠狠咬上一口,只是这白皙如玉的手腕也是她的啊……最后她嘟着嘴在他手腕小啄一下,以示惩戒。
沈熹躺回床上,一声不吭。
沈熹说了一个自认为比较好玩的:“有个女人有173厘米高,相亲的时候,四舍五入地自己报170;有个男人只有167,也四舍五入地给自己报170,然后两个身高一样的人,见面了……哈哈哈哈哈!”
梦境一转,终于同房花烛夜了,她www.hetushu.com身上穿着红色喜服,脑袋还盖着一面红盖头,她正想着新郎会是谁,盖头就被人掀开了,她抬眼看向对面的男人。
“以后吧。”何之洲说,然后淡漠地转过头。
“咣!”
何之洲边走边说:“这个要靠缘分。”
未来之所以美,是有千万种可能,但他唯独只要与她相关的那种。何之洲抿了抿唇,转过身,发觉沈熹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他蹙起了眉头,怎么睡成这个样子,就像一只……乌龟?
沈熹还没有完全入睡,模模糊糊能感觉到何之洲在做什么,他将她身体翻过来,他给她调了空调温度……最后他去了一趟洗手间,然后也躺到了另一张床上。
这次酒店也是何之洲提早订的,一样是五星级花园式酒店,不过比上次更靠近海边。从酒店出来步行五分钟就可以看到大海。
中午12点,飞机降落青岛机场。走出机场,腥咸的空气扑面而来,青岛也比上次来的时候更热了。沈熹问何之洲:“何大哥,如果这次能换回来,你第一件事要做什么?”
夜色静静,呼噜声继续,对面的壮汉和猴子还睡得正香呢。沈熹掀开被子,十分灵巧地钻进了林煜堂的被窝里,打算以悄悄话的方式跟林煜堂说这事,总之不能让猴子和壮汉他们听到。
沈熹挠了挠脑袋,有点不好意思,最后想到梦中小男孩。为了转移尴尬,她从床上坐起来,发问:“何大哥,你猜我刚刚梦到什么了?”
林煜堂心里一梗,开口说:“你可以跟我说说。”
公共场合,白眼的攻击力往往比语言还厉害,沈熹气得要跺脚:“你们!”然后她的脑袋被何之洲按住,强制性按了回来。
她再也不相信林煜堂,再也不想跟他说话了。他根本是借机报复她,才故意耍花招引诱她下来。
外国人笑看着她,立马又问了一大堆。
卧槽,那新郎到底是谁啊?她继续找新郎……
“……你说。”林煜堂要被痒死了。
梦里,她和何之洲已经换回了身份。她四级过了,大学顺利毕业了,也找到了一份月薪五千的工作,可是五千工资不好拿,天天累得跟牛一样。然后耳边有个温柔的声音告诉她:“别干了没事,我养你啊,我年薪五十万呢。”
何之洲眼底笑意浮动,然后开口说:“以后你有表演,我会来看。”
沈熹摇摇头:“当然不是,你继续猜。”
何之洲似乎有点猜到,淡淡问:“你刚刚做梦了?”
沈熹终于爬到了林煜堂身边,然后不容易地轻叹一声:“我来了……”
只是男宿舍的架子床,又怎么能躺下两个一米八几的男人,当沈熹进来的那一刻,林煜堂不管怎样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他和-图-书整个人还是不寒而栗,身体绷得直直的。
“骗人,你又不知道我密码。”
好吧。沈熹闭上眼睛,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场景:花凋谢了一地,男人一身白色锦袍,冠发如墨,眉眼清雅又细致,他立在远处看着她,目光沉静,仿佛一眼就要天荒地老……
沈熹一点点地移动,那头的林煜堂也在心里拼命告诉自己:眼前的“何之洲”就是“沈熹”,不要再纠结了,他要勇敢面对!
沈熹掀开空调被起来,轻手轻脚地从上铺爬下来。她身上只穿着背心和花短裤,顺利着落到林煜堂的床铺后,像一只大猫模样,一点点地朝林煜堂睡觉的那头爬过去。
沈熹:“……”
骚扰……好大的罪名!
沈熹还是摇头,过了会说:“不过很靠近了。”
沈熹轻咳一声,转移话题:“你为什么要买头等舱,钱多啊!”
然后也只有一间标间。这点她和何之洲无形间已经达到了共识:都这个样子了,真没必要再拘泥男女之别了。
结果可怜的短信,又遭到了无情的无视。
何之洲抬起头:“你说。”
沈熹真安分了。
沈熹不经意地听着,其实有些地方她还是听懂了。比如何之洲说她和他是男女朋友关系。她抓了下头,耳根有点烧。
“林煜堂,我有个秘密跟你说。”沈熹凑过头,趴在林煜堂耳边,开始叽叽咕咕了。
市中心到大学城地铁也需要二十多分钟,她无聊地看起了地铁里播放着的城市广告,比如哪里又有新开的楼盘,什么“凌驾尊贵,俯瞰繁华”什么“城市精英的梦想家园”……沈熹叹了口气,直到耳边传来一道嘀咕的女声,她循声望去,坐在她旁边的女孩就送给她一个鄙视的眼神。
这是到底什么梦啊!天雷滚滚来啊……
明天就要去青岛了。
“堂……疼……”堂堂两个音,当沈熹整个屁股跌坐在地上时,最后一个堂直接发成了疼。尼玛!她第一次被人踢下了床。
“比如嫁个好老公。”何之洲平静地吐出答案。
何之洲翻了翻报纸:“你看我做什么?”
果然,何之洲肉麻地甩开她的手。
“不适合。”何之洲很快给出了答案。
夜深了,沈熹躺在床上有点睡不着觉,翻来覆去地想一些严肃的问题。最后她有准备地把所有事情经过写在了手机里的私人日志里,密码设定1234。
林煜堂不自然地把脸别向另一边。
酒店的晌午时光就在沈熹一个笑话又一个笑话里消磨掉。阳光清透,浮云逐风,舒适温凉的海风徐徐扑来。沈熹看到何之洲藏在眼底的笑意,才发觉自己根本是被他骗了。
何之洲生气了!
三人全部离去后,沈熹立马咕噜咕噜地起床了,然后提着偷偷收拾好http://m•hetushu.com的行李就奔出了校门。何之洲先到了机场,她赶到的时候,就看到戴着一副墨镜的何之洲,正跟旁边一位外国人交谈,似乎帮外国人解决什么问题。
何之洲:“加油没用。”
酒店有宽敞的露台,欧式的窗台放着两盆鲜妍的郁金香,角落还有一些绿色常青植物,以及一架铁艺秋千。
“没什么要做的。”何之洲回答得很快。答案无比虚伪,因为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检验自己身体有没有被玩坏。望天!
“别管他们。”何之洲说,语气从容又淡定。随后他放在她脑袋的左手,来到她的肩膀,以一种强势又自然的姿态垂放着。
沈熹狠狠地看了眼床上想解释的林煜堂,忍着“火辣辣”的剧痛,艰难地爬了起来,然后拐着腿重新爬回上铺。
沈熹面带微笑,假装听得懂的模样,何之洲牵上她的手,替她回答了一些问题。
何之洲坐在竹藤椅上揉了揉额头,刚刚沈熹讲笑话的时候,他脑里勾勒了一幅画面,是不是以后周末的午后,都有这样喧闹又宁静的光景。
何之洲猜了一个就不想猜了,不过他看到沈熹一脸期盼的模样,配合地继续猜:“难道是我?”
猴子和壮汉立马从呼噜声里醒来,眯着眼睛看向对面床铺的场景,心里纷纷大叫一声“卧槽!”随后,猴子试着开口:“老三,你就让老大睡吧,天大的事也第二天再说啊……”
沈熹坐在秋千喝着何之洲叫上来的冰饮和精致点心,觉得度蜜月也不过如此了。她看何之洲对着电脑键盘手指如飞,盘坐在秋千说:“何大哥,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何之洲问:“不怕转傻么?”
终于新郎来了,她房间露台的围栏数楼下停着的轿车:“One,two,three,four……”然后她看到了一身西装的林煜堂,她有点兴奋对着镜子说:“终于可以嫁给堂堂了。”
她心里有点甜蜜……这一觉,她睡得冗长又安心,然后迷迷糊糊地跌落到一个个的梦境里。她感觉自己在做梦,又无法从梦境里走出来,仿佛灵魂在动似的。
“哦。”沈熹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我第一件事就是穿上裙子,然后转圈啊转圈啊。”
她就喜欢这种外冷内热的好少年!沈熹走过去:“嗨。”
呵呵,人渣!年轻情侣继续鄙视她,根本不停下来。
她终于穿上了洁白的婚纱,坐在家里的梳妆台等新郎来接她。
晚上沈熹在921宿舍里,不敢光明正大地收拾行李。只有猴子、壮汉和林煜堂都不在的时候,她翻了翻何之洲的衣柜。然后她翻出了一条深蓝色的游泳裤,这是何之洲以前的留下的,她琢磨着要不要带上……
“123456。”何之洲把密码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