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二章

“也不说早啊。”钟毓发表自己的爱情婚姻观点,“恋爱是恋爱,婚姻是婚姻,如果我现在谈恋爱,肯定不会考虑结婚问题。如果谈着谈着发现不合适怎么办,甩还来不及呢?”
吴翎赶紧阻止:“哎哎哎,住什么酒店啊,不嫌弃就住阿姨这里。”
中间,钟毓拨了一个电话,打的是酒店的客服电话。他要订一间客房,时间是今明两晚。
钟毓基本被晾到一边,不过也有需要他的时候,比如——“钟毓,帮忙拍下照。”
沈建国没话说了。一个男人有多大的容忍力才能将自己名节送给女朋友白白糟蹋啊。
他再次上楼之前,拿出手机搜索了Lewis,意外发现Lewis已经关注了自己,而且从上次见面之后,Lewis一直在给他点赞。
可是明早何之洲就要走了,想想就有点可惜啊。沈熹捏捏自己的脸,豁出去了。她拿着手机给何之洲发短信,正要发,何之洲的短信先进来了——“睡了吗?”
何之洲愣了两秒,僵硬地点了下头:“对。”
“是么?”何之洲可不承认自己心眼多,他只是把该考虑的问题全考虑进去而已。他对钟毓说:“我会跟沈熹结婚的。”
何之洲点点头。
“庭湾璞墅”里面的绿化做得还不错,一路过去都有绿荫遮阳,沈熹把阳伞收起来,对何之洲感慨一句:“何大哥,我有点紧张。”
“沈叔叔。”何之洲谦和地称呼沈建国。
想亲亲……
何之洲:“阿姨好。”
钟毓立在何之洲身边,他前一秒还是嚣张性子,进来就变成了乖宝宝,对着吴翎奉承起来:“阿姨,您真年轻,熹熹姐长得像您。”
太阳猛烈,沈熹把自己蹲成了一只小蘑菇,可是何之洲怎么还不过来采啊!
沈爷爷点点头,赶紧到沙发坐着,拿起一份报纸看起来。
“都是小东西。”何之洲说。
第二天,沈熹带何之洲和钟毓逛H市,由何之洲开车,她指挥路线。钟毓坐在后面郁闷地充当电灯泡,由最开始的一百瓦,变成十五瓦。
何之洲:“和*图*书因为这样,我才一定要过来一趟。”
钟毓嘴巴那个甜啊:“您太谦虚了,如果不是熹熹姐提早跟我说了,我还以为您是她姐呢。”
沈熹把头埋在枕头里,趴着回复:“……想亲亲。”
“快进来快进来,外头很热吧。”吴翎掐着时间迎出来。
“有病啊,她不是就在隔壁么?”钟毓不明白了。
何之洲没说话,沈熹仰头,才看到他点了点了下头,然后对上她视线:“我猜你父亲不会喜欢我。”
沈熹抱着这样的想法,坚定地拒绝了安保小哥的好意:“不用了,谢谢您。”
沈熹走了两步,他们也从对面穿过来,直接朝她走过来。钟毓走前面,何之洲跟在后面,走前面的钟毓将下巴抬得高高的,走到的时候,优雅地扔出一句:“Hello!”
既然这样,吴翎也不麻烦了。
什么意思,才两天没见就认不出女朋友了?沈熹愤愤地抬起头,转了转,没瞧见何之洲在哪里。
小月这才慢悠悠打开门,一边开门一边解释:“嘿嘿嘿嘿嘿,刚刚我在厨房烤面包呢。”
钟毓拎着东西进来,吴翎赶紧接过来,笑着埋怨说:“你们真是的,人过来就行,怎么还带那么多东西。”
何之洲冷淡反问:“合不合适,谈之前不清楚么?”
沈建国今天必须要上班,人去了公司,心还留在家里。从下午一直打吴翎电话让她报告进程,吴翎刚开始还会报告一下,后面与何之洲和钟毓聊天聊得忘记了。
何之洲:“热就走快点。”
何之洲飘了一个眼神过去,钟毓稍稍收敛一点,气鼓鼓地吼一句:“我热!”
“难道你父亲也很在意这个?”沈建国倒自己找到了理由。
沈熹才不相信小月的话,她把何之洲领进家,先介绍了小月,然后有点局促地指了指里头说:“何大哥,这就是我的家。”
沈熹很开心还能见到毓婷小表弟,笑脸灿烂问候:“毓婷,好久不见。”
客房在书房对面,何之洲刚上楼,就被沈建国叫到书房里去了。
沈熹:“http://www.hetushu.com我妈。”
“好好好。”
同时吴翎一次又一次挂了沈建国的电话,连短信也不回复,沈建国已经没心情继续上班了,最后直接翘班回家。
何之洲太阳穴直跳,半天才憋出一个理由:“不是的,沈叔叔,上次这样子是因为沈熹告诉我,说你喜欢活泼的性格,所以我才……”
何之洲觉得无聊,直接关了灯。
沈建国很吃惊:“……真这样吗?”
钟毓委屈了,举了举手头的礼品盒和大西瓜:“那为什么这些礼物是我拎,又不去我女朋友家!”
钟毓本质还是一个容易害羞的小年轻,直接提着东西走在前面,边走边说:“热死啦热死啦,你们走快点。”
钟毓翻了个身,认真起来:“但你现在考虑这个问题,会不会太早?”
沈熹扭过头看了眼,如果她现在进去吹空调,前面半个多小时不是白等了么?原本她等在太阳底下就是想表现表现的。如果她前脚刚进空调房,何之洲后脚就过来怎么办?岂不是亏大了?
沈建国:“那微博呢,你怎么解释,每天卖萌是故意吸粉么?”
何之洲的回答很酷:“我不认为很早。”
两天时间,算起来还不到两天,时间过得很快。沈熹认真算起来,她和何之洲独处的时间还不到两小时呢。
钟毓看向何之洲,何之洲嘴角微翘,看向吴翎:“会不会太麻烦了。”
沈熹害羞起来了。
他还在装!还在装!!!沈建国站起来,直接说:“在河之洲,咱们上次见面,你不是挺欢脱么?”
两人独处时间少得可怜,甚至连亲亲都没有。
沈建国如果还有什么不愉快,只剩下一点“何之洲这孩子心眼怎么会那么多呢!”
安保小哥都看不过去了,招呼她进去吹空调:“沈小姐,到里头凉快凉快吧。”
小月受不了沈爷爷的墨迹:“您先进去可以么,我开了门不就知道了吗?”
何之洲看了眼钟毓,确定自己带对人了。他先自我介绍,然后介绍了钟毓:“阿姨,我是何之洲,他是我表弟钟毓http://www•hetushu.com。”
“发短信。”
沈熹回复:“没,在想一件事。”
何之洲带着表弟钟毓,已经从大路走过来。S市开过来的车没办法进来,只能先停在外面收费的停车位。这中间大概还有两百米路,钟毓已经走得不耐烦了,在何之洲耳边不停抱怨说:“上次你逼我做那种事,这次又要把我带来,我爸妈都同意出钱让我到欧洲游玩了,你要见丈母娘关我什么事啊!”
钟毓扭过身子,看表哥拿着手机,不由问:“在干吗?”
何之洲腾出一只手放在沈熹肩膀:“别再欺负他了,我怕他等下会暗中报复。”
“……”
吴翎暂时不点破女儿和何之洲的关系,就当熹熹朋友来家串门。所以聊得都是寻常问题,结果越聊越满意,不知道哪家儿子养得那么好。
她低头,手机先进来一条短信,是何之洲发来的——“凤凰树旁打着花伞的是你吧?”
钟毓哪舍得啊,立马化身快乐的小书童在前面开路,走几步就转过头说:“表哥,我看到你的小女朋友了,前面那只蘑菇对不对?”
晚上,钟毓和何之洲睡在同一张床上,钟毓睡相差,上床就躺成了八字形状。何之洲能容忍沈熹睡相差,对钟毓这样的睡相,直接踢过去:“过去点!”
钟毓还在算,算出来时都震惊了:“卧槽,你……居然是处女座?”
何之洲也不想自己那么会来事,只是关键时候也能把事情拎得清。他这次来H市除了看沈熹,还是第一次以男朋友身份拜访她家人。第一印象很重要,他已经吃了一次亏了。
看他把兰花指翘起来啊!沈建国有苦说不出,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在战斗了!
沈爷爷:“……”
沈熹:“那你紧张吗?”
呜呜,他们怎么知道自己想吃西瓜了。
“风中的雄狮”发了多少微博,Lewis就点了多少赞,而且转发了两条他原创微博,以及何之洲和他都支持一样的球队……
这个就好解释了。何之洲深吸一口气,直接交代出来:“那个微博一直是沈熹管理的,我真正http://www.hetushu.com的ID是Lewis,‘在河之洲’只是沈熹玩扮演游戏的。”
沈建国泡了两杯茶,坐下来第一个问题就是:“你爸到底几岁?”
沈熹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又按了按门铃:“小月!小月!小月!”
吴翎笑得合不拢嘴:“哪有年轻啊,都老太婆了。”
钟毓有了前车之鉴,赶紧摆着手解释:“是钟灵毓秀的毓,不是毓婷的毓。”
沈建国抿了一口茶:“那你之前还说比我小,我只有五十一呢。”
何之洲问她:“什么事?”
“怎么会清楚呢。”钟毓从床上坐下来,“表哥,我今天发现你很忠贞啊,我要算算你是什么星座的。”
钟毓:“……没区别。”
吴翎只收拾出一间客房,因为何之洲还带了亲属,饭后打算把书房整理出来给钟毓睡。钟毓摆摆手说:“我跟表哥挤挤就好了,我们小时候也一块儿睡过。”
好吧,安保小哥不再勉强,他切了一个西瓜吃起来,一边吃一边看小蘑菇等人。沈熹转过头,冰镇西瓜夺走了她的坚决,她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么?
何之洲没过多的解释。钟毓想想也明白了:“表哥,我发现你心眼有点多啊。”
何之洲:“不乐意就现在回S市,然后把拿走的好处吐出来。”
晚饭,何之洲和钟毓自然留在沈家吃。饭桌上,吴翎轻轻推了推沈建国的胳膊肘,不悦地问:“你一直看着小何的手做什么啊?”
好吧。她理解并支持。
最后,钟毓还是被压迫出了爱。明天就要走了,钟毓还舍不得了,他要留在沈家给吴翎当儿子。
沈熹带着何之洲和钟毓来到自家门前,然后按了按门铃。门迟迟不开,不知道里面沈爷爷和小月早立在门旁盯着视像电话的屏幕,沈爷爷认出了何之洲,指着另一个探头探脑的小年轻说:“这是谁?”
沈熹笑笑,拽上何之洲的手,何之洲倒矜持地把手插进口袋里,不让拽。
“好了,我知道是钟灵毓秀的毓,不就是毓婷更亲切嘛……钟毓,你热不热?”沈熹主动示好,还帮他拎手中的西瓜。
“钟毓http://m.hetushu•com?”缺存在感的沈爷爷走过来,念了念钟毓的名字。
何之洲肯定了一句:“很漂亮。”
沈熹慢悠悠站起来,看向前面过来何之洲和钟毓,两人手中各提着礼品盒,除了礼品盒,钟璟手里还有一个大西瓜。
只有五一十一呢……其实沈建国结婚也特别晚,在当时绝对是大龄剩男了,沈熹又是晚来得女,他这个年纪在沈熹同学爸爸里绝对算大的,每次开家长会,他都会特意穿年轻点。
小月只有高中文化,也知道两个毓是一样的,她问出自己疑惑:“有区别吗?”
“不是毓婷,是钟灵毓秀!”钟毓瞬间炸毛了,好累,好想撂活不干。
何之洲扫了眼表弟手中的东西,的确他拿的比自己多。他安抚了一句:“你倒提醒我了,等到门口了,你再给我吧。”
何之洲:“我爸结婚晚,今年五十四。”
可怜沈建国,还在苦苦等消息。
一回到家,果然证实了他的猜想,不知道“在河之洲”用了什么招数,一家人已全部被降服了。
沈熹眨了眨眼,真想不到何之洲平常一副光风霁月的样子,现在怎么那么会来事呢。
隔壁房间,何之洲在床上翻了个身,嫌弃地推开钟毓压过来的一条腿,看着手机屏幕闭上眼睛,他也想亲亲了。
钟毓:“无耻!”
沈熹不明白了,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何之洲拍了下她的手:“别太亲密,不好。”
吴翎笑:“麻烦什么呢,就当自己家一样,我已经让小月收拾了房间出来。”
“沈熹。”
沈建国下楼找女儿对质,事实果然像何之洲所说的。他戳戳沈熹脑门:“不像话!”
沈熹眨了眨眼睛,何之洲怎么会猜得到。她不解问:“那你还敢来?”
今天,她带他逛了H市著名景点,看了一场新上映的电影,以及看爷爷跳广场舞。这中间钟毓都夹在她和何之洲之间。
“跟谁?”
何之洲淡淡来一句:“紧张的人不应该是我么?”
何之洲不明白年龄在沈建国心中的痛,他也没想到当时沈熹会把自己父亲年龄说小那么多,一时也找不到借口解释,总不能说记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