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一章

何之洲直接发了视频过去,发现沈熹那边摄像头被东西挡住时,嘴上什么不问,心里明白过来。
何之洲再次输入:“我知道我与熹熹的交往尚不能让你们放心,但我真心喜欢沈熹,喜欢她的真诚善良,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
何之洲打住了猴子的话:“猴子,我们是我们,你哥是你哥,两者没有必要联系。我选择S&N有我自己的想法。”
啊啊啊啊啊!他居然知道!沈家人爆炸了!
沈熹抓了抓被风吹乱的头发:“在啊,我都在家的。”
她发了一个笑脸过去。
沈建国不肯安静,沈熹走到露台接电话,随手关了玻璃门,隔绝里头一切噪音,然后靠在围栏忐忑发问:“何大哥,你知道了……”
沈熹瞪向沈建国。
林煜堂是最晚来吃饭,最近他很忙,考试和联系实习单位,不过再忙还是给沈熹打了个电话,问她回家情况。
何之洲抬起头,对着摄像头微微笑。真是抬头一笑百媚生!
沈熹无意识翘起兰花指,用键盘打字:“何大哥,你口渴么?”
猴子遗憾说:“我哥一直想挖你呢,待遇肯定比S&N更好,而且我们关系那么好……”
晚饭,何之洲上食堂吃饭,点菜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直视胡萝卜炒肉这道菜。他打了菜与猴子壮汉他们一块儿吃,刚坐下来又看到大壮汉餐盘里有一份胡萝卜炒肉,他换了一张桌子。
“做客。”
幼教专业!沈熹愣住了,还有比这更侮辱一个男人吗?她狠狠瞪了眼沈建国:“你故意泼脏水!”扔下这一句,气鼓鼓上楼回房了。
何之洲:“多谢。”
“不错啊!”吴翎不明白地看向沈建国,“还懂得问候我们呢。”
沈建国不相信,打算想下一招时,笔记和*图*书本旁的手机响起。沈熹看了眼手机屏幕——何之洲来电。房间闹哄哄,沈熹拿起手机转过头:“安静一点,可以么?”
“啊?”沈熹反应了两秒,才意识到何之洲是什么意思,她激动得手心冒汗:“何之洲,你要过来做什么?”
呜呜,为什么会有一种好坑爹的感觉!
至少开始忙起来之前,总要先看她一次。
沈建国直接挠她后背:“你问不问!”
何之洲是谈了女朋友才养成开电脑就挂QQ的习惯,他回了一个问号,等沈熹下文。
所以她最快速度把刚刚的照片做了P图处理,用一根巨大的红萝卜遮掩住浴缸部分,然后重新发给何之洲,并附上纯洁的卖萌文字:“哈哈,刚刚发得急,忘记处理啦,何大哥,你看这张吧。”
“没什么大区别。”何之洲说。他没过多解释,有些决定也没必要解释太多。
何之洲点点头:“我答应加入他们。”
何之洲:“那好,明天见。”
偏偏爷爷和吴翎一直催她快点视频,从下午一点催到了晚上七点。她找理由:“他很忙的,S大的高材生,明天还有两场考试。”
沈熹如实汇报,盘坐在沙发说了一大堆。两家住得近,所以她汇报了自家的,还汇报了林叔叔林阿姨的。
猴子听不下去,也端着菜盘也远离了壮汉。
林煜堂当着何之洲的面打电话,何之洲等他挂上电话,直接问:“明天我要去一趟H市,需要给你带东西吗?”
沈建国胜券在握:“等会你们看了视频就知道了,绝对是一个逗比。”
围观人里传来倒抽冷气的声音,是沈爷爷发出来的。他发觉自己失态,连忙两道沉稳的咳嗽声,十分有长辈风范:“长得挺不错呀!”
何之洲和_图_书与S&N那边的负责人联系,他说要晚三天再过去,负责人同意了,不过还是询问了原因。
好坑爹。
沈熹:“……”
吴翎对学习好的男孩子还是很偏爱的,头疼归头疼还是问:“跟堂堂比起来,谁好呢?”
沈熹背靠沙发:“不相上下吧,既生瑜何生亮那种。”
沈建国指着视频里的何之洲开口:“让他喝水!”上次他就发现“在河之洲”有翘兰花指的习惯,他一定要这只逗比露出尾巴。
吴翎和沈爷爷有点满意了,只有沈建国依旧顽强地坚持自己:“装,装,装!他一定是装的!他提前知道我们在看,对不对?”
这个问题?沈熹没特意问过何之洲家庭情况,不过稍微想想也差不到哪里去。她回答吴翎问题:“比咱家好。”
猴子和何之洲聊起暑假安排,猴子的哥哥在S市有一家科技公司,还是知道一点内幕的,他问:“老大,我听S&N的博霖项目名单有你的名字,是真的么?”
身后闹哄哄的,沈熹索性关掉了声音,然后在聊天框输入:“何大哥,你抬下脸。”
那么明显,他怎么会猜不到。何之洲直接开口说:“沈熹,你明天在家吗?”
嘿嘿。浴缸里的沈熹靠着一个“乖”字,甜蜜了半小时。果然做了P图处理,她在何之洲眼里立马纯洁回来了。
最吵的就是沈建国,吴翎和沈爷爷分别用眼神让他安静下来,连小月都敢提醒他:“沈叔叔,你先静静啦!”
猴子把老大不去美国的原因往沈熹那边想了想,可惜归可惜,还是很能理解。他笑嘻嘻说:“老大,不管如何,我祝你爱情、事业双丰收。”
沈建国逮住重点了,立马发问:“沈熹,你现在就问这只在河之洲,问他喜欢和-图-书你什么?”
小月点点头,不服气也服气了。
沈建国站起来,他怕家人都被沈熹给洗脑了,痛心疾首地开口:“别听她胡诌,哪有那么好,如果真那么好,能看上咱们家女儿么?要不然堂堂也早答应我们家熹了,脑子聪明都喜欢找聪明的,不然沟通都存在困难。按我说那人无非是喜欢漂亮女生的小青年,还S大高材生呢。不骗你们,那人我看过一面,看着像跟熹一个学院,读幼教专业的!”
呜呜呜,貌似蛮真诚的样子……
“沈叔叔个头,他上次还叫我沈伯伯。”沈建国一脸嫉恶如仇。
“嗤——”沈建国又发出一道嘲笑声。
这人怎么这样啊!沈熹翻了个白眼,胳膊肘已经往外拐了:“您以前考几分啊,能跟您一样么,人家是学霸学神,学霸你知道么?!”
壮汉“哦”了一声,自言自语:“那肯定也是我长太帅了,老大才看到我吃不下饭。”
何之洲那么爽快,沈熹开心地发了一连串爱心过去,然后跑出房间叫人了。不到一分钟,沈家人全部集合到她房间,一块儿来看传说中的“在河之洲”,包括保姆小月。
何之洲背靠椅背,他真有点口渴了,他再次端起水喝了一口,直接输入:“叔叔阿姨好。”
沈熹口吻里带着一种骄傲,无意识地震慑了爷爷和吴翎,只有沈建国十分不屑:“说得我们好想没有考过试一样。”
沈熹翘起两根手指发誓:“我发誓,我什么也没有说。”
沈建国;“我以前也是学霸啊,学生里的小霸王呗!”
沈建国好记仇啊……沈熹后悔地垂下脑袋,“沈伯伯”是她叫的,现在全赖到何之洲那里去了。
好想捞出来……
S大不同院系考试时间不一样,很多院系已经考完放hetushu•com假,校园路到处是旅行箱万向轮滚动的声音。何之洲收回视线,回答说:“我要去一趟H市。”
他干嘛要把她捞出来?捞出来做什么?
沈建国立在中间,两边站着吴翎和沈爷爷,小月艰难地插进来一个脑袋,沈爷爷被挤得慌,把小月脑袋按出去:“哎呦,小月,你关心个什么劲啊!”
吴翎同意。
照片里沈熹躺在堆满白色泡泡的浴缸里,露出修长的脖颈和漂亮的锁骨,头发用浴巾包着,额头光洁如玉,肤色白腻如凝脂;眸子清灵透亮,笑成两弯小月亮。同时被热气熏得红通通的脸蛋沾了少许泡沫……何之洲盯着手机的照片,手心有点痒,想伸手将她脸颊的白色泡沫擦干净,然后再将她从浴缸里捞出来。
小月表示不服气:“熹熹说比我喜欢的吴亦凡还要帅,我不相信。”
吴翎点点头,也担心上了:“那他喜欢你什么?”
沈建国瞅着女儿上楼的背影,心里有点急,他也不想被女儿讨厌,不过他那说错了!他又不是没见过那只“在河之洲”,走路一跳一跳,眼皮子一眨一眨,说话嘴巴还会撅起来,时不时咬一下嘴角……
吴翎仔细打量视频里的脸,真的比电视里男明星还长得好,气质看着就属于沉稳谦逊类型,哪里像沈建国口中的逗比了?
林煜堂握着手机,好一会,才扔出两个字:“不用。”
猴子回答:“估计看到你影响食欲了吧。”
沈熹回房上网,她看何之洲在线,都不好意思告诉何之洲,他们家人已经认为他是幼儿教育专业了。
“不会吧。”沈爷爷和吴翎再次受到惊吓,双双摆摆手:“这样可不行。”
壮汉问猴子:“老大在逗我们吗?”
沈建国一边描述,一边学着那天“在河之洲”的www.hetushu.com样子,歪着脑袋软绵绵发声:“沈伯伯好……”
沈熹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不让何之洲知道家人要看他事。她关掉了自己这边摄像头,打出一串话:“何大哥,我可以看看你吗?”
第二天,沈熹撑着一把花边小阳伞,蹲在“庭湾璞墅”外头等男朋友。
好烦……
何大哥,你看这张吧……何之洲盯着沈熹新发来的照片,眼里只剩下这根好大的胡萝卜……他指尖轻颤,直接删除照片。
对比何之洲的忙,沈熹在家无聊得发腻。小月都交了男朋友躲在花园里电话煲,她怕自己打扰何之洲复习,宁愿自己无聊,也不打电话给何之洲。
“这孩子家里条件不错吧。”吴翎问。
何之洲不渴,不过还是端起电脑前的茶杯,抿了一口水放下,动作优雅自然,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贵胄。
沈熹不问。
何之洲第一次笑得如此长久,嘴角一直保持住恰当好处的笑容,然后打字问候沈熹家人:“沈叔叔,沈阿姨都还好吗?”
小人!沈熹趴在电脑前,快速打字,换了一种问法:“何之洲,你最喜欢我什么啊?”
猴子明白何之洲的意思,他真心给何之洲考虑了一番说:“老大,不过我觉得你不去美国挺可惜的,多好的机会,前途不是一个性质的。你在国内,如果不用何老的关系,还是挺辛苦的。”
男人的思维和女人是不一样的,何之洲收了收乱七八糟的心绪,给沈熹回了一个“乖”字结束聊天,然后把手机放进裤袋。
沈熹之所以给何之洲发照片,只是单纯证明“她是这样洗,不是那样洗”这个问题,直到何之洲迟迟不回复她,她隐隐察觉有点不对劲。她拿着手机趴在浴缸发呆了良久,脸微微红起来,何之洲会不会认为她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