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九章

小区出来就有一个24小时自动取款机。沈熹环视一圈走进去,插卡的时候心跳加快一下;输入密码加快一下;密码提示正确,心跳更快得不行……最后看到里面的金额时,她差点心肌梗塞了。
何老又问了一遍:“小姑娘,你到底是谁呀?”
何老没有久留,在何之洲还没有回来就走了,临走前留了一句话给沈熹:“小熹,晚上你让何之洲打个电话过来。”
沈熹快速从地毯爬起来,立马回卧室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小心翼翼地翻出何之洲留在里面的卡。卡静静悄悄躺在里面,她小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内心又是一番纠结,最后还是朝银行卡伸出了魔爪。
沈熹做这些小事向来仔细又认真,一根根豆荚择得小巧又可爱。她把它们放进盘子里装好,然后又洗了米,刷了锅,忙得不亦悦乎的时候,门铃响了。
沈熹又有一条短信过来——“何大哥,你把卡给我,不怕把它花光吗?”
“好的好的。”沈熹答应下来,不过如果她脑子不抽坏掉,应该不会去的。
鱼火锅店出来,壮汉泪奔地跟着猴子上了大奔轿车,临走前不舍得摇下车窗对沈熹挥挥手:“熹熹啊,有空来看我们啊。”
沈熹恭送“太上皇”出门,乖巧得不像话。如果H市的沈建国和沈爷爷看见了,准要吐血一升,女儿和亲孙女都是替别人家养的!
沈熹听完,不厚道地笑起来,笑得合不拢嘴。
沈熹拨了一个电话给何之洲,电话接通之后,她把壮汉要来公寓住两天的请求转达了一下。电话里何之洲沉默了片刻,“沈熹,我们家不养大型宠物。”
沈熹在心里算了算,结果是算不出。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何之洲会那么有钱!为什么林煜堂那么有钱,http://m.hetushu.com为什么猴子那么有钱!
何老靠在沙发:“难道不是吗?”
公寓里,何老坐下,沈熹端茶倒水,已经是标准孙媳妇的模样。
壮汉也跟着猴子过了两天的苦日子,也变得很好商量:“只要是好吃就可以。”
真是越解释越可疑!
林煜堂什么话也没有,只是默默点了个赞。
沈熹委屈地摇摇头:“不是。”
她暗自神伤了一番,只好用掉刮来的五百块。
沈熹吐血,觉得何之洲在跟她显摆。
何之洲回来,沈熹把爷爷来过的事与他说了说,并把爷爷留下的话一字不差转告给他。然后还特别开心地强调说:“爷爷夸我长得好看。”
沈熹让他们把车开到前面的广场,下车的时候问猴子和壮汉想吃什么。猴子已经吃了一个多月的工厂食堂,彻底从富二代变成了农民工,他辛酸地说:“只要不吃食堂的快餐就行了。”
厨房和卫生间也没有人。
沈熹在微博晒出了昨晚刮刮乐中了五百块人民币,并愉快地晒了图,同时用“在河之洲”转发,并评论“普天同庆!”
他们居然混在一起!
卧槽!好闷骚好给力的一句话。
同时还能回复一下女朋友的短信。“何之洲,你知道你卡里有那么多的钱吗?”
宠物……大型宠物……
但无价就是没有价格啊,没有价格就是扯屁啊!而且以后她有钱了,不是可以反包养何之洲么?
为什么是壮汉呢,因为壮汉也是哪个没事做的人。不比他的好基友猴子已经踏上了CEO实习之路。
何之洲正倾过身子与同事讨论一个BUG,思路清晰地说出自己的修改意见,随后回复沈熹短信:“只要不花在别的男人身上,其他随你。”
和-图-书子走过来,朝沈熹招了招手,抢先说起来,“壮汉离家出走,我好心收留他,事情就这样。”
沈熹抱歉地看着壮汉:“何之洲说他不养大型宠物。”
“好的好的。”
沈熹答应猴子和壮汉请吃饭,只不过随口一说,结果下午他们真偷开了厂长的车过来找她。工厂就在顾平工业区,那里是全国电子业最发达的中心,之前何之洲也是去那里开会。
她发了一个短信给何之洲,问他自己清不清楚卡里有那么多的钱。
“熹熹,你别误会啊!”壮汉放下西瓜,连忙开口解释,“我们什么也没有做……”
沈熹看得“感慨万分”,她只好拿出手机说:“我要跟何之洲商量一下。”
外面站着两个人,一个老的一个年轻的,老的还撑着拐杖,沈熹想到何之洲说他爷爷多年前就在手术台锯了腿,立马明白外头是谁了。
何之洲身旁站着的男同事偷瞄了何之洲手机屏幕的聊天框,他一个大男人都看得面红耳赤,想不到何之洲在学校是大神,在S&N是大神,连谈起恋爱也是大神风范。
何之洲从来不按门铃,都是直接“简单粗暴”地用钥匙开门,沈熹穿着围裙走出厨房,透过猫眼看了看外面站着的人,打开门。
猴子和壮汉如此厚着脸过来,她又怎么不招待一下。她本打算拿着何之洲的卡去接待他们,出门前又想到何之洲的嘱托——不能把钱花在其他男人身上呀。
沈熹回公寓试穿了内衣,果然好玩的不得了。她将内衣充气到最大程度,对着镜子看D罩杯的自己,幸福来得太快,她都要接受不了。
沈熹心里默念一句对不起,然后假装没看到。
这两人真像是逃出来避难的。沈熹瞧了他们几眼,同情地带他们搓了一顿丰盛http://m.hetushu.com的火锅鱼。壮汉吃得心满意足,最后擦擦嘴巴说:“我决定了,不再投奔猴子,我要投奔你和老大去!”
猴子开了一辆大奔过来,招摇撞市。
至少她要看看何之洲包养她的价格是多少是吧?好判断他的诚意高不高,是不是?
沈熹打开门,甜甜地叫了一声:“爷爷好。”
沈熹刚刚百度搜索“当女孩被包养怎么办?”,就看到那么一句打脸的话。百度教育她包养有价,可是骄傲和尊严无价啊!
“当一个女孩被包养,这个女孩就失去了最珍贵的尊严和骄傲了。”
壮汉开始打同情牌:“熹熹,你就让我住两天嘛!猴子那鬼地方我真呆不下去了,我就没见过像他那么苦逼的富二代!”
何老:“……”
仿佛是水蜜桃刚成熟的漂亮形状。
何老:“难道是女朋友?”
因为种种原因,沈熹按捺不住心痒,买了一套传说中的充气内衣。
沈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她先请何之洲爷爷进门。何老挥了下手,外面的年轻人自觉留在外面等候。
“风中的雄狮”一直都转发女儿每一条微博,这次也一样。转发并评论:“玩够了就回家,记得带烤鸭。”
沈熹彻底震惊了,逼迫他们俩从实招来。
沈熹与壮汉视频聊天,壮汉正光着膀子吃西瓜,他身后走过来一个同样光着膀子的人,不就是猴子么!
何老咳嗽起来,真猜了起来:“你是阿洲请的小保姆?”
何之洲回复:“有很多钱吗?”
壮汉期盼地点点头。
谁都有缺钱的时候,不是吗?
沈熹逛了半天的街,拿着何之洲的卡消费反而束手束脚了,最后只买了一套充气内衣。一款非常神气的内衣,穿上它立马告别海绵时代。沈熹想起那些被抽出来的海绵,十分愤愤不平,她http://m.hetushu.com就没见过眼力那么好的男人!还冠冕堂皇地找理由,怕她长痱子。呵呵,哪家女人垫个海绵就长痱子了!
沈熹问猴子:“很贵吧。”
她都已经叫“爷爷”了!何之洲拍拍沈熹的脑袋,走到小阳台打电话。这个电话,一共打了十几分钟。他走进来,已经在客厅找不到沈熹了。
猴子捶了一下方向盘,语气操蛋:“这是九十年代的大奔啊!”
男同事都面红耳赤了,沈熹的小心脏完完全全震慑得快要罢工。大街人来人往,沈熹走路都格外昂首挺胸,哈哈,她也是有人包养的女人了。
沈熹受惊了,千万不要啊!她瞅着壮汉,嘴上没有吭声,但是眼神也明白写着:“你好意思来打扰吗?!”
她捂着脸偷乐了半天,好想何之洲快点回家,看看如此傲人的自己。
沈熹坐地铁回公寓,立马代入包养角色,来到厨房往身上套了一件围裙,她要先择好菜,等何大哥回来炒。
壮汉摇摇头:“没办法,这是厂长车啊。”
“……”
壮汉推开猴子,又是另外一番解释:这个暑假他呆在家看考公的书,看得身体长毛。猴子跟他炫耀自己已经走上CEO之路,即将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羡慕得他立马放下书投奔猴子过来。结果坑爹的是,猴子被自己老爹贬到工厂当什么厂长助理,最坑爹的是宿舍还没有空调!
壮汉咬牙切齿:“算他狠!”
何之洲已经在S&N开始工作了,目前整个博霖项目分五组。何之洲已经是B组小组长,正挂着组长牌一边修改方案一边开会。
沈熹抱着这样的想法,拿上卡和密码出门了。
她觉得自己需要找面墙扶一扶,做做深呼吸,平静一下激动的心情。如果说之前何之洲拿五块钱就可以包养她一次,那么卡里的钱可以m.hetushu.com包养她多少次了?!
何之洲真不认为那张卡里有很多钱,那张卡里的钱都是他两年接单子赚来的,他非常清楚里面的数额,绝对算不多。他真正多的是另一张,爷爷公司每年的分红利润,不过他没有用那些钱的道理。
沈熹正在里面换胸衣,她背着他坐在床边,身上的白色女衬衫已经脱下丢在了一旁……从他这个角度,入眼的就是大片娇嫩的后背,以及一道半隐半现的弧线。
沈熹这才点点头:“是的,爷爷。”
猴子白了眼壮汉:“你好意思吗?”
沈熹:“……”不要啊!
她把问题抛还给何之洲爷爷,心想老人家眼力好,肯定能猜到的。
“细皮嫩肉”的壮壮小盆友就没有过过那么苦的日子!
沈熹害羞地搓搓手,真不好意思开口说自己是何之洲的女朋友。她眉心一动,乐呵呵地反问:“您猜!”
生活在一群土豪的世界里,累觉不爱。
壮汉和猴子一边指责她晒富行为令人不齿,一边抱大腿让她请吃饭,沈熹满口答应下来。
何之洲担心沈熹会无聊,事实是沈熹真不是一个容易无聊的人。一个人的时候,她躺在客厅舞蹈垫练练舞蹈功、或坐在沙发发发微博、用何之洲的电脑跟壮汉一块打打小怪兽……
沈熹上车的时候损了一句:“你们开大奔过来找我请吃饭,这样真的好吗?”
何之洲走到卧室门口,推开浅黄色的木门,然后就没再进去,杵着一动不动。
沈熹安静下来,内心大声咆哮起来:她不是小保姆啊!她是你家阿洲重金包养的小情人啊!!!
随你……
何老两条腿,一条真货,一条假货,身板依旧比一般老人家挺得直板,也比一般老人家更有架子。他清清嗓子问:“你是谁?为何叫我爷爷?”
壮汉又喝了一碗鱼汤,咂咂嘴表示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