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十三章

沈熹立在外面看了一眼,整个S&N并不大,但里面办公设计年轻又鲜明,玻璃门进去就是前台,前台姑娘有一张苹果脸,长得很漂亮。
沈熹不服气,直接发问:“何之洲,你有梦想吗?”
好吧。
沈熹揪着何之洲衬衫,安静地抱住他。
何之洲离去,沈熹也无聊地起床了。
哼!沈熹愤愤地瞪向何之洲,然后站起来朝房间走去,十分有脾气的样子。何之洲在后面问她:“你去哪儿?”
晚饭结束,钟璟月从包里拿出卡结账,何之洲先把账结了,钟璟月无奈耸耸肩。
沈熹低下头,真明白了。前一秒她还以为婆婆是过来看她呢,原来是来兴师问罪的……不过也不能说是兴师问罪。
钟璟月有点好奇,不过相信了。她奇怪何之洲的性格怎么会追女孩子,然后想想可能是自己对儿子关心不够。钟璟月闭眼假寐,游泳池人不多,她还是能感觉到不少脚步从她眼前走过,来来回回。
“可是你也不知道之洲是不是喜欢做一个上班族,不是吗?”钟璟月反问她,“小熹,难道你不想之洲变得更优秀?”
“好。”沈熹点点头,十分乖巧,十分好商量。
只是钢筋水泥的城市,梦想要破土而出谈何容易?
啊啊啊啊!他怎么能说她是汪峰呢?!不过何之洲居然还知道汪峰?沈熹换了一个方式提问:“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找到白马王子,那你呢。”
沈熹低下头,嗯,挺好的。
啊?特意!沈熹紧张上了:“您太客气了,应该我跟何之洲去见您的呀。”
嗯,她知道。
钟璟月笑了:“很抱歉,是我打扰你了。”
呜呜,她大学还没有毕业呢……为什么要见二连三见男方亲人,又是爷爷又是婆婆,最坑爹的还是要她一个人面对。
沈熹眯着眼睛,她还没有完全醒过来,但也知道盼望一晚上的划船计划泡汤了。她并不想何之洲出门,不满又委屈地问出一句:“今天不是周六么……”
沈熹跟何之洲磨蹭:“可是我刚买了一套游泳衣呢,我想穿它。”
沈熹转转水漉漉的眼珠子:“……很不错啊。”
第二天就是周六了,说好一块到四明湖划船,结果何之洲还是爽约了。凌晨六点,公司测试部给他打了一个电话,需要他到S&N一趟。
何之洲将被子一拉,给她盖回去。然后立在床边穿衬衫,窸窸窣窣,安安静静的室内仿佛只剩下这个声音。
钟璟月在水里游得跟一条美人鱼,她套着一个游泳圈在浅水区不停扑腾,扑腾累了,趴在池边喘着气。
何之洲有一张甜品店的充值卡,拿出来递给她。她不客气地接过去,临走前对里面好奇的“同事们”挥手告别。大家也朝她挥挥手,笑容亲切。结果等何之洲看向他们,他们又齐刷刷回过头,假装继续做着手头的事情。
她正要转身,随着前台一声甜甜脆脆的“何组长”,浅蓝色的玻璃门被人推开,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从里面出来。沈熹回过头,何之洲气定神闲地走了两步,然后朝她招了招手和_图_书
何之洲抱歉地拨拨沈熹长回来的头发:“临时加个班,有事电话。”
钟璟月笑起来:“看出来你跟之洲感情很好。”
她要先走了,何之洲看了看手机里的时间,对她说:“楼上有家不错的甜品馆,你可以上去喝杯咖啡,然后等我。”
何之洲周六要加班,这让专门等周六与何之洲出门约会的沈熹十分失落,可是她又不能不让他去上班。
沈熹眼睛微阖着,静默不说话。她能理解何之洲父母的心情,只是……良久,她开口说:“阿姨,何之洲在国内发展也很好啊……他现在就有年薪五十万……”
车厢里手机屏幕明明灭灭,何之洲转过头看了眼沈熹,伸手将她搂进怀里。
结果事实证明,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沈熹最后跟钟璟月一块儿泡在游泳池,感觉不是一点的坑爹。
钟璟月手里握着一只手机,继续说:“小熹,说句实在话。我不想之洲太早确定人生方向。如果他从美国研究所学习结束,他依旧选择回国,我完全可以接受,甚至为他感到骄傲。但现在不是,他还很年轻,他还可以学到更多东西,他还可以跟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接触认识。他不应该太早就被这个社会的浮躁抹杀掉才能和梦想。”
何之洲绕了一条小巷,轻飘飘扔出一句:“男人不讲关系,讲实力。”
可怜的孩子,都被吓怕了。可是她刚网购了一套泳衣呢。女人去游泳,运动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展现漂亮泳衣和好身材。
沈熹垂着脑袋,声音有点低:“可是您怎么知道何大哥不想做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呢。”
她觉得何之洲这个人吧,有点拽有点酷,绝对不会特意经营朋友关系。那么他在职场会有人际烦恼么?
钟璟月微笑着在沙发坐下,她看了眼袋子里的泳衣和游泳圈,笑着问她:“这是要出门游泳吗?”
为她?!沈熹彻底变成哑巴了,她看着钟璟月:“我问过何之洲,他说他已经跟S&N签约了,如果他离开需要付很多违约金的。”
洗漱完毕,她在客厅练舞功到九点,之后一个人看了一场电影。中午吃的是外卖,洗完碗发现:一个好好的周六已经过了一半。
呜呜……她谈个恋爱怎么就那么多灾多难呢!
沈熹乘坐何之洲的坐骑回老公寓,因为何之洲拒绝同事聚会这事,她在后面嘀嘀咕咕地教育说:“何之洲,公司上班讲人际关系,同事聚会是多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去呢?”
沈熹盘坐在沙滩椅,继续给何之洲发着短信。
沈熹杵在何之洲面前,她和他所在的位置正对S&N的玻璃窗,百叶窗帘半开着,会议桌五六个脑袋正好奇地看向她。她可以看到里面,里面的人也可以看到她和何之洲。
沈熹跑到猫眼看了看,打开了门。
一句话,堵住了沈熹后面的话,她晃了晃两条腿,觉得何之洲说得太对了,男人讲什么关系呢,就是要讲实力啊。
“沈熹。”钟璟月开口了。
沈熹坐进副驾驶,何之洲扫了她一眼hetushu.com,问她:“想吃什么?”
沈熹颤巍巍地端了一杯水过来,老实点点头:“我不知道您会过来。”
思维扩散得太快,沈熹自己都有点跟不上节奏了。
钟璟月回过神点点头,心里感觉沈熹这个姑娘真是越接触越喜欢。她转过头说:“沈熹,你知道之洲去年申请了美国研究研的事吗?”
可是你儿子根本不敢跟她一块儿下水啊……沈熹叫了两份新鲜椰子汁,孝敬了钟璟月一一份,笑容谄媚:“阿姨给。”
“每个人不一样,现在的之洲或许也觉得五十万年薪很了不起,这与他的年纪和周围环境都有关系,因为他可能已经是里面最优秀的一个。但事实是,他能做得更好,甚至他可以创造更高的人生价值,这个价值不止是在金钱上的,而且是对整个社会的贡献,不是么?”
什么,梦想成真?沈熹拿着光秃秃的土豆瞅着何之洲,她又被转移话题了!
钟璟月看着沈熹,眼神真挚:“所以小熹,你能帮我劝劝之洲吗?”
“嗯。”钟璟月平静地看向游泳池,“刚毕业就有五十万,这的确很不错,甚至是很多人一辈子努力都无法达到的成就。但是小熹,你认为之洲的价值是五十万么?”
她泳技不好,买新泳衣的时候,顺便还买了一个成人游泳圈。她忙里忙外整理好东西,正打算拿着游泳圈出门,门外铃声响了。
何之洲……小组长……真了不起的存在啊!
这就是小组长的威慑力么?
这人真是,自己不会走过来吗?沈熹不乐意走过去,最后还是看在男朋友长得帅的份上,慢悠悠地移动脚步,她来到何之洲跟前:“你不是在开会吗,怎么出来了呢?”
晚饭,是在一家有民国建筑风格的饭店。关于美国研究所学习的事,钟璟月一句也没有提,全程都是一些简单的关心和问候。
沈熹心里哼哼,不过也点了一份何之洲最喜欢的下午茶和甜品。
沈熹跺了跺脚:“换泳衣!”
沈熹在外面来来回回走了两步,还是决定不进去打扰何之洲。现在距离何之洲下班还有两个小时,她打算到附近商场逛一逛。
“我知道我在强人所难。”钟璟月自嘲一声,“说起来我是一个失败的母亲,自己劝不动儿子,还指望儿媳妇。可是小熹,有一件事你不可否认,之洲是为你留在国内的。”
去年……去年她还不认识何之洲呢。不过她是知道这件事,何之洲已经与她说过。沈熹点点头,她有点明白钟璟月找她的原因了。
何之洲只笑不语,女朋友好不容易拜访一次,他怎么能不出门迎接一下?他刚刚的确在开会,只是问题刚讨论到一半,那群“程序猿”都被门外年轻女孩吸引了视线,他转过头一看,外面的女孩不正是自家女朋友吗?
“你这孩子,不用那么客气。”钟璟月笑起来,“你觉得我们家之洲怎么样?”
真是好大牌的男朋友呦!
何之洲沉默,他不常开车,还能熟悉地调转车头。
“谢谢。”钟璟月吸了一口,懒懒地靠在和-图-书躺椅上。
沈熹:“……我不知道。”她不知道该怎么劝。
开水沸腾,何之洲往里丢面条,动作潇洒得仿佛是武林高手在发射暴雨梨花针。他下好面条,才气定神闲地转过头说:“恭喜你,梦想成真了。”
甜品店就在S&N上面,沈熹刚坐下来,一条消息先进来了。消息是何之洲发过来的,特意告诉她自己喜欢这里什么茶,十分清高地建议她也尝试一下。
关于这个问题,何之洲仿佛知道她心里所想,云淡风轻地解释了两句:“你知道么,在公司上班有一个女朋友可以减少很多麻烦,比如下班不用应酬,比如……”
呜呜,他终于回她消息了!沈熹纠结万分地回了一条:“跟你妈一起游泳。”
钟璟月也上岸了,娉娉婷婷地走了过来。沈熹不好意思地对她笑笑:“我从小就游不好。”
钟璟月还举例了自己婚姻,她二十岁家族联姻嫁给了何之洲爸爸。结婚太早,两个人都还没有组建一个家庭的意识和决心,就莫名其妙结了婚;婚姻基石没有打好,导致她生了何之洲之后,他们就各自分居……
沈熹还是决定去游泳,她一个人去!
钟璟月穿来穿去,沈熹爬上岸,接过工作人员递上了毛巾,光着脚走到近处的沙滩椅坐下来。同时,包里的手机进来何之洲一条短信:“你在做什么?”
沈熹突然明白何之洲让她走到他这边的原因,他这是想秀恩爱,还是秀恩爱呢?
“违约金不是问题。”钟璟月语气温柔,“最重要不应该是之洲自己的心意么?我已经知道违约金是多少数额,作为母亲我会给他承担这笔钱。”
何之洲摇头拒绝:“经过那事,我对一切跟水有关的运动都不感兴趣。”
今天钟璟月和她说了很多话,她把这辈子没听的道理都听完了。钟璟月说,年轻人不能太早确定人生方向,而是要趁着年轻提高实力,拥有掌握住命运的能力。
沈熹:“……”
不过他在921宿舍也是这副样子,但猴子和壮汉还是挺喜欢他的。
广告结束,何之洲搂着她继续看:“你误会了,刚刚不是骂你,是在骂我自己。”
沈熹摇摇头,不要误会啊,她不是这个意思。
“小熹,我想你一定也知道,之洲他有这个能力。”
何之洲:“……”
这是一家户外运动设备的广告语,何之洲买过他们家的登山衣。当时她陪何之洲一起选购牌子,她看中一家国外牌子,但何之洲选了他们家。沈熹托着下巴又想到一个问题:何之洲有梦想吗?
她及时下台:“赞一个,言之有理。”
沈熹去找何之洲的时候,他正在里面开小组会议,他胸前挂着一个小组长的牌子,修长的手指“嘚嘚嘚”地敲着鼠标,气场沉静,但他明明是里面最年轻的一个。
“是的,一直以来喜欢他的女孩子都很多。”钟璟月看向她,淡淡口吻里有一丝自豪。
沈熹望着钟璟月,试着问:“您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沈熹眨了眨眼睛:婆婆真搞笑呀,她现在还能泳得起来www.hetushu.com么?
沈熹转过头问钟璟月:“阿姨,您想吃什么?”
只是如果何之洲去美国了,她和他就要分开两年……
沈熹纠结了。更优秀是什么意思,要优秀到什么程度呢?
钟璟月转过身:“不用招呼我,你不是要去游泳吗?”
沈熹十分得意:“恶心你也吃。”
沈熹立马放下手机转过头:“阿姨,您说。”
何之洲根本不搭理她,不相信她能问出深沉的问题。
沈熹聪明了一回:“我不认为一个人的价值只体现在年薪多少。”
何之洲睨了她一眼,反问她:“你是汪峰么?”
钟璟月靠在座椅,说出一家饭店的名字,然后加了一句:“我记得你小时候就喜欢这家的食物。”
钟璟月有车开过来,何之洲接过车钥匙开钟璟月的车,沈熹把副驾驶的座位让给钟璟月,自觉打开后面的车门。钟璟月拦住她:“小熹,你坐前面吧。”
沈熹拿着游泳圈立在旁边建议:“要不我们先吃晚饭吧。”
今天是周五,沈熹拉何之洲一起看《X声音》,感受梦想这个问题。广告时间,她手里端着一碗土豆泥,她吃一口,喂何之洲一口,不知不觉见了底。
她睁开眼,转过头看向左边女孩,真是年轻呢。“沈熹,我这次回国是特意来见你的。”钟璟月说。
最后一口,她吃了半口,把剩下的半口递给何之洲。何之洲骂了她一句“恶心”,还是凑过嘴接了过去。
好吧,她不追究了。沈熹躺在何之洲怀里咯咯乱笑。明天就是周六了,她想跟何之洲一块儿游泳。
沈熹也朝何之洲挥挥手,暂时告别一下:“回头见。”
回去的路上,钟璟月已经不跟他们在一起。沈熹低着头和沈建国发短信,她现在需要找一个人好好整理情绪。沈建国听完她的全盘讲诉,只有一句话:“你先跟何之洲商量一下。”
现在客人少,服务员很快把茶和甜品端上来。她在心里想了想:何之洲每天午后都会来这里喝杯下午茶么?他一个人,还是跟同事一起?
“是啊。”钟璟月愉快笑起来,“之洲也一样,他还很年轻,他的价值不应该在一家小公司体现,不是吗?”
“哦。”沈熹听完不忘点点头,仿佛在听圣旨一样。
“小熹,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最不公平的地方就是每个人的人生价值不一样,有人默默走完这一生,有人却能留名青史。美国那边都承认之洲的才能,都相信他会有很高的发展。当然我不是说国内不好,只是不想他限制在小小的圈子里,成为普通的上班族。”
诶……这个声音怎么跟她未来婆婆那么像啊?!沈熹赶紧放下游泳圈,她仔细打量了一圈女人的五官,她看到何之洲清冷眉眼的原产地了。
晚上,S&N有同事聚会,何之洲拒绝了。
沈熹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还有就是,何之洲还要怎么变优秀,他现在已经是高岭之花的存在了,再优秀是什么样子?!回来看不上她这株小白菜怎么办?
何之洲依旧拒绝,并提出建议:“你可以现在穿。”
和-图-书个小时并不难熬,时间在“东想西想”里已经过了一半,何况男朋友就在楼下。甜品店靠窗的位子正对S市的林光街,夕阳最后的余晖懒洋洋地照在对面的大厦的广告牌上,折射出来的金光令人炫目。广告牌上面写着一句话——“梦想是藏在城市地下的一颗种子。”
沈熹还在迷迷糊糊地睡觉,感受到何之洲起床了,她也要跟着起来:“已经很晚了吗?”
钟璟月继续说:“小熹,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和之洲父亲的心情,我们夫妻关系不好,但都希望儿子发展得更好。”
何之洲要走了,最后沈熹还是乖乖地从被子里钻出来,她朝他伸手:“抱一个。”
钟璟月双手交握,她有些话想跟沈熹说,只是这些话有点难以启齿。她是何之洲的母亲,不过她好像没资格在这里摆起母亲的身份。
“没关系,之洲游泳还不错,以后可以让他教你。”钟璟月套上浴袍。
何之洲弯下腰,抱了抱沈熹,一颗心柔软得不可思议。
“还很早,你先睡。”何之洲把挣扎着起来的沈熹按回床上,他亲亲她的额头说:“沈熹,我要去公司一趟。”
门外立着一个衣着精致的女人,几秒的相互打量结束之后,女人笑眯眯开口问:“你就是沈熹吧?”
沈熹快速反应过来,连忙把何之洲妈妈迎见门。
沈熹假装听不明白,她更自豪地说:“真的么,不过是何之洲先追的我。”沈熹说完,心里忐忑,但的确是何之洲先追的她,不是么?她并没有撒谎。
“回头见。”何之洲淡淡扔下一句,伸手拍了下她的脑瓜子,然后一脸正经,神色淡漠地走回公司。
不开心。沈熹故意踢掉被子,翻了个身继续睡。
何之洲开始煮面,沈熹手持削好的土豆跑过来,她觉得何之洲此时的家庭煮男形象实在有违大神格调,她开口:“何之洲,我可以问你一个深沉的问题吗?”
沈熹再次跟何之洲见面,她和钟璟月已经从游泳场出来。何之洲跟钟璟月真不是很亲昵,两人淡淡打了招呼,也没有其他话了。
钟璟月站起来,环视了整个屋子说:“这里是我爸的老房子,之洲小时候跟着外公在这里住过一阵子。”
沈熹在中间瞅瞅何之洲,想不到他和他妈妈是这样相处的。
“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和他父亲都希望他能过去。”钟璟月直接说明自己来意,“本来,到美国继续深造学习也是他一直的计划和安排。所以,刚开始得知他选择留在国内工作,我和他父亲都很意外。”
比如让前台那漂亮姑娘趁早死心对么?他还真是物尽其用啊!沈熹视线扫到前台小姑娘失落的脸,对何之洲眨了眨眼,男朋友有这样的意识还是不错的。
晚上回家,沈熹想吃炸酱面,何之洲说可以考虑尝试一下。他手机搜索“炸酱面”做法,然后把手机放在流理台,对着里面写着的一条条步骤进行操作。
他那么优秀,那么独立,肯定有梦想吧?沈熹拍拍脑袋,那么严肃的问题,她怎么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汪峰,后面还有上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