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 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灿烂的人

沈熹八岁,数学考了56分,第一次体会到难过是什么心情。她拿着试卷哭得稀里哗啦,明明她把卷子画得满满的,为什么同桌100分,而她只有56分,不开心!晚上沈熹到舞蹈老师那里跳舞,压腿下腰,蹦蹦跳跳的模样宛若可爱的小天使。舞蹈老师都喜欢沈熹,认为她是舞蹈的好苗子。沈建国接小闺女回家,问她长大后想做什么,沈熹美美地趴在爸爸后背说:“很厉害的舞蹈家。”
何之洲十岁,他头疼每个星期的周记。这个星期的周记内容是长大后我想成为什么。模样清隽的小少年托着下巴陷入了迷茫。未来是什么样子?他身边还是那些人吗,他又会成为什么人,他会结婚吗?应该不会吧,结婚可不是好事。他的房间里有很多科学模型,分别是不同的叔叔阿姨买给他的,这是他唯一会喜欢的礼物。他拿着笔,应付地写了一篇周记,名字是——《长大后我想当科学家》。第二天,老师把他的周记贴在了黑板报供其他同学学习,人人都羡慕何之洲,何之洲却不喜欢这样,未来是一个人的事。
沈熹两岁,长得那个粉雕玉琢讨人喜欢,见到人就咿咿呀呀地乱叫,是一个爱热闹的小朋友。她每天能喝掉三瓶奶,每天最爱的事,就是捧着大奶瓶,然后翘着小腿躺在婴儿床遐想,就是不想长大呀不想长大呀。
沈熹十岁,参加了少儿舞蹈比赛。电视台直播比赛,沈家人全部来到了比赛现场。小姑娘扎着两条长长的辫子,小嘴巴涂了红润润的颜色,笑起来眉目飞扬,与她可爱又灵动的舞蹈一样让人过目不忘。沈熹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舞蹈奖杯,全家人带她吃了最爱的肯德基。小http://m•hetushu.com姑娘嘟着小嘴巴,已经有了小少女的烦恼:“老师说吃肯德基会发胖的。”结果后面她吃得打嗝还停不下来,问她胖了不能跳舞怎么办。沈小熹总有自己的理由:“可是跳舞也是要力气啊,饿着肚子怎么跳。”
沈熹十四岁,小姑娘已经长得亭亭玉立,同样穿宽大又没型的中国式校服,沈小熹总能穿得清新又可爱。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坏小子打她的注意,沈建国这个护女成痴的爸爸,恨不得把每天围在女儿身边的小子全部赶走。沈熹有了自己的QQ号,网名是同学帮她取的,叫“风中百合”。用了一阵子觉得太土,改成了“晨光熹微”,然后一直用到现在。沈熹来例假了,老师告诉她这是子宫外剥膜脱落的周期性流血,吴翎告诉她,那是长大的意思。长大了,沈熹躺在被子里捂着热水袋,难道肚子疼就是长大吗?
沈熹四岁,何之洲六岁,还有一年他就要上小学了,爷爷带他做了儿童智力测试,然后高兴地抱起他:“我的小洲真聪明啊!”聪明很好吗?学东西永远最快,却找不到可以一块儿玩的小伙伴,老师们每天都在表扬他,他却觉得老师的话很无聊,六岁的小男孩儿也会感到无聊,这话会有人们信吗?
沈熹出生那年,何之洲已经两岁了,是一个走路已经很稳,但不怎么爱说话的小男孩儿。家里的保姆拿奶瓶逗他,每次何之洲都默默转过身,一副已经吃厌了的小模样。
沈熹出生在冬天,H市的妇儿医院迎来了一位粉嫩嫩的女娃娃,产房外的沈建国高兴得差点儿晕厥,整个人扶着门热泪盈眶:“我有闺女了,终于有闺女了!”
hetushu.com熹十八岁,她虽然没有考上满意的大学,但是她可以一直跳舞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高中毕业的晚会,她在舞台上跳了一曲《我的未来不是梦》的现代舞。她高中毕业了,暑假结束了,她就是一名大学生了。堂姐还有四级考呢。沈熹对自己的大学生活充满了期待,因为林煜堂也在S大,她的大学就在S大的旁边。只是军训让人讨厌,新朋友让她应接不暇,或许埋头睡一觉才是最重要的。原来大学生活是这个样子,有时候难过一想,真希望一觉睡回幼儿园,在某个透着暖暖阳光的清晨醒来,又要背着小书包上学校了。
“为什么呀?”
沈熹二十岁,最美的年龄最美的青春,未来美好有千万种可能,她以为自己的小日子会一如既往地走下去,直到她遇上何之洲。
“因为毕业了既可以不用上学了!”
沈熹六岁,幼儿园大班举行了毕业礼,沈熹跟好多一起长大的小朋友一块儿跳毕业舞蹈。她跳的是《采蘑菇的小姑娘》,结束之后迎来了连绵的掌声,沈熹小朋友弯着腰说谢谢大家。
沈熹四岁,爸爸妈妈给她买了好看的书包和本子,告诉她可以到幼儿园上学了。只是幼儿园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玩,小朋友太多,老师只有那么几个。还有为什么上课了就不能吃饼干,明明爸爸告诉她,饿了就要吃东西,同年舞蹈体校选拔,她是被他们选走的好苗子。结果因为太会吃太会哭,培训了一段时间送了回来。
老师笑着问她:“熹熹可以告诉老师,今天你幼儿园毕业了,开心吗?”
何之洲十二岁,科学奥赛、数学奥赛、围棋竞赛……应接不暇。他是老师们眼里的少年和-图-书天才,老师们都喜欢他,什么比赛都让他参加,连语文老师都让他参加作文比赛,天知道他最讨厌写作文。他开始喜欢上了篮球,放学不爱回家,司机来接他也不走,母亲担心他会变坏,爷爷偏袒他:“能坏道哪儿去?他已经优秀得谢天谢地了。”
台下沈建国和吴翎倒地不起,孩子呀,你的苦日子刚来呢!
何之洲二十岁,他交换生去了美国美国最好的学校,规律的求学生涯无惊无喜,无聊烦躁的时候就到球场打一场热血沸腾的比赛。他的性子越来越沉,偶尔会想起那段轻狂时光。漂亮的女孩儿来电约他出门约会,或许他也会应该有个女朋友了,他想起了记忆中的梦中女孩儿,谈女朋友这事就变得不急不躁了,或许遇到才是好的。或许他在遇到生命中的那个她时,他可以先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更优秀,只有这样,爱情来的时候,他可以轻松应对。可是爱情这东西,他真是一点儿也不抱希望,不轻易心动,所以从来不知道心动的滋味。
沈熹十六岁,老师凶了,作业多了,她开始有着写不完的试卷和做不完梦,无聊又充满幻想的女孩儿会聚到一起想象自己以后丈夫的模样。丈夫和爱人,真是让人羞涩又好奇的话题。首先要帅,然后是学习好,最好还要有点儿坏小子那种让人心动的笑容。天哪,未来的白马王子感到“亚历山大”。沈熹有了自己的博客,互联网的世界让她感到新奇又好玩,结果不到半个月,吴翎就断了她的网,理由是你已经是一个高中生了。高中生,每天不停写卷子的高中生。学校举办运动会,沈熹参加跨栏比赛,不小心摔了,抱着坚持的心态爬起来,再跨一个,结果还是和图书摔倒了。呜呜,丢脸,还不如不坚持呢。
同年,何之洲十六岁,少年的眉目越发清俊夺目,他依旧是成绩好得不需要任何担心的高智商学生,只是内心有多叛逆只有他自己知道。关于未来的模样,他越来越看不真切。偶尔,他也会看看武侠小说,小说里的女主角灵动又鲜活。同伴问他有没有梦中情人。梦中情人,何之洲觉得有点儿好笑,如果有生之年真的能遇上,他的梦中情人一定要有一双清茶般的眼睛,可爱清澈,他会努力不让这双眼睛蒙上任何忧愁。晚上,他真梦到了拥有那么一双眼睛的女孩儿,梦里的自己有点儿陌生,深夜醒来是一身燥热和黏稠。
终有一天,你也会遇上一个彩虹般灿烂的人。
在这之前,他们好像并没有交集,却又似乎所走的每一步、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更好地遇见彼此。在最美好的时间遇上了最美好的人,仿佛是一场命中注定的邂逅。他们不只是遇上了彼此,还遇到让彼此更好的自己。
“开心!”
何之洲十四岁,他打了人生中的第一场群架,一群充满斗气的少年骑着自行车穿过S市大街,夏天的暖风将校服的衣角吹得张扬又高调。可是打群架好玩吗,或者更好玩的是毁掉那个老师眼里的好学生,那种彻底毁坏的感觉才是他想要的。好多同伴的自行车后座已经坐上了可爱的女孩儿,但是他依旧是独来独往的那一个。学校的女孩儿偷偷欢喜偷偷讨论,谁可以那么幸运坐上何之洲的自行车后座,这个问题直到何之洲初中毕业还没答案。
何之洲二十二岁,感情世界是空空如也的荒原,他不相信他能遇上怦然心动的爱情,然后你他遇上了他的女孩儿。
沈熹十和图书二岁,班里的女孩儿流行编手链,那种彩色的绳子一块钱好几条,沈熹用零花钱买了很多,可是一直没有编好一条手链,最后好看的绳子被吴翎整理房间丢进了垃圾桶。唯一编出来的一条送给了林煜堂,有点儿丑,林煜堂不想戴在手腕上,沈熹难过地问:“不好看吗?”十二岁的沈熹还没有学会如何讨厌一个人,已经知道了如何喜欢一个人,那就是缠着他缠着他。她欢天喜地地觉得林煜堂可能是她以后的小世界,可是爱情啊,你是如此美丽又充满未知。
沈熹两岁时,何之洲四岁,是一个早慧的小孩儿。他喜欢一个人看书和思考,最喜欢的电视节目是《科学与自然》,脑里有很多十万个为什么,父母老是吵架,他也常常看不到他们,家里的保姆会偷偷问他,爸爸妈妈你更喜欢谁。他赌气地回答,我谁也不喜欢。只是有时候一个人在大沙发里看完电视,他会想爸爸妈妈为什么还不回家。
何之洲十八岁,年少轻狂又张扬的一年,他过上了一段自己全然陌生的生活,他聪明又自负,他上课轻松指出了老师不小心出现的语法问题,他逃课靠在网吧的沙发里在游戏里称霸。高考算什么,反正不用复习照样能考上别人辛苦奋斗才能实现的大学。他拥有轻松又恣意的资本,用叛逆的方式嘲笑命运骄傲的姿态。可是如果人生是一条容易分岔的道路,他最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道路上,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聪明和自负都不是消遣的借口。同年,他放弃了保送,第一志愿上了S大,他变得沉默,收起了全部的戾气和幼稚。他有三个不错的室友,有时候他会接到一个女孩儿的电话,天天找林煜堂。他口气冰冷,不会打手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