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东方欲晓

第五十七章 失落的留守者

青衣人自然就是天下排名第三的刺客刘青。
唐三十六有些不舍地收回视线,望向他说道:“你白痴啊,这时候来寒山当然是参加煮石大会。”
忽然间他想了起来,望着刘青吃惊地大叫了一声,伸出双手便要去握手,连声说道:“偶像,留个联系方式呗!”
“唐棠,来自汶水。”陈长生说道:“这位是刘青。”
陈长生知道他是谁。
青衣人忽然看着陈长生说道:“他很像一个人。”
陈长生忽然问道:“你现在为什么喜欢耷拉着肩?”
说话的人是唐三十六。
陈长生不明白,问道:“什么债?”
但事实上,除了他和朱洛这样的大人物,有谁知道青衣人究竟是谁。
他走到青衣人身后,说道:“多谢。”
青衣人神情微滞,似乎没有想到,天下排名第二、事实上的席刺客是个女子,这个秘密居然会被人一言猜中。
……
浔阳城的那场风雨,让他和王破、刘青,甚至包括苏离,都有所变化,当然是好的变和_图_书化。
这真是一个荒谬的想法。
没有人认识这个青衣人,哪怕是再见多识广的人。
“那为什么今天这么早就出手帮我?”
青衣人转过身来,面无表情说道:“就算没有我,他也不敢杀你。”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手段应付。”
是啊,有谁会放着离山剑宗的祖宗不做,去做什么刺客领?
看着这张平凡的脸,陈长生忽然现,这张脸真的很不好记,自己竟已经忘了在浔阳城的时候,他是不是长这样。
青衣人望向唐三十六说道:“我不喜欢那个人,所以你离我远些,不然我怕自己忍不住杀了你。”
刘青说道:“和王破学的,我现这样出剑更快。”
“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他跑了,你可别想跑。”刘青看着陈长生很认真地说道。
青衣人看着他左手里的剑说道,很明显,他确认陈长生一定藏着些手段。
又有谁会放着教宗不做,去做一个杀手头目?
“为什么hetushu•com?”
?p>听到这个很普通的名字,唐三十六怔了怔,觉得有些耳熟。
“就算他不敢杀我,羞辱我一番,也不是我想要的。”
唐三十六先前便听了半晌,这时候终于忍不住了,说道:“让未来的教宗去当一个杀手组织的头目……你到底清醒不?”
一招败退的妖族高手不认识这个青衣人。
陈长生怔了怔才想明白他说的大哥是谁,摇头说道:“不是。”
陈长生想起先前风沙里的那抹剑光,现刘青的剑确实比在浔阳城的时候,更快了三分。
现在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他和小黑龙才会用白痴两个字形容陈长生。
从魔域雪原南归的万里旅途上,这位青衣人一直都在暗中看着他们,当时他以为青衣人是要伺机出手,后来才知道,他是在一路保护他们,然后在浔阳里的那场风雨里,青衣人终于出剑,一剑便逆转了场间的局面。
陈长生很是无奈,说道:“就算苏离前辈传过我剑法,以和_图_书你的性情也不至于在乎我的死活。”
青衣人说道:“他去追大哥去了。”
陈长生听过很多次了,心有戚戚焉地点了点头。
风静沙落,山道重新变得清明?片。
场间一片死寂,人们看着山道上方的青衣人,震惊万分想着这人究竟是谁?国教派来保护陈长生的隐藏高手?
刘青怔住了,他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直到时候,唐三十六问他清醒不,他才清醒过来。
他的手里没有剑,刚才那道亮丽诡异的剑光,仿佛只存在于想象之中。
刘青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黯淡,然后他低下头,转身向山道上方走去。
陈长生怔了半晌后说道:“我记得你们还有位排第二的?”
☆、
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山道上的背影是那般的萧索,看着令人心生悲伤。
“父债子还,师债徒还。”
唐三十六看着渐行渐远的刘青,喊道:“我说……你还没给我留联系方式,偶像!”
事实上,除了浔阳城那样的特殊情况,很少有活和图书人见过他的剑。
苏离曾经很不屑地评论过这位青衣人,说有名字的刺客都不是好刺客。
唐三十六得意说道:“您不用看我,也不需要佩服我,我是谁?”
那位逍遥榜上的妖族强者,已然消失不见,地面上残着一小滩血迹。
一个聚星上境的刺客,已经是世间最可怕的存在,如果剑再快三分,那会可怕到什么程度?
那位青衣人依然站在原地,还是那样站着,低着头,耷拉着肩,只是露在袖外的右手有些轻微的颤抖。
陈长生问道:“你说……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寒山?”
青衣人看着他非常认真地说道:“他跑了,就该你替他还债,我当然不能让你死。”
“那是个女的吧?”
青衣人看着他的眼睛,非常认真地说道:“因为你是大哥的徒弟。”
碎掉的风沙里,响起一声愤怒不甘的厉啸!
当初在浔阳城里,刘青可以说是普通到了极点,气质与身材都极为平凡,但并没有刻意地耷拉着肩。
他没有与陈长生再说一句话。
难怪m.hetushu.com小德身为逍遥榜前五的妖族高手,居然在不是偷袭暗杀的情况下,也不是刘青的对手。
“你是大哥的徒弟。”青衣人根本不管,说道:“所以你是大哥的徒弟。”
“我不能让你出事。”
这时候忽然一道声音从二人身后响了起来。
就像刚才这样。
刺客最忌讳的便是被人握住自己的手,刘青同样如此,而且他很不喜欢唐三十六,自然不会让他握住。
要知道刻意以及容易被人记住的特点,是刺客最需要回避的事情。
“你才是白痴。”折袖的声音在旁响了起来:“一个杀手来参加煮石大会,那是找死。”
“这是怎么了?”
唐三十六吓了一跳,心想这是个疯子啊,但想着先前此人一剑伤退小德时的风采,还是忍不住好奇心,用肩挤了挤陈长生,说道:“别说那些废话,赶紧介绍一下啊。”
原来自己这些年,一直都这么荒谬啊。
青衣人说道:“当年他把我们带入行,结果自己跑了,现在跑的更远,那只能你回来继续带着我们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