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六章 风卷树影成黑袍一角

听着这话,牧酒诗的小脸变得有些苍白,哪里敢回应。
别样红沉默了。
别样红目光微凝,问道:“皇后娘娘何意?”
青衣客身死,大西洲阴谋已经败露。
牧夫人静静地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忽然笑了起来。
毫无疑问,她与白帝可以说是当世最强者之一。
在风中微微颤动。
在崖畔有棵树,与囚禁小黑龙那座山崖上的巨树相比,显得格外渺小。
在如此幽暗的光线环境里,那棵树的倒影应该极淡,然而却渐渐浓了起来。
牧夫人就算再强,他们夫妻联手亦可一战,何至于如此悲观,未战便先言败?
别样红看着牧夫人说道:“你居然与魔族勾结,白帝知道吗,妖族的长老们知道吗?”
别样红看着牧夫人说道:“皇后娘娘的野心与魄力果然可怕。”
就算白帝闭关静修,她以一人战别样红与无穷碧,也不见得一定会输。
牧夫人敛了笑容,看着他说道:“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护着小诗。”
“我想,别先和-图-书生你也是误会了。”
一个人在树下出现,全身笼罩在黑袍里。
当初在南溪斋峰顶崖坪,青衣客之所以会死去,是因为局势陡转,他由设局者变成了局中人,准备严重不足。
他事先做了无数手段准备,以天心推演多时,未料到依然没有算过对方。
所有的强者都会往这边赶过来,无论是那些世家之主,还是离山剑宗的掌门,又或者是王破。
别样红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被人知道后,你还怎么当这个皇后?”
别样红说道:“我们夫妻从来没有奢望过在今天杀死你,我们只想把牧酒诗带走,问她几句话。”
无穷碧终于按捺不住情绪,厉声说道:“若她给不出解释,自然会被老身我碎尸万段!”
别样红叹息了一声。
来自西海的风拂动着树梢的叶片,也拂动着地面的阴影,仿佛被掀起的一袂衣角。
悬在他尾指上的那朵小红花感应到了些什么,呼啸破空而去,遥遥指向了http://m.hetushu•com那棵树,显得格外警惕。
看着这位传说中的魔族军师,牧酒诗都感到了极深的恐惧,避到了远处。
无穷碧性情暴戾粗野,但终究是神圣领域强者,稍一念动便明白发生了何事,望向了崖畔那棵树。
除非对方还有帮手。
树有影。
他和无穷碧想要杀死甚至只是击败牧夫人都很难,同样,对方想要杀死他们夫妻也是很难的事。
牧夫人确实强大,黑袍当然可怕,但别样红在天书陵之变后又有感悟,境界再升。
那件袍子是黑色的。
若真是如此,那他们何必破云万里来到白帝城?
他相信自己能够抵挡住对方片刻。
黑袍随风轻摆,给人一种异常阴森的感觉。
别样红说道:“你应该很清楚,我有能力拖住你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足够贱内做完她想做的事。”
别样红说道:“还是说你有自信这件事情不会被旁人知晓?”
“皇后娘娘你误会了。”
想要杀死一名神圣领域强者,不www.hetushu.com是那么容易的。
他与无穷碧身为人族风雨,前来为亲生儿子复仇,就算商行舟也不会在这种情形下出面。
海风自天外边,未曾断绝,高空里与崖外的两层云海不停绞动,却未散去。
以他与无穷碧的实力,虽然说很难直接杀死牧夫人,甚至连留下对方都做不到,但反过来同样如此。
因为他们将要面对除了天海圣后之外最可怕的对手。
崖间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声音,就连风声都没有。
他知道自己夫妻二人面临着此生最危险的局面。
牧夫人平静说道:“既然如此,当然会提前布置一些后手。”
“都说我是被皇叔逐出了大西洲,数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人为我不平,比如天海,比如寅老,但他们其实都不知道,我是心甘情愿离开,而我的这一身本事,其实都是皇叔所教,对我来说,皇叔亦师亦父,是我最尊敬的人。”
哪怕牧夫人是圣人,哪怕她今天请来的帮手可以说是这片大陆最神秘可怕的魔族军师hetushu.com
她是大西洲的公主、妖族的皇后娘娘,多年之前便已经是圣人。
牧夫人微笑说道:“你们要把我幼妹带走,问几句别公子的遗言,然后呢?”
但即便是那样的情形,别样红与王破为了杀死此人,也付出了极重的伤势。
更不要说这里是红河岸边,白帝城里还有无数妖族强者,只需要她一声令人,便会像潮水一般涌来。
只需要片刻时间,或者是丝毫缝隙,他便有机会对外示警。
无论大周朝廷与国教对峙的再如何紧张,争斗的再如何激烈,面对这样的事情都只会有一个态度,那就是坚决的镇压。
那棵树留在地面的阴影越来浓,渐要变成墨色,又像是要变成一块黑布。
天海死于天书陵顶,寅回归星海,南方圣女随苏离远赴圣光大陆,五圣人如今只剩下她和白帝。
听着这话,无穷碧无由一阵心惊,想着到底发生了何事?
那是真实的衣角。
问题是谁会帮她?
别样红的神情异常凝重,前所未有的严肃。
说这句话的时候,和_图_书她的神情很平静淡然,却又显得无比自信而强大。
他对无穷碧说道:“稍后我若能寻机斩开通道,你便离开,我随后来。”
山崖间与云海间到处回荡着她的笑声,听不出来愉悦的情绪,尽是强硬与漠然。
牧夫人面无表情说道:“你们杀了他,我当然要替他报仇把你们都杀死,除此之外我没有考虑过别的任何可能。”
无穷碧的脸色有些苍白。
牧夫人敛了笑容,看着别样红说道:“你觉得我会同意吗?”
牧夫人平静说道:“你是第一个亲眼看到的人。”
而且他们来得如此之快,相信白帝城根本来不及设下任何陷阱。
“皇叔坚持要设局杀陈长生,以此挑动周朝内乱,我却知晓这并非易事,极有可能事败。”
妖族有可能与魔族勾结,这样的大事必然会惊动整个天下。
牧夫人说道:“白帝城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
甚至道尊商行舟都可能会亲自出手。
先前别样红与无穷碧破开的那道云洞,渐渐被掩上,天光被收,崖间一片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