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七章 灭世之景

在他刚才出拳的那一瞬间,尾指上的那根细绳已经无声而断。
如果让这枝翠玉小箭破云而出,借风而遁,便要去八万里外通知京都以及天南的人族强者们。
距离他的后背约三十里外的红河对岸的一处山崖上,忽然出现数十道极深的裂缝。
黑袍微乱,天光落下,隐隐可以看到黑袍淡青色的下巴,还能看到如寒星般的两点眼神。
无数山石簌簌滚落,那片山崖变成了两截,伴着极其沉重的摩擦声,倒在了河水里,震起无数惊涛骇浪。
他很清楚,今日这场战斗的重点并不是自己与妻子能否战胜对方,而是自己能否通知人族的强者。
他与黑袍之间还隔着数百丈的距离,之间却忽然出现了一道幽暗的通道。
白云中间出现了一道裂痕,从地面远远望去,看着就像是一只眼睛。
而且苏离那次也是以突围为主,无法以那一场战斗的结局准确地判断黑袍的实力。
莲海深处,有一枝莲花生出,借风而招摇,www.hetushu.com借水势而飘,看似缓慢,实则极为迅速地向着天边而去。
所以无论翠玉小箭还是莲海又或是这一拳,都是掩护。
小红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飞走,在碧蓝的天空里画出了一道细细的红线。
牧夫人神情淡然,双袖翻飞而起,便卷动了高空里的风。
但那道光又肃杀至极,仿佛可以碾压一切事物,毁灭一切事物。
崖畔的无名小树剧烈地摇晃起来,一只由星辉凝成的拳头,以速乎想象的速度穿过那条通道,携带着仿佛能劈山分海的力量,轰向黑袍的面门,尚未及体,便震的黑袍的衣衫呼啸作响。
那朵白云缓缓地流动起来,然后渐渐裂开。
然而就在那枝翠玉小箭于高天散出光泽的第一刻,天空骤然暗沉,仿佛来到了夜间。
无穷碧厉啸一声,拂尘化作无数道湍流,笼住崖坪四周,寂灭的气息随之而远,变作一大片莲海。
嗡的一声轻响,他身后的那株小树,变成无和*图*书数碎屑,然后被风刮走,就此无踪。
修道者的手可以握剑,可以持杵,可以并指为掌,但最简单的姿式是握紧成拳。
小红花此时已经到了天空里。
黑袍的身体摇晃了两下,然后退了两步。
黑袍于树下拂袖,化作夜色,不止阻住了这支翠玉小箭的去路,同时也遮蔽了周遭的天机。
别样红不是骄傲的人,但他清楚自己在人族强者里的战力,而这一拳已经用上了他的九成功力。
那道光线是金色的,蕴藏着难以想象的光明意味,显得极为神圣。
别样红的这一拳依然让他感觉到了威胁,他知道自己必须非常认真地对待。
他作为人族强者,更是如此。
一道幽暗的、没有任何光泽的铁盘出现在他的身前。
那只眼睛正在俯瞰着这片大陆上的生命。
别样红隐约猜到了答案,震惊到了极点,喃喃:“难道你们不怕灭世吗?”
无论是他还是无穷碧,又或者是牧夫人与黑袍都没有再出手。
无数http://m.hetushu•com朵白云如羊群而至,落在潮湿荒蛮的原始森林里,天地间的气机顿时凝滞了无数倍,显得粘稠至极。
别样红神情平静如前,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那道翠玉小箭并不是别样红的真实手段,更不是他的最强手段。
那张铁盘应该是一件神器,即便如此,黑袍的实力依然显得有些深不可测。
无穷碧闷哼一声,感觉到真元化作的那朵莲花速度陡然变慢,虽然没有破灭,却已经无法离开。
如果从最开始的时候便一直有人注意着那朵白云,便会发现,无论是别样红与无穷碧破云而落,而是黑袍显现真身,或是来自西海的风如此肆虐,都没有让那朵白云的形状有任何改变,甚至颤都没有颤一丝。
有一朵白云,依然静静地悬浮在天空里。
不是说它飞出了白云,消失在碧空里或者远方,而是就这样不见了。
直至今天,别样红向他发出了这一拳。
无论黑袍还是牧夫人,都已经无法阻止它的离开。
和*图*书那朵白云极为厚实,按理来说应该会显得暗沉些,但在四周如洗碧空里,依然洁白无比,仿佛并非真实。
别样红不再多言,右臂一振,衣袖破空而起。
小红花飞入了那朵白云里,然后消失不见。
牧夫人很清楚别样红想要表达的意思,说道:“你们没有机会。”
无数道气浪带着沉闷如雷的声音,向着牧夫人袭了过去。
很难有人注意到,与他的动作相反,一枝翠玉所作的小箭,悄无声息向着红河上方的天空飞去。
无论是以魔族军师的身份,还是以别的身份,他都见过很多真正的传说级别的强者,自己也是传说级别的强者。
这张铁盘本来就曾经受过重创,这时候再次禁受一位神圣领域强者的全力一击,喀喇一声变形。
无论是当年太宗皇帝与王之策那个时代还是现在,除了苏离之外没有人与黑袍交手过。
轰的一声巨响!
黑袍却如此轻松地接了下来。
他用翠玉小箭吸引黑袍的注意力,无穷碧用莲海吸引了牧夫和*图*书人的眼光,然后出手。
别样红开始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这朵白云,直至此时,才忽然感知到了些什么,霍然抬首望去。
天书陵之变时,看到天海圣后的那记拳头后,别样红现在最强大的手段也变成了拳头。
神圣领域强者全力一击的真实威力,果然可以断山塞河!
一道光线从那道裂痕里射了出来。
关于神秘的魔族军师黑袍,大陆一直有很多猜测。
别样红握拳轰向着树下的黑袍。
因为就算是这一拳,也不是别样红最强的手段,也不是真实的手段。
所有人都知道黑袍必然是传说级别的强者,究竟有多强却没有人知道。
那风来自西海,湿意里透着寒意,仿佛真实的利刃一般,把厚重的云海切成了无数片。
看着别样红的拳头,黑袍的眼里生出欣赏而且慎重的神情。
那枝翠玉小箭上附着他的一缕神魂,不需文字,自有信息。
崖坪上一片安静。
别样红的警意却更浓了。
别样红的拳头重重地落在了那张铁盘上。
不过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