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十五章 人比解语花(上)

杨守文眼珠子一转,站起来向四面张望。
杨守文的爷爷曾是一员猛将,后来隐居武当山下。
夜幕,将临。
“嗯,一辈子。”
杨守文这心里,却暖暖的,坐下来把幼娘搂在怀中。
杨守文走进院门,就看到幼娘坐在正堂门外的门廊上,双手捧着下巴呆呆出神。
回到小村,刚过午时。
昨天好不容易把老胡头给扭转过来,却没想到家里还有这么一位。
“婶娘,我说过了,不要叫我大郎。”
“什么?”
两头黄牛轻车熟路的在溪畔溜达,而杨守文则躺在山坡上。仲秋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很舒服。幼娘则学着杨守文,躺在他身边的草地上,两人一起看着碧蓝的天空,就见白云悠悠。从山里吹来的风,很柔,很舒服,杨守文不知不觉,倦意涌来。
“一辈子吗?”
以前,看到杨守文回来,幼娘早就迎上来。
在距离不远处,有一片盛开的野花。他跑过去,把野花摘下来,飞快变成了一个花藤,然后跑回来戴在幼娘的头上。
“兕子哥哥,你怎么了?”
就在杨守文把身心沉浸在枪法之中,忽听一声喝彩。
杨守文蓦地睁开眼,大口m•hetushu•com喘着气。
叫了十几年的‘大郎’,想要一下子改过来,的确不太容易。
杨守文说着,伸出小指头,“来,拉钩。”
说着说着,她竟哭起来,眼泪扑簌簌流淌。
他体型粗壮敦实,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相貌有些凶恶。
那壮汉,杨守文并不陌生。
他曾在武当山学道,学得金蟾引导术,并且传授给了杨守文。据说,这金蟾引导术是武当山上一位道士,在偶然间观金蟾吞月,于是创出这门引导吐纳之术。
管虎和杨守文差不多,在175公分左右。
杨守文连忙道歉道:“婶娘放心,以后我会小心。”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好枪法!”
杨幼娘愣了一下,突然间露出茫然之色,轻声道:“幼娘梦到哥哥不要幼娘了,幼娘一直在叫喊哥哥,可是哥哥却不理睬幼娘,只管往前走……幼娘追啊追,可是兕子哥哥却越走越远。然后,然后幼娘就摔倒了,兕子哥哥也没来扶幼娘……呜呜呜呜!”
幼娘抽泣着,想要说什么。
“兕子哥哥出去也不告诉幼娘,幼娘从早上起来就在担心,兕子哥哥最坏了。”
和-图-书噩梦最讨厌了,幼娘也做过噩梦。”
那小模样真真让杨守文的心都碎了,连忙把幼娘搂在怀中,轻声道:“幼娘不哭,兕子哥哥怎会不理幼娘……梦都是反的,兕子哥哥不会不理幼娘,会永远保护幼娘。”
听到这番话,幼娘顿时笑了。
“阿郎怎地不提前通报一声,火上已没了吃食。”
杨氏赶忙迎上来,脸上露出惶恐之色。
可是今天她却是不理不睬,好像没看到杨守文一样,小身子一扭,撅着小嘴不看杨守文,似乎在和什么人生气。杨氏则在厨房门口忙碌,看到杨守文的时候,轻轻出了口气,朝他笑了笑道:“大郎可回来了,且稍等片刻,午饭马上就做好。”
喊杀声此起彼伏,忽远忽近。那个看不清相貌的女人再次出现在杨守文的视线中,口中呼喊着‘驸马’,踉踉跄跄向他跑来……而在她身后,持剑青年骤然出现。
他决定,不告诉杨氏和幼娘昨晚在小弥勒寺的遭遇。若是让杨氏和幼娘知道他在寺里遇袭,而且还杀了人的话,指不定又会怎样担心,到时候少不得一顿唠叨。
……
“兕子哥哥不好!”
杨氏笑道:“确和*图*书是把这事忘了,以后我会注意。”
幼娘撅着嘴,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噙着泪。
也难怪,一起生活了十年之久,杨氏早把杨守文当做是一家人。
“幼娘不生气,兕子哥哥是出去办事,以后再有这种情况,一定告诉幼娘,不要幼娘担心。”
还是那天的小溪,还是那天的山坡。
杨守文把大枪靠在廊柱上,走到幼娘身边,蹲下身子笑嘻嘻道:“幼娘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告诉兕子哥哥,帮你报仇……瞧瞧,瞧瞧,这小嘴都能挂油葫芦了。”
幼娘柔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令杨守文回过神来。
“幼娘知道你昨夜出去,就坐在这里等你回来。”
一整夜没睡,他着实有些困了。
那梨花带雨的小模样,简直让人疼煞。
杨大方家传九路九子连环枪,杀法刚猛至极。
他连忙收枪横在身前看去,只见院门口站立两人,一个是杨承烈,还有一个壮汉。
……
幼娘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每次听到‘大郎’两字,杨守文就会感觉不要不要的,整个人都似乎变得不好了。
一整夜在紧张中渡过,回到家里,顿时感觉轻松许多。
“真的?”
她的话语轻柔http://m•hetushu.com,显得很平淡,却带着浓浓关怀之意。
幼娘的语气带着几分怒意,不过看她脸上的笑容,更像像是因为和杨守文一样,也做过噩梦,有些开心。
阳光里,她的笑容绝美,真让她花藤也变得黯然失色……
“幼娘不用担心,只是做了个噩梦。”
杨守文把她紧紧搂在怀中,轻声道:“幼娘放心,这世上没人能阻止兕子哥哥保护幼娘,谁要是敢欺负幼娘,兕子哥哥绝不会饶恕他。放心吧,兕子哥哥就在幼娘身边。”
杨氏在收拾伙房,杨守文则一个人持枪站在前院的田井之中。他沐浴在月光中,猛然振枪舞动。那杆虎吞大枪在他手中,变得格外轻盈灵活,仿佛有了生命一样。
杨承烈眼中也流露出赞赏之色,只是脸上却平静如水,似乎并不在意杨守文的枪术。
跟着杨守文疯跑一下午的幼娘也累了,在晚饭过后,便早早的回屋休息。
事实上日间在小弥勒寺里他已经见过,就是杨承烈的助手,昌平县捕班缉捕班头管虎。
幼娘用稚嫩的声音说道,那张紧绷的小脸,旋即破涕为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来。
杨守文吃过了午饭,便牵着两头牛,溜溜达达的出门。幼娘和-图-书好像小尾巴似地跟在他身后,于是他索性把幼娘抱起来,让她骑在牛背上,更让幼娘欢喜的笑个不停。
依旧是那座巍峨的宫殿,美仑美奂。
之前这精神紧绷着,如今吃饱了肚子,沐浴在阳光里,柔风拂面,顿时撑不住了。
“可是,可是……”
“你看,幼娘这么漂亮,比这些花还美,兕子哥哥怎么会不理幼娘呢?”
“幼娘也做过噩梦啊,梦到了什么?”
家的感觉,真好啊!
依旧是一片火海,到处是狼狈奔走的宫娥彩女太监。
“当然!”
他扭头看去,就见幼娘一脸担忧之色,坐在他身边看着他。
杨氏忙完了手中的活计,站起来两手在腰间的碎花布围裙上抹了抹,“兕子,以后可不要这样冒险。山路难行,还有大雾,万一出了意外,我和幼娘都会担心的。”
但也因为枪法过于刚猛,杀气过重,会造成诸多暗伤,以至于难以长寿。金蟾引导术,正可以中和那种刚猛之力。在杨守文看来,所谓的金蟾引导术,放在后世其实就是内家吐纳之术。十七年来,他浑浑噩噩,却在杨大方的督促下,将金蟾引导术和九子连环枪融为一体,更使得原本刚猛枪法,平添了几分阴柔狠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