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八十四章 变天了(下)

“阿爹准备放弃了?”
“什么意思?”
“嗯。”
卢永成点点头,连忙叫上书僮,闯进了王贺的卧室。
杨承烈苦笑一声,看着杨守文道:“有那王长史坐镇昌平,我又怎可能斗得过他?”
……
“那七坊团头,是卢永成的爪牙,绝不能放出来。
只是这几日县尊看起来颇有些古怪,让我觉得,他很可能已经觉察到了什么风声。卢主簿,若想确认,不妨到他卧室看看,看他的随身衣物是不是不见了?”
“你是说……”
杨守文喝了一口水,盯着杨承烈。
说到这里,杨承烈言语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敬佩。
“阿爹,那现在该怎么办?”
天晓得他是怎么冒名顶替!按照杨承烈的说法,那王贺三年前只身前来,一应手续俱全,谁又会怀疑他的身份?他在昌平三年,政绩颇为不俗。万岁通天元年,契丹人李尽忠兵临昌平城外,王贺率众抵御契丹人三日,并最终将之击退。
“可以试试。”
事实上,不止是杨承烈,就连m.hetushu•com杨守文都觉得这个‘王贺’的确是一个人才。
“阿爹,杀了那七坊团头。”
杨承烈露出迷茫之色,摇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短期内,卢永成应该不会和我撕破脸皮。但他这次显然是得了卢家的支持,更有王长史前来,说明太原王家,很可能和卢家达成了合作。闹出这种事,王家颜面无光,定不希望四处张扬。如此一来,他一定会鼎力支持卢永成,到时候我想要与之相争,实在困难。”
晚上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到亥时。不过杨守文还在等他,显然也听到些许风声。
杨守文沉吟片刻,轻声道:“卢永成暗中收买七坊团头,如今回来,怕还没有顾得上他们。那七坊团头若放出去,再加上卢永成背后支持,盖老军未必能撑住。”
其实,王长史那边倒不必担心。他或许会给予阿爹一些打压,却未必真的愿意出力。王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想必他也无心在昌平久留。想办法让他离hetushu.com开,阿爹你的对手只剩下一个卢永成。如今县令没了,李县丞又不管事,卢永成所依靠者无非就是范阳卢氏。只要阿爹守好三班衙役,他卢永成又能奈何得了你?”
“等卢永成稳下来之后,一定会逼迫阿爹释放七坊团头。”
“不放弃,又能如何?”
杨承烈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之后,杨守文同样是目瞪口呆。
杨守文俊秀的脸上,透出一抹冷意,“光脚的怕不要命的!用七条人命警告卢永成,同时也是警告那姓王的,别把咱爷们儿惹急了,到最后大不了就是同归于尽。”
“如果王长史走了呢?”
“阿爹所惧者,无非是王长史给卢永成撑腰,再加上卢家在背后暗中发力。
片刻之后,他走出来,脸色铁青。
杨承烈眼睛一眯,坐直了身体。
这样一来,就算是换了县令,他照样可以大权在握。有卢家在背后默默支持,卢永成主簿的位子就不会出现动摇。说不定,卢家还有可能再让他提升一级和*图*书
王贺这件事一出,此前种种安排都白费了心思。
“该死!”
三年来,昌平虽然算不得风调雨顺,但大体上还算不错。至少没有出过什么灾祸,百姓对王贺的认可度也不低。可惜这样一个人才,谁又料想到会是个假的?
真的是机关算尽却不及天数!
在下一任县令到来前,卢永成会想方设法把三班衙役掌控在手。
杨守文站起身,给杨承烈满上一杯酒水。
“你的意思是,还有挽回余地?”
杨承烈道:“那是自然。”
可是,杨承烈的心里,又有那么一丝丝不甘!
“谁说不是,这厮的确有些手段,居然能预感到不对,然后就逃离了昌平。
王长史闻听,狠狠顿足,脸色也变得格外难看。
原本以为已经智珠在握,谁料想……
“这么说来,那个假县令倒是有些本事。”
那时候,甚至连当时的幽州大都督狄仁杰,对表示过对王贺的赞赏。
杨承烈搔搔头,苦笑道:“我不知道!
杨承烈很清楚,一旦卢永成稳住阵脚,和*图*书接下来必然会对他发动最为凶猛的攻势。
说到这里,杨承烈叹了口气,身子一软,就瘫在胡床上,目光散乱,显得无精打采。
杨承烈点头表示赞同,不过目光中仍带着疑惑。
“什么?”
“怎么试?”
主簿变县丞,正九品变从八品。
杨承烈和这件事没有太大关系,卢永成倒是没有去找他麻烦。
杨守文忍不住呵呵笑起来,这倒是让他想起,前世在另一个时空,似乎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七坊团头还在大牢里吧。”
据看守城门的民壮武侯说,就在卢永成回来前的半个时辰,他从东门出去,便不知去向。如今,卢永成再想要抓住他,恐怕不太容易,说不定这会儿他已经过了潞水。只要他离开幽州,再想把他捉拿归案便不可能,王家也只能吃哑巴亏。”
这一天对杨承烈而言,绝对是漫长的一天。
此前阿爹是想要靠着王贺。可现在王贺既然靠不住,那就只有用最原始的手段。”
到那时候,谁还能撼动卢永成在昌平的地位?
不过hetushu.com,杨承烈觉得他不想找自己的麻烦,而是还没有腾出手来。至于李县丞,杨承烈从头到尾都没有指望他能出什么力。也正如他所猜测的那样,李县丞在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之后,便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毕竟,连幽州州府都知道他一直卧病在床,根本不参与昌平的事务。想要让他帮忙,基本上没太大可能。
“阿爹,老军父子是咱们的盟友,若是他撑不住,就会投靠卢永成,到时候便折了阿爹一条臂膀。三班衙役要保,盖老军更要保!阿爹何不展露一下手段呢?”
“贼人的随身衣物已经不见,还有他喜爱的笔砚等一应物品,都被带走了……看样子,他肯定是觉察到了什么。我和他打了三年交道,对他也算有些了解。这个人,颇有才干,而且做事颇为缜密和谨慎。他若觉察到不妙,一定会立刻逃走。”
昌平县闹出这么一件丑闻出来,衙门里自然是乱成一锅粥。好在,很多人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那些知道内幕的人,则被卢永成和王长史软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