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九十八章 又见神秘人(三)

不过,杨守文并没有理睬他说些什么,身形一矮,手中大枪唰的如同毒蛇般刺出,快的只见一道残影掠过。男子连忙举剑相迎,枪剑再次交击,杨守文不禁身形一顿。
卢永成!
送走了盖嘉运,已经快到子时。
“承蒙大郎看得起,我盖二若是再推脱,又岂能对得起大郎的看重?”
此刻,整个昌平县都沸腾起来,民壮武侯、快手捕班几乎是全部出动,四处查找凶手。
那深秋的雨水格外冰冷,落在脖子里,仿佛要渗透入骨头缝子。
抬起头,向杨守文看去。杨守文的目光很清澈,但不知为何,盖嘉运却感受到一丝丝寒意。
杨府的大门紧闭,庭院里寂静无声。
刹那间,枪影重重,把对方便包裹在其中。来人一见这情况,也知道不敢小觑。
手中长剑翻飞,划出一抹抹剑光。
一条把这些事情串联在一起的线。
他原本属于朱成所在小队,如今朱成已经被调入站班皂隶,小队里面也有些混乱。到时候他想办法走动一下http://m.hetushu.com,混入梁允的小队并非难事。要知道,民壮武侯之中,也有不少人和老军客栈有联系。从小队里进行调动,对盖嘉运而言倒也不难。
盖嘉运身为武侯,倒也有一些便利。
“二郎若能拿主意时,便只管拿主意。”
杨守文也不说话,挺枪就刺。
而在大獒的旁边,则站立一个青年。他身形笔直,手中一杆大枪,已遥指过来……
“二郎?”
而杨氏呢,则带着两个小丫头睡在一间屋里。杨承烈遇刺这么大的事情,令家里人都有些紧张,所以更不敢让两个小丫头单独睡觉。想来,她们也不敢单独睡觉。
冰凉的枪杆入手,也让杨守文顿时冷静下来。
那一幕幕场景在杨守文脑海中不停闪现,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彼此间似乎有什么关联。
以双手为圆心,那杆枪仿佛有了生命,划出一道又一道奇异的弧光。
不过,没等他开口,一道黑影便窜到他们近前。
只是接近梁允吗?www.hetushu.com
“最近一段时间,你先暂时留在民壮,设法接近队正梁允。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留在他身边即可。到时候,我会告诉你该怎么办。等这件事结束,我定给你一个交代。”
晚上那些刺杀杨承烈的刺客,已经显示出对方绝不是小毛贼那么简单。有一两个好手,也不算稀奇。他身形顿了一下之后,口中发出一声轻叱,大枪再次舞动。
那贼人之中,有契丹高手,射术惊人,就连吉达也没能把对方留下。请老军多加小心,以免打草惊蛇,到时候很可能会遭受波及。总之,千万不要小觑了对方。”
杨守文心里反复念叨这个名字。
盖嘉运心里一惊,神色顿时凝重。
还有吩咐?
“大郎放心,我这就回去,将大郎的话,转告阿爹。”
劈落铁丸的男子见状,滑步便挡在同伴身前。
为首一人脚刚落地,顺势拔出宝剑。
“小哥休要动手,我们没有恶意。”
后落地的人连忙拔剑相迎,只听铛的一声和_图_书响,枪剑交击一处,那人只觉得虎口发烫,手里的宝剑再也拿捏不住,脱手便掉在了地上。手上,鲜血淋淋,虎口迸裂。
剑光一闪,叮当两声响,在黑暗中,他竟然用手中的宝剑,准确将铁丸劈落在地。
盖嘉运脑袋有点发懵,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至少他在大街上走动的时候,不会遇到太多的麻烦。
而且一直都带着它们睡觉的老娘菩提,今天没有在后院,也让它们感到了不一般。
难道说,卢永成还不肯罢休?他这是想要斩草除根?亦或者说,是有其他的目的?
盖老军,已经意识到杨守文快要炸了!
不知为什么,盖嘉运心一横,牙一咬,便脱口而出道。
不过,他倒是没有什么意外。
连吉达也不能把对方留下?
这男子手中的宝剑上,带着一股奇异的力道,轻而易举便化解了他凶狠一枪。
“还有!”
清醒后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夜雨朦朦,伸手不见五指。
“对了,还有一件事,转m.hetushu.com告老军。
杨守文的声音在盖嘉运耳边响起来,把他从沉思中唤醒。
细雨蒙蒙,无声飘落。
虎谷山脚下的那具无名死尸、小弥勒寺树洞里的油纸包、夜袭县衙的凶徒、突然失踪的王贺、以及迫不及待的卢永成、还有那副地图、惨死在孤竹的绿珠……
老胡头和阿布思吉达在前院看守,另有菩提相伴。
探手,抓住了虎吞大枪。
盖嘉运想了想,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难度。
杨承烈已经被送回了卧房,自有宋氏在身边照顾。
临行前,盖老军曾低声吩咐盖嘉运。之前他还有些不明白,而这一刻,他似乎懂了!
门廊上,一头大獒站立,绿油油的眸光,透出森森冷意。
可是,还却一条线。
杨守文的眼中,多出了一丝暖意。
……
虽然那目光已经清澈,但感觉着似乎不再那么冷森森,凉飕飕。
“二郎可愿帮我?”杨守文再次开口。
本来嘛,盖嘉运也要参与搜查,身上带着夜行腰牌,即便是遇到其他武侯也没有关系。
就在两人跳进庭院和_图_书的一刹那,两枚漆黑如墨的铁丸从暗影中呼啸飞出。
那同伴见此情况,连忙拾起地上的宝剑。只是,就在他准备扑出的一刹那,一丝警兆突然从心头生气。他激灵灵打了个寒蝉,身形向后退了两步,转身看去。
杨守文感觉到,他应该是忽略了什么事情……对了,那个油纸包!想到这里,他伸手想要从挎包里把那油纸包取出来。可就在这时候,身后四只小狗齐刷刷站起来,冲着后院的围墙,发出一连串的低吼。四只突厥獒还没有长大,所以它们的叫声略带着些许稚嫩之气。但即便是这样,已经足以引起杨守文的重视……
杨守文横枪膝前,盘坐在月亮门前的门廊下,整个人被一团黑影包裹。若不仔细查看,很难发现杨守文的存在。在他身后四只小獒犬趴在门廊上,警惕看着四周。
今晚紧张的气氛,就连那小狗也觉察到了。
墙头上,突然出现了两个人影。他们在墙头上停留了片刻,而后纵身跃入庭院。
枪影,剑光,在庭院中闪动,却没有再发出半点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