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九十七章 又见神秘人(二)

而杨守文则在门廊上坐下,把弄着手里的箭矢。
这支箭,是从杨承烈身上取下来。不过杨守文却发现,这支箭赫然是一支鹰翎鸭舌箭,与此前他在小弥勒寺遇刺时,那刺客射杀觉明和尚所用的箭矢一模一样。
杨守文对郎中的赞赏没有在意,但还是恭敬的把他送出杨府大门。
“请大郎吩咐。”
他们之中有高手!阿布思吉达的身手和我在伯仲之间,却没能把那弓箭手留下来。而且,他们居然对我父亲的行程了如指掌,显然是早有预谋,绝非是等闲毛贼。”
刺客,又出现了?
“若非兕子提醒,我险些疏忽了。”
他咬牙切齿,看得出来,是真的很生气。
他冲着宋氏交代了一句,然后慢慢从屋中走出来。
盖嘉运又道:“父亲还交代,若大郎需要帮忙,只管吩咐,老军客栈一定会倾力相助。”
盖嘉运不敢插嘴,只是静静聆听。
管虎一怔,旋即冷静下来。
对于那日管虎和陈子昂的秘密交流,不管是杨守文还是杨承烈,都有和图书些警觉。
杨守文阴沉着脸,在庭院里来回踱步。
杨承烈疑惑看着杨守文,不过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见杨守文掐住他的腿,一只手握住了箭杆,而后手上猛然发力,噗的就把那支利箭拔出。一股血箭,喷在他的脸上,杨承烈更大叫一声,便昏迷过去。杨守文不敢怠慢,迅速为杨承烈清理伤口,而后撒上止血金创要,又用白色绷带把伤口包好,这才起身长出一口气。
杨守文突然起身,厉声喝道:“吉达!”
“这些刺客,不简单啊。”
“兕子,县尉没事吧。”
“多谢先生。”
这时候,盖嘉运在阿布思吉达的陪同下,从大门外走了进来。
“青奴不用怕,阿爹睡一觉就会没事。”
管虎露出羞愧之色,摇摇头道:“刺客对昌平的地形似乎非常熟悉,而且还有援兵。我的人追到关帝庙的时候,遭遇对方援兵的埋伏,更折了三个民壮。待会儿我会亲自过去查看,若不抓到这些该死的刺客,我又有什么面目再和-图-书来见县尉。”
他一进大门,就快步走到杨守文身前,“大郎,父亲听闻县尉遇刺的消息,让我前来探望。父亲说,他身份特殊,不好亲自过来,所以还请大郎你莫要怪罪。”
虽然杨守文内心里对管虎或多或少有些警惕,可是却能看得出来,管虎这番关心,倒也不似作假。
“大兄,阿爹他不会有事吧。”
“阿娘,阿爹的伤口已经处理好,待会儿医工来了,再让他检查一下。”
这时候,一个郎中在管虎的带领下走进杨府大门,杨守文忙迎上去,把郎中带进了厢房。
杨守文猛然睁开眼,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卢永成!现如今恐怕除了卢永成,再无他人。
“二郎能来,便是好事。”
从杨守文的话语中,他听出了其中的含义。
他想了想,连忙喊过来两个武侯,在两人耳边低声说了两句,武侯便匆匆离去。
杨承烈曾对他说过,这种鹰翎鸭舌箭,是契丹人最常用的箭矢,而且是那种契丹勇士才会使用的箭矢。
如果和图书今天伏击杨承烈的刺客,和那天夜袭县衙的凶徒是一伙人,那和卢永成就脱不开干系。虽然杨守文还不清楚卢永成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心中已经杀意满满。
“我要你帮我弄清楚卢永成的行踪,还有卢永成家里的情况,你可能做到吗?”
他颇为赞叹道:“没想到小郎君也懂得这杏林之术,刚才我看了一下,小郎君处理县尉的伤口颇为得体,就算是我亲自动手,也未必能够强过小郎君。县尉没有大碍,小郎君也不必担心。我留了一个方子,等县尉醒来之后,让他服下即可。”
“还有一件事情。”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管虎和陈子昂之间并没有更进一步的交流,就好像之前不过是一个巧合。这也让杨守文有些怀疑,是不是他想多了?可直觉告诉他,管虎和陈子昂之间绝对有关联,只是这种关联到底是什么样的联系?他说不太清楚。
杨守文,这是要和卢永成刺刀见红吗?他甚至可以预见到,只要杨守文一旦动手,昌平县定然会彻底http://www.hetushu.com混乱。可现在,居庸关外尚有叛军虎视眈眈,他这样做,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一时间,盖嘉运有些踌躇起来,不知道是否应该答应。
杨守文才一回来,就见杨青奴站在厢房门口,满脸泪痕,可怜兮兮的正向他看来。
良久,他在盖嘉运身前停下脚步,低声道:“这次伏击我父亲的刺客,和之前在小弥勒寺刺杀我,以及此前夜袭县衙的那些凶徒,恐怕是同一伙人。之前他们销声匿迹,我找不到也就罢了。可这次……那些人对昌平县城非常熟悉,而且在关帝庙那边还设有埋伏,说明他们的背后,一定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力量保护。”
“管叔,那些刺客可曾抓到?”
盖嘉运闻听激灵灵一个寒蝉,骇然看着杨守文。
盖嘉运点头,“前些日子,我爹担心那卢永成找麻烦,故而把手下全都收了回去。现在蓟县的府兵已经离开,也就不用再去担心。我这就回去告诉我阿爹,让他设法找到那些凶手。只要一有消息,我会立刻前来告之大郎,请大郎不和_图_书必担心。”
阿布思吉达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他身边,杨守文在他耳边低声细语两句,吉达点点头,转身离去。
杨守文咬牙切齿道:“我需要老军发动昌平所有的力量,帮我把这些贼人找出来。”
说起来,若不是今日他心血来潮,所以喊上了阿布思吉达出门来迎接杨承烈,说不定杨承烈真就会遇到危险。谁要杀死杨承烈?谁又能有这么大的能量杀死杨承烈?
他安慰了杨青奴一阵,又让幼娘陪着她回房。
杨守文则轻轻一蹙眉头,轻声道:“管叔你再追查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
“什么意思?”
杨守文闭上眼睛,负手站在庭院里。
郎中检查完了杨承烈的伤势之后,确认他没有大碍,从厢房里走出。
“阿爹,怕痛吗?”
轻轻揉动面颊,杨守文的脸色却变得越发难看起来。
这答案呼之欲出,几乎不必过多思索。
管虎神色紧张,眼中更流露关切之意。
他做得初一,我就做得十五!
也许,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杨守文眯起眼睛,满满握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