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一百零六章 龟符奉宸(二)

“既然你不知道名单,那是最好。
杨守文早在说出那番话之后,就已经做好了防备。
卫国公之后就了不起吗?
陈子昂,便是受梁王所托,前来接应田雨生。”
十七年苦练金蟾引导术,杨守文的体型看上去虽然单薄,但力量却极大。一爪劈出,口中更发出微弱的金蟾叫声。丹田气融入手上,李元芳连忙抬手招架,只听刺啦一声,那做工精良的青袍大袖被杨守文一爪拍碎,化作片片蝴蝶在空中飞舞。
“怎么,想动手吗?”
他冷笑一声道:“那也要你有这个本事才行。”
什么弘农杨家,我不清楚,也不知道……我只是个小门小户的傻小子,每天有很多事情要做,可没工夫陪你来玩游戏。有话就说,没有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一个白衣男子从楼下上来,手里捧着一领斗篷,劈在了李元芳的身上,随后又退下塔顶。
他声音低沉道:“你在孤竹得到的地图,其实和这件事也有hetushu.com关系。
杨守文依旧是沉默不语,眸光也变得越发深邃。
“这是鹞子手吗?”
不过,李元芳的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他虽然有准备,心里面仍不免感到一惊。
事实上,若你真得了这名单,反而会有性命之忧。没有得到名单,也算是你运气好。”
“啊?”
神皇觉察到一些不好的迹象,所以让我过来查看。在我离开神都的时候,狄国老又叮嘱我,尽量把事情平息下来。可是现在……事情远比我想的要更加复杂。”
“梁王,便是今圣的侄儿武三思,你可听说过?”
他一边说话,一边看着杨守文。
李元芳说着话,转身向塔外看去。
“反应挺快嘛,再接我几招。”
武三思?
“田雨生的名单,可在你手中?”
他牢牢盯着杨守文,半晌后轻轻叹了口气,“田雨生就是你们在虎谷山下发现的无名男尸。此人是梁王细作,从黑沙城带了一份非常重要m.hetushu.com的名单,却不想被人杀害。
“大将军,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先接我这鹞子三点头。”
从远处几座佛塔后,转出了三个男子。
啪啪啪!
佛塔,位于塔林的深处,有七层高。
李元芳的声音传入杨守文耳中,却让杨守文的心里,渐渐升起一股怒气。
杨守文愣了,疑惑看着李元芳道:“田雨生是谁?什么名单?”
说话间,杨守文探手化作鹞鹰铁爪的模样,呼的便劈出去。
抬手一拳轰出,快如闪电。
杨守文有些发懵,沉声道:“我根本听不懂你说的这些。”
李元芳转过身,脸上带着一抹凝重。
杨守文已经猜到了李元芳所说的名单是什么,不过却一脸呆萌之色的看着李元芳。
杨守文扫了一眼,感觉没有什么印象,于是沉声道:“大将军,这猫捉老鼠的游戏一点都不好玩,而且我也不知道,这样究竟有什么意思。如果你找我来是想要打架,那就只管放马过来。和_图_书如果不是这样,又没有别的事,我就要向你告辞。
杨守文一怔,露出茫然之色。
只是没等他施展出鹞子手,李元芳猛然欺身而上,脚下一顿,就听蓬的一声响,青石制成的石阶顿时粉碎。他借力向前一靠,杨守文顿有一种毛发森然的感受,激灵灵一个寒蝉,脚下错步,身体一扭,险之又险的让过了李元芳的攻击。
而杨守文一波攻势结束,也趁势后退。两只手放在身后,不停的甩动……那十几爪可谓是使尽了金蟾气,他也需要趁机缓一下。按照杨大方的说法,鹞子手配合金蟾气,力道刚猛,再加上他天生神力,能碎石开碑。可是李元芳却生生接下了他这十几爪,胳膊上更有一股奇异的力量透肌而出,震得杨守文两手发麻。
杨守文立刻点头道:“那我当然知道,我父亲与我提过他。”
双手探出,啪的贴在李元芳的拳头上。
“怎么样?”杨守文故作傲然,沉声说道。
李元芳的胳膊露和*图*书出来,上面有一个极为清晰的爪印。
李元芳却恍若不知,仍自顾自道:“此前,你曾夜探鸿福客栈,还和我的人打了一回,不过最后被你跑了。之后你又发现了宋三郎被卢永成陷害,于是让你父将宋三郎打入大牢。阿閦奴啊阿閦奴,我有时候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痴?”
李元芳轻轻拍掌,哈哈大笑,“好功夫,居然被你发现了。不过那三人,你应该不会陌生。”
他慢慢握紧了拳头,看着李元芳,一言不发。
不错,有这等身手,倒也可以托付。”
杨守文一招得手,手下更不留情。这鹞子三点头讲的就是一鼓作气,一爪劈出,又一爪劈出,在眨眼之间杨守文劈出了十余爪,逼得李元芳不得不连连后退。
李元芳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的笑容也渐渐隐去。
本来,幽州大可置身事外,但因为你那张地图,也使得昌平陷入了危险之中。我此次来幽州,本是奉神皇之命调查一些事情……当然,那些和_图_书事情和你父子没有关系。
李元芳连接杨守文十余爪之后,脸色有点发青。
说完,他脸上笑意更浓。
“这塔林里还有三个人,应该都是你的手下。”
原来,在杨守文那一波流的攻势之下,塔林的石阶随着杨守文和李元芳脚下的移动,已经变得破碎不堪。杨守文看了一眼那石阶,沉吟一下,便跟着李元芳直奔佛塔。
两人旋梯而上,很快来到了塔顶,李元芳停下脚步,站在窗口。
“托付什么?”
“你到底再说什么?”
“想走?”
“慢着慢着,梁王是谁?”
话音未落,李元芳身形呼的腾起,十步距离仿佛一步跨过,便来到杨守文的身前。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却慢慢松开了拳头。
李元芳点点头,“我听祖父说过,景武公有一门绝学叫做鹞子手,能碎石开碑。原以为景武公一脉断绝,这鹞子手也会失传,没想到居然被你们给偷偷继承下来。
李元芳甩了甩胳膊,“咱们登塔说话,只是可惜了这些石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