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一百零八章 祚荣

“废话,他入奉宸卫的时候,连我都还在吴中呢。
杨承烈醒悟过来,朝杨守文微微一笑,“就如同兵符,也是左奉宸卫大将军的身份证明。你看,这上面不是写了龟符奉宸第一的字样,就代表着李元芳的身份。”
大祚荣建国之后,占居了东北地区的东部和南部,以及朝鲜半岛北部和俄罗斯沿海州一带地区,多次寇边,给大唐制造了许多麻烦。一直到后来,唐中宗亲政,派使者前往招抚,大祚荣这才接受了招安,并且派次子大武艺入侍唐廷……
“这小混蛋来着的……只凭这一手鹞子手,如果在长安,绝对能横扫所有的坊市。”
他老子当年在奉宸卫号称能徒手搏虎,不过和他比起来,还真是差得远了。”
杨承烈微微一笑,从杨守文手里拿过腰牌,放在了随身的挎包里。
他早年曾娶了一房妻室,两人非常恩爱。
“祚荣自乞乞仲象死后,接掌了部落。
“父亲,李元芳说,居庸关很可能守不住。”
李元芳则站在佛http://m.hetushu.com塔的窗后,目送杨守文单薄的身影,消失在那满眼枫红的曲折幽径里。
把包袱交给杨承烈,然后立刻敷上了药膏。
李元芳骤然变了脸色,倒吸一口凉气,两手轮流揉动胳膊。
可惜当时李元芳只是个小吏,家中条件又不好。后来吴中发生瘟疫,娇妻也在那场瘟疫中离去。此后,李元芳也没再续弦,膝下也没有子嗣,只一个人孤零零生活。
李元芳从回忆中清醒过来,一摆手仿佛要驱散内心中的那一缕愁思。
似乎想起了当年的风光,杨承烈有些意气风发。
祚荣,也就是后世所称的大祚荣。
“好了,不说这些了!”
公子刚才不都说了,他娶了郑家的第一才女。他如今的浑家姓宋,是昌平本地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好吗?估计是后来分开,亦或者是那位郑才女出了意外?”
说完,李元芳叹了口气,眉宇间更透出凄然之色。
“什么端倪?”
敬虎等人面面相觑,看着李和图书元芳也不敢说话。
此人对大唐素有敌意,多次反唐,后来还自立震国,号震国王,史称旧国,也就是后来的渤海国。
“龟符奉宸!”
杨守文没有再说什么,拎着包袱走下佛塔。
那药膏是用虎骨配置而成,功能活血化瘀,颇有神效。
祚荣这个人很有手段,这两年我听说他召集了高句丽移民,东守桂娄故地,据东牟山修建城池,颇有自立的嫌疑。而且,他在去年与东突厥结盟,又怎会坐视东突厥出兵而置之不理?据我所知,今年东牟山遭遇水灾,所以物资极为短缺。
“不过放心,那傻小子到了晚上也不会好受!我从小练莽牛功,刚才和他交手,少不得他的双手也会被我莽牛功所伤。这小子了不得,才这般年纪,就有如此身手。
“居庸关如何被破。”
李元芳号称奉宸卫第一高手,同时也是整个南衙禁军的第一高手。
“父亲,这是什么?”
敬虎三人露出惊讶之色。
“什么意思?”
敬虎三人闻听,www.hetushu•com连忙躬身答应。
之前,李元芳披着斗篷,背着手,手臂被斗篷遮掩。
一旁张超叹了口气,轻声道:“敬虎,怪不得公子说你是憨虎。
“啊?”
待敷好了药膏,杨守文又来到卧房,就看到杨承烈坐在案边,案子上摆放着一个金丝楠木制成的盒子。盒子已经被打开,里面放着一枚铜牌,式样非常的奇特。
此人狼子野心,从他那贼老子开始,对朝廷就颇为不满,更屡次兴兵作乱。两年前李尽忠造反,乞乞仲象和祚荣父子就是契丹人的先锋。后来乞乞仲象死了,祚荣率余部迁至天门岭,更重创朝廷大军。当时都督王孝杰,也死在那一战中。
敬虎道:“大将军,为何我没听说过杨承烈此人?”
“喏!”
除此之外,还有十二奉裕,以前也叫做千牛备身。十二奉裕之下,便是备身……当年我在百名备身之中排名第一,整个左奉宸卫里,也只有十四人在我之上。”
杨守文闻听大吃一惊,“父亲,你的意思是……”
“第和_图_书一才女?”敬虎笑道:“我看他那浑家,也普通的紧。”
而这时候,他伸出胳膊,就见手臂上青一块紫一块,更有好几道血淋淋的爪痕。
有道是红颜薄命,大体上果真如此。郑家女郎容貌极美,而且诗词歌赋无所不通。只可惜,她身子不好!杨承烈被派去均州的时候,郑家女郎执意跟随同往。你们也知道,均州那地方苦的很,郑家女郎过去之后没多久,听说就过世了。”
……
他们知道,李元芳怕是想起了自家的事情……事实上,李元芳和杨承烈的经历颇有些相似。只不过杨承烈是少年得意,而李元芳则是少年凄苦,经历也颇为坎坷。
可现在看来,他刚才和杨守文交手的时候,应该吃亏不小。
“敬虎,你三人留在这边,一定要听从杨承烈的指挥。”
“嘶!”
若我是祚荣,一定会趁着东突厥出兵的机会,狠狠捞上一笔。”
杨守文回到家,已经是正午。
说着,他长出一口气,仿佛自言自语道:“当年我也有一块,不过是奉宸十五。和*图*书
“当然记得。”
掌缘有些发红,而且伴随着一种刺痒。他立刻明白,这应该是之前和李元芳教授是受得暗伤。
李元芳道:“张二郎说的不错。
我也是听别人提起此人,说他少年得意,被圣人赏识,后来还娶了荥阳郑家的第一才女为妻。不过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得罪了一些人,无奈之下只得离开神都。”
杨守文笑了,在杨承烈身边坐下之后,拿起那腰牌把弄了一会儿。
“我知道……他上次出现,我一开始的确很生气,不过后来倒是隐隐约约猜出了些许端倪。”
“前年开设孤竹的时候,我曾建议王贺,让他呈报都督府,尽量不要接纳粟末靺鞨人。可惜后来,却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应。当时从营州迁徙的胡人中,参杂了大批粟末靺鞨人。所以这次东突厥出兵之后,我就一直担心粟末靺鞨人会有动作。”
“这奉宸卫,分左右两府,设将军一人。
“大将军,怎么了?”
“兕子还记得,咱们上次从孤竹回来的时候,遭遇粟末靺鞨人的追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