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一百二十章 兵临城下(上)

两人沿着大街,一路来到城门后,就见内城的城门已经沙袋和砖石木方封闭起来,外面想要攻入城中,难度不小。不过,相对的,城里人想要跑出去,也不容易。
“阿郎说,让兕子你好好休息,所以我就没有喊你。不止是你,吉达也在休息。”
“这辎重哪儿来的?”
不过,杨氏却把他拦下来,递给他一个包裹。
“幼娘,在家要乖!”
杨守文点点头,便径自走出坊门。
在几个不易被击中的角落里,更架起了投石车。
走到大门口,看到阿布思吉达已经在门口等候。
他忙不迭下床,快步走到门口,拉开房门。
他可是堂堂折冲府折冲校尉,居然要听命于一个从九品下的县尉?
“你认得我?”
鼓声,仍在继续。
军卒立刻改变了态度,脸上还露出一抹阿谀笑容。
“婶娘,为何擂鼓?”
两人相视一眼,杨守文朝阿布思吉达一摆手,打开门正要出去,就听身后传来幼娘的呼唤声:“兕子哥哥和-图-书,你要小心。到了城上要听阿郎的话,千万不要逞强。”
菩提则带着四只小狗,站在幼娘身边。当看到杨守文回头看来时,菩提汪汪叫了两声。
“我以前听人说,杨县尉的长子是个痴汉。”
昨夜,他配合杨承烈全歼叛军前锋军,然后便进入县城。原本以为可以接手昌平防务,却不想进城之后才发现,他需要听命于杨承烈。原因?很简单,因为杨承烈手中有代表李元芳的龟符奉宸第一。这也让卢昂心里觉着,有些不太舒服。
“吉达,看样子你昨晚可是大出风头啊。”
身后,老胡头扶着门道:“大郎君休要担心家里,有老胡头在,绝不会有事情的。”
晨光照在门廊上,仿佛撒上一层金粉。杨守文连忙侧耳倾听,那鼓声是从城门方向传来。
幼娘用力点头,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杨氏道:“吉达在凌晨回来,看上去很辛苦,浑身都是血。”
“是啊!”
“大兄小心。”
和*图*书没事……睡之前还吃了一斤腊羊肉和一大碗麦饭呢。兕子,你这是要去哪里?”
可是,李元芳的龟符摆在那里,更兼三名奉宸备身为杨承烈撑腰,卢昂也不好反驳。
哪儿来的这许多辎重?
吉达手舞足蹈,口中咿咿呀呀,意思是说:你也一样。
“你是什么人?要做什么?”
吉达指了指杨守文,又指了指自己。
一队军卒在城下守卫,当杨守文准备过去的时候,那军士上前就拦住了杨守文的去路。
如今卢主簿走了,县尉就抬举小人做了班头。大郎也要去城门吗?咱们正好一路。”
跟着敬虎的那名武官则停下脚步,好奇看着杨守文的背影,“敬奉宸,他就是杨县尉的儿子吗?”
杨氏端着一个水盆从门前走过,杨守文连忙询问。
城门里,已经被戒严。
“呵呵,大郎不知,小人后来进了衙门,在衙门里做个皂隶。
杨守文顿时清醒过来,忙探手从墙边抄起大枪。
杨守文点点头,然后一http://m•hetushu.com摆手,就带着阿布思吉达往城上走。
不过军士看不太懂他的手势,但大体上知道,杨守文和吉达是一路的,所以也就没再阻拦。
“他没事吧。”
杨守文紧走两步,突然停下来,诧异问道。
两人来到大街上,沿途就看到民壮赶着车马,驮运着大批辎重向城门方向行去。
“青奴听阿娘的话,等我回来和你们说故事。”
武官正是卢昂,闻听不禁露出诧异之色。
杨守文不禁一怔,旋即紧跑两步,拦住一个民壮。
“呵呵!”
这厮之前是盖嘉运的马仔,他叔父以前是杨承烈身前执衣。此前,他曾把杨守文当成肥羊,和盖嘉运差点把他洗劫了。不过在那件事情后,杨守文就再没见过他。
杨守文抬头看去,就见敬虎和一个身披明光甲的武官并肩而行,远远就朝他挥手招呼。
“敬虎,你怎么下来了?”
正说着话,阿布思吉达从杨守文身后走过来。
马十六倒是一副热情的模样,杨守文也m•hetushu.com没有拒绝。
“杨县尉让我派人找你,没想到你已经来了……正好省了我一趟腿脚,杨县尉正在上面等你。”
咚—咚—咚咚咚咚!
杨守文就说这人有些眼熟,听他这么一自报家门,立刻想了起来。
杨守文没等杨氏说完,撒腿就走。
昂扬战鼓声在耳边响起,杨守文激灵灵一个寒蝉,猛然睁开眼睛,翻身从榻上坐起。
“好像是叛军到了,阿郎已经调集人马登城,应该是在擂鼓助威吧。”
“原来是大郎当面,这些是放在宝香阁库府里的辎重,县尉命我等运到城下存放。”
“我去帮忙。”
扭头看去,就见宋氏带着幼娘和青奴站在客厅门外的门廊上。
两人正说着话,从驰道上走下来两人。
“大郎你可来了。”
“你怎么……”
“叛军到了?”
“那我先上去了。”
“婶娘为何不叫我?”
“大郎贵人多忘事,小的马十六啊。”
杨守文笑道:“我可没你出名……你看这一路走下来,大家都认得你,却和*图*书不认我。”
吉达干笑两声。
杨守文没有再啰嗦,和阿布思吉达走出大门。
“吉达壮士,你要登城吗?”
杨守文一把接过包裹,迈步就往外走。
敬虎闻听,忍不住哈哈大笑,“你说杨兕子是痴汉?哈,那你可真是看走了眼。他以前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不过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这小家伙看上去有些呆傻,可实际上却机灵的很呢。别的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我家将军对他很重视。”
那意思是说,这是我的主人。
“吉达回来了?”
“登了城头,想吃饱肚子可不容易。这里面是我和大娘子连夜做好的巨胡饼,还热着,你带在身上。这里还有两囊酒!可惜你那清平调剩下不多,不然就让你带上。”
昨夜,阿布思吉达和卢昂封堵城门,大展神威。虽算不上是一夫当关,可是死在吉达手中的叛军,却多达十数人。军中是一个以勇武称雄的世界,谁的拳头大,就能够得到军士的敬重。所以,那些军士看到吉达,立刻表现出了不一般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