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一百三十九章 岁寒三君勾魂香(续2)

所以,卢昂也很纠结,就如同之前杨承烈的纠结一样,根源就在他们身后的家族。
杨守文的脑袋里,此刻更变成了一片空白。
我知道,你们世家子弟,一个个都高贵的紧。我这种田舍汉,没资格和你们相提并论。所以,你最好别轻举妄动,杀了你,我了不起带着爹娘流浪天涯。可你这么珍贵的身子,若是栽在了这里,那可真就不值了!我的话,你没有听懂吗?”
卢昂说完,便转身走出宝香阁大门。
田不辣呆呆站在院子里,目光掠过了院中的那些仆从,眼里顿时闪过一抹冷意。
他来到杨守文面前,手舞足蹈比划着,最后递给了杨守文一枚钗子。
慕容玄崱!慕容玄崱……
等事情过去之后,我会返回范阳,为你力争一个公道。
大郎,已经死了太多人了,别再流血了……你放心,我卢家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阿布思吉达找到了那间屋子,也看到了卢永成的小妾和儿子。不过,卢永成的小妾和儿子已经被人杀死,屋内空无一人。但是从残留和图书的痕迹来看,的确是有人来过这里。
阁中所有人被叛军奸细所杀,一应财物被抢掠一空……田不辣,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现在天还没亮,你可以自己考虑。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
昨日并肩作战的袍泽之情,他很看重。
“卢校尉,你什么意思?”
“你叫什么?”
那金针长约十公分,成六角棱形,直径大约两公分,做工极为精致。
“正是因为冷静,我现在才没有大开杀戒。
卢昂一下子懵了,忙要上前。
“昨夜昌平遭遇叛军奸细在城中闹事,宝香阁也受到波及。
同时,他更看重的是杨承烈一家的未来,甚至希望能够与之交好,日后说不定还可以助他北祖二房一脉一臂之力。杨承烈的身份绝不简单!卢昂可以从他的谈吐中,感受到那世家子弟独有的气质。这也让他相信,杨承烈一家来历不简单。
杨守文说的越是轻描淡写,卢昂就越是感到心惊。
可他是卢家子弟,同样要维护住卢家的脸面。
杨守文松开了http://www•hetushu•com手,卢挺之喘了口气惨笑道:“杨大郎,我不知道那梅娘子躲在什么地方。事实上,梅娘子根本不是我卢家请来的人,而是慕容玄崱派来助我之人。
那钗子,是幼娘所有,也是杨守文送给她的礼物。
杨守文的声音,突然高亢起来。
卢昂闻听,心中感到无比苦涩。
盖嘉运和阿布思吉达相视一眼,二话不说便跟着杨守文往外跑去。
卢昂松了口气,又接着道:“如今昌平城门封闭,那梅娘子只要还在城里,就一定能够找到。你父亲已经拜托了盖老军,几乎发动了城中所有的地头蛇。一旦有消息,你就会立刻知晓。
深吸一口气,卢昂手中出现了一枚金针。
可是没想到,就在杨守文准备放开卢挺之的时候,阿布思吉达从门外冲了进来。
杨守文的脸色缓和了一下,但目光中仍带着一丝冷意。
除非你有本事抓到慕容玄崱,说不定他会告诉你……慕容玄崱就在城外,你去啊!”
“我要抓了慕容玄崱!”
他脑海中只hetushu.com剩下了慕容玄崱的名字,片刻后猛然转身往外跑。
卢昂向前走了两步,立刻停下脚步。
杨守文的脸色顿时大变,猛然转身,一把抓住掐住卢挺之的脖子,“说,梅娘子藏在哪里?”
大郎,今天的事情,是我卢家理亏。
卢昂已经不是在劝说,而是有些低声下气。
话说到这个份上,杨守文的脸色也慢慢的松动了。
说完,他猛然撑起身子,便纵身扑向阿布思吉达。
他要把所有的痕迹抹去,不仅是为了杨守文,同样也是为了卢家。
“兕子……”
他愣住了!
卢昂一把拉住正要追出去了闲汉。
卢昂忙上前一步,厉声喝道。
他知道,他如果再往前走,杨守文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把他击杀在这里。
可是,他被盖嘉运拦住,同时又有十几个闲汉,呼啦啦把他围在中间。
此物主人,绰号梅娘子,真实姓名无人知晓。
嘿嘿嘿,你找不到她的!
那闲汉连忙道:“小人,田不辣。”
如果杨守文今天杀了卢挺之,砸了宝香阁,范阳卢氏绝不会就这和*图*书样善罢甘休。
“大郎……”
“好,田不辣你听着,今天你们看到的事情,还有听到的事情,绝不能传出去,否则杨兕子就会有大麻烦。你也知道这宝香阁是卢家产业,当知道卢家的手段。”
阿布思吉达猝不及防,本能挺枪就刺,一枪便刺穿了卢挺之的胸口。
“这是……”杨守文怎能不认得金针,顿时站起来,看着卢昂露出了激动之色。
“大郎,可认得吗?”
“卢挺之!”
在那平静的背后,他可以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杀机。
“大郎,你要干什么?”
“这是我在你家地上找到的,和你所中的暗器一样。
卢挺之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卢子山,从我决定行动的那一刻开始,卢挺之已经不再是卢家子弟。此事和卢家没有任何关系。今日我之所为,乃我一人决定。”
“别叫我兕子,咱们没有这交情。”
“大郎,你冷静些。”
虎吞大枪呼的挺起,火光照在枪刃上,泛起一抹幽光,如同毒蛇的双眸。
他说着话,已经冲出大门。
你别急,我想说的是,这和图书针名为勾魂针,也叫梅花针,是因为它的使用者而得名。
卢家已经有了一个卢永成卷进来,再出来一个宝香阁的话……卢家卷入的,太深了!
不过我听说过,此人并非幽州人氏,来历无人知晓,此前一直是在江南活动。因她与另外两人交好,故而又称岁寒三君,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杀手。这梅花针是她最常用的暗器,故而又有玉笛休三弄,岁寒只三君的说法,是个很神秘的女人。”
田不辣闻听,脸色一变。
卢挺之脸通红,却说不出话来。
卢昂呆愣在院中,看着乱成一团的宝香阁大院。他知道,经过今日之事,宝香阁已经无法在昌平继续立足。对于卢家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卢昂也很茫然。可是他很清楚,今天的事情如果传扬出去,不仅是卢家,连杨守文也要倒霉。
卢昂也愣住了!
“卢校尉,我很冷静!”杨守文微微一笑,那张俊秀的脸,却因为这笑容变得狰狞起来,全无平日里的呆萌气质。那笑容很温和,却让卢昂感到一种发自肺腑的寒意。
岁寒三君,梅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