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一百四十章 秀

可如果这样的话,说明什么?
“那此地,就交给你了。”
高睿闻听,顿时来了兴趣。
高睿原本还想要继续巡视,可听了杨瑞这番话后,却意兴阑珊。
因为按照唐律,杨瑞和杨茉莉才刚好是中男,根本不算成丁。
倒不是高睿有心虐待,实在是……高睿饭量不大,而且生活简朴,不喜欢奢华,家中甚至没有请什么仆从。所以家里的存粮也不多,以至于杨茉莉昨天一顿就吃了个精光。
裴怀古,右豹韬卫大将军,也是随同武延秀出使突厥的使者。
陈令英应该是高睿的心腹,所以当他说完这番话之后,高睿连连点头。
“陈将军,城里都已经准备妥当?”
高睿眉头一蹙,脸上也浮现出怒容。
从府衙的书房走出来,杨瑞顿时轻松了许多。
这说明,此次突厥人出兵,很可能是一场事先约定好的秀。
他立刻转道,直奔府衙。
“刺史放心,别看他们之前畅通无阻,其实不过是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如今,他们已经不复奇兵优势,我城中儿郎早已枕戈待战,绝不会让突厥人讨得便宜。”
但这场秀的目的是什么?高睿的祖父,是开隋九老之一,也是历史上一位名臣。后世甚至有人说,如果高颎不死的话,隋朝未必会败亡。只可惜,高颎站错了队,他站在了废太子杨勇的队里,最终的结果也只可能是一个,被杨广干掉……
“好吃,好吃!”
所谓踏歌,就是一种歌与舞的结合,分为宫廷踏歌和民间踏歌。阎知微踏歌《万和图书岁乐》,分明是把突厥视为朝廷。即便是高睿没有看到,也不仅为他感到羞耻。
只是,陈令英却显得无比愤怒,一张白脸涨得通红。
而此时,正在北门等候高睿前去巡视的赵州司马,仍站在城楼上,等待高睿到达。
古老的县城上空,此刻却是战云密布。兵器折射阳光,化作一道道寒光在城斑驳的城墙上跳动。一队队突厥兵马列阵在城外,肃穆而沉静,令人感到莫名恐慌。
“阎知微投降了?”
他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是什么状况,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变成赵州刺史的亲随?
高睿登上西城门楼,迎面走来守将陈令英。
杨瑞不可能用这件事说笑,他只需要在事后派人询问张仁亶,就能够确认这个消息。
看到杨瑞过来,宋安立刻道:“少爷快来,茉莉今天射死了一只鹰,正说要改善生活呢。”
“是杨茉莉。”
所以今日登城的时候,他就把杨瑞带在了身边。
高睿脸色一变,露出震惊的表情。
杨瑞突然有一种冲动,他轻声道:“府尊。”
谁,是奸细?
两个十三岁的孩子被强征民壮,也让高睿非常不满。
朝阳从地平线升起,阳光普照大地。
赵州,平棘。
相比呆呆傻傻,又食量惊人的杨茉莉,高睿更喜欢聪明的杨瑞。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宋安,你刚才说,这是一只鹰?这平棘城里,哪儿来的鹰?”
“家兄觉察之后,就让家父委托右拾遗陈子昂把地图送交到了蓟县的幽州都督府http://m•hetushu•com。”
杨茉莉一看两只腿没了,顿时急了眼,把大半只烤肉拿在手里,也不觉得烫手,嘎巴嘎巴连骨头都不带吐的。
“杨茉莉,你在干什么?”
陈令英躬身行礼,送高睿一行人下了城楼。
他想弄清楚赵州这场秀的登场时间,这样一来,他也好有所准备。只可惜,当初杨瑞也是匆匆看了两眼,并没有记得很清楚。以至于当他看着地图,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那突厥兵马列队整齐,军纪森严,令他也感到有些担忧。
这一路上,那顿饭没让你吃饱?只是如今走了背字,没看到本少爷也饿的头发昏吗?
那地图,原本就藏在茉莉的身上。家父和家兄带他回昌平的路上,还遭遇粟末人追杀。”
陈令英道:“末将问他,你身为春官尚书,怎能投降突厥,还在这里踏歌?他却回答说:万岁乐,不得已!末将很生气,裴怀古可以‘宁守忠以就死,不毁节以求生’,宁死不降,更趁着突厥人出兵妫州的时候逃回长安,他阎知微何以就‘不得已’呢?”
“有一件事,小子不知当说不当说。”
“回府!”
“那地图呢?”
而荥阳郑氏则是老牌世族,论威望和底蕴,远非雍州高家可比。
“怎么了?”
杨瑞搔搔头,一脸苦恼的回答道:“日期有些记不大清楚了,不过肯定有标注。”
陈令英道:“阎知微已经降了突厥,更甘愿做突厥先锋,刚才还在城下与末将说话。”
“好好好,知道是杨茉莉……杨www•hetushu•com茉莉,快点啊!烤好了没有?”
“嗯?”
“好了好了……就这么一只大鸟,哪够三个人吃?阿郎骗杨茉莉,他说杨茉莉可以吃饱肚子的。”
早上起了个大早,陪着高睿巡视城防,甚至没有来得及吃早饭,此刻他已经饥肠辘辘。
……
唐代,流行踏歌。
阎知微是大唐著名画家阎立本的侄孙,甚得武则天宠信,更拜为三品春官尚书。
回到府衙,高睿立刻取来河北道地图,让杨瑞尽量回忆。
高睿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立刻停下脚步。
再后来,高睿得知杨瑞他们是要去荥阳找人,而他们要找的郑灵芝,居然和高睿认识。郑灵芝,就是杨守文的舅舅。高睿立刻意识到,这两个小孩子来历不凡。
“二郎接着说。”
高家与郑家也有通家之好,不过并非高睿这一支。但凭此关系,足以让高睿对杨瑞两人多有关照。只是城门已经封锁,高睿也不好擅自把杨瑞他们放走。可是把杨瑞丢在军中,好像也不太合适。于是高睿干脆把杨瑞三人都纳为自己的亲随。他告诉杨瑞,只要战事结束,他会亲自派人送杨瑞他们前往荥阳找郑灵芝。
他从杨瑞这一番话里,听出了别样的味道,整个人顿时紧张起来。
杨瑞鼓足勇气,接着道:“那是一张河北道地图,家兄和我后来发现,地图上的关隘,都标注有用突厥文书写的数字。一开始我们都没弄明白那些数字是什么意思,直到有一天,家兄听闻突厥人起兵,攻破妫州,静难军投降的消息后http://www.hetushu•com,便意识到,那些数字,很可能就是突厥人用兵的时间。而事实上,之后发生的事情,也证明了家兄的推断。八月二十日,飞狐关被攻破;八月二十六日,定州被攻破。”
那就是说,赵州也在这场秀里?
“有!”
高睿家学渊源,自幼熟读文韬武略。
一旁杨瑞则默不作声。
“呼呼呼!”
高睿听罢,不禁默然。
小院的角落里,杨茉莉和宋安正鬼鬼祟祟凑在一起,在烧烤着什么。扑鼻的肉香,也让杨瑞顿时口水直流。他忙跑过去,就见杨茉莉和宋安生了一堆活,上面放着一个好像烤鸡?亦或者是某种禽类。那烤肉做的正是火候,表皮上油亮焦黄。
杨瑞吹了两口气,便一口咬了下去。
无奈之下,高睿只好让杨瑞先开。
昨日,他和杨茉莉因为肚子饿,以至于在藏兵洞里偷偷哭泣,不想被正在巡视城防的刺史高睿发现。一问之下,高睿得知杨瑞和杨茉莉只有十三岁,也大吃一惊。
“陈将军,情况如何?”
“我再去城中巡视,顺便看看唐司马那边的情况。”
七月,他随同武延秀一同出使黑沙城,这会儿应该被关在黑沙城才是。
高睿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一下子懵了!
陈令英怒道:“他刚才还大言不惭要末将投降,否则就要大开杀戒。
你个饭桶,好意思吗?你好意思吗?
高睿不禁好奇,怎么突然说起了阎知微?
高睿是雍州人,属关陇贵族。
高睿走到女墙后,举目向城外眺望。
“当真!”
“哦?”
“那你是否记得http://www.hetushu.com日期?”
高睿对杨瑞颇为和善,闻听之后便笑道:“有话就说,有什么当不当得?”
别说杨瑞没吃饱,他估摸着,高睿夫妇也没吃饱。
杨瑞也不客气,走上前便坐在了地上。
“二郎,那你可记得,地图上有赵州吗?”
他和阎知微也认识,而且还受过阎知微的恩义。
杨瑞翻了个白眼,没有理睬。
高睿有些失了分寸。如果赵州也在这场秀当中,谁是主持这场秀的人?脑海中,瞬间闪过了赵州几个实权人物。从唐般若到陈令英,一张张面孔闪现,令他也感到茫然。
宋安取了腰刀,割下来一只腿,递给了杨瑞。
这种事,的确是有些为难杨瑞了,毕竟他才十三岁。
一根烤腿落肚,杨瑞感觉舒服不少。
杨瑞跟在高睿身后,登上了城楼。
杨瑞深吸一口气,道:“小子奉家父之命前往荥阳前,曾经得到过一张地图……哦,准确说,那地图并非小子得到,而是被家兄发现。府尊还记得杨茉莉吗?他原本是孤竹胡儿,因母亲被奸人所害,后来被家兄收留,改名作杨茉莉。
末将本不想理睬,谁料想突厥大军抵达之后,他竟与突厥人联手踏起了《万岁乐》。”
他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个层面的人,所以心中有些惶恐。
可这时候,他却不能为阎知微说话,私交归私交,公义归公义,他分的很清楚。
宋安也私下了一只腿,狼吞虎咽。
听闻高睿询问,他怒道:“阎知微该死。”
“二郎,你所言当真?”
回到自己住的院子,杨瑞立刻闻到一股香味。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