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朝天阙

第一百五十九章 神都,神都

如果杨守文无法找回那个小姑娘,得偿所愿的话,未尝不会把抓回中原。毕竟,他慕容玄崱的还是值钱的!只要杨守文把他送到朝廷,一定能够升官发财。而他,则会生死两难。来俊臣虽然已经死了,可他所造成的阴影,依旧笼罩在所有人的头顶。
他咬着牙,看着慕容玄崱的尸体,半晌后沉声道:“吉达,我们准备回去。”
“我没有胡说……杨守文,你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梅娘子在哪里。岁寒三君行踪飘忽,而且精于易容,变幻莫测。他们常年在江南走动,我又怎知他们的下落?”
他说着,看着阿布思吉达。
后来公孙奕与人斗剑失败,就没有人再见过他……
吉达伸出手,在他鼻子下试了试呼吸,然后抬起苦笑着摇了摇头。
梅娘子的背后一定有人,而且和慕容玄崱背后的人是同一个人!”
却见慕容玄崱不知什么时候,竟站起身来,冲着山洞的洞壁,就一头撞了过去。
梅娘hetushu•com子的性子很低调,做事也很神秘。到现在,我也只知道她是个女人,甚至连她的样子都不清楚。”
他抬起头,朝吉达看去,“吉达,我们该怎么办?”
“好吧,我说。”
吉达扭头看着他,笑着点了点头。
杨守文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怒火,冲上去一阵拳打脚踢。
不等他说完,杨守文已经健步到他面前,一脚踹在慕容玄崱的胸口。
“那你怎么找到的梅娘子?”
“我说过的,你就算打死我也没有用,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梅娘子的下落。”
“你胡说。”
“你再吞吞吐吐,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将你凌迟处死。”
“那你怎么找到她,请她来的?”
想到这里,杨守文刚要回身,却听到吉达发出一声怒吼。
慕容玄崱很清楚,自己的罪过有多大,武则天又会多么恨他。
“若你归降于我,我便告诉你……”
“这家伙好端端,为何要自杀?”
和*图*书杨守文只觉好一阵头大,心神已经彻底乱了。
“这个……”
杨守文看着慕容玄崱的尸体,喃喃自语。
慕容玄崱被打得满脸是血,口鼻中不断喷溅出鲜血。刚开始,他还能坚持,可随着杨守文的手越来越重,慕容玄崱顶不住了。
问他背后的指使者!
那意思是说:不管你怎样决定,我都会帮你。
从九月开始,一路追踪,历经无数波折,吃了那么多的苦,做了那么多的算计,到头来却得了一个‘不知道’的答案?杨守文的身体,轻轻颤抖,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水色。握刀的手,也在颤抖不停,似乎连刀也握不住了,精神几近崩溃。
可是……
杨守文连忙过去,把慕容玄崱翻了个身。
“住手,住手!”
慕容玄崱被杨守文那阴仄仄的语气吓住了,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吐了一口血痰。
慕容玄崱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在低声骨碌碌滚了几滚,才停了下来。不过,他并和图书没有恐惧,反而挣扎着抬起头,笑着道:“小家伙,你以为这两下就能让我低头吗?慕容玄崱乃成武之后,戎马一生,又岂会畏惧你这点小小的手段吗?”
你别急,听我说完。但我知道,岁寒三君彼此间联系密切。其中竹郎君好像是住在绵州,经常会出没江南。但其他两人,则相对低调。特别是梅娘子,她的行踪最诡异。梅娘子的丈夫名叫公孙奕,曾经是驰名江南的剑手,声名颇为响亮。
慕容玄崱闻听笑了,“你道我能找到梅娘子吗?若真能够,我又何必受着皮肉之苦。
杨守文站起身来,仰头深吸一口气道:“慕容玄崱说,是梅娘子主动找上他的。我想,梅娘子不会无缘无故从江南跑来这苦寒之地找他,而且是谋划掉脑袋的事情。
感受到了吉达的安慰,杨守文转过身,闭上眼,伸手抹去眼角的泪珠,深吸几口气,慢慢平静下来。
吉达见此情况,忙伸手放在杨守文的肩膀上。
杨守文吓了一hetushu.com跳,忙转身看去。
他默不作声的看着慕容玄崱,脑海中一片空白。
功亏一篑,大概就是这种情况吧!
杨守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感觉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空了一样。
当初是她找到我,并且开价五百金。
慕容玄崱,是绝不会让杨守文把他抓回去的。
“我们去神都,去洛阳,去长安……能够让这么多人心甘情愿被俘叛贼之名的人并不多。虽然我不知道那人会是谁?但我知道,他一定是李家的人。咱们去神都找线索,我不相信那个梅娘子真的可以神出鬼没。只要她是人,就会露出马脚。”
杨守文的心,已经沉到了低谷。
慕容玄崱哈哈大笑,饶有兴趣打量杨守文半天。
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了这里面的关键:这次昌平之战,既然有卢家参与其中,说明背后一定有问题。杨守文在无法问出梅娘子的下落后,一定会追问是谁主使他反叛。
阿布思吉达也站起来,用力拍了怕杨守文的肩膀,脸和-图-书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灿烂……
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的确不知道梅娘子的下落。
梅娘子行事素来如此,只有她找上你,你要找到她,却很困难,你明白不明白?”
“那你告诉我,怎么能找到梅娘子?”
可还是慢了一步,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慕容玄崱一头撞在岩石上,顿时脑浆迸裂。
而吉达也有些茫然,只能坐在杨守文身边,伸出手放在杨守文的肩膀上,用力按了两下。
在经过了短暂的茫然和失落之后,杨守文渐渐清醒过来。
杨守文见慕容玄崱不说,便一把抄起短刀。
对啊,可以问他背后的指使者嘛……那封用突厥文书写的信件没有落款,所以杨守文也猜不出那人的身份。不过,他显然是和慕容玄崱有联系,更是幕后主使。
他大声喊道,杨守文这才在吉达的阻拦下停手。
都脑浆迸裂了,那还有命在?
他扭头向吉达看去,却见吉达沉吟一下,冲他打出了几个手势。
吉达反应很快,伸手想要阻拦。